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夢

綺夢

昨晚發了一個綺夢,很有趣的,現在和各位分享一下(可別笑小月啊!!)

話說在夢中,我身穿古裝。一個人在路上漫步。突然有一隊馬隊在我旁邊飛馳而過,我急忙避開。

馬上那些人在我身邊停下。其中一人像是首領。

他向身後的手下道:「看這妞兒多漂亮,若帶她上山,老大一定開心。」

那些手下應和著。我開始意識到危機,我拔腿就跑。很可惜,我跑不過他們。走不過五分鐘,便被他們捉住。

那首領一巴掌摑在我面上,我的面頰感到一陣火燒般的灼痛,不覺呻吟一聲。

他奸笑道:「走??我就讓你看看逃跑的後果。」

他向部下打個眼色,立即有人出來,將我的衣服粗暴地撕毀。

我掙扎狂叫:「不,求求你。不要….」

但我感到身體一陣涼意,原來我的乳房已裸露在空氣中..。

我拚命掩蓋私處,情知劫數難逃,便道:「你們不要插我,我可以用我的一對乳房安慰你們。求你們別弄我的私處,玩我的乳房..」

首領冷笑。他命令手下排成一列,脫下褲子,每人露出大小不一的肉棒。

他將他的肉棒展露在我面前,道:「跪下,用你的乳房令我們全部出精。」

我乖乖的跪下,將他的肉棒放在我的乳溝中,再用乳房夾實肉棒,上下摩擦。他捏住我兩粒粉紅色的乳頭,不斷的扭,又用指甲刺下去。

我很痛,叫:「不要這樣弄我的乳頭,很痛..溫柔一點..。」

他非但沒停,反而更用力,令我更感痛楚。

「舒服吧,更好玩的還在後頭。」

我努力和他乳交,他終於出精,那些白濁的液體在我臉上,乳房上流著。

他道:「你這小淫婦,很喜歡精液吧。就給我吃完它。」

我不敢違背他的命令,便從身上用手沾上精液,放進口中。他的精液有點咸,很腥。我只感到噁心,很想吐出來,但我迫自己勉強吃完。

他很有滿足感的大笑,「你簡直是一個天生的性奴隸。不單是我,所有人的精液,你也要吃!!」

和所有人乳交後,我以為他們會放過我。但那首領顯然並不會輕易滿足。他撥開我掩蓋下體的手,撕裂我的裙子。

我驚慌得尖叫:「你說過不去玩我的下體,你..。不要..。」

他將我的裙子撕的一乾二淨,獰笑道:「玩女人那有不玩陰部的??」

我夾緊那雙雪白的大腿,但黑色的倒三角仍然清晰可見。我感到強烈的羞恥感。他的肉棒見到我的裸體,又再勃起。

在我眼中,只感驚心動魄。他的肉棒緩緩迫近,我的陰門可以感受到灼熱。他將我壓在樹幹上,粗暴地分開我的雙腿。我那可愛的陰唇完全暴露出來。

我別過臉,哭道:「不要….求你….。」

他沒有理會我的哀求,肉棒狠狠插入我的陰道。

我感到痛楚,大叫:「很痛..。停止….啊啊..。呀唔..。」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兩次做愛都是被強暴,不禁哭起來。他的肉棒在我體內橫衝直撞,我感受不到任何快感,有的只是痛楚。

他很快在我體內射精。但我的痛苦並未因此完結。他在我身上發洩完後,又命令他的手下輪姦我,被幾十條肉棒輪番抽插,差點痛死我。好不容易,等到他們做完,我全身乏力,躺在地上。

首領道:「這妞兒真不錯,要怎樣帶她上山??」

他想了一陣,便想到辦法。他命手下將我放在馬腹,將那條長而大的馬莖插入我的陰道,然後將我的四肢綁在馬背。

我狂叫:「不..怎可以和馬性交..。不可以….快放了我..。」

他們已經跨上馬,首領鞭馬。馬向前飛奔,那支馬莖也隨著馬的奔跑,在我陰道中出出入入。

剛才被輪姦時也沒有這般強烈的痛楚,我的陰道像要裂開,我痛得狂哭亂叫。

「救命..。很痛….不要….我不要和馬做….啊啊啊..。我的小花瓣要裂了….。求求你們..。可憐小月..。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大腿傳來一陣火灼般的痛楚,首領狂笑道:「小淫婦,馬的東西夠充實了吧!!」

一邊說,一邊繼續用馬鞭鞭打我被綁著的大腿,傳出「啪啪」的清脆聲音。他令馬跑得更快,我抵受不住馬莖的強烈抽插,暈了過去。

當我醒來時,見自己身處一間幽暗斗室,斗室中央有一人坐著。我勉力站起來,下體兀自疼痛。

他打量我一陣,「果然是美麗動人,先自慰給我看看。」

我陰戶痛得要命,怎樣自慰給他看??

我搖頭道:「不..。小月陰戶痛得要死,你就可憐可憐小月吧。」

他陰森的笑笑,「那你就要吃點苦頭了。」

他命手下抬來一個木箱。他將我放進木箱中。我的雙手被綁在木箱兩邊。口中塞了破布,陰道塞了活塞。其中一人拿出注射器,在我手臂注射。我感到全身火燒般燙,全身性感部位有如蟲行蟻咬。

我當然知道這是吃了烈性春藥後的結果。我想用手自慰,奈何卻被綁住。我想呻吟幾聲,口中又塞了破布。我希望我的陰道將淫水流出來會舒服點,但那個活塞阻止了淫水的流出。

我全身被慾望燃燒著,無處宣洩,非常難受。我只有暗中哭泣。

我在那箱子過了一日一夜。

次日,那人拔掉我口中的破布,笑問:「如何,肯自慰了嗎?」

我哭叫:「不,永不。我不會做你的性奴隸。」

他道:「那你預備繼續受刑。」

他的手下把我從箱子拖出來,仍然綁住我的手。

我被他們按在地下,抬高屁股。其中一個手下拿了一小桶冰來。另一人分開我白嫩的臀肉。

那人道:「再給你一個機會,肯還是不肯?」

我哭叫:「你如此折磨我將來一定會後悔。」

那人摑了我一巴掌:「敬酒不吃吃罰酒。塞滿她。」

那兩人立即將冰塊塞進我的菊花洞。未經人事的菊花洞怎經得起如此摧殘,一陣撕裂般的痛楚傳來。

我哭鬧道:「不要..。很痛….停止….啊呀..。救命….。」

那桶冰全部塞進我的肛門,那人又用活塞塞著我的肛門。我被迫轉過身體,那人用打火機燒我的陰毛,我下身一陣灼熱,痛得我死去活來,我彷彿嗅到肉被燒焦的糗味。

我不斷叫:「小月的小花瓣燒焦了….。很痛….。很燙….不要….求求你們..。放過小月吧!」

那人道:「那你現在肯還是不肯?」

我勉力點頭。

他道:「大聲點說出來。」

我忍住全身的痛楚和滿心的羞辱,大聲叫道:「小月肯自慰了。小月是性奴隸。」

他滿意地笑了一下:「很好。」

他命手下放了我。我肛門的活塞被拔掉,冰塊全跌在盆子中。而且,伴著這些冰塊,還有一條啡色的東西。我瞥了一眼,不由得紅了臉,那是我的糞便。原來我的肛門被凍得失禁。

他待我回氣完畢,便道:「快自慰吧!!我等得很不耐煩了。」

我赤裸裸站在他面前,右手撫摸著我的左乳,左手緩緩伸到下體。燒焦了的下體被手撥弄,傳來一陣陣刺痛。

我不自覺地呻吟出來,搓揉乳房的手更加大力了。

那人卻仍不滿足,道:「小淫婦,叫大聲點。將手指伸進那個洞裡。」

我用中指伸進洞中,出出入入,口中狂叫道:「啊啊..。小月很舒服..。看看……我的手指全進去了….。」

我的雙腿不斷磨擦,更增快感。

他端起我淫蕩的臉:「真的那麼舒服??」

我不敢惹火他,只有道:「是的。小月真的很舒服。」

他道:「淫蕩的女人一定要懲罰。」

他向手下道:「吊起來,給我打。」

我哭叫:「不….。不要..。為什麼….小月已經肯做你的奴隸了..。為什麼還要折磨小月….」

他笑道:「你似乎還未懂得甚麼是奴隸。奴隸的意思是"絕對服從"。」

那兩名手下立即將我綁起來,將繩子放在勾子,另一人拉動繩子,我的身體慢慢離地上升。

那兩人拿出鞭子,一先一後的鞭打我。我全身感到劇痛,瘋狂地扭動身體,嘴裡叫道:「小月肯屈服了..。別打..。很痛….啊啊….流血了..。」

那人道:「奴隸沒有權利要求。給我用力打。」

鞭笞之刑繼續進行,而且越來越痛。打的人越打越開心。我終於不支暈倒。

醒來後,我頭很痛。身體已被放下,也沒有人再鞭打。我只聽到那人道:你現在肯做我的奴隸了吧?」

我迫於無奈道:「小月肯做了。」

他道:「那你說給我聽,甚麼是奴隸?」

我道:「絕對服從。」

他道:「你真的做甚麼都肯?」

我很害怕他又折磨我,只好點頭道:「是的。」

他點頭道:「好,」他再向手下吩咐道:「帶他出來。」

他的手下帶來一個男人。我倆對望一眼,心中都震驚異常。原來他便是我的哥哥。我長大以後,哥哥從沒有看過我的裸體。如今我卻赤裸裸地對著他。我面上不禁火燒般燙。

那人對哥哥道:「你長這麼大,應該還未見過你妹妹的肉體吧。今天便讓你享受個夠。」

他對我說:「用你的身體去服務你的哥哥。」

我道:「不….他是我哥哥啊….。怎麼可以……」

他粗暴的道:「甚麼不能??不做的話,你就慢慢受刑好了。」

我想起剛才的痛苦,只有跪在哥哥面前,解下他的褲子,將他的肉棒子放入口中。

哥哥道:「妹妹,你幹什麼??這….不能….」

我滿面淚痕,抬頭向他打了個無奈的眼神。

那人道:「不用憐香惜玉啊,在她的喉嚨裡抽插呀!!不做的話,我便只有用其他酷刑來玩她了。」

哥哥迫於無奈,只有按著我的頭,肉棒子在我口腔前前後後的進出。

吮了一會,那人命令我像狗一般伏下,屁屁向著哥哥扭擺。我感到無限羞辱,眼淚流得更厲害了。

哥哥拿著肉棒子,在我陰戶口揩擦。

我叫道:「哥哥,不能。我們是兩兄妹呀!!」

哥哥哭道:「小月,原諒哥哥吧,我不行了,一定要女人。」

語畢,陰道有條東西塞入。

我叫道:「不要….。哥哥的好大….」

哥哥在我陰道中抽送。強烈的屈辱感也同時帶來快感。漸漸地,我的痛苦的抗拒叫聲已變成淫蕩的叫床聲。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