漂亮的新娘

漂亮的新娘

我是一個兼職攝影師,平時總有人請我去拍攝婚禮,當然,每一次我都會盡心盡力。付出總有收穫每次帶回來不只有紅包,還有我想要的。。。。。。
上個月,我又被邀請去拍攝婚禮。這是一個大戶人家,新郎家是個大幹部,新娘也是本地的絕色美女,這樣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到了新娘家後,我忙前忙後的跑,也順便把她家的情況偵察了一下。

這家的涼台是直通客廳的,而新娘的臥房正好在涼台的最盡頭,更妙的是居然有個門和涼台相通。為了穩妥行事,我首先藉故跑到了洗手間,準備先來個序幕。哇!天呀,在洗手間裡我居然發現了2雙涼在那的女式絲襪,一雙是蕾絲花邊的肉色絲光襪,一雙是我最喜愛的白色絲襪,我連忙將她們小心的收好。

回到客廳,新娘、正同她的姐妹們說笑,她笑時,美麗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嫵媚。 一雙柔軟的小腳襯在紅色的高跟鞋裡,在正午陽光的照射下,發出誘人的光芒。

受不了啦,我連忙又跑到洗手間,拿出已經快要爆炸的小弟弟,把那只肉色絲襪套在上面,嘴裡輕輕的含著白色的絲襪,想著新娘那誘人的玉足,很快一股濃濃的白精湧了出來。。。。。。。。

我得到過無數絲襪,也嘗試過各種方法獲得絲襪,最喜歡的還是在婚禮後得到新娘的婚禮絲襪,因為它不光有新娘那醉人的氣息,而且一般來說這雙絲襪都是比較昂貴的,質地很好。

我心情激動得到了婚禮現場,太多的美女,太多的絲襪,我只覺得自己的頭都暈了,嘴也干了,只想脫下她們的每一雙絲襪,親吻那動人的絲襪美腳。

當然我把大量的目光都放在新娘的絲襪美腿上,啊!今天漂亮的新娘穿著一雙白色上面有點狀小花的絲襪,這可是獲得機會不多的長筒絲襪,我一定要得到她,我嘴裡默默地念著。但一直沒得手,遺憾!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但也會另很多人羨慕不已啊,你猜猜是什麼?–對了,我是一名婦產科醫生,而且是一名男醫生!

以前在醫學院實習的時候雖然也接觸到過婦產科,但那時侯是學生,很多病人不願意讓實習學生看,而自己底氣也不足,所以只是應付考試而已。而現在不同了,畢業了,正式工作了,掛起了著名醫院的胸牌,病人也突然變的信任我了!

一上班就被分配到了計劃生育門診工作,我們這是家大醫院,每天的門診量令我頭疼。你可能知道做計劃生育(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人流)手術之前是必須要做內診的。

男醫生做婦科檢查???對啊,那是我的工作嗎。當我穿著白大衣,戴好口罩和手套,站到檢查床前的時候,我並沒有其它一絲歪念,真的,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個週五的下午,馬上就要下班了,醫院裡的病人已經很少了,我一個人無聊的做在診室裡背我的GRE單詞,對桌的張大夫孩子開家長會中午就走了,剩我一個人盯班。

這時候護士小李進來了,說有個病人要做人流,但快下班了,問我是否願意給她看看。我看了看表,離下班還有一刻鐘,「讓她進來吧!」我合上單詞書說到。

不一會,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人長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進來,身穿一件類似海軍服的白色緊身連身短裙。雪白的短襪,休閒鞋。她看見我先是一楞,然後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

「坐吧,怎麼不好?」我打開病歷本,問到。「我想做人流,您看什麼時候可以啊?」我邊熟練的寫著病歷本,邊說「今天太晚了,要做手術得早點來。我給你開好手術單,你明天來做吧。」

她只是我看過的眾多病人中的一員,並沒有什麼特殊。「躺到床上,做一下檢查吧。」

「必須要做嗎?會不會疼?」

「當然要做,可能稍微會有一點不舒服。」

「哦。」她站起身走向檢查床。我繼續寫著她的病歷本,無意間我的眼光向她那邊掃了一眼,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到她不像是一個病人,

她的每個動作似乎都與眾不同,那樣的優美……是她?!—–那個漂亮的新娘。

她走到床邊,彎下腰,解開了鞋帶。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了一對雪白的白襪足跟。她趿拉著鞋,踩著小凳,坐到了檢查床上。她的眼光不知什麼時候和我對到了一起,我居然有一絲不好意思了。

我一時忘記了該說什麼:「把你的包給我吧,擱到裡面吧,小心別丟了」。這是我第一次這麼關心病人!我這是怎麼了啊!

「謝謝。」她把包遞給了我,我轉身去放包,「啪啪」兩聲,回過頭,我眼前出現了一雙秀美的白襪腳。那優美的輪廓幾乎另我看傻,我竟然走過去,把她翻在地上的鞋子擺正。天啊,我都做了什麼,這是一個醫生應該做的嗎?幸虧沒有別人看到。

她似乎也為我的所做而驚訝,就那樣呆坐在床邊。我很快鎮靜下來,準備好檢查器具,對她說:「把裙子脫一下,躺好了」。

「哦」她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解開裙子的拉鎖,慢慢褪了下來,我不得不承認她的腿很美,很白,令每個男人心動,但更吸引我的是那堪稱玲瓏剔透的白襪腳,沒有了裙子的修飾,她的腳顯的更美了。真想上去摸一摸,但我是醫生,我必須控制自己。

淡粉色的絲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藏到了什麼地方?這個小新娘還挺有心計嗎!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她居然不知道婦科的檢查床怎麼躺。「往下躺點,把腳放好了」我叮囑到。她往下挪了挪,但腳似乎不知道放到踏板上面。

我心頭一熱,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白襪玉足,「放到這裡」,我把她的腳按在了踏板上。那一瞬間好美妙,我的手裡象抓了個燙手的小芋頭,軟軟的,雖然只有幾秒鐘,但是我從沒有過的感覺。就像踩在了心窩裡那樣舒服,領人心癢難耐。

她的腳在出汗,潮潮的。我轉過身去戴手套,順便聞了聞自己的雙手,似乎聞到了她玉足的芳香。…………

我戴好了手套,我走到檢查床邊,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我有些緊張,以前從沒有過。我小心翼翼的為她做著常規的檢查,我的技術是沒有問題的,尤其是現在,我就像在擦拭一件珍貴文物,格外的小心細緻,生怕弄疼她。

她靜靜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以我的位置,她是不會看到我的表情的,再加上我戴著口罩,所以我的臉即使紅的象關公也是無所謂的。我悄悄的把臉向她的腳貼過去,鼻子幾乎碰到她的白襪尖,深深的吸氣。

可惜戴著口罩,就是這樣我仍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氣。哦,淡淡的少女的肉香,這是女人特有的分泌出來的吸引異性的體味,要是能摘掉口罩就好了,但是不行,違反操作規程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她穿的白襪薄薄的,五個腳趾很整齊,自然流暢地排列在白襪裡。足弓頑皮地向上拱起,圓滑的足跟下白襪依然平整潔淨,紋路一點也沒有變形,一看就知道是愛乾淨注意保養的女人。

檢查進行的很順利,她似乎沒有什麼不舒服,刮取了分泌物留做檢查用後,我告訴她可以起來了。我摘了手套回到桌邊寫檢查記錄,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我的旁邊。

「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嗎?」我邊寫邊問。「沒有,挺舒服的。」現在想起來,我問的這算是什麼問題啊?讓人怎麼回答啊!她可能是由於剛才過於緊張,回答的也讓人想笑,我也看到她說完後臉唰的紅了。不過診室裡的氣氛緩和多了。

「檢查都完了,手術單我也開好了,明天可以來手術了」我笑著對她說。她沒有接我遞過去的單子,而是紅著臉說:「聽人說做這個手術是很疼的,我很害怕,你們醫院不是有那個什麼無痛的手術嗎?我可以做那個嗎?」

「哦,你說的是無痛人流術吧,當然可以了,但是要貴不少啊。」

「沒關係的,我是不是就不會感覺疼了啊?」

「當然,我們首先要給你進行靜脈的全麻,然後在你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實施手術,等你醒過來手術已經結束了,就像睡著了,是不會感覺任何疼痛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是怕疼。」

「這樣,我們醫院只有週四做這種手術,你後天來吧,我給你安排。」

「太謝謝你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當然,我也該下班了,拿好你的包,我們差點都忘了啊。」

我們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笑了!

她走出了診室,我邊收拾器具,邊回憶剛才的一幕一幕,她那美麗的大眼睛令我心潮澎湃,但我知道我的好機會快要來臨了!!!

走出醫院的大門,回頭看看手術室的窗戶,我笑了…………

終於,週四我又看見了她,她顯的很緊張,臉色很白淨,進了屋她美麗的大眼睛在四周掃來掃去,一切對她都那麼陌生,那麼可怕。

新娘光著下身沒有任何掩蓋,修長的玉腿之間,一叢柔軟的黑色「森林」,然而最令我心動的還是她腿上那一雙白色上面有點狀小花的長筒絲襪。她沒有脫襪子,這對於我來說似乎更有味道啊!

新娘躺到手術台上後,我認真核對了病歷,很親切的對她說到:「別緊張,我們現在就給你麻醉,一會你就會睡著的,一切很快都會過去,好了,我們開始吧。」我在助手的協助下,將麻藥推入了她的靜脈,一開始她的眼睛還很清澈,但慢慢的,隨著藥勁發作,那美麗的眼睛終於合上了。

起初叫她的名字她還能勉強睜開,但時間不長她就完全失去了知覺。「ok,拿擴宮器。」我邊柔和的操作,邊欣賞著熟睡的她。她的玉足是那樣迷人,我想味道一定不會差,十個腳趾象十個乖寶寶一樣呆在襪子中。真想把它們全部含在口中,但我知道現在不行,身邊的人太多了,條件不成熟啊!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我的技術在年輕大夫中是一流的,手術成功over了。她仍然睡的很沉,沒有絲毫的痛苦。我示意護士小姐將她推到了術後休息室,第一個病人已經甦醒走了,而我的她卻睡的那麼熟,絲毫沒有醒的跡象。

我脫掉手術服,對於護士說:「你該去寫手術記錄了!把手術室的門關好,我歇會兒,病人馬上要甦醒了,我還要給她做檢查。」

屋子裡只有我和新娘兩個人,沒有人會注意我的。

她的呼吸很均勻,我走到她身邊,擺出摸脈搏的姿勢,我推了推她,沒有反應,又在耳邊叫她的名字——「聶永紅」依舊是沒有回應。我放心了,直奔她的小腳而去。我把鼻子貼住她的腳心,深深的吸氣,那種漂亮女孩獨特的腳香使我陶醉。她的腳底有點濕,可能是手術中出的汗吧,但這另我更激動。

我看到了她的腳上還穿著白色半透明長絲襪,她的腳形無疑是很秀美的,白皙嬌嫩,腳趾整齊的美足。

我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白襪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白絲襪的腳趾吮吸,鼻子聞著她的腳香,淡淡腳味,越添越爽, 用自己的臉頰貼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
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然後我的雙手游移在她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長勻稱的腿上,在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

這時我已經把新娘的腳趾含在了嘴中,我像吃冰棍一樣嘬著,品味著,她的襪子被我的口水濕透了。我的小弟弟反應是那樣的強烈,似乎也要露出頭來看看這美麗的雙腳。我將她的兩隻長絲襪子剝了下來,一隻塞在嘴裡,一隻裹住小弟弟上揉搓。

我把白單子拉下來,新娘一對堅實的圓潤乳房高聳地挺直著,看著新娘那曲線玲瓏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讚美。我的手不禁輕握住一隻柔嫩豐滿乳房,慢慢揉搓起來。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粉紅色乳頭,揉捻旋轉,它軟中帶軔。

我解開褲子扣子,掏出陰莖。陰莖脹大起來,脹得又熱又硬,突出在兩條大腿中間。

我一手抓住了又硬又熱的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豐臀,只覺得我的龜頭被新娘濕滑柔軟的肉穴慢慢吞食,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被堵截的感覺,

再對準桃源洞口往裡用力一插,「唧」的一聲,便捅了進去。

聽見新娘「嗚」的輕哼一聲。我驚惶的感受湧上大腦。。。

屁股開始一前一後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她陰道裡不停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的肌肉縮緊好像不肯放鬆,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

她的淫水好多呀,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強忍著,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隨著肉棒的抽插發出淫靡的聲音。

新娘的無意識的呻吟聲連續不斷…… 我使勁下插時碰到子宮上,能感受到裡面的肉在蠕動。

我一邊不停的緩慢抽動,一邊用五根手指隔著絲襪插入她濕潤的秀美白嫩的玉腳趾縫中,緊握住她的腳掌。。。。。

「啊……唔……」新娘無意識的呻吟,我做了只有她丈夫才能做的工作,堅決而有力。

「哦……好……小新娘……好舒服……」我舒服地哼出聲來,一手把她的黑色長髮攏了起來抓住,一手扶著她的纖腰,屁股開始往前挺著。

新娘的娥眉緊聚、秋水盈盈、櫻唇顫動、發出淫浪的尖叫聲。她臉色漲的通紅,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這新鮮的姿勢和禁忌的快感,使我的陽具每一次都是盡根而入!直衝開她的那兩片陰唇,像打樁一樣真抵花心,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二人結合處不斷流下熱熱的黏稠的愛液,直滴至我的大腿處。 顯然她有了次高潮,她下體陣陣顫抖,穴壁抽搐。

又戰鬥了10分鐘,我邊撫摸著她兩條穿著白色有點狀小花的絲襪,邊扶著她圓翹的屁股,開始做長程的炮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來後又再整根插進去,

閃著汗光、結實的我,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咬著嘴唇,幾乎一秒就要撞擊新娘的臀肉一次!她兩隻雪白的雙峰劇烈地上下亂拋起來。

越是端莊嫻淑,在春潮氾濫時的銷魂媚態最是令人怦然心動。新娘燒紅臉蛋,張口喘氣,香舌微露。下體陣陣顫抖,穴壁抽搐,全身滾燙,挑起的慾火弄得全身嬌軟無力。

「……啊…小勇…我忍不住了……啊…小勇…不行了……我又洩了………啊……」新娘逐漸有了意識,迷糊地以為在和她丈夫「小勇」幹那事。使我滿面的喜悅。

新娘緋紅的美貌微張著嘴,微閉著眼,嬌喘著,圓滾的臀部也一挺一挺的,嘴裡不停的浪叫,她的小穴也一下緊緊地吸住了我的龜頭,我只覺得一股熱熱的東西衝到了龜頭上,感到她的陰精源源不斷得洶湧而出。她兩隻精緻的玉足,繃得很直。

終於,我滾燙的精液象洪水一樣地噴了出去,直射入新娘的子宮中,而且連續噴湧了好多下才告停止。我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下面的事是打掃戰場,我擦乾淨陰莖,穿好褲子,處理了她陰道裡的精液。

我在等著她醒過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她慢慢地醒了,我走到她的身邊,她睜開了漂亮的雙眼,就像剛起床一樣睡眼惺忪,

「你的手術很順利,是不是不疼,現在還害怕嗎?」我微笑著問她。

「下面不太舒服,有些漲痛,別的沒什麼。」

「那是正常的,回家休息幾天就好了,放心吧!」

「噫,我的襪子呢?我好像穿著進來的啊!」她突然問到。

我邊從抽屜裡挑出一雙嶄新的白色長絲襪,邊衝她說到:「剛才手術時你的襪子弄髒了,來穿這雙吧,這是我剛才專為你新買的,送給你了,不過可能大點啊!」她不好意思的接過襪子,臉紅的象蘋果。

「謝謝你」她輕聲說到,「你,你是不是……」她有話沒有說出來。

我不想場面太尷尬,連忙說到「別那麼客氣了,趕快穿好衣服吧,回家好好休息啊!記的按時吃消炎藥啊!」

臨走我們互留了電話,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的。漂亮的新娘——

卡拉OK包廂內被輪姦

卡拉OK包廂內被輪姦

最近被炒魷魚,身邊又有一大堆錢要繳,保險費,房租…,最後因為朋友的遊說,
我還是加入了傳播這一行,我高度170cm,腿長42吋,三圍是 32D, 23, 34,
加上我皮膚光滑白晰,一頭烏黑亮澤的及腰長直髮,樣貌更是美麗,所以才會想說做這行,

第一天上班就和另一個同事到卡拉OK去,她叫做小珍,十九歲,做這行已經有半年多了,
我們給車夫帶到卡拉OK外面,他說每個小時會去裡面看我們,以免我們出了事,

到了包廂,房間裡有三個人,一個看起來比較大,剩的兩個看起來像高中剛畢業,後來問了之後,
才知道他們三個都同年,高中剛畢業,等入伍當中。

因此當我脫掉外套後, 他們三人的目光都在身上瀏覽, 看得我很不自然.

我們兩人坐下來,喝著酒,談笑風生,這是工作的一部份,而話題大部份總圍繞著女人,而且充滿著三級成份,
我們兩個姊妹就坐在他們三人之中,梅花座,因為是這樣坐,所以在我身上吃我豆腐的手,
至少都在三支以上,小珍也一樣,當然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也點了幾首歌唱,當然他們也會像我們敬酒,
我們當然也要喝,這也是工作,聊天唱歌喝酒,就是傳撥的工作,不包含性服務,這是小珍告訴我的,
我的裙子很短, 站著裙尾只到大腿一半, 現在坐在沙發上, 我曲著隻腿, 裙子已縮短了一大截,
整雙大腿都幾乎暴露在他們的眼前. 也因為我皮膚好, 所以我很少會穿絲襪, 這令他們更會佔我便宜.

喝了幾杯之後,頭竟然昏昏的,眼前的事物開始旋轉,這時聽到他們說﹕
「這種烈酒加2號藥,上次那個被我們操整晚的美眉之前是灌她幾杯?」
「我記得兩杯而已…」
「那個美眉算是蠻能喝酒的不是嗎?也是兩杯就掛喔?」
「你懷疑ㄌㄟ…當然啦…如果不太能喝酒的話….」
「那些藥會讓女人頭腦又暈又不清處還有全身無力等等..」
「並且配著酒喝會更加速,由其是這牌子的烈酒,我們試了好多次了!」
不知怎的, 我的身體越來越燙, 整個人好像燒起來似的. 頭腦也迷迷糊糊的,
提手時也像輕飄飄的, 沒有甚麼力氣. 不知不覺間, 他們的手都直接地隔著衣服揉搓我的乳房,
我想推開也沒力氣,

而我身旁只有一個長髮男子,當他摸到我乳尖輕捏的時候, 竟然一陣又一陣的快感流遍我全身.
我明白了! 那杯酒下了藥, 在我們還沒到的時候, 他們在酒中下了藥, 想到這裡,
我憤怒, 但也害怕了。

這時我才發覺,坐在另一邊的小珍,左手右手分別被兩徹的男人抓著,
小珍的襯衫也已被完全解開,粉紅色胸罩也被從前面打開,牛仔褲也被脫下吊在右腿上,蕾絲內褲則還穿在身上。
原來他也被下藥ㄋ,真傻,為什麼要入這一行呢? 我才第一天上班啊,

這時,其中一個高個男人立刻從中間拉開她的小褲褲,用舌頭去舔她的下
體,還不時將舌頭插入陰道,整個陰道口濕淋淋的,不知是口水還是淫水。
另一個男子則努力親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樣,她的乳頭也是漂亮的粉紅色,胸部比我還大,
她的左手被高個男人抓著。
「好爽!這女的奶子好大!」兩隻大肥手從小珍身後伸到胸前,用力抓住隆
起的乳房。小珍同時被這兩個男人玩﹕

現在的我們, 不只被他們迷姦了,而且是被三個不知名男人非禮,可能因為小珍的條件比我好太多了,
雖然我也不差,不過只有一個男子在弄我,她這時先將我的T恤從頭脫掉,
當我雙手舉起時他分別扣住,不讓我放下,「不要!住手啊……」我只能低聲哭喊著。
他的那雙的肥手更加粗魯地把我的胸罩也扯下來,失去被胸罩緊緊繃住的白嫩美乳立刻彈出,
他脫光我的衣服後, 要我站著給他欣賞,他一面欣賞, 一面讚嘆. 我知道自己的美麗, D Cup 的乳房,
修長的身型, 長長的美腿, 胸部大而圓渾, 而且堅挺有彈性, 乳暈淺淺的粉紅色, 乳尖細細的比紅豆還小,
的確令人垂涎三尺. 赤裸的身體,被她看的透透徹徹..還不時撫摸我的下體和胸部。

迷迷糊糊之中,全身已被他剝的精光,下面竟然濕了,應該是藥效的關係,
他看了一下,馬上就掏出了他的傢伙,對準了就放進來ㄋ,沒想到他的技巧怎麼會那麼厲害,
弄得我快感連連,腦筋一片混沌,什麼羞恥心都沒了,只會不斷浪叫,淫水氾濫,地上濕了一大片。
我低頭看到陽具從我小穴處進進出出, 看到淫水不斷向下流, 看到我的乳房劇烈晃動,
聽到自己放浪的呻吟, 種種種種都令我興奮得瘋掉。

而小珍也沒好到哪去,坐在椅子上,那高個男人將她雙腿高高舉起打開,
用那根大雞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
洞口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小穴中還不斷流出新的淫水。
高個男人顯然對這位漂亮傳撥的嫩穴滿意極了,一面和小珍親吻,
不時喃喃唸道:「喔…好緊…太爽了…喔…你..好…好會夾…」。
而我們兩個美女在特大雞巴的狂插下,早已全身無力,
我只能發出「唔…唔…」虛弱的淫聲。

終於被他不斷猛力撞擊G 點之下, 我洩了! 洩得水花四濺, 我望望地面, 幾灘水連成一塊,
濕了整個地面,高潮後我只覺得全身虛脫,但他還不放過我,迅速脫下褲子坐在椅子上,
並將我壓倒跪在他兩腿間,壓著我的頭將已勃起的陰莖塞入我的櫻桃小口。

這時我剛好看到小珍正被兩人進攻,嘴巴服務著一支大老二,小珍的嘴巴整個股起來,
那隻雞巴還有半截露在外面,另一人在小珍後面對著小穴狂抽,沙發上都是小珍的淫水,
這藥未免也太強了吧,

最後他們三人將我們抱到桌上,屁股翹高高的,他們則在後面狂插。
長髮男說﹕『才過了半小時,不要太快出來,那個車夫一個小時才來巡一次。』
『你怎麼知道啊 ? 』高個男子回說﹕
『這家的傳播,我又不是第一次叫,而且我們也和那個車夫說好了』長髮男這樣說
難不成我們被人設計了,還被自己公司的人。

他們三個在我們後面輪流狂抽,快洩了又換另一個上,兩個人插,一個休息,
休息也還不放過我們,還把老二放我們的嘴裡,讓它保持亢奮,
而我們這兩個美女的下體,已經濕的不像樣了,地上也都是我們的淫水,
好不容易其中一個高個男子洩精了,精液噴在我的屁股上。
這高個男子居然用手指將精液拾起,抹在我舌頭上,手指在我嘴裡抽插,逼我全部吞下。
吞下後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另一個長髮男子又插了進來,而對小珍侵犯的男子,
仍啪啪的不停的幹著,這時我身後的男子也射了,精液噴在我的背上,
同時小珍身後的男子也射在小珍背上,

他們收拾了衣服就走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再多摸我們幾把,我們也沒力氣反抗了,
他們走了沒多久我們的車夫也進來了,短短的一個小時,我和小珍都被人白玩了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