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代母職

女代母職

——————————————————————————–
母親在我初中三年級的春天死於癌症。之後,親戚朋友們便積極地遊說著四十剛出頭的父親趕快續弦。
「如果是為了真理子的話也好。凡事得以真理子的意見為意見,至於我呢!只要嫁過來的人能好好的疼惜
真理子的話,我也就沒什麼異議了。」

我清楚的記得當時父親總是這麼回答。

為此姑姑特地約我外出詳談。

「真理子呀!說實話吧!妳的一句話就代表妳爸爸的心情喲!怎麼樣!」

說的也是,我真被問倒了。

母親死後半年多以來,上班族的父親,為了趕在九點前到公司上班,每天早上必須七點起床,八點準時出
門。早上除了親自做早點外,還要叫我起床。因為父親的細心照顧卻也沖淡了我對母親的思念。

可是每當我看到爸爸在廚房裡笨拙的做著家事時,才會深深的覺得。

「的確是需要一個媽媽來照顧我們才對。」

做晚飯是我的工作,當我為晚飯該做些什麼而猶豫時,常常撥電話到爸爸的辦公室問他。

「想吃些什麼呀?」

當然也常常為了其他的小事而打電話到爸爸的工作場所。原不該這樣打擾爸爸工作的,可是又不能不問,
所以我改以符號的方式來問。

「今晚吃A,好嗎?」這表示:「今晚將吃魚。」

或者是「我覺得吃B可能比A好,喔!」也就是說:「肉比魚好的意思。」

諸如此類的對話,終於在爸爸的公司流行起來,甚至也有人羨慕我們父女的親密感情呢!

對我而言,我是極不希望有人介入我們父女間的親密生活中,所以當姑姑又談起那件事時。

「不管怎樣,目前這種生活也很好,那件事就等我高中畢業以後再說吧!」

我總是那麼的回答姑姑。

姑姑老是站在爸爸的立場講話,而且她一直期待著我說ok!

「真理子呀!妳爸爸才四十二歲而已,況且有許多事妳是不會懂的,四十二歲的男人是需要一個女人
的。」

「所以呀!我負責做晚飯,從學校回來以後,我也負責打掃房子及洗衣服的工作呀!難道這些不是女人該
做的嗎?」

這樣子回答她以後,姑姑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說:

「真理子,女人要做的可不是只有洗衣、燒飯等家事喲!女人的身體也很重要……」

「妳是說身體嗎?」

「是!我說的就是身體,妳爸爸如果在外面有女人,或者上風月場所去做那種事的話,總是不太好。可是
叫他不做的話,這對一個只有四十二歲的正常南人來說,是過份了一點。」

姑姑已經有點說不下去了,而我除了臉紅的聽著以外,什麼也不能做。

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女人的特殊功能,但是我想爸爸並不想跟媽媽以外的女人做那種事吧!

「但是把外面的女人帶進家裡來,說什麼我都無法忍受呀!」

「那是因為妳還是純潔少女,妳根本不了解妳爸爸的需要,為什麼妳不站在爸爸的立場想一想呢?妳不覺
得爸爸很可憐嗎?」

「不要說了,我還是認為目前這樣很好。」

強烈的反對姑姑以後,我邊哭邊衝出了家門。為什麼那樣的悲傷,我自己也不知道。眼淚就這麼不聽使喚
的流個不停。

從附近的公園散完步回家時,剛好看見爸爸跟姑姑在客廳裡談話。

明知道這是不對的,我還是繞到窗下,偷偷的聽著。

「我說吧!妳找真理子談論此事真是沒道理。如果她能了解男人的立場的話,那麼她就是個大人了。更何
況說,雖然一個家庭沒有女人是有點不太方便,可是她哪裡會懂的這些的不方便呢!」

「這….我沒想到……」

「是啊!她認為只要洗衣、燒飯,就是女人的工作了,唉!其實我真的是很想再婚的,但是我仍然是以真
理子的意見為優先的考慮。所以我想,這件事大概沒辦法了。」

「真是可惜!也不過結婚半年而已,先生因交通事故而去世了。因此她便回到娘家,在自己家裡經營的商
店裡幫忙。那麼一個大美人也很好相處的。」

「是啊!光是看照片就已經感覺得出來是一個不錯的人,可是算了!請別再說了,我有點擔心。」

「喂!你再跟真理子談看看吧!真的阿麼需要的話,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吧再怎麼樣,總是自己的女兒,
她應該會了解才對。至於回信,就先保留吧!你再考慮看看,再說好了。」

「嗯….那麼….就這樣吧!」

接著,又聊了許多無關緊要的話。

照這談話的內容看來,姑姑在我不在的時後曾經帶著照片來跟爸爸談過了。

就這樣我並沒有立即回家,迅速的從窗下移開來到公園附近遊盪,不知過了多久才慢慢的走回家去。

——————————————————————————–

續弦的事,從此沒有再被提起。爸爸不開口談論這件事,就連常常來訪的姑姑也絕口不提了。

姑姑就住在同一電車路線的下二站的地方,騎腳踏車的話,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就可到我家了。她也常常做
些可口的菜並拿來給我們分享。

既然爸爸覺得家裡少了女人很不便,於是我便學著像媽媽以前那樣….幫爸爸倒啤酒,或當爸爸沐浴出來時
把換下的衣服收拾起來等等。當然這樣做,我一點也不覺得是在服侍爸爸,因為這是應該的。

當姑姑再來時,爸爸不停的稱讚我。

「我已經有一個新的老婆了,每樣事情都幫我做得好好的喲!妳看!我這身浴衣也幫我燙得這麼平整。」

「哦!這不容易喲!」

「還不止這些呢!還不忘記每天幫我準備啤酒,而且三天不到就幫我換一次襯衫等。像這樣的老婆,真是
有錢也很難找到的喔!」

看到爸爸那麼開心,我也很開心,這使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爸爸生活得更好、更開心。

姑姑靠近爸爸的耳邊,以我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

「說是這麼說,可是還是沒辦法陪你睡覺吧!」

當我聽到他們的笑聲時,我的頭像觸電一般,腦中一片空白。他們以為沒人聽到,可是我卻不小心的聽到
了。

晚上,躺在床上時,那「陪宿」、「陪宿」的話語像利箭一樣的射在我心上,怎麼樣都睡不著覺。當然
「陪宿」的意思,我是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對男人而言,這是一件相當快樂的事。但對女人來說,是否
真的有那麼快樂,我就不知道。

電視或電影裡,當男人強行進入女人的身體時,大部份的女人看起來都十分不安的,我認為那種感覺一定
是相當的痛苦,而且即使當二個人互相杰合的那一刻,女人的表情也是痛苦的。那糾結在眉間的皺紋,讓
人知道她痛的不得了,可是為了讓男人高興,她不得不忍耐。

可是,我想如果我也像那個女人那樣做,就能使爸爸高興,而從此不提再婚的事的話,我也願意忍耐。

五月三日,半夜裡暴風雨不斷的敲打著我在二樓寢室的窗戶,並且不斷的發出淒厲的嘶吼聲。

二樓一共二兩個房間,一間約三坪,另外一間就是我的寢室,大約有二坪。在一樓有個廚房及兼餐廳用的
客廳,客廳裡放置著有沙發,在客廳後面有個三坪大的臥室及一間和室。臥室裡放了一張爸媽的雙人床,
這是一間相當雅靜的臥房,而現在爸爸正獨自一個人躺在那寬大的雙人床上休息。

為了讓「陪宿」的想法實現,之前我不得不做了一番考量。如果我突然的說出「陪宿」的話,爸爸一定會
震怒的說:「妳在胡說些什麼?」

而今早已選定時機的我,藉著暴風雨的來襲,更堅定了我非做不可的決心。

穿上碎花的比基尼型內褲,當然胸罩是多餘的。在班上我是以胸部大而出名的,男孩們都在背後叫我「大
奶媽」,因為他們都想吸吮我豐滿的乳房。

「爸!睡了嗎?爸!」

我一邊敲著爸爸的房門,一邊嬌媚的叫著。

看樣子在外面喝了酒回來後,又喝了二瓶啤酒的爸爸已經睡熟了。

(哼!不是想要女人嗎?怎麼睡得著呀!)

我不由得生著悶氣。

這裡是一樓而且又沒窗戶,所以感覺不到暴風雨的吵生,可是我決心要叫醒爸爸。

「喂!爸爸你睡了嗎?還是醒著呢?」

「怎麼了,真理子嗎?發生了什麼事呀!」

「是呀!是真理子喲!不是我那會是誰呢?」

「怎麼了?」

「二樓太可怕了,我睡不著。」

「哦!是暴風雨吧!我一點也不知道,二樓還好吧!」

「所以囉!一點都不好,好可怕,可怕的令人睡不著呀!」

「是嗎?等會兒!」

裡面上了鎖,從外面是無法打開的。

門打開後,爸爸睡眼惺忪的看著我。

「跟我一起睡吧!」

我不等爸爸說第二句話,就飛快的穿過爸爸的旁邊向著那張雙人床跳了上去。

那時,我不知道爸爸的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因為我一上床就鑽進了棉被裡,連頭都蓋住了。

「原來如此,我真得都不知道風刮得這麼厲害呢!這間臥房一點聲音都聽不見,像這麼厲害的暴風雨,睡
得著才怪呢!」

爸爸一個人在自言自語著。

碓於我飛快的潛入棉被裡的動作,爸爸卻什麼也沒說。但因為「暴風雨」好像是允許我這麼做的意味。

彷彿是有點醉意吧!爸爸喝完了水後,獨自在黑暗中抽著香煙。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大概這就是心有靈
犀一點通的意思吧!也許爸爸已經感覺到,我想做什麼了吧!

但是他可能在想,上一次瞞著我跟姑姑所說的悄悄話,我並不知道呀!莫非這個才上高一的女兒,真的這
麼大膽嗎?

這個女兒遠比他所想的還要成熟呢!關於這一點,爸爸似乎不曾發覺。因為父母的心目中,總以看小學生
那樣的態度來對待兒女。

過了好久,判斷力似乎已經沉睡在爸爸的心裡。酒跟煙的味道也不那麼令人難受了。

爸爸終於上床睡了,想要強迫自己將「媽媽級」乳房貼在爸爸的身上,可是又有些不自在。終於我這麼做
了,看著爸爸的手慌徨的不知所措,那種感覺真是令人覺得愉快極了。

——————————————————————————–

我是不良少女嗎?

我是爸爸理想中的溫柔又乖巧的女兒嗎?

這樣做只是想阻止爸爸有在婚的念頭,而且我也可以藉此報答爸爸的恩惠。

接下來的行動是我充份徹底的觀察了爸爸的反應後所做的決定。

暴風雨那天晚上,爸爸所表現出來的意識,已經不把我當女兒看待,在他的潛意識裡,我只是一個真正的
女人,有了這層認知,我便計畫著下一步。

所以大約又過了四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就像從清水的舞台跳下來一樣的下定決心,走到爸爸的臥室外。

「爸爸!睡著了嗎?」

我敲敲門,大聲的叫他。

爸爸還沒睡,大概在看書吧!我一敲門他馬上就為我開了門。

我把兩手交叉放在肚子上,一動也不動的站在他門前,看著他。

「怎麼了?真理子,到底怎麼了?」

爸爸攬著我的肩膀,仔細的看著我的臉。

「我肚子痛…..喔……」

「哦!什麼時候開始的?」

「大約一個小時前,吃了藥,可是沒有效。」

「那裡痛呢?」

「嗯….那裡….哦….是這裡啦!隱隱約約在痛,哦爸爸!幫我搓一搓看看!搓熱了可能會有幫助……。」

下定決心要做的我,不等爸爸回答就逕自往床上一躺,並且「喔..喔..」的叫了起來。

天下的父母親,絕對不會看著女兒受苦而不加以過問的,因此我便大膽的行動了。

「真的要搓嗎?……」

爸爸真的不想幫我搓揉嗎?哼!還在客氣什麼呢?忽然間我有些不滿。

於是爸爸在我旁邊躺了下來,並且把手放在我的胃附近摸了起來。

「唉唷….快….快揉呀!」

我撒嬌的叫了起來。

「吃了什麼?」

「沒有呀!跟爸爸吃的一樣呀!啊……這樣子我很舒服……」

「不會是太冷,凍到了吧!」

「嗯….我也不知道……」

今夜我穿了寬鬆的浴衣,用細細的腰帶綁住後,在前面打個結,我總是把結打在較高的地方,所以爸爸的
手剛好就在繩結的下面。

「再用些力喲! 爸這樣軟弱無力的搓著市不會有效果的,應該像這樣用力……」

我把手壓在爸爸的手上,用力的壓著,這樣一來爸爸的手便被我推進了浴衣的裡面,這也是我計畫的一部
份。

當爸爸的手接觸到我的肌膚那一剎那間,突然停頓了一下,但是我裝做若無其事般的,繼續推著他的手,
讓他不停的撫摸我的肌膚。

因為手不停的撫摸,衣服就漸漸的鬆了開來,隨著衣服的寬鬆,整個下腹部已經完全暴露出來。

「很痛喲!爸爸你再用力些好嗎?」

此時,我已經把手拿開了,爸爸自己自動的繼續撫摸著我的胃附近的肌膚。

「嗯….好像不是那裡耶,好像是整個腹部吧!再擴大範圍檢查看看吧,因為我根本無法確定到底是那裡
痛。」

「叫醫生來或派輛救護車來吧!如果是奇怪的痛的話就後果不堪設想了,這個時候如果妳媽媽在的話就好
了。」

爸爸的臉看起來很無助。

「討厭!派什麼救護車嘛!不是你想的那麼嚴重,爸爸的手很溫暖,就這樣撫摸就好了,再往附近一
些。」

「這樣嗎?」

爸爸的眼睛一定看到了浴衣裡面的白色內褲。我故意抬腿使得浴衣越來越寬鬆,而能輕易的露出誘人的白
色內褲。

「什麼都不蓋,不冷嗎?」

爸爸一說完,我便鑽進了棉被裡。爸爸也感覺到我冰冷的肌膚,隨著也鑽進了棉被,躺在我的身旁。

我拼了,不顧一切的全霍出去了。

痛是一點也不痛,卻撒謊的叫著「很痛..很痛..」,讓異性(父親對我來講終究是個異性)的手如此的撫摸
我,是出生至今我的第一次,所以我知道我緊張的冒出了冷汗。

爸爸好像也查覺到了,擔心的問著我。

「真理子都痛得冒汗了。」

「不….並不是這樣的,這樣子我已經好多了。」

為了讓爸爸的手方便動作,我將臉靠在爸爸的胸膛上,只讓開穿著內褲的下半身。

爸爸枕著左手當枕頭,只以右手撫摸著我的肚子。我啊!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女兒,但是為了爸爸,為了
我,我決意要代替媽媽的一切,所以我一點也不想停止目前我所做的一切。

「爸爸好像不是胃的地方,下面一點的地方再摸摸看!」

當爸爸的手滑到肚臍上時,不可思議地我居然「啊!」的發出了聲音。

「嗯….再往下一點點吧!可能是下腹?說不定是腸子的地方,啊….對就是那邊……用力摸摸看!」

爸爸完全照我的誘導不停的動作著。

然而我所謂的那裡,指的是距離肚臍還要下面,也就是整個腹部的下面,長滿了毛的「黑森林」地帶呀!

爸爸如果看到這個地方,也許他就會停止繼續前進的手,不過還好,蓋在棉被裡他看不到。

爸爸應該聞到我頭髮的絲精的香味了吧!有一本書上寫著說,男人對於這種潤絲精的香味都會心動的,也
有人說:「那就是女人味。」

為了這計畫,我花了不少時間及精神,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真理子,而是死去的媽媽的替身。

為了勸爸爸再婚而常來家裡的姑姑就常說:

「真的!真理子真是她媽媽的翻版呀!不只是臉蛋像,就連聲調、走路的姿勢等都是無一不像呀!」

姑姑把我說的跟媽媽這麼像,爸爸也一定希望有一個像媽媽的人來陪伴他吧!

「嗯….爸爸….好像是痛在往下面一點的地方耶!嗯….這個地方用力一點吧!」

為了讓爸爸早一點抓狂,也為了我自己可以早一點代替媽媽,所以我以自己的手來誘導爸爸的手,來到
「神秘的黑森林」地帶。

現在爸爸的手已經確確實實的覆蓋在這一片樂土上。

我感覺得到,有風吹在這些陰毛上面,這是一種不同的感覺,令人既緊張又興奮。

「就是這兒了,你用力從下面往上壓壓看。啊!不是….嗯….就這樣….再壓壓看….哦….原來是腸子的部
位。」

此時,爸爸並不是很勇敢的用手探索著,由爸爸鼻中呼出的熱氣中,我可以感覺出,他已經慢慢的有了以
為我是媽媽的錯覺了。

「是啊!現在的我,不是你的女兒真理子,而是你的親密的另一半喲!」

爸爸的手漸漸地侵入陰毛中,而且正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下移著,這個時候,我抽出了自己的手,並且自然
的擺在爸爸的腰上,攬著他。

——————————————————————————–

哇!舒服極了!我終於知道,這種感覺並不像電視上看到的女人那樣的痛苦,真的很爽。

我一點自責的念頭都沒有。

此刻爸爸抱的不是真理子而是幻想中的媽媽。這麼想的話,為什麼我要自責呢?我想一點也不需要的。

「啊….啊……」

我爽的禁不住發出了充滿感性的呻吟聲。

爸爸的手指來到了陰毛最茂密處,彷彿從山上一下子掉入了深谷底,此時谷中立刻湧出了許多清水,他手
指就這樣悠遊自在的在那裡游了起來。

我已經無法冷靜了,像觸電般的快感充滿了我的下半身,腰也不停的抖動起來。

不知何時,爸爸的手指頭由一隻變成兩隻,就這麼不停的在谷底抽動著。

這時,爸爸彷彿也清楚的決定他的態度,於是他抽出了枕著的左手,撫摸著我的頭、我的耳朵。

當手指插入耳朵的穴中時,那舒暢的快感,禁不住讓人全身觸電,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這種感覺讓人覺
得飄飄欲仙。

而底下的手,正在撥弄著谷底的小山丘,上面下面的快感,就像電流一樣的流遍了全身。

「哦….爸爸….哦……」

我想也不想的呼喚著,然後我用力的抓緊爸爸的身體,彷彿不這樣的話,我會散掉似的。

「哦….真理子呀……」

爸爸也在叫著我的名字。

「爸….哦……」

「真理子….真理子….哦……」

爸爸跟我不停的互相呼喚著對方。

(從今天開始,真理子就代替媽媽做一切的事了。)

我這樣的想著,可是沒說出口。

(所以請不要再想帶新媽媽進門喲!)

雖然這些話我沒說出口,可是既使想說,喉頭上也發不出正確的聲音,只有呻吟聲。

「嗯!好棒!真的很棒喲….爸爸….真理子現在真的很爽喲!哦….真棒….快快….再快一點….再快……」

「這兒嗎?是這兒嗎?好孩子,真理子真棒….哦….我可愛的真理子呀……」

「爸….我..我的肚子已經好了….所以你要做什麼都可以喲!真理子真的很喜歡爸爸,真的你要做什麼都可
以,真理子永遠都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妻子。」

「真理子,妳這孩子……」

當爸爸把手指抽出,翻身而起的那一刻,我也莫名其妙的興奮了起來。

爸爸翻身坐起後,再度躺下,而且將身體退後到我的腰部的地方,然後他張開了我的雙腿,自己並彎腰把
臉貼近了那裡….我的私處地帶。

浴衣穿的並不完整,這樣一來,胸部、腹部、下體,全部都呈現在爸爸的眼前,爸爸的右手正撫摸著我引
以為傲的大乳房。

當他緊捏著我那巨大乳房時,快感再一刺的湧了上來,同時爸爸的嘴巴也正好對準了「那裡」。

「啊….啊….爸!幹嘛!….爸!你在幹嘛!」

爸爸並不像我想像中的那樣,只是想吻它。事實上,他正用力的在撥弄它、舔著它。

哦….舌尖也漸漸的進入了谷底,在這無底洞裡,那舌尖正不停的舔著,一來一回的抽動著。那種感覺之
美,是我自出生以來所不曾有過的。

爸爸用手指頭撥開左邊跟右邊的小山坡後,露出了那一個小肉塊。我雖然看不見這動作,可是我可以想像
的出來。

爸爸不一會兒,用牙齒輕輕的咬著這個堅硬的肉球,又一會兒用舌尖去挑動著它,不一會兒又吸吮著它。

我想要抓著爸爸的身體,可是太遠了,我根本抓不著,只好握緊了拳頭來抗拒這電流不停的痙攣的感覺。
哦!這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衝擊著我,我恐怕快要抓狂了。

後來我手上抓的到底是枕頭還是棉被,我已經忘記了。

爸爸一面喘著濁熱的呼吸,一邊重覆著剛才的動作。

「怎麼了….怎麼了……」

下一次會發生什麼,會有怎麼樣的新鮮快感會發生,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只能隨口問問。

當爸爸把嘴巴從那裡離開後,將身體靠近我的身體時。

(我馬上就是爸爸的妻子了!)

我這樣的想著。

當爸爸他將他的肉棒插入那裡的時候,我意外的冷靜。

現在他不再是我爸爸了,而且我想著女人出嫁後,怎麼樣稱呼她的先生呢?而我成為爸爸的妻子以後,我
要怎麼樣叫他呢?可是我什麼也沒叫。

因為我並不是普通的新嫁娘,所以對爸爸而言,他似乎也不需要什麼稱呼吧!只要跟他做愛就好了。

(對不起….)像這一類的話,我也不想要他說給我聽,只要保持沉默就好。

現在的我不只是個妻子、女兒、還一個高中生。

自從那天晚上以後,我每天晚上都是讓爸爸抱著睡覺的,而且我渴望做愛的慾望與日俱增,最近都是我在
要求著爸爸跟我做愛。

「好嗎?妳真的沒有功課要做嗎?」

看著早就上床等著的我,爸爸總是這樣的問。

為了讓爸爸開心,也為了我自己的慾望….跟爸爸做愛,我放學以後就直接回家,那裡也不去。然後很快的
做完功課,準備晚餐,並斟好啤酒等待爸爸回家。

最近爸爸都不會在外面喝酒或夜歸,他已經把我放在心裡,他對我而言,真是一位好老公、好情人。

爸爸還不時的教我夫妻床第間的方法、做愛的秘訣等,我也決定要做爸爸最迷人、最好的妻子。

至於將來嫁人的事,一次也沒想過。我只管每天快樂的做一個高中生、女兒、妻子的角色。

我愛死了,跟爸爸做愛的那種快感,真的很爽,很棒!……..

——————————————————————————–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