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雞叫

半夜雞叫

送交者:北人

  這可不是周扒皮的故事,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   

今年五月,我到海南島旅遊,在三亞遇到了一場回味無窮的綺夢。那天夜裡 11點鐘,我正在賓館洗了澡準備睡覺,忽聽一陣輕輕的敲門聲,我以為是服務 生,就圍了條浴巾,開了房門。可我看到的卻不是什麼服務生,而是一個十一、 二歲的小姑娘,滿清純的,長長的睫毛,眼睛大而黑,穿一件黃色連衣裙,下襬 很短。   

我以為她一定是走錯門了,剛要關門,可小姑娘卻一下子擠進門來。我急急 地問:“你找誰?我不不認識你!”小姑娘卻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臉上露出甜甜 的笑,說:“我就找你。”   

“我?”我努力思索著,回想著究竟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孩子。   

見我這樣,那女孩格格的笑了起來:“不要想了,你不認識我,不過,現在 我們認識了。我叫阿迪,你呢?”   

“阿迪?”我一下子還沒回過味來。那個阿迪已站起來,伸出小手,沒等我 反應,已和我的手握在了一起。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我實實在在的被搞矇了。   

阿迪像個熟人,拉著我坐在床上,小嘴貼著我的耳旁說:“我是你的女兒, 今晚我來服侍你。”  

 我愣了一下,方恍然大悟:原來,阿迪是一個雞。可她滿臉的稚氣,一點也 沒有風塵味。我仔細端詳阿迪,紅紅的嘴唇、白皙的臉、小巧的鼻子、黑亮地烏 髮。天呀!阿迪實在是個出色的女孩子!我的臉禁不住紅了,身體也熱了起來。   

我說:“阿迪,你幾歲?”   

阿迪用一隻手攬著我脖子,另一隻手在我的脊背、腰部、臀背輕輕的撫摸, 臉和髮絲在我的面部癢癢的摩娑,夢囈般地說:“十三,喜歡我嗎?”   

我點了點頭,渾身的血液湧上了頭部,浴巾下的陽物一下子堅挺起來。手也 在阿迪的美臀和玉腿游弋起來,嘴巴不自覺的向阿迪的香唇壓去。   

阿迪呻吟了一聲,含糊道:“壞、壞……”身子卻像抽掉了骨頭,癱在了我 身上。  

 我的手順著阿迪的腿緩緩上移,隔著小褲褲,輕輕的撫摸她濕熱的陰部,舌 尖輕輕起開它的香唇,探入她的口中,直覺清涼舒口,滿嘴馨香。阿迪身子扭動 起來,兩腿緊緊夾住我的手,我順勢掀開小褲褲,直搗桃源,直覺汁水淋漓,玉 縫半開半閉,我將中指輕輕插入,但覺滑潤而溫熱,鬆緊適度,張馳有節。   

阿迪尖叫了一聲,身子一挺,呼吸急促起來,星眸微閉,口中連說:“我要 要!”一手幾下扯掉我的浴巾,一手握住我已腫脹的陰莖,下體向上挺起。我無 法控制自己,一下子扯掉阿迪的小褲褲,分開雙腿,玉莖用力插入,一種從未有 過的感覺洋溢了我的全身。   

說真的,我閱人很多,但像阿迪這麼小的妹妹可還是第一次,直覺陰道緊緊 的,抽動滑滑的,欲仙欲死,除了本能的大動,意識似乎已經停止。   

阿迪雙手用力抱著我的後背,身子緊貼我的身子,口中大聲叫床:“爸爸, 幹死我了!爸爸,幹死我吧!……”   

我精神大振,霎時彷彿是一躍馬疆場之英雄,大戰一千餘抽,一洩如注。   

好久,我抬起頭,檢查狼藉的戰場,只見阿迪玉體橫陳,已入夢鄉,香扉開 處,芳草萋萋,幾點落紅,份外奪目。我不禁疑心大起:“阿迪是處女?!這究 竟是怎麼回事?”   

答案這裡就不說了,能夠告訴你的是,現在,阿迪已是我兩個孩子的媽媽, 雖然我們相差了二十歲,但我們的性生活一直很和諧。每當我的陰莖進入她的身 體,她都興奮的不得了,都大聲地叫我“爸爸”呢!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