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2:


小真的中場時刻

小真的中場時刻

那天,我與幾個朋友在家裡看 ESPN 放映的美式足球季賽。因為家裡最近才裝了大螢幕的電視,朋友想來這邊好好享受一下。

他們大約在 12:30 左右來的,帶著啤酒和一些點心。因為我提供了這大電視,他們最少也該有些表示。

他們也拿些冰淇淋什麼的東西給我老婆-小真,然後大夥就坐在電視的前面觀賞。

這時阿璋微笑著看著老婆且說:「小豪,奇怪你這麼醜的傢伙為啥會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大概是我有致命的吸引力吧…」我答道。

「放屁,」阿璋說,「我看二哥才有致命的吸引力吧,你…」

我笑了笑,「或許吧。」

小真羞怯的笑容使我們的談話中止,我可以形容一下我的老婆。

她差不多 160 公分高,並且在我眼中是少見的古典型美女。她的小動作有時會像男孩一般,不過,她的身體卻完完全全是個女人。

她有一頭長髮及深邃的黑眼珠。到現在為止她還不肯透露她的三圍,不過,照我來看,應該是35D-23-35吧。最少,上圍是不會錯的,因為她胸罩的標籤寫得很清楚。那稚嫩的臉看來比她實際的二十六歲還年輕五﹑六歲。

我是說,有時她簡直像個剛成熟的大女孩。

小真以前看過我的朋友幾次,但是不很熟。就因為這樣讓她剛見到他們時總有幾分害羞。不過,在第一個quarter打完時,她就像個朋友般的容易親近了。

我其實並不驚訝他們注視小真跟看電視的時間差不多。這也是由於小真得跑進跑出地拿飲料與點心,雖然她也蠻喜歡看美式足球,這也是我影響她的。有時候她對美式足球甚至比我懂得還多-我蠻喜歡聽她跟二哥他們爭論球員的調度或巨人的隊員怎樣怎樣。

在前半場打完時,我的朋友變得愈來愈吵,他們也喝不少啤酒了,我想。往後看去,他們狼吞虎嚥以便可以讓小真拿得更多。

所有的眼睛都跟隨著小真蹦蹦跳跳進廚房的身影,因為她下身著短裙,上身穿了件貼身的衣服,把她的身材展現無遺。

事實上,上衣的領口太低了,所以微微露出乳溝;而裙子其實也貼不住她豐滿的小屁股。

她總是才剛坐下又得起身,我注意到她的身體有些易於平常的顫動。顯然她也喝了不少啤酒。她也清楚這些傢伙一直在觀賞著她,不過並不在乎就是。

我挺瞭解她的,有時她就是會賣弄一點點風情,也無傷大雅嘛。

小真坐下來繼續和二哥討論巨人隊,不過幾分鐘後便停止了。後來小真打破沈默地問二哥:「你為什麼叫二哥,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嗎?」二哥沒說什麼而我們卻在一旁偷笑。小真又問什麼事這麼有趣。

二哥說:「妳不會想知道的,小真。」

她懷疑地看著我們,用那種很天真的聲音問:「我當然想知道啊!」

我們笑得更大聲了。

小真的表情有點變了,好像有些嗔怒的樣子。

她說:「我不欣賞你們這樣對待我的方式,為什麼你們不肯告訴我二哥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說:「妳真的想知道?」小真點點頭。

「確定?」我又問了一次。小真大聲地說:「沒錯!」

於是我要二哥自己同她說。

二哥開口了:「那是他們說我的小弟弟很長的意思。」小真聽到臉都紅了。

「噢…」她答道。大夥都笑著看著她。

停了一會兒,她遲疑地說:「有多長呢?」

二哥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妳是說現在讓妳看?」

小真嘶啞地說:「我是說它最長的時候有多長?」

二哥驕傲地回答:「差不多二十公分左右吧!」

小真搖搖頭,不相信地說:「怎麼可能?」二哥顯然有些被激怒了:「妳要我證明給妳看?」

令我吃驚的是,小真竟然說:「我想看看!」

我想,小真還沒看過其他男人的裸體吧。我們從十五歲就開始約會了,而且在結婚的時候兩人都還是處子之身。

二哥毫不遲疑地就脫下他的短褲,然後把子彈內褲拉到膝蓋,他的寶貝藏在他的兩腿之間。他現在的長度應該有十二公分吧。

小真起身想看清楚一點,她的確被他的尺寸嚇到了,不過卻力圖鎮靜。

她笑說:「這樣看起來沒有二十公分吧?」

二哥大聲地回她:「當然,因為現在沒有硬起來!」

小真:「那我該要相信你囉!」

二哥生氣地說:「妳不會過來把它打一打,馬上就會有二十公分了。」

二哥朝我看了一眼後平靜地說:「小豪,不好意思,我忘了我在跟誰說話…」

「沒關係,二哥,她是問你最長多少而不是現在有多長。」我說。

小真投過來一個徵詢的眼光, 我知道她想知道二哥到底有多長,不過她不想幫他打手槍。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你變硬,但是,我不用碰到它…」小真問。

二哥想了想:「嗯,假如小豪和妳都不介意的話,妳可以跳點豔舞什麼的…」

小真看看我的反應,我聳聳肩沒說什麼,要她自己決定。

我讓她自己決定的意思是我喜歡看她性感的身體,而且我也不會太在意其他的男人看到。

我暗暗地希望她能夠跳個豔舞,不過又希望她羞怯的本性會拒絕這個要求。

小真回頭看看二哥和他的小弟弟,又朝我看了一看,我們都屏神地看她會怎麼做。

突然,她跳了起來,匆匆地進了房間,我想這個讓她太窘迫了吧。

當我聽見音樂時,我準備進房間去看看她到底怎樣。

小真出來時手裡拿著手提式音響,正放著邁可傑克森的"穿著高跟鞋的寶貝在…"

我注意到她並不是光著腳丫子而是四吋高的紅色高跟鞋。她把音響放在咖啡台上後就繞著二哥和他的寶貝走來走去。

她微微發紅的臉上出現了一種媚態。

在她輕搖著臀部的同時眼睛也沒離開過二哥的寶貝,並且,在她俯身向前時也把胸前的兩顆球交互搖晃。她的手放在屁股上,還不時地把腰前挺,好像正在做愛一般。

我不知道她會這樣子跳舞,她也沒在我面前表演過,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

二哥的寶貝由於小真的表演而受了刺激。現在他不在是軟的了,不過,還沒有二十公分那麼長。

當歌曲結束時小真又仔細地看了看二哥的寶貝:「它好像還不夠硬吧…..」

她噘著嘴:「我這樣跳對不對嘛?」

大家不禁異口同聲地說:「對對對…」

她又開口了:「那為什麼它現在不會硬硬的?」

二哥有些遲疑地回答:「妳跳得很棒,小真。不過…我大概需要一些更吸引人的東西…」

小真在問話時一直看著我:「你是說要我跳脫衣舞?」

二哥有些抱歉地看著我:「嗯….那就是我心裡想的東西。」

我可以從小真的眼中知道她顯然很為難。顯然她下了很大的決心說服自己,不過還不確定真的要在幾個男人的面前把衣服脫掉。

她看著我向我求救,而我僅是看了看她就點點頭。她的臉上馬上浮現一抹微笑,我才知道她真的是願意在我的朋友面前表演脫衣舞。小真跳著走向音響重新播放音樂,並且把那首歌設成重複播放。

我猜她大概是覺得這樣才能真的讓二哥的寶貝翹起來。

她又開始像剛才那般地跳,再加上一些挑逗性的動作。過了幾分鐘後,

她雙手交叉抓住上衣的底部往上捲起,輕輕地掃過她的乳房然後再穿過秀髮。

她穿了件絲質的紅色胸罩,不過小得罩不住,乳房好像就要跳出來一般。

然後小真鉤住她短褲的腰帶再把它們掙脫。

現在,她下身僅剩一件貼身的半透明三角褲裡藏著整齊的陰毛,被幾條細吊帶支撐著。

那些吊帶緊緊地扎進她的臀部裡面,整個屁股都裸露出來了。

當她彎腰挺出她的乳房時,兩片屁股大大地分開,清楚地顯現出被吊帶一分為二她的的後庭。

小真又繼續跳舞。這些男人顯然很想看她脫掉全部,但是她顯得有些遲疑。

她看著我的反應,我再一次地點頭後她給了我一個飛吻。

她把手伸到背後,在要解開胸罩時就停止了,顯然她因為接下來的動作而雙頰緋紅。

我想,她應該會停下來才對。而這些男人很想她再繼續,便一再地讚美她漂亮而性感的身體。

她微笑著重拾自信,而所有的這些動作在二哥的寶貝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當小真看著它時,便一心想要讓它壯碩起來。

小真轉過身背對著我們,再把胸罩解下。

當胸罩的細帶跳開時小真握住杯罩,慢慢地搖著臀部再轉身面對我們。此時她的害羞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慾念。

她挺起乳房,擠壓兩顆肉球,緩緩地把杯罩往下拉,露出那兩顆堅挺的乳尖,她繼續搖擺身體,整個乳房好像要跳起來一般。

小真注意到二哥躺在小腹上的寶貝有些抖動,好像還沒有很硬...

於是,她繼續拿拇指勾住小內褲的細帶,用小阜前面的那片布摩擦陰唇。這個時候,那些柔軟的細毛已經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轉過身,彎腰把絲質的小褲褲褪至腳踝,把整個陰戶及菊門暴露在大家面前。為了強調視覺,她還把大腿張開,使陰戶的開口一覽無遺。

很明顯的她現在相當的濕了,由她腳下小褲褲的透明度可以看出來!

我從來沒想過,我天真漂亮的老婆會在朋友的面前赤身裸體地做這種表演,她真的已經完全被慾火淹沒了。

小真把視線回到二哥的寶貝上面,它還是垂在小腹上面,不過,是變長了。

她用那種帶著挫折的聲音問道:「我倒底要怎樣才能讓它變硬嘛?」

...我們都很清楚問題的答案,重點是...小真清楚嗎?

她繼續扭動身體,不過臉上有些猶豫。還望向我好幾次,但我只顧著欣賞她性感的舞姿。

慢慢地,小真的身體往二哥挪了過去。輕輕地用膝蓋及腳趾撫觸他的跨部,還不時碰觸他異於常人的小球。

她溫柔摩擦的效果是二哥的寶貝跳動了幾下。

他還是沒有完全硬起來!

小真無奈地朝望了望我,我只能聳聳肩,但是她的無奈好像有了新的決定。

她一邊看著我一邊屈膝蹲下,我驀然發覺,小真願意做任何事來讓二哥完全勃起。

她繼續看著我的反應,邊用右手抓住二哥的寶貝輕輕地揉。

我可以看到小真眼中火熱的激情!她要看我是否敢叫她停止下一步的動作!

對我來說,我真的很想叫她停止這些撩人激情的舉動。另一方面,我又發覺自己很想看到二哥跨下的巨獸充塞在她的口中,讓她口交。

我眼裡的猶豫和些許興奮給了小真行動的決心吧,毫無預警的,她把二哥寶貝的前端導引入自己柔軟的小嘴中,張口便含了進去...

小真上上下下舔了好幾回,並且澄徹的黑眼珠也一直望著我。

她前所未有的動作使我震撼!

我極為吃驚地看著她,我親愛溫柔的小真正在用她粉紅的小舌繞著那巨大的男根,彷若那是可口的冰棒。

她急切地想使它變得更為巨大,而且,她也真的做到了!

一種奇怪的感覺襲向我,讓我不想停止她口中的動作,一下子,小真的視線離開我,轉而落在二哥的臉上。

我不覺得我真的允許小真這麼做,我自己也是很興奮了吧!

相對的,二哥也很驚訝這個長髮美女竟然會吸吮他的寶貝?!當她邊舔邊吸他的龜頭前緣時,他簡直被他美麗的眼睛給攫住了...

在我看來,二哥的寶貝確實要比小真的蜂腰粗,而且,可能比她的小臂還長。

其實,小真所能做的也只有把二哥寶貝的前端勉強放進口中,鼓脹的小嘴在含住男根時顯得吞嚥有些困難。

在張開嘴來不及喘口氣的同時,又急急地舔那肉柱,淫亂地看著二哥。

這真是齣最荒淫的色情秀!

二哥現在可是完全堅硬了,當然,我們所有的人也一樣!

我愈來愈不清楚自己在期待什麼,接下來會發生的是...?

二哥其實已經向小真證明他的寶貝真如他所說的長度,小真也可以停了,不過...看起來小真一點也不想停止她的動作!

假如我說我很驚訝我的小真對二哥吹喇叭,那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更沒法形容了:

在給二哥寶貝一陣香舌的服務之後,小真慢慢地爬到二哥的身上,用她堅挺的乳尖拂過二哥的大腿、寶貝、小腹、再到胸前。

她吻上他的唇,還把小舌深入二哥的口中。

我真的是看呆了...沒有注意到小真已經把她的陰戶對準二哥堅硬猙獰的巨根,緩緩地沉下身體,碰觸龜頭的前緣。

我好一下子才被阿璋的聲音叫醒:”看來她真的要幹上他了...”

我還是沒有叫停...整個人完全溶入在這個淫邪的場景裡面,更且,這還是在我家的客廳哩!

二哥的寶貝實在太大了,只能伸5公分進入小真甜美的體內。

她已經試著讓整個巨獸進去,輕輕地扭動臀部卻沒什麼效果。

最後,她中止他們之間的深吻,讓身體伸直,把整個人的重量放在寶貝上面。慢慢地,二哥的寶貝逐漸被吞噬進去。

這時候,她呻吟的好大聲,用我從沒聽過的聲音,好像每進去一公分便能使她震顫、痙攣。

閉著眼睛她逐漸把身體沉向二哥,可愛的陰戶大大地張開到有些變形,似乎整個肉柱都不見了。

當二哥拿寶貝刺向她時,他的大腿緊緊地貼住她的兩股,小真的骨盆好像要被搗碎一般,菊門就也隱沒在二哥的身體中!

毫無疑問的,小真在這次的經驗裡體會到了好幾次高潮。

但是,我們都每次看著小真的臀部落下到那20公分的巨大陽具時,都擔心她漂亮的陰戶會被弄壞...

她的陰戶夾住巨獸不斷地起落,而小真的臀部上挺時,露出的男根閃閃發亮。但是,龜頭好像要跳出來的時候,小真又重重地坐下。

顯然現在有更多的潤滑液了,每次上下的時間好像愈來愈短。

他們陷入了瘋狂的交歡之中,小真一次又一次地把二哥的寶貝往身體內多扎進幾分。

最後,露在小真花唇外的陽具只剩兩三公分了!

突然間,我想到小真好像沒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不知道小真是否戴上了她的樂普。我可以確定小真不曾與我之外的男人有過性關係,更不要說在看球賽的同時便激情到與男人交歡。

但是這時,我的理智告訴我她可能會懷孕...而且還是二哥的小孩!

我甚至可以想像小真和我對爸媽解釋我們小 baby 膚色的情景,因為二哥有原住民的血統,而且皮膚黝黑。

我本來想問小真避孕套的事,但是沒辦法。我發現,自己根本不想讓這場充滿色慾的表演暫停,所以,我的擔心也漸漸黯淡下來。

慢慢審視自己的心態,思想中的黑暗面似乎希望小真完全沒做任何的避孕措施,因為,這樣會讓我有種危險的感覺:

從剛才到現在,小真已經打破了許多禁忌與社會的規範-公開地赤身裸體、與人通姦,為什麼不乾脆再加進一點危險-喪失自尊與名譽的危險,假如她懷了別的男人的小孩。

這種種,不就是一個女人淫蕩的極致表現嗎?!

這種感覺滲進我的體內,讓我沈溺。我要看看我天真無邪的老婆做出最放蕩的事,如同人盡可夫的婊子一般!

...當二哥與小真交歡的同時,他抓住她細瘦的裸腰不停地上下,愈來愈粗暴地讓小真撞向他的巨根。

而柔弱的小真只能靠雙手抓住椅背以平衡身體,同時,渾圓的肉球也在二哥的臉上晃盪。

這給了二哥狠狠咬住乳頭吸吮的機會,他朝粉紅色的乳暈攻擊,再間雜用牙齒啃噬、拉扯乳尖。

小真的呻吟一聲高過一聲...照我的觀察,她在這種男上女下的體位中最少有四次高潮吧。

二哥悄悄放慢撞擊速度,同時還說:”讓我們換個背後的姿勢好不好?”

於是,小真慢慢地讓二哥的寶貝退出體內,好像還捨不得它離開似的,動作緩慢地享受摩擦的餘溫。

然後,二哥起身,而小真把胸部靠在椅背上,輕輕搖擺臀部等待二哥寶貝的插入。

很快地,二哥的陽具又深埋在小真的陰戶之中,引起小真再度呻吟。

似乎這種方式更為直接,因為二哥能完全地掌控動作,用瘋狂的速度向小真撞擊,讓小真發出交雜喘氣與呻吟的聲音。

由於二哥的手指不停撫摸她的菊門,最後還拿拇指插了進去,由小真臉上的表情顯示出,高潮又再度朝她襲來...

我真的很驚訝!小真從不讓我碰那個地方!她老是說那樣有點髒,而且,菊門也不是做愛該時該去碰觸的地方,所以,我根本沒法說服她。

但現在,她卻因二哥手指的插入而變得極度興奮!

今天確實發生許多新奇的事:小真不僅和我的朋友做愛,還讓20公分的陽具深深地插入體內,小真真是愈來愈迷人了!

我親愛的老婆小真,從未令我感受到她做愛時有如此的魔力。

二哥持續用手指玩弄著小真的菊門,他用兩隻手指沾了沾由小真陰戶中流出的潤滑液,接著再用這兩隻濕滑粗大的手指,插入小真的菊門…

「妳覺得如何?寶貝?」二哥問道

「太…太棒…太棒了…」小真用急促的呼吸襯著她的答案,回答二哥

「妳喜歡我的手指插入妳的肛門嗎?」二哥繼續追問

小真呻吟道:「我…太喜…歡了…」

「那麼…你要我插妳的肛門嗎?」二哥又問

聽到這句話的小真,張開了她原本緊閉的雙眼,別人也許不清楚,但是我看到她的眼中盡是慾望…

「…要…我…我要…快…快給我…插進來…」小真以近乎哀求的語氣回答

我實在太震驚了!我果看著二哥拔出他巨大的陰莖,緩緩插向小真的那已經被他兩隻手指玩弄過而張開的肛門,當二哥的肉棒進入小真的後門時,小真開始大叫,畢竟那還是從未開發過的處女地。

二哥開始慢慢的抽插小真的肛門,但是不久後,二哥肉棒上那些小真的愛液開始發揮了作用,於是二哥的抽插速度開始加快,很快地,二哥幹小真屁眼的速度,正如之前他幹小真的陰戶一樣快,而每一次二哥的插入,都使得小真尖聲大叫。

此時我突然發現,我的另二個朋友–阿璋與阿寶,已經掏出了他們挺立已久的傢伙,並且就站在小真靠著的椅子旁。

小真看到這兩隻肉棒時並未吃驚,雖然此時二哥還猛烈的幹著她的屁眼,但是她還是毫不猶豫的張開嘴,將眼前的其中一隻肉棒塞進嘴去,接著像嬰兒般地吸吮,在一支陰莖吸吮過一陣後,她又馬上換了一支再吮,完全公平的對待眼前的所有陰莖。

過了不久,阿璋似乎抵擋不住這般刺激,在小真吸吮他的肉棒時,他狠狠的抓著小真的頭,將陰莖整根送入小真的嘴中,抵住小真的喉嚨,接著,由小真嘴角溢出的白色黏液,我知道阿璋已經射精在小真的嘴中了,而且小真將阿璋的精液全吞了進去,這又讓我大為吃驚,因為小真從來也不同意我射精在她嘴裡,更何況吞下精液?

小真用舌頭仔細舔乾淨阿璋陰莖上的所有精液,並將它們全數吞入肚中,接著又轉過頭去,將阿寶的肉棒含入口中,盡情的吸吮。

在小真的激烈吸吮下,阿寶很快的噴了點精液在小真的臉上。小真很快地將嘴移了過去,含著阿寶的龜頭,以便等著阿寶精液全部射出。

幾乎是在小真的嘴唇接觸到阿寶龜頭的同時,阿寶射精了,除了一小部份黏在小真的臉上外,其它的精液都完全射進小真的嘴裡,小真毫不猶豫的將口中的精液全吞了下去,還用手指將臉上殘留的精液也刮入嘴中,一起吞了下去。

二哥看到這個情況,暫時停止繼續搞小真的屁眼,接著說道:「我懂了,妳喜歡這樣!」

「我還有很多東西給妳吃呢!」二哥又補充道。

二哥說完,將那巨大的陰莖從小真的肛門中拔了出來,而小真也立刻轉過了身,坐在椅子上。

沒有任何停留,小真一把抓住二哥的肉棒,將自己的小嘴送了上去,我們都注楚的看到,二哥的精液噴入小真的嘴中,二哥每打一次冷顫,就有更多的精液由他的龜頭噴出,而小真也將這所有的精液吞進口中。

在二哥連打了五次冷顫後,射精停止了,小真開始仔細的舔著那支剛剛還插在她屁眼裡的陰莖,真是淫亂極了。

我一直在想著,為什麼小真肯為我的朋友們做這麼下流的事?她第一次嚐我的精液,是在結婚的那一夜,之後她警告我,不可以再射精在她的嘴中,但是今天她居然將所有人的精液都喝了下去?

她之前一直拒緷我肛交的要求,但是,現在她居然把剛從她屁眼中才拔出來的陰莖,上面所有的殘渣、液體,都舔得乾乾淨淨?

在她用舌頭清理乾淨二哥的大肉棒後,小真張開她那明亮澄徹的大眼,問道:

「還有誰要來幹我的?」

我們在場所有的人,聽到這句話,又向她圍去,開始下一場戰鬥。

整個下午,我們玩遍她身上所有可以插入陰莖的洞,我想,她最喜歡的是,二哥插她的陰戶,阿寶幹她的肛門,而她吸吮我和阿璋的陰莖。

更令人驚訝的是,每次有人射精,她總是將精液完全飲盡,並且用舌頭仔細的舔我們的陰莖、睪丸,幫我們清理乾淨,最後還將舌頭插入我們的屁眼中。

最後,我問小真,她為什麼會忽然變得如此淫蕩?

她停了一會兒,然後答道:「我不知道,也許是二哥讓我有這種快感所造成的吧!」

這是重點,我接著問:「那我呢?難道我不曾給妳這種快感?」

小真立刻回答:「親愛的,很抱歉,你沒有二十公分的大肉棒。」

這就是原因了,我的老婆喜歡大陽具。

小真答應我們,以後每個禮拜天都要來這麼一次,整個球季下來,她一共被十五個不同的男人搞過,其中有一些還是她在街上碰到的陌生人,兩個星期前,她還同時和八個人一起上床,她還學會了口交的最高技巧「深喉嚨」,事實上,像二哥這種二十多公分的大陽具,她己經可以毫不困難的全部含入口中了。

小真打算開始接客,當做她的副業,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喔,對了!小真那天其實是帶著避孕套的,不過,我想不通的是,她怎麼會知道那天下午會發生什麼事呢….

我及我的老婆及好友

我及我的老婆及好友

我與德隆二人都是交過至少50人以上女友的經驗,且彼此時常交換心得及手法過程,記得在一次開玩笑當中我與德隆二人提到交換女友來作愛的想法!而且在同一個房間內一起,說著說著二人越說越起勁,並說好改日一定安排設計及說服彼此的女友,當然我是指我老婆以外的女友!

雖然我老婆很開放且我倆常會聊起曾經與另一半的經驗(據她說-和她上過床的男人只有三人,但被她口交過的男人至少有30人,原來她都是在對方最緊要關頭時幫對方用口交使對方射精,前題是她並不想過於濫交),當然我與德隆的這個點子我也同她說了,只不過彼此都當做是在開玩笑罷了!

她並未當真。

記的有一天星期六晚上我及我老婆加上德隆三人在啤酒屋喝酒,欣怡穿著一件黑色的低胸,她那乳溝看的是在明顯不過了,加上一件黑色短窄裙,修長均勻的美腿配上絲襪的對稱,我相信認何男人看了都想馬上與她作愛。在看到她的撫媚的眼神加上極美的長相,想像她的叫床聲一定很過癮,在等德隆的女友,德隆的眼神一直朝向欣怡那乳溝看去,在喝了幾杯後,我和德隆及欣怡都有幾分酒意了,話題也漸漸朝向性方面,在一片討論中這時德隆忽然提出交換伴侶作愛的建議,當然我們都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所以也跟他瞎起鬨!

但我知道他已經暗戀我老婆很久了,因為當初我們是一起追欣怡的只不過我比他厲害罷了!不過他的建議我到是有點心動刺激!就在這時他起身去打電話(看來是催他女朋友)。但沒想到他回來後竟說她女友有是不能來了!害我到覺得有點可惜,我老婆也趁機糗他說-要玩的也是你,有問題的也是你,當然我老婆仍以為那個主意是開玩笑的才會如此說。

這是因為大家都已有醉意了!所以我就建議一起去看MTV,此時看的出來德隆的臉上很懊惱,原來計畫不能實現了。

到了MTV包廂後約20分鐘我們忽然聽到隔壁的包廂有傳來:嗯…嗯..及急促的呼吸聲..我們也不干勢弱的故意來個撞擊隔壁的牆壁(應該說是夾板)。欣怡還故意發出:在吸陽具的滋…滋..嗯…嗯…快..不要停..插進來…我要..用力點..。

她表演的可真像。這時我發現到她因坐在沙發床上只顧著表演..極短的窄群已快擠到屁股上了,也不曉得她是否故意的,因為德隆一直在注視她群內的性感半透明黑色三角褲,欣怡似乎也注意到了,當我老婆回身要坐正時,手無意去碰到德隆胯下的陽具。

我發覺欣怡的眼神有點想要的感覺,這時三人有回到正常看片了,我的右邊是欣怡而德隆正坐在欣怡的右邊,三人手上都有一個抱枕!可能是隔壁的作愛聲加上酒精的關希,我老婆忽然將手伸到我陽具的地方不斷得摸它..並不斷的上下移動,甚至拉開了我的拉鍊直接玩著我的陽具,當然我的陽具快的彈出了褲外,因為當我興奮時它變的非常的大,據欣怡說我是她看過最大的,當我沉溺在愛撫的享受時,忽然聽到欣怡傳來一陣陣呼吸急促的聲音。

嗯…..嗯…嗯……..原來德隆的一隻手不知何時伸到了我老婆的屁股下並四處在移動..撫摸前進著…似乎快接近了欣怡的小穴..當然看的出欣怡是一邊在躲卻又怕被我發現,所以她的動作並不大,德隆似乎看穿了欣怡的想法,更是將手指藉由欣怡的屁股下懈下了她的絲襪到臀部讓黑色的半透明內褲看的隱隱約約..欣怡在手指的愛撫下不斷的感到臉紅…刺激與。快感..我發覺她也慢慢的不在躲避了!一手愛撫著我的陽具另一手竟然慢慢的移向德隆的陽具上撫摸著…。

包廂內傳來都是欣怡的嗯..嗯..嗯…嗯…嗯…嗯..嗯….這時欣怡索性站了起來,拖下她那被拉到一半的絲襪及早以濕透的三角褲,更露出了那一對原本被包著一半露的奶子,趴在椅被上等著我們其中一位去幹她,我及德隆都被她這突然的舉動下了一跳,當然因為我們的陽具都以脹到最大了,只不過我的是露在外面,我也不管德隆是否在場,馬上挺起陽具,雙手抓著欣怡的二對奶子一股勁的拉起了眼前的短群從後面刺了進去,欣怡一聲..啊..似乎覺得很有快感..用力點…快..幹我…喔..喔…嗯…嗯…嗯…啊啊啊…我好爽….德隆在一旁看的可過隱..並掏出自己的陽具。在欣怡的臉頰旁打起了手槍來著。也許\是因為他的陽具太靠近欣怡的臉頰吧!

忽然他將我老婆的臉轉向他的陽具。硬是塞了進去。

另一手還不斷的撫摸她的奶子。不時我們的雙手還會同時搶摸欣怡的一邊奶子。

我忽然覺的自己吃虧大了,原本是要交換伴侶。現在變成二人同時玩我老婆一人。就在這時我發現-欣怡的眼神望向我這邊。

因為她這所有的舉動都未經過我同意…小穴被我快速前後抽動…口中又有我朋友的陽具在含動著。

雖然她的眼神露出怕我生氣的表情..但她似乎又不想停止眼前的一切..並不斷的發出..太棒了…

幹我..用力..插深一點..嗯….嗯..嗯..

雙手也一邊在玩弄著德隆的2顆澤丸..這時德隆忽然把我老婆口中陽具抽了出來(我覺的他是因為快要射出而又不想這麼早射出才這麼做的) 接著跟欣怡2人嘴對嘴。

舌頭彼此深入對方那兒激情的玩弄著…這時我靈機一動對著德隆說–下次換我跟你一起幹惠婷(德隆的女友)吧!

我早就常幻想有一天能用我的陽具插入-惠婷的小穴裡了。沒想到他們倆人因捨不得將舌頭離開對方而一起瀕瀕點頭,表示同意了。

就在這時欣怡要洩了….

小穴有我幹著..小口又在與他激情..奶子又有二人不斷在揉動…雙手一直在替德隆打手槍…對欣怡而言從沒有如此嘗試過…一聲….我不行了…..我要洩啦….三人同時加速所有的動作…。

她終於不行了…..。

這時我也將小穴中的陽具抽了出來正想換個姿勢時..沒想到..德隆忽然躺了下來同時抱著欣怡的腰讓她雙腳打開跨坐在他的身上…,雙手玩弄著她那對奶子..。

我心想–沒關係。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惠婷…我老婆這時好像又興奮了..。用手將我還沒洩了的陽具放入了她的口中不斷替我….吹..打..含…….。

看的出她並不想讓德隆插近她的濕透了的小穴吧..或許\就像她說的..不想太爛性交吧…但這時因為她無意說了一句–老公..還是你的老二比較大..比較硬…。

德隆因為聽到這句話..心中不服氣..趁欣怡不注意時..雙手將她腰一抬..一放..對準了自己的陽具插了下去。

由於太突然–欣怡..啊了一聲..不知她是感道爽..還是心想–完了…。

但在大家一陣抽動下..欣怡馬上又發出了嗯…嗯…嗯…的叫床聲..並不時自己上下扭動自己的腰…就再這時..因為我老婆扭動太快..德隆射了進去….。

好在欣怡每天都有服用避孕藥..否則萬一懷孕了..到底誰是父親都不曉得了..。

接下來當然是欣怡用口將我射了出來..並吞了下去..但她的體溫似忽尚未平習..因為她仍在自己愛撫著..算一算這時她身上有六隻手在各自享受著………

——————————————————————————–

至從上回在MTV中玩了3人遊戲後,我一直在找機會想盡辦法玩到惠婷。但沒想到德隆這傢伙竟然反悔了,老是找藉口逃避。直到有一個假日時,我趁欣怡和朋友外出逛街時,跑去我們大伙常去的那家MTV並在包廂裡打電話給德隆叫她一起來,好在惠婷也在她家所以二人就一起來了。

記得當時的包廂是在B-1。二人進來後,德隆問我欣怡人呢?我騙她說有事回去拿個東西。並問德隆有沒有空騎車回去載她來。

這小子不知是不懷鬼胎還是沒警覺到我的計畫。竟然爽快的答應了。

包廂中留下了我及惠婷二人在看片。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接近她。畢竟她和我並沒有二人獨處過,而且不夠熟。但望眼看去她玲瓏有緻的身裁和欣怡絕對是有比的….。

我決定開了口–妳和德隆現在如何..。

還不是一樣..。

她回答著我..。

就這樣二人聊了起來。但眼見時間不多了。我開始將話題轉向-性方面了…。

惠婷似乎尚未警覺到我的心思..但當我們聊到口交時..她覺的蠻不可思議的。因為她覺的有點骯髒。但我給她觀念說,男人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並將欣怡的壯觀事績告訴了她…。

就這樣的我才明白她和德隆原來從未口交過..但我忽然問她想不想嘗試..?

也許\太突然了..她感到尷尬!還好我及時和她說..不要想太多..這沒有什麼…才將這尷尬場面化解..只好繼續看片等她的回應….。

惠婷突然開了口-欣怡真的很厲害嗎?我回她說-欣怡就是用這招將我套牢的..而且我相信沒人能比的上我老婆….。

但惠婷有點不悅的說..是你經驗太少了吧!

我說。誰經驗少還不曉得…要不要試一試看誰厲害阿?

我看惠婷沒回應..接著我將包廂中的桌子移到門後,以免有服務生突然闖入。

此時我對惠婷說:來阿-敢不敢試試..幫我吹看誰厲害!..妳先將衣服脫下…..。

沒想到惠婷回我說–該脫的是你吧。我只用嘴何必脫衣服。

話一說完,我馬上脫下了長褲。惠婷啊..了一聲..她似乎覺得剛才只是一場玩笑。

沒想到接著我靠近了她的臉(她是坐姿。而我是站著)。並脫下了內褲將半挺的老二貼近了她的臉..惠婷沒得了選擇好像一切都太快了..但她卻說怎麼不夠硬啊…並用一隻手撫摸了我的半挺的老二….。

沒想到她話沒說完..我那兒已經變的..大..而挺了..。

惠婷似乎嚇了一跳:好大..比德隆的還大…。

其實上回我就知道了,接著她用手開始幫我下面搓揉著。

惠婷的眼神變了有點浪了,二隻手一直幫我上下搓動..我也將手往下從她的上衣領中往下延伸..撫摸著她的奶子..。

開始聽見了她的急促的呼吸聲…嗯..嗯..嗯….。

慢慢的我將惠婷拉起..2隻手開將她窄群往上捲拉..

慢慢的..絲襪中的透明黑色內褲露了出來…上衣也被我脫光了..好大的奶…。

我用舌..舔著..吸著..手指並伸近了她的內褲中磨擦。

…啊…嗯…嗯…不要再繼續了..待會他們2人進來了怎麼辦….嗯..嗯…嗯….

但她的手卻始終沒有離開過我的下面那隻。我們開使嘴對嘴狂吻著,舌頭互相交錯著。

惠婷仍說..不行…啊…啊..不可以..待會他們進….話未說完..我馬上將她轉過身去趴在牆上。

用力的脫下了她溼透了的絲襪…接著連內褲一起..但她好像覺的不能這樣時..開始反抗..但仍清楚的聽到她呻淫聲…嗯..嗯..嗯。我一趁她不注意時..對準了小穴..幹了進去….惠婷..啊……..的一聲。

我開始前後擺\動..刺著她流著淫水著小穴..她開始興奮了…前後擺\動著比我還厲話。

…快..用力幹我..好爽啊…..用力插進來..

我雙手開始從臀部上撫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著…當我往前刺入時,惠婷總是跟著向前。似乎她感覺到我的陰莖太大了,但是又令她感到很爽。

我向後抽時,她又似乎捨不的得往後挺。包廂內都是她和我二人的呼吸喘息聲。

..啊…你的老二真的好大喔!..快..我快不行了…..我要洩了…

她轉過身來抬起一隻腳,讓我再度插入。惠婷二手抱著我的脖子。

二人狂吻著。

我前後用力抽動,幹著心想很久的惠婷。

全身光溜溜,只有窄裙捲在腰部,配合著我前前後後地幹著。

一句我真的要洩了…更是抓緊了我….啊….啊…我出來了..。

抬起的那隻腳亦放了下來,但我尚未射出,所以馬上面對面貼著。一手用力抓揉著她的奶子,一手開始在她的私處前搓揉著打起了手槍。

她的手也加入幫我一起打手槍。在二隻手的快速抽動下,我射了出來,射在她黑絨絨的陰毛前。

馬上將惠婷的頭按下,將我的老二塞入了她的小嘴。

太爽了……。

二人意異口同聲的如此感覺,當我還在慢慢的前後抽動溫存著剛才的快感時。惠婷光著身,蹲在下面享受。

…..門被打開了,欣怡及德隆吃驚的出現再那門口。惠婷又是..啊了一聲…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