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5:


我和小姨子做愛記錄

我和小姨子做愛記錄

一初嘗小姨子

2003年冬天的一個傍晚,我和小姨子李純有了第一次。那時我33歲,她26歲。

小姨子長得漂亮,大眼楮,雙眼皮,淡淡的眉毛,高高的鼻梁,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手指長而白,身材窈窕,胸部豐滿,兩腿修長,亭亭玉立,有一種天生的高雅氣質。

很久以來我就一直喜歡她。但當時我大學才畢業,工作也還不順,也沒經濟基礎,一心撲在工作和事業上,也沒心思想入非非。

後來我工作順利了,經濟也好些了,對小姨子的思念與日俱增。每當看到她的時候,就很興奮,不是滋味,想和她發展更進步關系,但不知道她有沒有這種想法。

我和小姨子以前是一種正常的關系,很好的兄妹關系,要向她提別的事,真說不出口。我一直想找機會向她表白,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2003年冬天,機會終于來了。那個傍晚,我一直記得很清楚,永遠也不會忘記,我永遠感謝那個傍晚和那家餐廳。

那天我有機會和她單獨相處,並請她吃晚飯。

當時氣氛也很融洽,我想,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今後還有沒有機會,也不知道今後還有沒有勇氣和膽量再向她提這件事。畢竟她是小姨子,我不敢亂來,怕把事情弄僵了不好收場。如果把事情鬧到老婆那里去了,我就吃不了兜著走。所以我想用開玩笑的方式入手。

我開著玩笑對她說︰“你有過兩個男朋友,而我卻一直只有你姐一個女人。”

她真以為我在開玩笑,于是她開玩笑地說︰“你可以去找女人嘛。”她知道我不會。

我笑著說︰“你知道,我認識的女人不多,找不到。你幫我找一個吧。”

她笑著說︰“你自己找吧。”

我說︰“在你的朋友中給我介紹一個,介紹一個可靠一點的。”

她說︰“我朋友中沒有合適你的。”

我覺得時機到了,機會可能一閃而逝,永不再來,我笑著說︰“我覺得你就比較合適,我就找你吧。”說這話時我听得見自己心在“咚……咚……”地跳著。

她沒說話,我看到她還是微笑著,但笑容凝固了。

我們要的小吃端上來了,我點的都是她喜歡的小吃。我們都沒說話了,慢慢開始吃。

我要乘熱打鐵,于是說︰“我覺得我們就很合適,我一直很喜歡你,但一直不敢對你說。我們也有時間和機會見面。”

她沒說話,也沒笑容。

我催問她︰“你覺得呢?”

她在慢慢吃著,過了好久才說︰“你是我姐夫啊,我怎麼對得起我姐呢?”

她和她姐關系很好,她也怕她姐。

我開導說︰“你現在不要把我看成你姐夫,你就把我看成其他男人,你想一想我們合適不合適。這和你姐沒關系,只要她不知道,我會對她好的,你也看得出來我對她很好,即使不找你,我也會去找其他女人的,我這輩子不可能只有你姐一個女人。與其找其他女人,還不如找你,我一直就喜歡你,你是我最喜歡、最想找的女人。如果我找了別的女人,我和你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好了,我就會對其他女人更好。我認為你和我最合適。”

我說話的時候非常緊張,心都跳到嗓子眼了,成敗只在一線之間。如果她同意,我就大功告成了,就會得到一生的幸福,反之,我就會很失望,很難受。

過了一會兒,她說︰“太突然了,我沒想過,讓我回去想想。”

我說︰“今後如果被人發現或出了其他什麼事,我一人承擔,我就承認是我一人所為,並非你的自願。”

她沒說話,在慢慢吃著。

我急切地想把事情敲定,怕夜長夢多,日久生變,抱恨終生。于是我說︰“你現在不要把我當成你姐夫,把我當成其他男人,關鍵是你喜不喜歡我。如果你也喜歡我,我們現在就到旅館去。”

我看得出來她也很緊張、激動。

我不吃了,才吃了一點點,吃不下了,心情激動。我看她也不吃了。桌子上的東西還剩了一多半沒吃,要是平時是能吃完的。我付了錢,站起來,看著她,看她是否站起來跟我走。如果她站起來跟我走,就成功了,否則就沒戲了。我站了一會,她慢慢地站起來,我們出了餐館,打的到一家賓館。

進了賓館,關上門,房間里只剩下我們倆,很安靜。

我感到無比緊張和激動,這畢竟是和自己的小姨子,不是和其他人,是和漂亮的、朝思暮想的小姨子。

我們坐在床邊,誰也沒說話,也沒看對方。我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我和小姨子一直是很正常的、很好的關系,真不好向她伸手。但直覺告訴我,必須要行動,事情已經到了這步,這不是我一直希望的嗎?但我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我機械地伸出手,放在她肩上,輕輕撫摩。

她低著頭,好像沒有反應,只是看著自己的手。

我輕輕地把她拉過來,她慢慢倒在我懷里。我輕輕地抱著她,然後越抱越緊。我感到激動、安慰,把小姨子抱在懷里。

下一步該怎麼辦?我問自己。

我用右手輕輕解開她衣服的口子,隔著乳罩輕輕地感知她的乳房,小姨子的乳房很飽滿,漲漲的。我發現她胸部中間很熱很濕,是香汗,冬天啊,還有這麼多汗水?我意識到她也很緊張、激動。這件事對她來說更非尋常。現在抱著她的是她姐夫,是她姐夫的手在撫摩她的乳房,從今以後姐夫就是她的了。

我激動了,身體發熱。我把她的乳罩往上拉,露出乳房,我撫摩她豐滿光滑的乳房,兩顆葡萄一樣的乳頭,她的身體動了一下。

撫摩了一會兒乳房,我開始脫她的衣服。

她說︰“我自己脫,你脫你的吧。”

很快我們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兩個人赤身裸體坐在床上,很刺激、激動、也別扭。

她背對著我,我用手去拉她雪白的大腿,說︰“你轉過身來,讓我看一下你的旁雍。”

她把腿伸開。

我看見她下面又黑又長又多的旁雍,激動說︰“你的旁雍好多啊。”

她也急切地說︰“你的呢?”

我把腿拿開,把雞巴對著她。

她眼楮一亮,驚訝地說︰“姐夫的雞巴好大啊,起來肯定舒服。”她馬上伸過手來拿著雞巴開始玩。

我欣賞、撫摩了一會她的旁雍和小啾,她也欣賞和撫摩了一會兒我的雞巴和兩個卵蛋。

我把她放到在床上,我躺到她身上,臉貼得如此近,我感覺到了她呼出的氣息。

這時我感到很別扭,自己怎麼會躺在小姨子美麗的身體上?但現在不容許我想這麼多了。

小姨子看來也很興奮,她把兩條腿高高地舉起,抱在我腰上。

我感到小姨子很投入、主動。我把雞巴慢慢進小姨子小啾里,由于我們都流出了很多淫水,所以很容易雞巴就進去了。

當時我不禁在想,我的雞巴怎麼會進小姨子小啾里呢?我開始抽動雞巴,感到小姨子啾里緊緊的、很燙,雞巴往里的時候,小啾里面的嫩肉就貼著雞巴緩緩讓開,讓雞巴進去。

小姨子有反應了,她呼吸急促,雙手緊緊抱著我。我感到小姨子小啾比她姐敏感。才幾下,她就感到好像受不了的樣子。

她說︰“我好……久沒……了啊。”

她本來是想說這句話來掩飾她現在的激動和身體強烈的感受,可這句話反而表現出她現在身體感到的舒服、難受和刺激。

我更興奮、更加猛烈地盆。由于心理還不適應和小姨子,緊張、激動,沒多久就射精了,這差不多是我表現最差的一次,我自己都感到懊惱。

我們一起到浴室,我幫她洗,她幫我洗。

我說︰“想不到第一次沒能讓你滿意。”

她微笑著說︰“已經很不錯了啊。”

我送她回家,在的士上我對她說︰“我想你已經很久了。”

她說︰“你以前為什麼不對我說?”

我說︰“以前我不敢對你說。即使我對你說了,還不知道你會不會同意呢。”

她說︰“如果你早點對我說,我就會多到你們這里來。”

我問她︰“你以前想過我沒有?”

她說︰“我一直很尊敬你。”

她又說︰“回去要注意啊,不要讓姐看出來。”

我說︰“知道。”

我問她︰“從現在起,我們的關系就改變了,更緊密了,你有什麼看法?”

她說︰“我要珍惜這種關系。”

她又說︰“你很幸福了,你有我和我姐。”

我說︰“是啊,我感到很幸福,我有你和你姐兩個女人,我這輩子滿足了。”

從那以後,我們不只一次地在我家附近的賓館、她家附近的賓館、我的床上熱烈地擁抱、親吻、撫摩、。一起度過了不少美好時光……

二再上小姨子

上次和小姨子李純約好第二周星期四下午3點鐘在鴻來賓館大廳見面。這個時間家里的人都上班去了,對我不會在意。然後她在我家過周末。

我提前19分鐘到了鴻來賓館,李純還沒來。我問了前台605房間沒人住,605面向大街,不用關窗簾,光線好,在里面可以看到一大片市區,而不用擔心外面看到里面。我滿懷激動的心情守望大門,等待著李純翩然而至,面帶甜蜜的微笑款款走進大門。

3點鐘到了,她還沒來。我繼續望著大門。

4點,沒來。她在干什麼呢?什麼事情讓她遲到?

5點,沒來。我懷著失望的心情,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鴻來。

我不敢給她打電話,怕是她老公在身邊。我沒有辦法了。但她今後會來的,一定會到我家來的,因為這是她姐的家,她經常來的。這就是我想和小姨子好的重要原因之一,可行性、持續性、穩定性。

再一個星期五,我下班回到家,家里人都在客廳有說有笑,我吃驚的看見李純也坐在那里。她織著毛衣,穿著紅色的衣服,很鮮艷,映得她的臉也是淡淡的紅色,像新娘子一樣,我有說不出的激動。我心想,你終于來了,但我沒表露出來。家里人向我打招呼,她沒和我打招呼,也沒抬頭看我,在專心織毛衣。

周末我們是不會單獨外出,周末都不上班,如果單獨出去需要說出一個理由。熬吧。看見李純總比沒看見好,好事就在眼前。

好容易到了星期一,大家都該上班了。我離開家比誰都早,好讓大家看到我已經上班去了。在離開前我找到一個沒人的機會給李純一張小紙條,上面寫道︰“一會兒家里人都走了,你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回來。”

她很快看了,點了一下頭,把紙條放進衣服口袋里了。

我哪有心思認真上班,一直焦急地等待著手機響。8點32分,手機響了,是家里的電話號碼。我知道是李純打來的了。我抓起手機,按下接听鍵,听見李純那輕微而清澈的聲音。

“姐夫嗎?”

“恩。”

“家里沒人了。”

“恩,知道了,我馬上回來。”我用顫抖的聲音說。

我馬上出辦公室,下樓。幾分鐘後我回到家,上樓前沒看到周圍有什麼異樣。

時間不容許我們客套,我拉著李純就往我臥室走。我們馬上開始脫衣服,我先脫完,躺到床上,雞巴早就硬了。看見她脫完了,我一把把她拉到床上。我們緊緊抱在一起,身體不停地在對方身上摩擦、感知,她全身肌膚又光又滑。

我吻著她的嘴,說︰“想死我了。”

她說︰“我也是。”

我說︰“抱著小姨子就是舒服啊。你抱著姐夫舒服嗎?”

她說︰“恩。”

她的乳房鼓鼓的,有彈性,也很光滑,還有硬硬的乳頭,在我胸部來回摩擦。我也感到堅硬的雞巴頂在她兩腿之間摩擦。我急不可待地用手撫摸她的乳房,她則把手伸到下面去抓住雞巴並上下套弄,我又把手伸到下面去摸她的嫩旁,感到很多起雍,嫩噪里已經有很多水了。

她捏著堅硬粗大的雞巴說︰“姐夫好騷啊,雞巴這麼硬。”

我把一根手指插進邁烹,水好多,我說︰“你也騷啊,臣里好多水啊。”

我們這次少了份羞澀,多了份快感,更多的是刺激,偷吃禁果的刺激。瘋狂擁抱、接吻、撫摸之後,我翻身躺到她身上,分開她兩條雪白的腿,左手拿著粗大而堅挺的雞巴,用雞巴頭在她流水的旁上摩擦,在陰蒂上摩擦,然後對著嫩噪慢慢進去。由于她和我的水都多,已經很濕很光滑,很容易就進去了,但還是感到磐玄吁很緊。

我跪在床上,兩手抬起李純的兩條潔白、勻稱、修長、性感的腿,雞巴在潢里不停地著,每當雞巴往外抽的時候,看得見雞巴往外帶出來的嫩旁里粉紅的嫩肉。

她開始呻吟,兩個豐滿的乳房來回微微晃動。

了一會兒,我放開她的腿,忍不住伸手撫摸她的兩個乳房,還有兩個紅紅的硬硬的乳頭,一邊繼續。

她在呻吟,臣里的水越來越多,水已經從你玄出來了。

之前我已經在她屁股下面墊上了一張白色浴巾,以防把水弄到床上,上次已經知道她的水很多。我們繼續,她兩只手抓著我的手臂往她身上拉,仿佛是她在鼓勵我她。

幾分鐘後,她的手越抓越緊,她身體開始痙攣,呼吸急促,兩只手用力把我往她身上拉。我停止撫摸她的乳房,躺到她身上,她兩只手緊緊抱著我,我也抱著她的身體,我們都顧不了自己的尊嚴和虛偽,越抱越緊,繼續更用力訊,她呻吟的聲音變得不規則,呼吸更急促,眼光恍惚。我更用力、更快、更深地盆。

她抱得越來越緊,急切地說︰“快……要來了……恩……快……”

我沒想到李純這麼敏感,雞巴在她里還沒多久,才20分鐘左右,她竟會反應如此強烈。由于時間倉促,我有好多方法都還沒用上。我感到她身體震動了一下,然後全身痙攣,緊緊抱著我,呼吸短促,發出長長而不斷的呻吟,我感到她里的水特別多了,而且熱。我更刺激、更激動,雞巴更硬更粗大了。

我繼續,看她難受的樣子,問她︰“你高潮了嗎?”

她聲音短促地說︰“恩。”

我也緊緊抱著她的身體,我們抱的很緊,瘋狂地盆,臣里很滑。

她說︰“嗯……姐夫……快……”

很快,我身體痙攣,停止呼吸,突然感到下體熱、堵塞、說不出的難受、說不出的快感,熱流失去控制、不可阻擋地從雞巴射出,一股一股地射出。她用力把屁股往上挺,我們緊緊地抱著,她說︰“嗯……射了……”

我點了點頭小聲說︰“恩。”

我們緊緊抱在一起。

平靜下來後,我們手拉著手到衛生間去洗。

我說︰“你這麼敏感?這麼快就高潮了?”

她說︰“你雞巴厲害,也有你是我姐夫的原因吧。”

我說︰“我和你老公比,誰厲害?”

她說︰“你厲害啊。”

我說︰“你沒生過孩子,臣就是緊,很舒服,所以我也射得快。”

她又笑著說︰“姐敏感嗎?”

我說︰“她沒你敏感,她陰蒂更敏感。”

我說︰“喜歡姐夫嗎?”

她說︰“恩。”

我說︰“上次你怎麼沒來?”

她說︰“那天我身體不舒服,老公也在家,也不方便給你打電話。”

我說︰“讓我等了很久啊。”

她說︰“我知道你會等。對不起。”

我說︰“我們之間還說什麼對不起啊。”

我們互相擦干對方的身體。由于怕被家里人發現我上班中途回過家,我穿好衣服,雙手抱著李純的腰,吻了吻她性感的嘴,懷著滿足、幸福的心情,迅速離開了。

三風雨金絨路

兩個月沒見到李純了,時令已近夏季,很想她。

今天中午我下班回家,李純已經在我家了,我很激動。她穿一條黑色褲子,黑色皮鞋,上身是一件無袖藍色真絲衣服,簡單的衣服在她身上是那麼得體,襯托出她妖嬈的身段和高雅的氣質。雖然我和她現在不能干什麼,甚至一句知心的話都不敢說,但我仿佛已經聞到了她的體香,仿佛已經看到了她那令人心動的胴體。

上午李純幫著出去買菜回來做飯。下午兩點過我要上班去了,走之前悄悄告訴李純︰“我先走,你一會兒出來給我打電話,我在外面等你。”

三星級的金絨路賓館離我家不遠,只隔兩條街,位置安靜,外來人員住那里的很多,對當地人來說就比較隱秘,我喜那里幽靜的環境。

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到金絨路賓館,要了二樓的一個標準間並付了錢。服務員把我帶到房間,環境還不錯,衛生間也干淨,床也寬大整潔。十幾分鐘後手機響了,是李純打來的,她已經出來了,問我在哪里。我叫她上36路公交車,在金絨路站下車,20分鐘就到,我在下車那里等她。

我下樓到36路車站台去等李純,車道和人行道之間是一排比人高的灌木,我站在樹後,以免有熟人看見。

有一輛車來了,車停下來我看見是55路車。一分多鐘後又來了一輛車,是36路,我仔細看著每一位乘客下車。第5個下車的是李純,她今天穿著很正式的棕色短袖套裝,看起來很精神,令我心動。她也看見了我,我在前面朝賓館走去,她跟在後面,保持一段距離。

進賓館大門時服務員朝我們看了一下,或許她明白我們要去干什麼。這些事服務員是不會管的,周末這里的房間全都會住滿,全都是附近大學的女學生在外面來住的。

進房間關上門,我坐在床邊上看著李純,她在打量房間。我拉著她的手,把她拉過來坐到床邊。

“你走了這段時間我好想你啊。”我看著她的眼楮認真地說。

“我也想你啊。”她也認真地說。

我把她拉過來擁抱在一起,很久都不放開。

“我們去洗吧。”我說。

我們一起到衛生間洗鴛鴦浴。

我們互相擦干對方身上的水從衛生間出來,站著又緊緊擁抱在一起,感到對方身上濕濕的熱氣,她豐滿的乳房壓在我胸部,光滑而有彈性。我的雞巴已經很硬了,頂在李純如傖俎。我開始吻她豐滿圓潤的嘴唇,把舌頭伸到她嘴里攪動,她吮吸我的舌頭,也用她的舌頭來撫摸我的舌頭。我把舌頭收回來,示意她把舌頭伸到我嘴里,我吮吸她的舌頭,她的舌頭濕潤光滑。我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她把手伸到下面去摸我的雞巴。

我把李純放倒在床上,這里的氣候造就的美麗潔白的女人胴體橫呈在面前,我為之心動。我跪在她旁邊,撫摸欣賞她豐滿潔白的乳房,乳房已經很漲了,圓圓的,很挺,很有彈性,乳頭象兩顆紫色葡萄,我用兩根手指捏她的乳頭,很硬。

我吻她的乳房和乳頭,用手撫摸另一個乳房,然後交換。我的手繼續向下游走,撫摸她平滑而略微隆起的肚子,又圓又深的肚臍眼像一個酒窩。

看到她又多又黑的旁雍,我馬上伸手去撫摸,在茂密的旁雍中間露出粉紅色的嫩旁,臣里已經濕了,淫水已經打濕了眼雍。

我用手指輕輕摸了摸眼,她發出輕微的呻吟,我看到她的旁在收縮。我用舌頭舔她的旁,她又開始呻吟。分開擎秋到了陰蒂,陰蒂比較大,我用舌頭舔陰蒂兩側,她呻吟的呻吟更大了,身體也在動。我停止舔她的旁,繼續往下撫摸、親吻她潔白的大腿、小腿、腳。我讓她翻過身來,屁股朝上躺在床上,我撫摸、吻她的背。然後往下撫摸她的屁股,她的屁股白、細膩,大小適中,很翹,很性感。

欣賞、撫摸了一會兒李純的屁股,我用嘴和舌頭開始在她屁股上親吻。用兩只手分開她的屁股,看到她紫色的屁眼很緊,我用一跟手指撫摸她的屁眼時她又開始呻吟,屁眼也在收縮,這時我的雞巴更硬了。

我躺到她身邊,頭朝她的腳,腳朝她的頭,我們開始玩69式,這是我喜歡的肢勢。我用手撫摸、用嘴唇吻、用舌頭舔她的旁,也把舌頭伸到磐玄攪動。她用手撫摸我的雞巴和睪丸,用嘴含著雞巴一吞一吐,用舌頭在雞巴頭四周滑動,有時用嘴含著睪丸玩。

我身體感到無比舒暢,雞巴和下體的快感不斷堆積,漸漸難以承受。李純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呻吟聲越來越大,伴隨著腿和身體不時抖動。

我們停止69式,我翻身躺到李純身上,分開她兩條潔白修長的腿,左手拿著粗大堅挺的雞巴在她已經流水的旁上摩擦,然後對著繒慢慢進去,她的旁玄濕潤光滑,很緊。

我跪在床上,兩只手高高抬著李純的兩條腿,雞巴開始在諤里抽送,她開始呻吟,兩個豐滿的乳房前後擺動。

了幾分鐘,我放開她的腿,讓她自己舉著,我伸手撫摸兩個乳房和兩顆硬硬的乳頭,同時繼續。她在呻吟,臣里越來越光滑,淫水越來越多,已經從你出來了,流到床單上了。

我說︰“你的水真多啊。”

她說︰“恩。”

我又用兩只手高高舉起她的兩條腿,雞巴繼續在里抽送。我感到雞巴的快感不斷增加,身體已經非常亢奮,一邊,我一邊吻李純的腿和腳,有時含住她的腳趾。

一會後,李純呻吟的聲音變得很大,呼吸急促,身體僵直不動,把手伸過來拉我,她說︰“快……要來了……”

我放下她的一只腳,把手伸過去讓她用力拉著,繼續更用力訊,雞巴更粗大更堅硬更有力了,她說︰“快……姐夫……恩……啊……”

李純的手緊緊抓住我的手,她身體開始痙攣,抖動,臣在不停的收縮,我知道她在高潮了。我身體就更加亢奮了,雞巴更粗更大更堅挺,更用力地盆。不久,我雞巴的快感已經無法承受,難以控制了,我馬上躺到李純肚子上,緊緊抱著她的身體,瘋狂區。突然一股熱流射出,我緊緊抱著她的身體,她也緊緊抱著我的身體,精液一陣陣射出……

我們緊緊地抱了很久,高潮過後平靜下來我們才依依不舍地放開對方的身體。

我們一起到衛生間洗了,光著身子躺床上聊天。

“你每次都比我先高潮。”我看著她的眼楮說。

“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激動。”她說。

“你和你老公苫是那樣嗎?”我問。

“不是的,和他掎不是經常能到高潮的。”她說。

“你叫的聲音真大,不怕人听見?”我問她。

“命都不想要了,還管那些。”她說。

“和姐夫在一起好玩嗎?”我問。

“好玩,死了都值。”她說。

“不準你說傻話,我不要你死。來日方長,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呢,如果你怎麼了,我怎麼辦?”我半愛惜半批評地對她說。

“你老公好像和我差不多大,是嗎?”我問李純。

“和你一樣大,你們是同一年的。”李純說。

“我問你,在你心目中我作為你姐夫的成分重還是情人的成分更重?”我問她。

“當然是姐夫的成分重了。”她說。

“我希望你更多地把我當成情夫而不是姐夫。”我認真地說。

“我對你一直是很尊重的啊。”她也認真地說。

“可我更希望你的愛而不是尊重。”我說。

“不習慣。”她笑著說。

“我們都發展到什麼地步了?不習慣也得習慣。”我拿她開玩笑。其實我也還很不習慣。

“姐夫,我想換手機。”李純說。

“要什麼款的?NOKIA比較好。”我對李純說。

“我也喜歡NOKIA的。”李純說。

“我明天就去給你買,但你這次不能用,不能讓你姐看到你在這里新買的手機,怕她懷疑是我給你買的,也不要讓你老公看出來你是在這里買的,你回去過兩天才開始用。”我對李純說。

“知道了。”李純說。

李純今天很開心,逗我玩,她用兩根手指假裝來戮我的眼楮,嚇得我趕快用手去擋,擋開了她又把手指伸過來。

“我最怕這個,你和你姐一樣調皮。”我開玩笑說。

“你們很好玩啊,我羨慕你們。”她說。

“你不也和我在一起玩了嗎?我也和你好好玩。”我說。

“你好幸福啊,你有我們兩姐妹。”她羨慕地說。

“恩,我很幸福。你也不錯啊,也有兩個老公啊,還擁有姐夫。”我也微笑著說。

“我來給你按摩。”她說。

“你會按摩?”我問。

“會的,來吧。”她讓我背朝上平躺在床上。

李純到象真的會按摩,她從我的頭到肩、背、屁股、腿、腳,甚至腳趾,依次按摩,然後還把她的兩只手合在一起,用手指依次在我身上敲打,手指還發出“啪,啪”的聲響。然後又讓我翻過身來仰臥著,又在我身體前面按摩。

“好舒服啊,你還真會按摩,有幾個男人能享受到漂亮小姨子的按摩啊?”我說。

在按摩雞巴時她很仔細,用了很長時間,與其說是按摩,還不如說是在玩弄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又硬了,她用嘴含著雞巴上下套弄,雞巴很硬了,我把她拉過來放到床上,又要。

“你還行?”她問。

“當然了。”我微笑著說。“我還可以再來兩次。”

“我可來不了那麼多次。”她笑著說。

我又躺到她身上,分開她兩條腿,拿著堅挺的雞巴對著嫩噪慢慢插進去。我跪在床上,兩只手舉著她的兩條腿,雞巴開始在諤里抽送,她開始呻吟。

這樣了一會兒,我讓她跪在床上,向前彎下腰去。我跪在她屁股後面從她後面入里。我認為這樣的姿勢很性感刺激,使人感到原始的動物的野性和沖動,雞巴得更深,很容易頂到磐心,也能完整清楚地看到李純豐滿潔白的屁股,一邊饈邊欣賞她美麗迷人的屁股,兩只手在她屁股上撫摸。有時我彎下腰去抱著她,有時用兩只手分別抓著兩個乳房或乳頭玩。

從後面插入的不足之處是不能看到對方的動作和表情,我喜歡欣賞李純南的動作、反應和表情。

我讓她仰臥到床上,分開她兩條腿,把雞巴入里,然後拿著她的兩只腳,開始。由于剛才有了第一次,這時李純的反應更加敏感。而我卻相反,第二次時卻更加持久,雞巴更硬更有耐力。因為知道李純要不了多久就會高潮,所以我直接不停地盆,不用控制自己的感覺和動作,幾淺幾深的方法全都不必用,以便我們能同時到達高潮。一會兒後李純就高潮了,她叫的聲音很大,我感到非常刺激,更猛烈地盆,一會兒就射了。

高潮退後我摟著她一起去清洗,互相擦干身上的水時已是5︰42。

“該回去了,姐要下班了,要是她回家看見我不在,她會懷疑的。”李純說。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

“噓,你姐打來的,不要說話。”我看見是李潔的號碼。

李潔叫我到商場門口見面,然後一起回家。我們一般都是下班後在某個地方匯合再一起回家。

我把李純拉過來,兩個人光著身子擁抱,接吻。

“我們走了吧。”李純說。她怕回去晚了被發現,她比我更怕,她很怕她姐。

我不得不放開她。我們開始穿衣服。

“我給你穿。”我說。

我從她手里拿過乳罩給她戴上,把她推倒在床上,給她穿上內褲,很舍不得地把內褲拉上去遮住了眼雍。給她穿上褲子,系上皮帶,拉上拉鏈,接著給她穿上上衣,扣上扣子,又讓她坐到床上,給她穿上襪子,穿上皮鞋。

“我也給你穿。”我把她拉起來時她說。

“到那里去。”她示意我躺到床上去。

她把我的一只腳抬起來,套上內褲,再把另一只腳抬起來把內褲套上,然後把內褲往上拉。內褲穿上後,雞巴頭還露在外面,雞巴有點長,她用手把雞巴橫著放到內褲里。她拿來褲子給我穿上,然後給我穿上短袖襯衣,最後是襪子和鞋。李潔也經常幫我穿衣服。

“好享受、好幸福啊。”我說。

我們站著擁抱,接吻,不想分離。

“恩。”她點頭說。

“我不會接吻。”她笑著說。

“就是這樣的啊,你吻的很好嘛。”我也笑著說。

“走吧。”她說。

“好吧,總是要分開的。”我無可奈何地說。

“你先走,過幾分鐘我再出去。”我說。

我們怕有人看見,不能一起走。我輕輕把她推出門去。

李純走的是另一條路回去,和我回去的路不同,以免有人看見我們是從同一方向回來的,怕別人聯想,引起懷疑。

幾分鐘後我才出去,出大門時服務員看了我一眼,我像沒事人一樣離開了,賓館也在我身後。

到商場門口時李潔還沒來,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和李純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神不知鬼不覺,劃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我和李純之間的事,應該與老婆無關,我對老婆一直很好,自從我和李純有了那事後,我對老婆更好了。我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珍惜家庭,更愛我老婆。

Tags:

藥局老闆娘

藥局老闆娘

晚上洗澡時發現陰囊很癢有些像是太乾燥的脫皮,洗完後還是很癢,想說去常去的藥局買個皮膚藥膏來擦。

那天只剩她一個人看店,聽她說男店長也就是她老公去台北參加藥事法講習兩天,晚上不回來。

因為跟她們夫妻很熟了,又不知跟她怎麼形容我的病徵,就提出給她看一下再請她建議擦什麼藥。

她也很大方的說可以啊!反正快要休息了,就去把鐵門放下剩離地30公分高,並且把自動門關閉電源。

我問她要在哪裡看?她說你不介意我們店內有監視器的話,就在這裡啊!

不好吧?我說:不然到洗手間好了。

她於是領我走入內間,是那種設在樓梯底下的浴廁共用的洗手間。

進入了狹小的空間氣氛又更加曖昧,她習慣性的帶上門。說:你自己來還是我來?

我還會意不過來時表情尷尬,她笑著接說:我們平時幫客人注射也是到這裡,習慣幫客人脫褲子了。

她直率好無防備的談話,讓氣氛輕鬆不少!

喔!我都是幫別人脫,沒被別人脫過呢!我也開始跟她打趣的說話

那這樣吧,你幫我脫,我幫你脫!她又說

幫妳脫?又換我接不了話了

是ㄚ!幫我脫掉我的藥師服啦!這裡空間小很悶耶。

喔…..是唷,好!說著動手脫掉她的白色藥師長袍

裡面穿的是T恤跟一片式的短裙,還算正式的穿著

但是,在我脫掉她的長袍她幫忙抽出袖子裡的手時,挺胸的動作讓我注意到"激凸"

是的,她應該是沒穿胸罩,豐滿的乳房將乳頭頂出

換她動手解開我的皮帶,低身退下褲管時,從T恤寬鬆的領口我證實了這件事

接著她毫不矯情的彎下腰,拉下了我穿的內褲,用手撥著我尚未漲大而自然下垂的陰莖

左手抓住它往上直立而露出陰囊,她沒帶手套用右手手掌整個承接著我的陰囊

用手指改變觀看著角度,我還是能夠從她領口看到她的整個乳房春光

後來,她大概是腰酸了,乾脆蹲下臉部正好在我下體高度

仍持續研究的模樣,還用指甲刮了刮表皮上脫皮的部份

你洗澡時水是不是都很熱?

是ㄚ!我喜歡洗熱水澡。

太熱對男人不好喔!你這是皮膚太過乾燥造成的陰囊表皮乾裂脫皮,這麼敏感的部位脫皮了當然會癢

擦些潤滑的乳膏就好了。說著她俏皮的對著經她撫摸刺激後慢慢昂揚的陰莖輕拍了一下

這一下,讓我的陰莖更顯憤怒,生氣的直豎起立跳動著發抖。

我接著說,妳能給我擦一擦嗎?

她笑著看我,哪一種…….擦~~插~~?

妳說呢?這倒底是誰挑逗誰ㄚ?

她笑而不答,轉身出了洗手間,聽她腳步聲是再往前頭店舖去取藥

接著聽到鐵門再放下到底而停止的聲音。

聽著腳步聲她走回到洗手間門口,又停下了約一分鐘才開門進來。

她讓我坐在馬桶上,將我還在小腿上的內褲脫下,把我兩腳分開

她就蹲在我兩腿間,打開藥膏擠出大量的乳液往我陰囊上均勻的塗抹

還是用左手抓住陰莖右手塗抹,當她右手循環的按摩陰囊時,

我感覺到左手也有些小動作好像輕輕的上下套弄,我的陰莖變的更硬更大

接著她又取了大量的乳液往陰莖塗,並且大動作的套弄塗抹

就像是幫我手淫一樣,真是太舒服了。

她擡頭媚眼看著我,好像怪我還不行動一般

我受到鼓勵,於是就動手從領口伸入衣內撫摸起她的乳房

見她沒有阻止我的行為,更加大膽的兩手拉高T恤露出美麗的雙乳,

用兩手享受著乳晃,時而用拇指按壓挑逗她的乳頭

妳的胸部好大好美喔

你的肉棒也很大呀!她很媚的笑著

我勇敢的用雙手捧起她的臉深情的吻下去,她也很熱情的回應我

兩人的舌頭在對方嘴內激情的舌吻

兩人嘴巴分開後,她自己脫掉了T恤

又右手抓住陰莖套弄,低頭張嘴親吻著我的龜頭,並不時擡頭媚眼看我

更進一步吞下了我整根陰莖,在她口內快速的進出著

我很快就感覺精關不守,想假藉換動作要停止

她看出我的意圖,用左手食指插入我肛門兩個指節的深度,嘴巴用力吸著右手用力套弄

我當然忍不住,將我幾天累積的精液都射入她嘴裡

她知道我射精了,並沒有停下動作

還用舌頭攪動著我的龜頭,讓我射精一直持續,彷彿要將我榨乾一般

然後緊閉雙唇的抽出我的陰莖,看著我微張嘴巴讓我看精液在她嘴裡的樣子

接著她就將全部精液吞下去,還嚥了好幾次,好像怕吃不乾淨一般

我舒服的緊抱著她,直跟她說謝謝!好久沒這麼爽過了!

我撫摸著她,手也伸入裙下想摸摸她的陰穴

才發現她沒穿內褲,原來是那時取藥回來停在洗手間門口的原因

怎麼可以自己爽,沒餵飽她呢?我就開始吻她

手在她濕潤的陰部下功夫,她開始呻吟享受我帶給她的快樂

我拇指揉著陰蒂,以中指慢慢插入陰道

她的陰道內湧出一股熱流,更多的淫水隨著我的手指抽插而流出來

整著下體溼糊糊的還沿著大腿流下

感覺她快站不住了,換我解開她的一片裙讓她坐在馬桶上

我在她的兩腿之間,用嘴巴跟手幫她服務著

她越來越興奮,扭著下體迎合,大聲的淫叫著

甚至用雙手抱住我的頭往她下面擠,我就用嘴刷洗著她的陰唇

手改兩指摳挖再三指抽插,她越叫越大聲,淫水越流越多

終於,她潮吹了,隨著我的每一下動作噴出好多潮汁

她雙眼緊閉臉氾紅潮,身體不停的抽搐著

我讓她休息了一下,她慢慢睜開眼睛舉起雙手作勢要我抱她

我彎下身抱起她,換我坐在馬桶上她橫坐在我大腿上

你好厲害喔!你是第一次讓我這麼快就到高潮的人

說完又親著我,眼睛閉著喘著氣靠躺在我的胸膛

當她緩過氣來之後,看見我正在看著她,於是她伸手打了我一下說
:「死樣看什麼呢。」我說:「我在看妳高潮後的騷樣。」她說:「那還
不是你給弄的。」她張開雙臂把我摟住說:「剛才可真舒服,真的像上天堂
一樣,你可真會玩. 」說著還在我的臉上使勁親了一口。

我指指我那根還在挺立的大雞巴說:「你舒服了,可它還沒舒服呢。」
她低下頭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裡,用她的舌頭舔著我的大龜頭。還含糊不
清的說:「沒關係,我用上面的嘴把你給吸出來。」

我安心的躺靠在馬桶水箱上享受著她給我口交。把女人弄舒服了,就可以
安心享受了。她撅著大屁股跪在那用力的吸吮我的陰莖,我伸手去摸她剛
剛被我搞得濕淋淋的屁股溝兒。在裡面摳著摸著。

過了一會,只見她跨在我的身上,用手握著我的陰莖對準她的小屄
兒,往下一坐,把我的大陰莖套進她的屄裡。我看著她上下的顛著說:「小
騷貨,這麼快就又想要了,想讓我的大肉棒幹了。」她一邊顛著一邊說
:「不是,現在是我在幹你,我用我的屄幹你。」

畢竟是女人,她這樣動了一會之後,累得不行了,她軟軟伏在我的
身上說:「我的好人,你上來吧。」我說:「你叫我親老公,好老公,我就
上。」「啊,親老公,好老公,快來幹我,快來幹我的大騷屄。」我看她如
此的浪,一翻身把她壓在下面又開始一輪狠幹我扛起她的雙腿,把她的兩隻
腳放在臂頭,把她的腿壓向她的身體,這樣她的小浪屄幾乎朝上了,然後我
的大雞巴向下狠狠的捅著,每一下都幹得很深,把她的陰唇幾乎帶進了陰道
裡,再帶出來。這樣狠幹她當然很快就嬌喘連連,浪聲不斷了。只聽她在
下面叫著:「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浪死了,被你這個色狼給奸
死了。」我邊咬著她的白嫩的腳指頭,邊用力的挺動著。

這樣幹了一陣子之後,我讓她撅起屁股,她看看我說:「你又有什麼
壞主意啊。」我拍打著她的大白屁股說:「我要從後面幹你,我要像動物配
種那樣配你。」她瞪了我一眼說:「你真是個壞種。」嘴上雖然這樣說,她
還是跪在床上撅起了大屁股。我在她的騷屁股溝那兒,親親,聞聞,然後猛
上騎上去,騎在她的大屁股上,用我的粗大的陰莖在她濕濕的屄裡抽插著。

我把她的頭按得低低的貼在馬桶蓋上,這樣她的屁股就把得高高的以便
更好的接受我的大肉棒。我喘著粗氣說:「她,你個騷屄,幹你好舒服啊,
你是我的小母狗,我在給你配種。」

這樣瘋狂激烈的交合,讓她更是浪得不行了,她一邊向後頂著屁股
迎和著我的幹干,一邊浪叫著:「啊,啊,啊,啊,是啊,我是你的騷母狗,
你是我的騷公狗,快使勁,使勁配我,配我的騷屄。」我的上身趴在她軟綿
綿的後背上。像公狗一樣聳動著屁股,瘋狂的配她。

這樣瘋狂的幹於是我們倆都達了高潮。完事之後,她軟軟的偎在我的
懷裡。而她的小手還握著我襠下的一團東西。平息了一會兒,她先開了口
說:「你可真會弄,弄得人家渾身上下都舒服。」我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
子說:「怎麼樣,小騷寶貝兒,服了吧。知道我的大肉棒的厲害了吧。」

她嗯了一聲說:「人家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你幹起來可真瘋,簡
直真的像狗狗交配。」我哈哈大笑說:「以後你好好的跟我,我會讓你更加
的舒服的。」「哼,美的你,人家這麼好的身子,就讓你這壞傢夥給弄了。」

她說:「人家的整個屁股都讓你的壞棒棒給弄了。」
我說:「沒有,現在只弄一半,你的屁股溝裡面還有一個小眼兒,我
沒幹呢。」她說:「去死吧你,我才不讓弄那個眼兒呢,會疼死人的,我
老公想弄我都沒讓他弄。」我說:「對,不能讓他弄,得留著讓我給我的小
屁眼兒開苞兒。」說著把中指按在她的菊花穴兒上。

她的下面有很多淫水和精液,這都是天然的潤滑劑,我把這些東西
用手指慢慢的抹進她的肛門裡,很快我已經把兩根手指插在她的肛門裡了。
在她的肛門裡慢慢的摳動。她居然開始呻吟起來了。看來可以插入了。

在我的一再勸說下她再次撅起了大屁股,我握著我的大陰莖對著她
那個已經被我弄得有些張開的屁眼兒,一用力頂了進去。這一下幹得她
「啊」的大叫了起來。

我不管她,抱緊她的大白屁股慢慢的抽插。過了一會兒,可能她不那
麼緊張了,肛門開始放鬆了一些,但這仍然要比小屄兒要緊得多,這麼緊的
一個洞穴夾著我的大陰莖,可真是很舒服。她一邊撅著屁股挨著幹一邊說
:「你這大狼狗,這也能弄,現在居然還有點舒服了呢。」

我一聽,更加的高興說:「跟著我,你就等著舒服吧。」她這個小
騷貨的屁股眼裡也被弄出了滑液。我越幹越來勁。抽插的速度也就越來越快
了。她被幹得也浪了起來。

她一邊迎合著一邊說:「啊,啊,啊,啊,啊,我的好人,我的親老公,
這也這樣舒服啊,幹死了,又讓你幹死了。」又過了好久,只聽她大
叫一聲:「啊,我的天,我要被插死了,幹死人家了。」然後就趴在那一動
不動了,同時我也在她的直腸裡狂射精液。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