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之印

契約之印

第一章( 命 運 )

程易,現在我已經無法再養你了,我必須把你賣給宮廷當宦官才能渡過今年的冬天。今天一大早叔父突然告
訴我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買我的大人帶著十多名官兵要帶我回去,我發狂的大哭大鬧叫著武漢哥,武漢哥
一聽說立刻趕來和叔父大聲理論,只聽到叔父笑著對武漢哥說:『你連他都保護不了根本就不配當他的兄
長』,武漢哥和官兵打起來可是寡不敵眾只好眼看著我被官兵抓上馬車關在籠中。武漢哥追著車子跑一面大
聲對我叫,易…易…你要等我…我一定會帶你回來…不管多久你一定要等我…武漢哥的聲音漸漸變小 ,人也再
看不見了而我也叫不出聲了眼淚使我再也看不到武漢哥…為什麼…為什麼…

 

二個月後…….

今天是我第一次入宮,帶領我的是宦官張遠,他要我當他兒子,給我改名叫『張遙』,程易已死,以後我就
叫小遙宦官張遙,走在宮中的庭園中突然傳出一聲慘叫接著我看到衛兵抬著一具宦官的屍體,張遠大人就告
訴我身為宦官就是皇帝的寵物,決不能觸怒皇上不然生命就如同小蟲一般被皇上一腳踏死,於是我了解天底
下有一種人可以掌握別人的生死那就是『皇帝』。我一定要活下去我心裹只有這個想法。

 

什麼!你什麼都不要只希望朕能放你回去,不准,朕雖然身為一國之君擁有天下但從未離開過宮廷也重未見
過你所說的大海,朕只不過是一隻被關在籠中的狗,朕只有你,不准你離開這一輩子休想。【皇上…我越來
越同情皇上了,雖然貴為天子卻失去自由一輩子只能在皇宮】皇上是個年近四十多歲的人,但是卻是帝王之
像高大又粗暴對我十分重視,常常要我陪他,由他身上常有梅花香散發這是宮中所用香料,當我輕輕吻咬著
他堅廷的欲望時,他會發出熊叫般的呻吟並要我用力吸他的欲望,咬著他的胸部接著用力進入我的體內衝擊
然後將他那尊貴的種子盡洒入我體內,而後扒在我身上要我為他說外面世界的種種直到睡著也不放開我,什
麼才是幸福,就算是皇帝也未畢快樂。

 

武漢哥…我在等你,快來接我回去,每天晚上我都期望明天睜開眼睛能夠看到你對我說:『易我來接你了』,
可是希望總是落空唉…能和你在一起我才會快樂…嗚………

 

第二章( 侍 長 )

宮中的杜鵑花開滿花園又過一年了,我入皇宮也一年了,對宮中的大小事務也能適應,宦官和大臣及將軍們
分為二派使得國家內憂外患,毒殺,暗殺充斥宮中,而我因為皇上的寵愛也在宮中有一席地位,身邊有人侍
候也不用去服侍宮中侍衛,宦官小遙可是皇上之愛,但是我只想著武漢哥我的心事有誰了解。

宦官根本不是男人都是膽小鬼,宮廷侍衛長和一群侍衛在花園中大聲談話,我聽後幽幽嘆氣對侍衛長說我們
也是不得以才成為宦官,侍衛們這才發現我在場,侍衛長:『張遙…大人請別見怪..』侍衛長請叫我小遙就可以
了我說,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侍衛長,請叫我魏武雄他說,身為宮廷侍衛長高我二個頭銅鈴大的眼睛滿臉絡
腮鬍,粗壯的手臂比我的大腿還粗,糾結的肌肉如同山丘般起伏,壯碩的胸膛,渾厚結實長滿濃密的胸毛,
成倒三角收入褲腰,腹肌明顯而突出,公狗般的腰圍,雖然穿著褲子但能可看出其壯觀的欲望,大腿及小腿
把褲子崩緊有如他的皮膚般,肌肉如同樹幹般粗壯,外表粗獷聲音宏亮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汗臭味,強悍而吸
引人就算是男人也會為之心動吧?這是真正的男人味。我笑著說:『世上的男人有一大半在你面前都稱不上
男人了何止是宦官呢?』(因為皇上喜歡我的長髮,所以我有如女子一般長髮披肩及腰)恐怕我在你眼中根
本就是一個妖怪吧?不..不是的,他紅著臉急忙辨解著,二十多歲的人,此時看來有如一個小孩子般可愛,宮
中的宦官只有張遙大人看到我還能笑著和我說話而不怕我,大人是個真正的男子漢,叫我小遙吧!唉!我只
是半個男人罷了..侍衛長:『小遙..』,經過了這一次侍衛長常常喜歡到後花園中陪我談天,他那豪爽粗獷響
徹整個後花園,在宮中他也是我唯一的知己,只有在他面前我才真正快樂的談笑,也才能暫時忘卻武漢哥。

 

第三章( 採陽補陽之術一 )

近曰來皇上身體不佳,我為皇上召來御醫替皇上進補品,御醫說皇上縱情漁色過度,因此陽氣不足要休養禁
欲,以藥物補陽方可養生,當御醫退下後,皇上突然問我最近身體好很多是否採補了他的陽氣,我笑著回
答:『我只聽過採陰補陽還沒聽過採陽補陽之說』,皇上以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會,便要我去召來宮中術
士問他採陽補陽之術,那術士竟說採陽補陽是最高級的養生術比起採陰補陽效果更高百倍,直接吸收壯陽之
人的陽氣可延年益壽,我心想真是胡說八道江湖術士只會鬼扯,但是皇上似乎十分相信,那術士竟還進貢了
十罈桃花酒,說是什麼天下珍寶,尋常人只要喝一杯就可連御兩女而不倒,喝兩杯可連夜力戰而不疲,飲一
罈非力盡方休有如神助,皇上因此非常高興,真是的,是夜,皇上突然要我召侍衛長魏武雄入房,我雖然心
裹覺很奇怪,但也只好照辦了,魏武雄進房後皇上要我拿三罈玉花露賞給他喝,皇上賞賜魏武雄也只好全喝
下了,那玉花露酒性十分強烈,任憑他酒量再好如今也七、八分醉了,皇上又叫我端兩杯桃花酒給他喝下,
原來皇上想要採補魏武雄的陽氣,我遲疑的不敢端給他喝,但是皇上的臉色開始不悅了,我也只好硬著頭皮
端給他喝下了。那桃花酒果然十分可怕,他喝下不久後酒性就始發作了,他那銅鈴大般的雙眼開始發紅,全
身毛髮豎立如同一頭雄獅,肌肉開始冒汗腰際鼓脹的把褲子都脹破了,巨大的陽具廷立出來,他又是醉意又
是害怕深怕觸怒皇上直說:『臣…..臣…..』,只見皇上十分高興雙手握著他那巨大的陰莖直叫好,皇上要他把
盔甲脫下躺到床上,他不敢但又不能違背皇上只好照做躺上了床。

 

皇上此時緊抓住魏武雄的陽具不知如何是好,我出聲要皇上由我來,可是他的比皇上及記憶中武漢哥的要大
又粗壯而且黝黑而長,我也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把所學的房中術盡用在他身上,當我用口含吸著他粗壯的陰
莖時他發出了愉悅的呻吟,我以舌頭圈舔飽滿的龜頭,他渾身輕抖,我用力吸咬著陰莖他不禁以雙手抓住我
的頭,上下移動使陰莖更深入我口中,我雙手緊握他的陰莖上下搓揉,口含著他的兩顆卵蛋玩弄著,不一會
他突然全身劇烈顫抖,筋肉隆起,口中發出野獸般的熊叫他要射精了,我立刻拿起酒瓶把它全射入瓶中,沒
想到裝滿一整瓶後精液還不斷噴射出,皇上也顧不得身份,抓住他的陰莖狂吸深怕浪費了這珍貴的壯陽之
液,我看在眼中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第四章( 採陽補陽之二 )

魏武雄射經後他那粗壯的陰莖依舊惡狀廷立,於是我再次連續再使他射精兩次又收裝兩瓶精液,也不知是桃
花酒的威力驚人還是他的元陽充沛,它居然更粗惡了,皇上一看更高興了,為了得到夢寐以求的陽氣,不惜
自己爬坐上他身上與其肛交,皇上雖很痛苦,雙手在他堅硬壯碩的胸膛亂抓,留下一道道抓痕,但口中卻叫
他用力頂他,魏武雄凶性大發抓著皇上的腰用力衝頂,皇上如同坐在馬上般上下擺動,不久痛苦的叫聲變成
愉悅的呻吟,皇上終於嘗到痛苦的甜美了,過了一會皇上已經不行了,朕..朕…不行了快..快…給朕給我,魏武
雄全力衝刺把精液射入皇上體內,皇上受到如此快感終於昏死過去,魏武雄把皇上放進內床躺在他身旁,我
不安得靠近想要探視皇上。

 

小遙..小遙…魏武雄叫著我好像很痛苦,我伸手輕撫他的臉問他還好吧?突然他用力拉我的手把我拉上床,發
狂似親吻我,粗壯的雙臂抱緊我,粗魯的將我的衣服撕裂,用那巨大的陽具刺穿我,撕裂般的痛苦使我尖叫
出聲,他吻著我舌頭,深入我口中堵住我的叫聲,慢慢痛變成甜美的快感,在他堅強的懷中我感到宛如身在
天堂般快樂,他和我不知有多少次一同達到最高潮,他實在太強悍太了不起了,在我昏迷前唯一的想法也只
有今夜,我完全想不起武漢哥…

 

我又夢見回到家鄉美麗的家,藍藍的大海帶著鹹味風,長了各種野果和動物的樹林,冰涼的河水有小魚在游
玩著,又甜又冰冷的泉水真好喝,田裡綠油油一片有青蛙在叫,連討厭的蝗蟲也好可愛,我趴在翠綠色的草
地雙手各抓一把小草,聞著…咦…

 

第五章( 採陽補陽之三 )

這..這是魏武雄身上男性的汗臭,我一時驚醒這才發現我趴睡在魏武雄寬厚的胸膛上,兩手抓的是他那濃密的
胸毛。你醒了,這是那裡我發現這不是皇上的房間!這是我的寢室他說,我立刻爬起坐在床上眼睛不敢看他..
昨晚我..在一陣沉默後他突然出聲,我心想完了!他一定鄙視我,我眼含著淚不敢哭出聲來,對不起,我克制
不了,有沒有傷到你,聽到他這麼說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嗚咽的說我是個太監這種事已經習以為常了!別
哭!別哭!他急忙把我抱在懷中輕聲安慰我,用他那筋肉崎璉的雙臂溫柔的擁抱著我,粗大的手異常輕柔的
撫摸我的背;啊!這是我許久不曾感受到的安全感呀!

 

從今天起我會好好保護你,別哭好嘛?他邊吻弄我的唇邊說,嗯!我忽然發現他的廷立又廷頂著我!咦?
這….這實在太不思議了,昨晚他最少射精近十次之多,而且才沒休息多少時間,現在居然又..我睜大眼睛懷疑
的看著他,他笑嘻嘻的用邪淫的口氣對我說:我這個人沒什麼好的就是精力旺盛,體力充沛;他突然一個翻
身把我壓在床上,深深一會說:我可以嗎?我沒出聲伸出雙手捧著他毛茸茸臉親吻,我用行動表示…

 

第六章( 採陽補陽之術四 )

他的吻如雨般撒落我全身,粗糙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我,我真高興他尊重我疼惜我,他用他的舌滑弄我的每一
寸肌膚,我的脖子,胸口,腹部;不行!不可以..我伸手推他不准他再向下,雙手反被他扣住,他的舌圈舔著
我的幽門四週,我發出哀求的呻吟,劇烈的刺激使我迷茫失去抵抗,他不理會我的哀求聲,舌探入我的幽門
慢慢攪動,天啊!我以為我會死在這種舒服快樂中,我要!給我!我躬身要求他進入我體內,他用他粗大的
龜頭摩擦著我的幽門,欲進還留的折磨我,看到我如此哀求,他巨大的陰莖終於慢慢滑入我體內,一陣疼痛
使我叫出聲,我弄疼你了嗎?他著急著問道,有一點..,他低下頭逗弄吻撫我直到我失神,突然廷入我身體
中,我雙手緊他的胸脯留下紅紅的印,他輕慢移動,努力壓抑自己直到疼痛被舒服取代,我發出愉快的呻
吟,他再也克制不住粗暴的衝刺,快感使我忍不住,雙手在他寬闊結實的背抓出一道道血痕,他受到這種刺
激更瘋狂的想要得到滿足,一聲熊吼他突然拔出陰莖,把濃稠的精液噴灑在我身上,我喜歡..我喜歡你身上有
我的味道,他汗流浹背邊喘邊對我說。

 

空氣中彌漫著我們作愛的味道和他男性的味道,他躺在我身旁,我枕著他粗壯的手臂,緊靠著他溫熱的身
軀,手撫摸他那柔軟如草坪的胸毛;咦!皇上!皇上呢?他還在睡覺,你知道皇上為什麼這麼做嗎?他問,
這..皇上聽術士說有採陽補陽術才..,原來他要吸我的陽氣,哼!無稽之談,看來只好隨他之意了。

 

第七章( 採陽補陽之術五 )

經過上次魏武雄之事後,皇上似乎迷上那種飄然若醉的滋味,又想召他入房,我急忙告訴皇上先換其他人,
讓魏武雄休息幾天補充陽氣才有效果,也比較不會傷到龍體,皇上一聽似乎有理換換口味也好,便要我幫他
物色壯陽之人,其實依魏武雄驚人的體力根本用不著什麼休養,這是我的一點私心罷了。我替皇上找了一些
俊壯的侍衛,供皇上採補陽氣,有時他還是會要召魏武雄,幸好每次召魏武雄總是被他弄得虛脫兩三天,也
只好隔月才敢再召他,魏武雄每晚都要我到他房裏陪他,他總是開懷的陪我喝酒聊天,與我溫存。今天他因
為操練武術有些累,裸躺在床上休息,我進房後走到床邊,輕撫他那滿是鬍鬚的臉,以溫柔的口吻問他:累
了嗎?他瞪著我說:看到你就不會累。我脫衣後趴在他身上,親吻舔弄他的臉,他笑說:小妖精,我會死在
你手上,我撫過他挺立的陰莖,他倒吸了一口氣,我親吸他毛茸茸的胸部,胸毛搔得我鼻子發癢,親吻肚臍
使他癢的呵呵大笑,當我吻上他的龜頭時,他終於呻吟出聲,我在他敏感的部位玩弄一會後,他要我坐上
去…

第八章(幸福或是...?)

我沒騎過馬,但我想這種感覺我也沒法解釋,他充滿我體內這樣的感覺,就像騰雲駕霧一般美妙,我雙腿緊
夾他的腰,任他挺頂我,天啊!我覺得眼前一片星光彩霞,我以為我到了天上,坐著的是一條龍,帶領我遨
遊天際,這就是令皇上著迷的原因嗎?纏綿後我躺在他身上全身發軟,他依然留在我體內,但他已然入睡,
聽著他如雷的鼾聲我也進入夢鄉,我又夢見家鄉的事物,忽然我看到一個人,他在叫我,我追著他想看清是
誰在說什麼,可是無論我追再快,也看不清聽不到,我似乎好怕再也看不到他。半夢半醒中我感覺魏武雄親
吻我,他又與我徐徐做愛了,我再也想不起什麼,激情過後他輕撫著我的背,我和他一同進入夢鄉。

 

次日,我努力回想到底夢見什麼,但是忙碌的工作,使我淡忘了這件事。日子過的真快,一年又過去了,我
看著園中的花朵,看著魏武雄汗流浹背的陪侍衛們操練武藝,忍不住纏著他教我耍劍,他起初不肯,但禁不
起我的苦苦要求,還是答應了。結果他和侍衛們看完我表演,都捧腹大笑說我根本就是在跳舞,氣得我每天
都吵著要和他們一起練習。

 

最初幾天我根本一休息就渾身酸痛,每晚魏武雄都到我房中,替我按摩,用他那粗大的手輕柔的揉捏,他的
聲音如雷大聲,撫摸我的手卻及其輕柔,他對我真好。我常對他的舉動感到窩心,一個粗手粗腳,個性粗獷
豪爽的人也有溫柔細心的心。漸漸的我的劍術進步,偶而還能打贏其他侍衛,有時我還覺得自己很有天份,
但是他老是笑我在跳舞,所以有一天我就要求和他比試,他一聽哈哈大笑,我一怒一劍向他刺去,不料他一
閃回手一劈,就把我的劍打落痛的我叫出聲,他驚覺傷到我了,急忙抱著我慌亂的找御醫,晚上我裹著右手
躺在房中休息,他帶著歉意進到房中,我看到他側躺不理他。他脫下衣物爬上床抱住我說:「別生氣了,我
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本能反應,我決不會故意傷害你的,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聽到他這麼低聲下氣和
我說,我仔細想想,他若不閃一定被我刺傷,而且身為一個軍人,有這種反射動作也是正常的,就轉身趴到
他身上,對他說:「是我不對,我不該這麼作,萬一你沒閃過就傷到你了,對不起!我以後不會了。」他這
才開心的笑著吻我,我說:「不過,以後你不可以再笑我是在跳舞」;他這時又嘻皮笑臉的說:「可是你真
的是在跳舞」;一聽他這樣說,我氣得躺下床說:「你太過分了!別吵我現在我只想打你」,之後任他再怎
麼哀求也不理他,最後他說:「你若要這樣子,還不如打我好了」。

 

我用力吸住他的陰莖上下搓動,一會後他呻吟的叫著:「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要…喔!喔!啊呀!一
股濃稠的精液沖射我的喉嚨,我把他那腥鹹的精液全吞下腹,我意猶未盡的想在吸吮他巨大的陰莖,要榨出
最後一滴精液。他突然起身把我抱在胸前,他那巨大的東西滑入我體內,然後說:「雙腿夾緊我的腰,再用
力點,對!對!就是這樣子,喔~」,他一邊吻著我腰不段前後頂;我兩一同遨遊天際,共同達到欲念的高
潮,事後我躺在他身旁,頭枕著他粗壯的手臂,與他一起進入甜蜜的夢鄉。突然,我又被夢境驚醒,張開眼
就看到他瞪著眼在看我,我嚇一跳問他為何還不睡,他笑著說我會打呼,吵的他睡不著,我罵他鬼扯,他才
是在打雷呢!我們嘻笑聊天一陣,他這才抱著我睡著了,雖然我對他的舉動感到奇怪,但我實在太累了沒辦
法再想,也就跟著睡著了。次日,他送我一對又輕巧又漂亮的對劍,打趣的說給你用來跳舞的劍,他又送禮
物討我歡心又講話氣我,實在是..,我也笑著說:「那天我就用這對劍,戳你幾道傷痕,看你還笑的出來嗎?
沒想到他真是厚臉皮到極點,居然說:「如果能像昨晚般受你安慰,讓你砍幾下也是值得,要不要預付訂
金!?」他這麼說我反而臉紅得說不出話來,只好轉身回去看皇上,讓他在身後大笑,奇怪!為什麼,我最
近總覺得,他好像故意逗我開心又激我生氣,也許是最近,我為皇上身體欠安而忙得不可開交,他是要讓我
放鬆一下心情吧!最近皇上的身體是越來越差,每況愈下,也食慾不振,真是令我擔心。

 

第九章(皇帝托孤 一 )

我急忙的趕去見皇上,深夜小宦官突然通報我,皇上不行了,要見我最後一面,皇上抓住我的手說:「小
遙,小遙,朕..不行了,宮中我只信任你一個,文武百官和其他人都是渾蛋,不能信任,只有你..只有你。」
皇上淚流滿面對我說,我也難過只是哭著叫:「皇上!皇上!」皇上對我說:「小遙,我一直希望能親眼看到
你說的海,我能看的到嗎?」可以的皇上,你要振作,在這世上還有很多事等你去看。幫我照顧陳王和留
王,不能讓那些渾蛋傷害他們…答應.答..應….我。我答應,我答應…皇上..皇上….皇上駕崩了…我轉身去發佈消
息並準備殤事,我忍住悲傷全神把事情處理好。

 

次夜,我一個人在房中悼念皇上,我年幼入宮這幾年來,雖然皇上把我當玩具,可是還是給了我少許父親般
的關懷,也只有在我面前,他才會吐露他的悲哀,身為一個帝王卻是如此不自由,文武百官一堆人皆看他的
臉色,然而竟沒有幾個可親信之人,能信任之人只有我這宦官,追求青春不老,到頭來也只是一場空,死前
居然還想著看海,身為一個掌握天下的人,比之平凡百姓竟是不如,在這世上到底如何才算是幸福?我邊想
著,眼淚竟如河堤崩潰般狂奔不止。魏武雄由身後抱著我說:「小遙別再難過了,看到你哭成這樣,我的心
都碎了,皇上死了還有我陪在你身邊,我求你別再哭了。」我嗚咽的對他說:「我在心中一直把他當父親,
你讓我哭個痛快,別阻止我,我才會有勇氣再站起來」。他聽我這麼說,只好把我抱坐在他腿上,任我趴在
他胸襟痛哭,不發一言,不停用手撫摸安慰我,直到我哭累趴在他身上睡著。

 

第十章(皇帝托孤 二 )

皇上有兩個兒子,陳王已十七歲長的方頭大耳,因喜愛武藝所以體態壯碩魁偉,可是我倒是一直覺得,他像
個傻瓜沒什麼大腦,成天只會和侍衛打來打去,光練體格卻不用功讀書,標準外表好看沒有裡面,因是長子
就成為太子,不對現在是新帝,我還是比較喜歡留王,雖然年幼只有十二歲,可是又聰明又用功,進退應對
都很有帝王之像,我一直都很尊重他,有時我真為他不平。皇上駕崩一個月後,太后突然傳我去見她,太后
說:「最進新帝年少氣盛,哀家不想看他和宮女瞎搞,我想先王也是看中你的房中術,才會如此看重你,所
以今天要你來,是要你去服侍新帝,不要讓他亂來。」我口中答應心裡卻罵她,皇上如果因為我的房中術而
喜歡我,那妳身為女人,還不去自撞牆,真丟臉。我向新帝房中走去,忽然,旁邊的花叢有人小聲叫我,
咦!留王!你躲在這作什麼,我爬下欄杆和他蹲在花叢,他問我:「小遙,你要到我哥哥房中去服侍他嗎
?」被他一問我不禁臉紅回答他:「是!」他又問我:「小遙,我哥哥繼位會不會殺我」。我一聽大吃一
驚!沒想到他這麼小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安慰他不會,我會保護他不會讓新帝殺他,他又告訴我他的早
餐被人下毒了,我的天啊!我一聽立刻找來魏武雄,要他陪著留王並派人調查,魏武雄偷偷告訴我這可能是
太后派人幹的,留王不是她生的,所以要殺掉他,這個死婆娘,有我在她休想。我要魏武雄把留王抱到我房
中躲著,我到新帝房間去了,新帝躺在床上,見我來到問我:「小遙,你要像對父皇那樣對我嗎?」我說:
「帝!讓我來吧!」我脫下他的衣服,他閉眼躺著,他的肌肉很結實,年青的肉體就像豹子般充滿活力,他
雖然躺著沒出力,但肌肉還是明顯的一塊塊隆起突出,和魏武雄不同的是他的皮膚很光滑,不像魏武雄粗皮
肉厚,打不痛咬不傷…

 

第十一章(皇帝托孤 三 )

我伏身用手輕撫他隆起的胸部,和他成塊狀的腹肌,騷癢感使他渾身顫抖,他說:「小遙,我覺得怪怪的,
但是很舒服,他腰間之物怒勃而起,鮮嫩的粉紅色龜頭蛻出包皮,圓實而飽滿,我伸手握住它時,他大聲呻
吟一聲,全身肌肉突然緊繃如石,一股濃稠的精液已然噴出,我的手上及他的腹部,都是他那新鮮的精液,
果然未嘗人事的他早洩了,初次射精的快感,使他心神茫然若失,愣愣的躺在床上不知所措,清理好他留下
的東西後,我心想任務已經結束,向他告退就要回去了。這時他忽然抓住我的手說:「小遙,我常聽侍衛和
宦官們談起這些事,好像…我是不是有病..不然應該…不會那麼快就..出來了。」他大概聽了些精彩誇大的房事
故事,所以才會如此疑惑的問我,我笑著對他說:「不是的,其實大部分的人第一次都會如此,慢慢的習慣
後就會懂得控制,你現在要好好休息才是。」他說道:「我還不累,我還想要再一次」,我說:「這樣子會
傷到身體,還是休息一會」。他又說:「我要,我年輕身體又壯,我不怕」。看他這麼認真求我,我也只好
答應,我握著他已軟掉的陰陰莖,用口輕柔的吸吮,他立刻又勃起了,口中發出哼哼的聲音,我用舌尖不停
圈磨他的龜頭,不久後他又再次射精,我把他那有點酸甜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全吞下肚,我又故意用力吸著
他的陰莖,他受不了這種刺激,全身肌肉跳動,口中不段發出嘶吼,雙手用力抓著被子,兩腳亂踢一通..事後
我問他感覺如何,他想了一會說:「從未有這種感覺好像全身肌肉都放鬆了,很舒服但有點痛」,我說會痛
那最好換人服侍他,其實我心裡也明白,就算是魏武雄也受不了射精後還被我用力吸吮,我不想服侍他才故
意這麼做,讓他知難而退找別人服侍他,不料,他卻說不要,他很喜歡這種又痛又舒服的感覺,真不可思
議,難到他比魏武雄更不怕痛,此時我方想到他是太子,平常根本沒嘗到多少疼痛,說不定會有被虐待的傾
向,不妙,我真是弄巧成拙了。

 

第十二章(皇帝托孤 四 )

這些日子,新帝每天都召我入房去服侍他,漸漸的他對我十分的信賴,有時,我們兩個也一起飲酒談天,我
也借此機會拉近他兄弟倆的感情,我也慢慢發現其實陳王善良又單純,也很疼愛留王並非我想像中的樣子,
尤其當我告訴他留王的食物中被人下毒,他竟氣的差點把御廚砍頭,還要留王以後和他一起用餐,因此我也
開始喜歡他了。可是,最近宦官們與將軍們內鬥的越來越來嚴重了,我希望不要發生政變才好,無論如何我
都要保護新帝和留王,畢竟皇上臨終之前,我答應皇上要好好照顧陳王和留王。魏武雄近日也不斷操練侍衛
們以防萬一,因此每天都精疲力盡,但夜裹他還是與我嘻笑談天,每次都以新的方式與我歡愛,有時真令我
懷疑他是不是怪物,不然怎麼會有用之不竭的精力,而新帝則老纏著我,要我教他敦倫之術,有時我也覺得
他們兩人才像兄弟,不然怎麼對這種是都如此熱中。由於新帝和留王近來感情很好,那太后也比較不敢再動
留王,好像安份多了,現在的情形真的是暗潮洶湧,表面很平靜卻充滿危機。這日鎮國將軍的一個部下,說
要求見我真是奇怪,那鎮國將軍是太后的哥哥,因憑妹而貴所以我很討厭他,以前他就與宦官不和,為何今
日他的部下要見我?我雖然覺得有怪但禮貌上還是要見他,畢竟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

 

第十三章(重逢 一 )

天啊!是他,一個令我刻骨銘心的人,他變的高大英挺,穿著軍裝的他透露一股英氣,我懷疑我的眼睛了,
我心想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我認錯了,幸好我這些年的經驗使我能克制自己,我以自然的口氣問他:「今
日求見,可是鎮國將軍有事交待」。他說:「這是私下求見,非是公事」;這聲音是我再夢中都想聽到的,
我心跳突然加速..,他開口說:「易..我是武漢哥,我照約定來接你了」;我心裡已經崩潰,但還是很平常的
口吻說:「你認錯人了,我是宦官,張遙,並非你口中之人」。轉身要離去,他拉住我的右手,拉開袖子,
我手上的傷痕露出,他說:「這是你所立之契,我覺不會忘,為了你,我才從軍,等了三年這才有見你的機
會,你不要怪我這麼久才來接你好嗎?我不回頭的逃回房中,躲再被中全身顫抖淚流滿面,為什麼…為什
麼,我等了三年,從希望到了最後的絕望後,你這才出現,我的心都已經死了,你不該來的,上天不該再如
此戲弄我的,這太過份,太過份了…忽然,我感到有人抱著我,我知道是魏武雄用他的溫柔,想要安慰我,我
接受他那無言的安慰,直到我終於昏睡,但能可感到他給我的溫暖,我知道,程易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我是
宦官張遙,這是永遠不能改變事實…午夜我在魏武雄懷中醒來,他知道我已醒問我:「你醒了?」「嗯!」
我出聲回答,他還把我抱在懷中輕撫,他的溫柔使我溫暖,我靜靜的享受這一切,良久,他出聲問我:「他
就是你日夜思念的武漢哥嗎?」我一聽嚇了一跳,抬頭懷疑的看著他,心中千百個疑問,我從未對他提起這
件事,為什麼他會知道…

 

第十四章(重逢 二 )

他看著我一會才面帶苦笑,口氣酸澀的說:「你常在說夢中叫著他的名字,我每次夜裏看到你流著淚,口中
叫著他的,心中總是生出強烈的忌妒和忿怒,我雖然努力要消除他在你心中的地位,可是..,看著你的樣子,
我真的覺得心如刀割」,他說著把我緊抱在懷中,我流著淚也回抱著他。一會後,他說:「昨天你為什麼不
和他走,你等了那麼久,他終於來接你了,為何你不認他。」我流著淚苦笑說:「我已不再是以前的程易
了,擁有這個名字的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我是張遙,一個宦官,皇宮就是我的家,我能去那裡,這
只是一場夢,一場沒有希望的夢,既然是沒有希望的夢,又如何要求它實現」。我說:「你願意幫我忘了
他,忘了這個夢嗎?」魏武雄笑著說:「為了你就算要我死,我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我說:「晚了,睡
吧,明天又會是忙碌的一天」。他笑嘻嘻的幫我脫下衣物,把我抱躺上床,自己也飛快把衣服脫下,爬上床
後把我拉趴在他身上,我伏著看著他的笑臉,心中一股強烈的內疚,開口向他道歉,他又嘻皮笑臉的逗我
說:「我比較喜歡你用行動表示」。我想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魏武雄他一直在我身後,給我支持與安慰,所
以我才會覺得他又逗我開心,有時卻讓我生氣,原來他要讓我找回自已,在這失去自由和自我的宮中,他是
唯一的光芒,他是破除黑暗的一盞明燈,他給我的是我一生都沒辦法償還的,我只能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裹,
能夠把我所剩下的償還他,但願蒼天能讓我安穩的渡過未來的日子,別在無情的玩弄我了。我笑著伸手向下
探去,他的笑容變成享樂的容貌,在彼此的呻吟中,我們享受著付出的娛樂,激情過後我們相擁,帶著在不
可預知的未來中的一絲希望,此時此刻我們的的確確擁有彼此,即使明天依然會到來,我們也不放棄任何的
希望。

 

第十五章(重逢 三 )

宮中的情勢越來越危急了,有權力的大臣和宦官之間的鬥爭,日益擴大了而新帝卻無法主政,幸好太后總算
有些威信能稍微控制情況,武漢哥還是一有機會就想找我,我不敢面對他,當他深邃的眼睛看凝視我時我只
能逃避,內心那股悸動的疼痛使我有如烈火焚燒,有時我寧可讓熊熊烈火灼身也不想受這錐心泣血之痛,我
不能..一個人的痛苦所能承受的極限,這是無法形容的,只有自己才會去明白。每晚我總是在魏武雄懷中哭
泣,魏武雄無助而心痛,以他所能做到的,給我一絲絲的安慰,世上的事都是說和想容易,真正要去除心中
的傷又豈是一刀可兩斷的,沈伏在內心的記憶越是想忘,它卻是一點一滴的滲流而出,我也知道那魏武雄和
我一般痛苦,但武漢哥的哀傷卻是與我心靈相泣,我知道我對不起他們,但我也同樣得不到救贖。在淚水中
我想起和武漢哥相遇的情形,當我十二歲時失去父母被叔父收養,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村子裡的小孩
都把我看作是寄生蟲,是帶來禍害的人躲著我,既使是叔父的孩子也從不和我談話,說我是掃把星,不但剋
死父母還要來剋他們,我只能孤單單的一個人生活,為了生存我會到田裡去偷地瓜吃,有次不小心被武漢哥
抓到了,他知道我的身世後把我當弟弟疼愛,每天都會留東西給我吃,不在乎村子裡其他人的想法和我一起
玩耍,那時只有他要我,給失去親人的我像家人般的關愛。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在河邊戲水時,我發現他和
我不同的地方,好奇心趨使我逗玩它,就這樣我和他第一次初嘗人世,事後我還笑著要當他的老婆,他說兩
個人都是男孩別人都是以契相稱,從那時起他就是我的契兄,而我就以為我是他一輩子的契弟了,看著手上
的契印,那淡紅的傷痕,我想我真的是掃帚星,在我身邊的人都沒有幸運,只有帶給他們無盡的傷痛,我對
魏武雄說,魏武雄激烈的說我不是掃帚星,我帶給武漢哥和他的是世上其他人所不能給的,所以他和武漢哥
才會為我不顧一切,每一個人一生都在找尋,一個屬於自己的另一分身,因為那才幸運,是這樣嗎?我不明
白我自己了…

 

第十六章(重逢 四 )

不好了!宦官殺了一個大將軍,鎮國將軍造反了,帶兵殺進皇宮了,張遠大人也被殺了,一路殺進往新帝房
間去了,我一聽大吃一驚帶著人立刻要去保護新帝,我拉著新帝和留王由魏武雄帶領,要逃離皇宮,一路都
是宦官的屍體,宦官們的血染紅皇宮,聽著喊叫聲說要殺盡禍國的宦官,為什麼!命運總是要戲弄我..追兵越
來越多了,我知道如果沒有人擋住追兵,那我們就會全死在宮中了,於是我連忙叫魏武雄,抱著留王帶新帝
及一半得侍衛宦官,趕緊逃到太后那裡,魏武雄不肯反而要我先走,我明白我會成為叛軍弒帝的借口,要魏
武雄馬上帶他們走,魏武雄說:「不要!我要留下來保護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怒斥魏武雄說:「你是皇
帝的侍衛,不是我張遙的侍衛,你要保護的是皇上,這是你的職責」.說完後我看著魏武雄我呆住了,因為我看
到他流淚,那個在我心中,既使流血受傷再苦都不害怕的男子漢,此時卻在我面前哭了,他說:「小遙!你
要活著,你一定要活下去,答應我」;這時的我根本說不出話來,只是淚流滿面的點頭,看著他保護新帝和
留王走了。我雙手握著魏武雄送的對劍,我站在通路上,決定一死以擋叛軍,我自認不是個勇士,但是我的
責任感使我有勇氣面對死亡,我笑我自己…我看到追兵時,不!沒想到竟是武漢哥!他說:「小遙!和我走
吧!回家去吧!」我說:「走!我要去那裡?我這樣子只能生活在宮中,我是個宦官離開皇宮根本就活不下
去,我的夢已經醒了,別說了我不會讓你通過這裡的」。我手持對劍和武漢哥交戰,心中只想著能死在武漢
哥手裡,這些年來武漢哥已經成為一個勇猛的戰士,交手不出幾回合,我的劍就被他打落,他的劍抵住我
時,我竟能笑著說:「殺了我吧!是我對不起你!」武漢哥看著我一會,舉起劍向我劃下…

 

第十七章( 終 )

這場叛亂,最後還是被太后和新帝平息了,從此後宦官被下令不得再干預朝政,但宮中畢竟不能沒有宦官,
史書記載當時的宦官,全數被叛軍誅殺,史稱宦官之亂,但有皇帝就會有宦官,這種亂事還是會再度發生
的。我看到武漢哥在海水裡,笑著叫:「易!跳下來,海水好涼快喔!快跳下來一起玩水吧!」我笑著回
答:「好!武漢哥,等我一下!」。我縱身跳下海,我兩一起在碧藍的海中,游著水嘻戲著,有如從前一
般,這到底是夢中的情節亦或是現實,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全文完—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Anti-Spam Quiz: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