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4:


七月的家庭事件

七月的家庭事件

——————————————————————————–
以下文章內容涉及"亂倫","虐待",及深入的性行為描寫。如果你未滿十八歲,或是無法接受者請立即離開。
請尊重原著,勿文章作任何修改,並請務必保留開頭的警語。

本文章僅提供感官刺激,劇中描寫脫離現實,僅存於幻想中。

——————————————————————————–

「我……我看到妳在幫他…………..」

我實在無法在說出那兩個字。

因為本來想帶女友回家親熱的我,反而遇上了正在和男友親熱的二姐。

面對著二姐的問題,清晰的影像立刻浮現在腦海中,在客廳的沙發上的陌生男人。和在他跨間猛烈擺著頭
部的二姐,那可能是我這一生無法忘記的衝擊影像。

凝視著二姐紅潤的雙唇,我以僵硬的微笑想要帶過這尷尬的一刻。坐在床頭的二姐突然靠近在我耳邊質
問。

「你帶小愛來家裏幹嘛?」

很快的微笑變成了呆滯。就在我的腦裏一片空白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得到勝利宣言般的二姐,突然站到
我面前慢慢的拉起學生裙。我的頭部好像是被一根巨大的榔頭狠狠的擊中。

沒…..沒有穿內褲…….

在我眼前不到幾公分的地方,是稀疏的恥毛,和……無法形容的景象。好像是被青蛇釘住的青蛙般,我無法
把眼睛移開,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根本來不及欣賞二姐張開的析白大腿。

我的眼光直視在那好像微微顫動的肉縫和那露在外面的小陰唇。下意識的想把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印在腦海
中。

「沒有看過小愛的嗎?」

我還沒來得及喘氣,已經被二姐壓倒在床上了。

「….沒……..沒有…」

看著近在眼前的美麗臉龐,我根本就忘了此時壓在身上的是自己的親姊姊。只感覺到胸口被女性的凸起的
乳房壓著,擁著二姐的一支手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臀部上撫著。唯一還在腦中盤旋的是,——–短裙內甚麼
也沒穿。

「二姐……」

我盯著天花板上慢慢轉動的吊扇喘息。二姐的香吻由臉頰一路移向胸部,當舌尖在腹部上滑過時,腦中浮
出二姐跪在男人兩腿間的影像。

不可以,她是我的親姊姊。

理性在腦海理拼命掙扎著。但是在心中卻存在著更強烈的期待。還沒能繼續思考,勃起的龜頭已被溼熱的
物體所包圍住。

我低頭看,在被秀髮所遮住的部份,二姐的頭緩緩搖動著。溼熱的感覺正由龜頭的部分漸漸的下移,那表
示我的陽具正一吋一吋的被二姐含入口中。

二姐突然撩起了秀髮,致命的景象映入眼簾。

二姐濕潤的香唇在粗大的陰莖上吃力的滑動著。陰莖上環繞著鮮紅的口紅,而且雜著白色泡沫的口水正由
二姐的唇邊溢出,沿著陰莖上暴出的血管緩緩流下。

也許是發現到我在注意,二姐停下了含套的動作,進一步把我的陽具深深的含進口中。並且用她那明亮的
雙眸仰望著我,好像是希望能讓我用更好的角度來欣賞。

「姐…..」

煞時間我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愛意,輕輕的喊了出來。

「嗯……..」

無法開口的二姐以哼聲回應了我。,突然間…屁眼內有巨大的異物插入,強烈的刺激使得仍然含在二姐口
中的陽具劇烈的跳起,好像是無法承受口中的陽具突然劇烈的漲大。

二姐的鼻頭發出嗚鳴的聲音,而且那異物卻更加的深入屁眼中。我吃驚的看著二姐,無法了解目前所發生
的事。

仍然是沒有思考的空間,二姐的手開始搓揉著我裝著滿滿精液的陰囊。她那小腦袋則是沒命的上下搖動
著。

只見到巨大的龜頭才出現在二姐櫻紅的唇邊。整個粗壯的陽具又隱沒入她的小口中。看著二姐瘋狂的含套
著我的陽具,我拼命的想著她是我的親姊姊。,不讓自己的精液射進姊姊的口中。

但是為了這絕頂的快感,理性很快的被打敗了。反而是為了能繼續享受二姐口唇的服務,而拼命的強忍住
要射精的感覺,。

插在屁眼中的按摩棒開始震動了起來。龜頭一次又一次的頂撞到二姐的喉嚨。

二姐的牙齒也輕輕的在陰莖上刮著。要命的是二姐溼熱的舌頭緊緊的圍繞著陽具滑動著。就在二姐不斷的
擠壓下,陰囊的閘門突然崩開。

也許是倫理突然打敗了肉體的慾望,我急忙要退出二姐的口中。就像使性子的女友般的,二姐一邊抗拒著
我,一邊把粗大的陽具盡力的含入口中。

我可以感覺到龜頭塞在二姐喉嚨裡那種窄緊的感覺。時間就像停下來般,我和二姐互望著。而此時滾燙的
精液正通過被含著的陰莖激射在二姐的喉嚨裡。不知是不是無法呼吸,還是忍受不了炙熱的精液灑在喉嚨
中的感覺。

二姐閉起眼睛痛苦的嗚鳴著,但是仍然抱著我並緊緊的含著我的陽具。本來要推開二姐的手,此時卻撫著
二姐潔白的頸子。

好像能夠感覺二姐正在努力的吞嚥著才剛由尿道裡射出的精液。無法相信的久,一股一股的精液通過隔著
二姐溼熱舌頭的尿道,一陣又一陣的由龜頭射出。

果然,我好不容易挖出插在屁眼中的金屬按摩棒,。想著還好能拿出來。要是不小心都進了腸子裡,那可
不好玩了。

此時卻看到二姐在床邊咳嗽起來。黏稠的白色液體就掛在二姐的鮮紅的唇邊。兩顆堅挺的淑乳因為咳嗽而
劇烈的顫抖著..

我急忙過去輕拍她裸露的背。二姐緩緩的轉過頭來含情的望著我。天啊,在她薄薄的香唇上覆蓋著一層乳
白色的精液。

「二姐」

不知是愛憐還是感激,我緊緊的抱住她。但是空氣隨之冰凍,又是一支鐵鎚狠狠的敲在頭上。因為我看到
大姐就插著手,冷冷的站在門口看著我….

——————————————————————————–

電視上正在撥著鬧劇,小妹就坐在地毯前咯咯的笑著。坐在沙發上的我,腦袋裡裝滿了巨大的問號。

自從上次的事件發生以來,已經過了兩天。

二姐和大姐就像無事般的在一邊交談,還不時的傳來悅耳的笑聲,我甚至以為那天的事件只是一場春夢。
也許是七月的酷暑燒昏了我的頭也說不定。可是枕頭下那件漂亮的蕾絲內褲,證實了那天的一切。

本來還以為會被大姐立刻攆出這個家庭,我可不願年紀輕輕的就流浪街頭。可是除了急忙回到自己房間的
二姐,和轉身離開的大姐。只留下我一人呆滯的坐在床上。

觸犯了這麼大的禁忌…卻…..卻就像是甚麼事也沒發生過般的離奇。想到無法再以平常心去面對溫柔的大
姐,和根本無法理解的二姐。也許以後能自然面對的只剩下可愛的小妹了..

「哈哈……我一定是瘋掉了」

沒想到在眼前一片黑暗的時候。我竟然用這種想法來安慰自己…

感覺到有人拍我的肩膀,回頭看竟然是大姐..小妹也許是跑去洗澡了,二姐早已不見蹤影..空蕩蕩的客廳只
剩下我跟大姐。我的體溫驟降至冰點……

隨著大姐的示意,我乖乖的跟著大姐進入她的房間..我就像待宰的羔羊站在一邊,靜靜的凝視地毯上的花
紋。大姐則是在一旁來回的踱步著…

不會吧。在這麼晚的時間被踢出家門。

我的心中拼命想著有哪些死黨會收留我..至少不要餓死街頭才好。

「過來這裡」

不知何時在大姐手中多了一條黑繩。在恐懼和驚訝的交集下,我的雙腿不由自主的走向大姐指示的床邊。
不必多說,我很快的被反綁在床邊的柱子上了。

完全不像平時溫柔賢淑的大姐,此時卻在我後面仔細的綁著我的雙手。我慌張的想回頭看,卻一點也不敢
反抗..

在這種情況下眼睛突然被黑色的眼罩所蓋住,耳朵也被耳塞所塞住了。

就是這樣了,我恍然大悟。這兩天來大姐一定在精心的籌畫如何有效的懲戒我。想到隨之而來,無法想像
的酷刑,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可是四周卻是一片死寂。

「……..??????」

也許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但是什麼事也沒發生..本來已經呆滯的腦袋又多出一堆問號。

「……?」

突然在腦中浮出狠心的雙親把自己的小孩銬在家中活活餓死的新聞。不會吧,這是比被趕出家們更恐怖的
事。

就在此時褲子被猛然的拉下…疑……下體被一雙溫柔的手所接觸著。

狐疑中想到二姐那天奇異的行徑,難道大姐也……..

不像是二姐溫柔的撫摸,陰莖被粗暴的扯來扯去。

雖然眼前一片漆黑,卻好像看到大姐蹲在前面,以種角度觀察我的陰莖似的..

「難道這才是大姐的目地??」我心中盤算著。

包皮被扯到快要撕開般的疼痛,連陰囊也被扯出來捏弄著。

痛到眼淚都流出來了,我卻不敢叫出來。深怕屋內的小妹會聽到。在生殖器被一陣把玩後。四周又回復一
片死寂。

我仔細的聽著,希望能有一絲的聲音能透過耳塞,好讓我能了解現在的情況..

溫柔的大姐想要一窺男性的器官。卻無法向親弟弟開口。所以乾脆將弟弟緊緊的綁住。而且將眼睛遮住,
所以一切的表情和行為都不會被親弟弟所看到。當然被綁的死死的弟弟,絕對無法對姊姊做出侵犯的舉
動。

我對這樣的結論蓋上了肯定的印章..

重新接觸陽具的手開始了慣性的套動。感覺起來非常仔細而且是小心意意的套弄著,非常的舒服..血液不斷
的湧進陽具中。

我已沉醉在其中,然後龜頭被濕熱的物體所包圍住。想到大姐正用她那鮮紅的櫻唇含著我的龜頭,陽具猛
烈的跳動著。好像在跟大姐要求更深的含入。

「啊…..」

傳來劇烈的疼痛,但是終於強忍住尖叫的聲音。因為龜頭被狠狠的咬了一下,大姐的手和嘴巴迅速的離開
陽具。腦中出現留著齒印的龜頭…

再次接觸的手溫柔的撫摸著,也許是想用舌頭減輕我的痛苦溼熱的舌頭在龜頭上來回的舔著,好像沒什麼
大礙,因為陽具似乎仍然硬挺著。

不同於二姐的含套,大姐用舌尖仔細的舔遍了整支勃起的陽具。舌尖輕輕的沿著陽具下方尿道的部位滑動
著。到了龜頭的部分,則是好像要把舌尖鑽進尿道口似的轉動著。不會有想要射精的衝動,但是有非常美
的溫馨感..

溼熱的舌頭持續的來回的舔著,有時會由側面含著陰莖。好像吹口琴般來回的含弄著。

好像是累了,大姐再次離開我..

其實不必把我這樣綁起來,只要是大姐的要求我一定聽從。我心裡這樣想著..

濕熱的小口再次的含住了龜頭,並且一邊撫著陰囊一邊用手握著陽具套弄著。舌頭也繞著龜頭的錂邊轉
動。

好….好棒的技巧…

我喘息著,快感由被套弄的陽具傳回自己的腦部。腫脹的龜頭被大姐的牙齒輕輕的咬著,更是一種無法形
容的感受。

快要射出來了,我極力的忍耐著。

想要在最佳的狀態下讓陰囊內的精液做最有力的衝刺。已經感覺到有部分溢出的精液流進尿道中。

「我就要出來了」

我低頭向大姐預告著,打算等一會兒盡情的在大姐的口中爆發出來。突然間…..耳塞被拿掉..

「很舒服吧」

耳邊傳來二姐的囈語。

吃驚中,腦中閃過大姐和二姐在私下密謀的幻想情節..

被她們兩個女孩玩弄了..心中有被二姐出賣的怨恨。二姐一邊撫著我的胸部,一邊扯下我的眼罩。

眼前出現的是赤裸著身體,躺臥在床上的大姐。杯著自己雪白的乳房,一邊忘情的在撫摸自己的私處。

「疑…..」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急忙低頭看。完全赤裸的小妹正蹲在我的陽具前。一雙小手沒命的套著我粗大的陽
具。

第一股黏稠的精液猛然的噴出,落在她才剛洗好的秀髮上。第二股在不到五公分的距離直接命中小妹睜大
的眼睛。

「啊……」

小妹發出驚叫聲。大量的精液持續的噴射在她的鼻樑和臉頰上。發出啪搭的聲音。

沿著臉頰滴下的精液落在小妹才剛發育的赤裸胸部上。仰著濺滿白稠精液的臉,小妹甜甜的對我微笑著。
小手還在沒命的套弄著我的陽具。

不知是因為過度的射精。還是受到了極度的驚嚇,前一片黑暗後,我終於昏了過去了….

——————————————————————————–

隔天早上我那可愛的小妹跪在我的雙腿間用她的小嘴含套我的陽具,而我那妖媚的二姐則是在我後面一邊
搓柔我的陰囊,一邊用她潮濕的舌尖舔著我的屁眼。

喔,怎麼會…….

在理性被肉慾打敗的同時,跨下的陽具急劇的勃起了。

那是連自己也無法相信的粗大。殷紅的龜頭很快的便隱沒在小妹的口中,伴隨而來的是淫穢的吸吮聲此時
大姐也靠了過來用她溫柔的手握緊小妹含吮不下的砲身抽動著

舒服嗎

大姐在我的耳邊輕語著

「嗯…..」

我一邊親吻著大姐的香唇

狂吻中,大姐加快的抽動我的肉棒。

「啊……..」

受到她們這麼強烈的刺激,我已經到了爆炸的邊緣

你就要射了。是嗎。

大姐喘息著

此時二姐突然用力握著我兩個裝滿精液的陰囊,阻止我的精液進入輸精管中。

我覺得陰囊就像要炸開似的,而我的陽具則像是鐵棒一般硬..

你就要射出來了。是嗎。

大姐一邊在我耳邊囈語著一邊用她那堅挺的乳房磨擦著我的身體。

「 ….是的…我要射….出來…」

我呻吟著..低頭看著我跨下的美景…

還穿著制服的小妹,仰著頭含吮著我的龜頭。她那紅潤的雙頰因為用力的吸吮而凹陷下去而她那雙清澈的
明眸含情默默的望著我..好像在摧促我趕快射出來….

小妹不但用力的吸吮著..還不斷的用她的舌尖挑弄著我的尿道口….

而大姐此時更是快速的抽送我的砲身….

「。啊…」

我因為痛苦而仰起了頭..呻吟著…..

事實上我的整個陽具已經開始高潮而劇烈的抽搐著。但是卻射不出一滴精液。因為我的陰囊正被二姐緊緊
的用手指箍緊。

整個陰莖已爽到了極點。,但是陰囊就像要快要炸開般的痛苦….

二姐….喔….求求妳…..

我對仍然忘情的用舌尖在我的屁眼內抽動的二姐提出了哀求…..

就像是放生般的,二姐放開了她的手…

陰囊內的精蟲大量的進入輸精管,進入了尿道中….

「吼….」

我快速的握住小妹的頭..把陽具盡力的塞入她的小口中…..

「喔喔…..」

這次換小妹發出難過的聲音…我可以確定,我的龜頭已經抵在她的喉嚨上了…第一股精液強烈的由尿道口噴
出。我幾呼可以聽到精液打在她喉嚨上的聲音….

雖然如此,大姐仍然還握著小妹未能含下的陰莖,快速的抽動著…夾著二姐舌尖的屁眼劇烈的收縮著。

粗大的陽具深深的插在小妹的口中,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我得到了雙倍的高潮…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坐在沙發上,舔著我肉棒的已換成二姐了…

小妹灘在地板上喘息,在她的櫻桃小口裡盡是我白稠的精液。事實上她的櫻唇和紅潤的臉頰上也是黏糊的
一片。

而大姐則是跪在一旁清理沾在小妹制服上的白色精液…

嗚…

我又痛苦的呻吟起來..

因為愛惡作劇的二姐除了吸乾了尿道內殘餘的精液,似忽還想連我的尿液都吸出來我可不想射出血來…

推開二姐…我看到大姐和小妹已抱在一起相互吻著。分享我的精液..

==============================================================================================

三代同床 《My Wayward Son》

三代同床 《My Wayward Son》

——————————————————————————–
我已經結婚二十年,擁有兩個孩子及愛我的丈夫,凱立──我的丈夫,比我大六歲,是個熱情的人,結婚
以來我們每天都要做愛,享受性愛的歡愉﹝結婚前當然更是﹞!
我來自一個有愛心的家庭且是獨子,在認識凱立之前,我已跟自己的家人有過性接觸,我的意思是說,我
跟爸爸相姦,也跟媽媽做愛!我是他們唯一的小孩,因此他們非常疼愛我,而且幾近溺愛。

第一次嚐到大屌插入屄裡的滋味時只有十三歲,那隻大屌不是別人就是爸爸的!

對於我們家庭的亂倫性關係,我一點都沒有感到懊悔,如果你願意靜心的聽完我的故事,相信你就會明瞭
為什麼如此!

雖然我認同家庭間的亂倫性愛,可是我從未鼓勵這種事,事實上我從未和凱立提及。

長久以來每次回娘家,都是和爸爸媽媽做完愛後才離開。當然我還沒有笨到跟凱立談論這件事。

不過這個秘密卻在一次回娘家時讓我的任性的兒子識破知曉。

那次回娘家是臨時起意,只是感覺很想回去就未經通知的回去,因為我有鑰匙所以就直接開門進去,走到
廚房卻發現媽媽和我的兒子──瑞克黏在一起,瑞克正像狗一樣從後面幹著他祖母。

他們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我進入,所以我就站在走廊的梯間觀看。

當然因為我和媽媽有多次性經驗,我明確的知道她的淫屄喜歡什麼、需要什麼,有好幾次我都必需靠按摩
棒才有辦法讓媽媽滿足呢!

看沒多久我已經淫慾高漲下體潮溼,不知不覺的伸手進褲裡撫摸陰戶,也直到瑞克將他顫動的大屌抽離他
外婆的潮濕陰戶,我才知道他的話兒竟然如此巨大!

老天!跟他比起來凱立的陰莖根本不夠看,爸爸的屌當然也沒有他大。

看見他再將巨大的老二插進媽媽﹝他外婆﹞的浪屄裡,我忍不住的淫水汨汨的流!

我知道媽媽是一頭性獸,不過她讓我兒子幹屄的反應卻讓我驚訝!從來我們做愛,不管有爸爸參加或爸爸
沒加入,總不曾聽到如此淫蕩的呻吟聲與淫穢的話從她嘴唇說出。

『肏外婆乾癟的老屄吧!把你的大屌中的大屌用力戳外婆的浪穴,戳痛牠!戳痛牠!』

『嗯……嗯……棒……嗯……嗯……真……棒……!』

『對!對!就是這樣!揉外婆的奶子!喔!….喔!…..』

『搓我的乳頭!搓得讓我舒服死吧!』

『喔!……呀!……你…真….會….肏!….是….我….我…的…..小….丈….夫…..小…..親…..親…..肏…舒….服…..舒…..
用….力….用….力….』

『老….淫….穴….飛….上….天…..上…..天…我….要…..出..出……來……出……來……啦……!』

『喔…喔……喔……喔…….喔…….』

『外….婆….外….婆….我…..也….也….舒….服….我..要…全….全….部….洩…….洩……進…..妳…妳……的…..』

看著他們相肏,聽著他們的淫聲浪語、呻吟連連,我也不自覺得摸出水來,達到高潮。

事實上我已有好一陣子沒有嚐到這種刺激的高潮了。把浸滿淫水的手伸入嘴裡吸吮,吸完指頭接著舔手
掌,直到一滴也不剩為止。

我一直觀看到兩人肏的都又累又滿足、接著兒子把漸軟下來的大屌抽離外婆的屄屄,才靜靜的退出屋子離
開。

回到家裡仍然全身慾火難消,走入臥室迅速扒光衣物,取出凱立送我的聖誕禮物──十二吋大的電動陽具
──來手淫,當我將牠抽出插入的動時,將牠幻想成瑞克的陽物!

當天晚間凱立還不明所以的問我:

『是什麼原因?今晚怎麼這麼發浪?浪得跟以前都不一樣?』

當然我不會笨的告訴他媽和瑞克祖孫相姦,我也不能告訴他。不過直到第二天,他們的相姦景象依然縈繞
我的眼前,徘徊不去!

其實每次家庭性會時我常常看媽媽被陽具肏屄,可是從沒有像看到媽和瑞克大膽的祖孫相姦、這樣讓我激
動刺激、淫慾高漲成如此情景!

我倒是懷疑爸爸到底知不知道?

整整一天我最少將手伸入屄中手淫了八次以上!天啊!我真的是好浪好浪呀!

好盼望好盼望瑞克那隻大屌能插入我的屄裡!我在想為什麼獨有媽媽能享受到這種樂趣、我就沒有?也思
索著要如何才能嚐到這種歡愉的滋味?

在我想出一個結論之前,時間已經很快的到傍晚,瑞克快放學回家了!我刻意的妝扮一番,讓自己看起來
更漂亮迷人一點!

不過找不到三角褲!其實從今天第一次伸手去揉撫陰戶開始,就老覺得它礙手礙腳地妨礙我的手淫動作!
所以乾脆脫掉它!

找遍了整個房子,就是不見它的蹤影。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抓一件乾淨的來穿,剛將三角褲拉上,
就聽到開門聲,瑞克走了進來。

『嗨!媽!今天忙不忙呢?妳看起來很疲憊耶!』

我看著他低聲嘀咕:

『是呀!我是好忙!整天都忙著做你留給我的家事!』

我逕自走入廚房留他在客廳,不過當我端出一杯果汁給他時,發現他手上拿著我遍尋不著的三角褲,看到
我他結結巴巴的說:

『媽!我想這是妳的吧?』

我發現他的聲音有點兒激動、興奮!

他伸手還我時我發現上面還是一片濕濕的,這倒換我臉紅了!

老天呀!可見我早上有多浪多激情呀!要不然依常理判斷應該早就乾了的!

接過三角褲我轉身進廚房,將三角褲丟入髒衣籃內。

〝他有湊到鼻子聞嗎?〞

〝如果他聞了,會喜歡嗎?〞

〝我可以像他祖母一樣讓他得手肏我嗎?〞

所有這些問題在一瞬間一齊襲上我的腦海。

凱立回家時我正將晚餐的肉端上桌,吃飯時我不時偷偷的斜瞄瑞克,而每一次都讓我淫水汨汨、屄洞痙攣
抽搐。沒幾次我的三角褲就又濕淋淋的了!

那晚我再次耍的凱立疲憊不堪才罷手,儘管如此我仍被纏身不去的淫慾刺激的醒來五次,迫不得已,我趴
起吸吮他的老二,直到他醒過來重重的又插了我一次高潮,才迷糊的入睡。

第二天我繞回娘家看媽媽,可是我發現當母女聊天談話時,媽媽表現出緊張不安、相當神經質的樣子,我
什麼也沒說,不過沒多久就知道為什麼了!

大約下午兩點左右,門被打開,瑞克手裡握著硬挺的大屌走進來,媽努力的想警告他,不過瑞克仍然猴急
的奔進來!

『媽!不用急著跟我解釋什麼,我知道妳們倆的事,前天我已看到妳們玩在一起的情景了。不過我倒是比
較擔心瑞克的翹課問題呢!』

我還能說什麼呢?過去我跟爸爸媽媽一起相姦,這兩天更設想跟兒子、爸、媽四人一起開無遮大會呢!站
起來走到媽媽的背後,伸出雙手隔著衣服揉抓媽媽的奶子

搓揉媽媽的乳頭,媽媽浪聲的呻吟,而瑞克則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兒!

『快過來,兒子!不要光是呆立在那兒,過來這裡,盡你所能的讓外婆舒服滿意吧!過來!』

瑞克張大著嘴摸不著頭緒,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卻一步步走向外婆,

我把媽媽的衣服扒開,她主動的張開雙腿,我看到常常看到的濃密的陰毛,媽媽早就準備好瑞克要來,所
以沒穿三角褲,而且屄口已溢滿淫水!

我可以清楚的瞧見她陰唇上的淫水,發出一陣一陣的鱗光!

瑞克走到媽媽前面,扶著特大屌戳入展示在他面前的淫濕屄洞,很輕易地一桿進洞整根沒入。

媽媽又發出另一陣浪聲呻吟:

『吸吮我的奶子,露絲!像我們和爸爸三人一起玩時那樣玩我的乳房!喔!..喔!…瑞克!你真會幹!肏的
我全身舒服,淫浪滿意!等一下要好好的玩玩你媽咪的浪屄,她是個如假包換的陽具奴隸,淫蕩女人!瑞
克!她喜歡大陽物,好多年前她就讓你祖父任意的玩,任意的抽插她的淫蕩浪屄了!

看著瑞克肏媽媽的淫穴,又聽見媽媽這種方式的呻吟淫蕩訴說,激揚的我淫慾高漲、渾身發浪,淫水汨汨
的溢出,甚至於從屄口滴出來!

我再也無法忍受了!站直身子、迅速的剝光全身,我要瑞克一邊抽插外婆的屄,一邊欣賞我的裸體。

屄內的空虛感讓我再也無法忍受!迅速的將四隻手指插入濕漉漉的屄內,用力的抽插,快速的抽插,直抽
插到淫水都凝成白色的泡沫,仍然淫慾難止,只盼望他趕快,盼望他趕快用大陽物插入我的浪屄裡。

瑞克快要洩精了!憑著多年來跟爸爸以及瑞克的爸爸的性經驗,我清楚的知道男人高潮前的動作、表情、
聲音!

媽媽也全身顫抖著達到高潮,我的浪屄竟然好像跟媽媽的屄共鳴似的,也出了一個大高潮!

當我看到瑞克抽插著將濃濃熱燙的精液灌入媽媽的屄裡,刺激的我的魂飛魄散,好久好久才回過神來!

五分鐘後,媽媽將屄坐到我嘴上讓我吸舔,瑞克則將整根特大屌插入我的浪屄內,我們抽插、吸吮、玩弄
著,直到最後媽媽將淫液噴到我臉上,瑞克則讓大屌整根沒入陰道,將一股濃濃熱燙的精液灑入我的子宮
內,這一燙也將我燙出高潮拋上雲端!

此時我腦海裡出現一個念頭〝我今天沒服避孕藥〞,精子灑入子宮有可能會受孕,我說不定會懷有我兒子
的孩子!

不過激情讓我不但不擔憂,反而滿心歡喜的願意為兒子生孩子!因為浮現在我心中的最新念頭是:

要如何才能引起凱立的性趣,使他願意加入我們亂倫的性愛行列?

——————————————————————————–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