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5:


二龍三鳳樂融融

二龍三鳳樂融融

一個大約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東面是一棟二層的小樓,它就佔據了有200多平方米。樓前到院牆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鋪著水泥板。緊挨著南面的院牆種著一些竹子,而小樓的前面也砌了一個小小的花壇,裡面種著有菊花,月季。
八月時節,月季花開的正艷……西面就是大門了。就像傳統的中國庭院一樣,這個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閉得嚴嚴實實,從外向裡難窺一斑……
樓梯在東北的拐角上,從樓梯上來是走廊,出了樓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衛生間前的。下面一樓的這個房間是用來做廚房的。沿著向西的走廊,從中間的房門進去是二樓的客廳,左邊和右邊各有一個臥室。這個小樓樓上和樓下的結構是一樣的。
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烤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力正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台換到另一個台、又換到另一個台……
百無聊賴。剛滿十六歲的陳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T恤撐的緊緊的。他已經上完高一,暑假過了要上高二了,現在他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陳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了,他的姐姐陳靜打著哈欠走了出來,她穿的睡衣短得蓋不住雪白的大腿,紗質的衣料更是朦朧地透出她曲線玲瓏的的身材。
陳靜今年二十歲,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長像更是美麗動人。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就念了兩年的職高,然後就幫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過也用不著她幹什麼。所以,後來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飯,逛逛街。
陳靜推開客廳的門走了出去……一會又回來了,她洗澡去了。浴後陳靜更格外顯得妖艷,嫵媚。
陳力看著姐姐,濕潤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著陳靜的身體,她沒穿胸罩,兩個小乳頭把睡衣頂出兩個小點,幾乎可以看到它的顏色……隨著陳靜的走動,不停的跳動。
陳力目不轉睛的盯著陳靜的胸前。他異樣的眼光被陳靜覺察到了,陳靜順著他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臉上有點發熱,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推開門,回頭一看弟弟仍舊盯著自己。白了他一眼:「小鬼,沒見過啊!」「砰」的關上了房門。
『沒見過啊!』陳力心裡一毛。難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還是只是隨口說出來而已。唉,不管它,還是先看了再說。陳力從沙發站起來,悄悄地來到走廊上陳靜臥室的窗前。
這個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機會,陳力發現陳靜的窗戶上的窗簾沒有拉攏,露出一絲縫隙,而那次陳靜也是浴後正在換衣服。陳力將姐姐動人的身軀一覽無遺,盡收眼底。
從此,陳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惡的念頭,每天偷窺陳靜美麗動人的身體,成為他最大的期待。
陳力將眼睛湊到窗戶上,從窗簾的縫隙向內窺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樣:陳靜站在臥室中,睡衣已經脫掉了,只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內褲穿在身上,卻也無法阻擋她豐滿,圓潤的屁股暴露出來,因為那個內褲太小了,只不過束在她的股溝中而已。
陳靜站在一個大鏡子前梳理著長髮,她的乳房雪白豐滿而堅挺,兩個如紅櫻桃般艷麗的小乳頭,在乳暈的襯托下驕傲的向上挺立著,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間,因為重力的緣故,畫出一道耀眼的弧線,一對乳房更是因她梳頭的動作不停的晃動……
陳靜望著鏡中的自己,她對自己身體很滿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這樣身材、相貌的。她的腿很長,大腿豐滿,小腿圓潤。她的腰很細,也很軟,真好像春風中的柳枝一般。陳靜看著自己,禁不住地點起腳,動了動腿,晃了幾下腰。又給鏡中的自己一個燦若春花的笑臉。
陳靜放下梳子,雙手捧起兩個乳房輕輕地揉搓,晃動。每當夜深,睡不著覺的時候她總會這樣放鬆、發洩自己。不過現在她卻不是為了自己,因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窺自己。
少女的感覺總是靈敏的,陳力還沒看幾次,陳靜就覺得有些異樣,發覺了陳力的偷窺行為。她沒阻止他,而是更放縱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讓他更從容的看清楚。剛才自己隨口說出那句話,陳靜真是有些擔心把他嚇得不敢再來了。
不過……還好,看來他還是色心不改,就再獎勵他一下吧!
陳力看到姐姐幾乎全裸的身體時,已經不能自己了,他的雞巴迅速的膨脹起來,頂的褲子高高的,還有些漲痛。現在看到陳靜在撫摸自己的乳房,陳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開褲子的拉鏈,將雞巴拿在手中揉搓著……
「嘩」,房中陳靜突然來到了窗前,將窗簾、玻璃全拉開了。陳力還沒反應過來,手中還在揉著雞巴,卻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撫愛的那對乳房,幾乎碰到了他的臉上。
短短的一瞬間過去了。陳力跳起來就跑,穿過客廳,回到自己的臥室,倚在門上喘著氣。
而幾乎是同時陳靜也跑了出來,推著陳力的房門喊著:「開門,弟弟,開門!」
「開門,小力,開開門。」陳靜一邊喊,一邊輕輕的拍著陳力的房門。
陳力的臉色蒼白,倚在門後。心中忑忐不安,口裡喃喃道:「唉,壞了……這怎麼辦,完了……」
陳靜仍在叫著門,陳力雖然驚慌不已,可是聽到陳靜的叫門聲,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自己的姐姐總不能不見面啊,說不定好好給姐姐認錯,她能原諒自己。於是心中一橫,轉身拉開了門──
陳力看著眼前的陳靜卻愣住了──陳靜仍舊是只穿著那條小小的內褲,赤裸著上身子。不同的是剛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窺,而現在姐姐完美誘人的身軀,就在自己的面前。雪白的皮膚看著就是那麼的滑嫩,更有陣陣的幽香撲鼻而來……
半天陳力才喃喃地說道:「姐、姐姐,剛才是我……是我錯了,姐姐……原諒我、原諒我……好嗎……」而眼睛卻還貪婪地盯著陳靜那對誘人的乳房。
陳靜看著陳力癡呆的目光,還有未拉下的褲子拉鏈,輕輕的一笑,伸手輕拍了一下陳力的臉頰。
「還沒看夠啊,這幾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我錯了,我不該……」
陳靜赤裸著走進了陳力的房間。
「小力,你長大了,會偷看女孩子換衣服了……」
「…………」
「你是不是還偷了我內褲和胸罩?」
「我……我……」
「什麼呀,老實說。」
「是……是我拿了……」
陳力低下了頭,不敢再瞧陳靜。心中卻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卻還光著身子在我面前幹嘛。」
「還給我吧。」
陳力轉身拿出鑰匙打開書桌的抽屜,兩件內衣就在裡面。這是今天上午,陳力在外邊看到在晾曬的,不由自主就偷了過來,剛剛不過聞了幾下上面的香氣就被姐姐發現。陳力更是覺得無地自容了,低著頭,紅著臉,手足無措。陳靜走過去坐在了桌前的軟凳上伸手將它們拿了過來,看著弟弟的緊張的模樣暗暗發笑。
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這個樣子在你面前你還不明白嗎。
「小力,你還偷看過別的女孩子嗎?比如說……在學校。」
「沒有……在學校……學習緊張的很,怎會有種心思呢。我以前……從來也沒去想過……看這個……」
「那為什麼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見了你在換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換衣服吧。」
「……」
「小力,看著我……,姐姐美嗎……」
「…………」
「怎麼不說話。」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換過衣服……回來手淫了……」
陳力簡直有點急了,這事也要問嗎。可是,從他從小就愛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時……是不是還想姐姐……」
「……」
「是不是想著……抱著姐姐……」
「…………」
陳靜看著陳力,她知道再這樣下去她這個傻弟弟就會越來越緊張,嚇到他可就不妙了。陳靜把手從陳力的褲子的拉鏈口中伸了進去,又從內褲旁邊將陳力軟綿綿的肉棒拉了出來。
「姐姐,你幹什麼……」
「小力,別急。你沒做錯什麼。你長大了,女孩子的身體吸引了你,又有什麼錯?再說手淫也是正常的。」
陳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換衣服時,怎麼沒想過我是你姐姐呀?」
陳靜將陳力的的皮帶鬆開,把他的褲子和內褲都向下脫到小腿處,陳力的肉棒在陳靜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開始膨大起來。
陳力激動起來。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陳靜抱了起來。來到床前把陳靜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雙手抓住陳靜的雙乳又揉又搓。
陳靜微微的喘著氣,躺在床上任由陳力放肆的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親吻。陳力從來沒有親近過異性。此時他只覺得姐姐的身體是那麼的柔軟,潤滑、清香;就這樣讓他撫愛上一萬年他也願意。終於,男性的本能使他將陳靜的小內褲也扯了下來,他撲到了床上將陳靜壓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幫幫我……」
陳靜知道陳力想什麼,但是她卻把陳力從自己上推開了,下到地上。
「小力,我知道,你想肏姐姐,可是……」
「姐姐,剛才是你對我說……」
陳力有點發急的坐了起來,他那充血的肉棒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著。
「小力,你別急,姐姐又沒說不行……」
「來吧,姐姐。」
陳力將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懷中。由於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剛好將陳靜圓圓的屁股抓在手中,陳力更是愛不釋手。
「小力,你聽我說,姐姐一定會給你的,讓你上我,但今天不行。知道嗎?」
陳力放開了陳靜,望著她。
「姐姐,為什麼……」
「你不要管那麼多了…姐姐不會騙你……來,讓姐姐幫你把它消化掉……」
陳靜說著蹲在陳華的雙腿之間。用手拿住自己的雙乳,把陳力的肉棒緊緊的夾在乳溝中,然後晃動著。
「弟弟,這樣行嗎……」
「姐姐,好……真好,你的奶子好軟……真舒服……」
陳力畢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這種遊戲,只有四、五分鐘,他就把持不住了。濃白的精液噴湧而出,射在了陳靜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
八月的天夜幕總是拉上的很晚,已經七點三十分,天空還是很明亮,但是房間內卻已經暗了下來。樓下客廳中已經打開了電燈,桌上擺好幾碟菜餚,陳力坐在餐桌旁邊。陳靜仍在外邊的廚房中忙碌著……
這時庭院外響起兩聲汽車的笛聲,陳力聽到了跑出去打開了大門,一輛兩廂小車馳進小院,幾乎把院中的空隙佔得滿滿當當。
陳力和陳靜的父親陳健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他今年四十四歲;五年前他和他的妻子同在本城的一家大型國有企業工作,那時他和他的妻子都是藍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他深愛著的妻子那一年被工廠的一次嚴重的事故奪走性命,永遠的離開他去了。他的妻子美麗,賢淑。他和他的妻子青梅竹馬,感情深厚。
事故之後,由於他和他的妻子在平常工作中表現出色,在單位中人緣不錯,所以單位賠償了他一筆可觀的金錢。但是,他再也不願在那個令他傷心欲絕的地方待下去了;從此,他再也沒回到單位去過。領導來和他談了幾次,見無法說通他,而且理解他的心情,就為他破例提前了辦理退休的手續。
他在家閒呆一年,氣質消沉,那時他看起來就像有五十多一樣。後來,他終於想通,他還有一對可愛的兒女,為了他們也不能再這樣了。他租了一個攤位賣水果。結果,財運亨通,生意越做越大,現在他已經註冊了一家商貿公司,做各類的商品的貿易,手下還有二十多名的員工。整天生意上要待人接物,不能不注重儀表,現在看來,反比五年前那個藍領工人還要年輕。
「爸爸,您回來了。」陳力問好。
「爸爸回來了?飯就好。」陳靜在廚房中也喊道。
「回來了。」陳健就在小花池旁邊的水籠頭上洗了一把臉。走進客廳,坐在餐桌前。陳力也隨著父親坐好了;這時陳靜也端著最後的兩碟菜餚走了進來。
「去,洗手去。」陳靜對陳力說。陳力調皮的用手捏起了盤中的一塊菜放在口中,跑去洗手了。
陳健看著他年輕美貌的女兒,又想起他的妻子。多像啊,清秀瘦長的臉龐,高挑豐滿的身材。就連那抿嘴的一笑,輕責人的語氣、語調,都是那麼的相像…
「爸爸,你怎麼了……」陳靜輕聲問。
「噢……沒事……沒事……」
陳靜心裡知道他又在想她的媽媽。他的房中放著許多媽媽的照片,而他常看著媽媽的照片發呆。陳靜知道自己和媽媽長得很像,因為陳健一看見她就會陷入沉思。於是她找了一張朦朧樸素一點的照片和媽媽的照片一起放在了爸爸桌上,想知道爸爸是不是分辨得出。可卻沒答案,照片還在那裡和旁的一樣一塵不染。
她當然不能也不會問她的父親:「難道沒看出這一張是你女兒的嗎?」
陳靜、陳力都坐下了。陳靜開口說:「小力,開冰箱拿瓶啤酒給爸爸。」
「拿兩瓶吧,這麼熱的天,小力也喝一杯,你也喝一點吧。」
「小力小孩子家家的喝什麼酒啊,我也不行,我一個女孩子。」
「小力不小了吧,十七歲了,又不上學,讓他喝點吧。女孩子怎麼了,你媽媽就常陪著我喝,還喝白酒呢。」
陳力拿來了啤酒打了開,倒上三杯。沖陳靜做了一鬼臉,意思說:「今天中午你也說我不小了,啊哈。」
陳靜知道他的意思,白了他一眼說:「爸爸,來,女兒今天就敬您一杯。」
陳靜今天是別有用心(這可大家在期待的),可是沒想到陳健讓她也陪他喝酒,轉念一想這也正好,等一下酒後亂性,這不是順理成章的借口嗎,陳靜心中暗自發笑。
陳健今天的心情也不錯,兩瓶啤酒不一會就干了,陳靜又打開兩瓶。等這兩瓶喝下去陳建有些頭暈了,因為這四瓶啤酒大半都是他喝下的,他當然知道自己喝得多。不過和自己的兒女又不做生意,他也沒有在意。
陳靜又打開了一瓶,「小力,你不要再喝了。」
「嗯,你們慢慢吃,我上樓休息一會,有些頭暈。」陳力說完出去上樓了。
陳靜將陳健面前的空杯又倒滿,「爸爸,再喝一杯,今天工作很累吧。」
「不累,公司還是做前幾天那批單子。」
「來,爸爸,乾杯……」

迷姦姊妹花

迷姦姊妹花

當我和現在的老婆還沒結婚時,每當我看到她們三姐妹時就有一股很奇怪的念頭,將來如果和其中一人結婚(後來才發現老大已經結婚了),一定也要和其他二個姐妹一起做愛,因為她們三個真的都是上等的美女,如果可以好好的和她們幹炮那一定很爽。
大姐叫小慧,老二叫玉玲,而我老婆叫玉珍。婚前老婆很保守,堅持到新婚才要把第一次給我,新婚之夜讓我的老婆不停的做愛,讓老婆高潮好多次,但是我的腦海中一直浮現三姐妹的影像,就好像不停的操她們三姐妹一樣,那一夜我們倆都滿足的進入夢鄉。
婚後,因為我工作的地方和娘家很近,所以常在娘家洗澡、吃飯,大姐也在附近上班,而她老公則在隔壁鄉鎮上班,所以大姐常常在家,等到五、六點才回去。二姐則在鎮內銀行當櫃員,生活圈很小不管那時候到岳母家都可以看到她,所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她當第一目標,希望得到她的第一次。
為了實現這個計劃,我一直在觀察她們倆的生活方式,我發現假日時她們倆個總是在星期天下午一起整理家中的事務,做完以後在在客廳泡茶聊天。而大姐夫假日常在朋友家打麻將,常常深夜才回去,所以大姐常在娘家過夜。
二姐因為未婚,我猜想她應該偶爾也會有自慰的習慣,聽我同學說:
未婚而家中的姐妹如果都有家庭,通常她都會有性幻想,有可能在洗澡時,也可能在房間用手來滿足自己,尤其是外表看起來愈保守,可能性愈高。為了求證同學的話,我利用岳父一家人外出進香時,偷偷的在浴室中裝上針孔攝影機,準備好好欣賞她們倆姐妹的出浴圖。每當她們洗澡時,我則在客房中欣賞美女出浴,果真如同學所說,二姐大約二天就自慰一次,每好像都很陶醉,看著她用手輕撥陰唇,在陰戶快速的來回搓揉,臉上充滿幸福的表情真想那時候進去和她快樂一番,這時的我常和二姐一起自慰,幻想著和她正在做愛。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已婚的大姐竟也會自慰,而且常從口袋中那出人工的陽具,看她不停的抽插,臉上快樂無比的表情,我想她的老公一定無法滿足她,也可能有些性功能障礙吧。所以我想:如果利用星期天下午或許有機會一箭雙鵰。
終於讓我等到一個機會了,那天大姐和二姐及我老婆在娘家做完家事後,三個姐妹和我原本在家泡茶聊天,大姐突然說:從來沒到玉珍家,難得今天時間還早,我們到她們家坐坐順便參觀她們的新居。隨後一行人就動身到我家了。三姐妹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而我則到樓上把朋友給我的FM2及女用威爾剛拿了好幾粒磨成粉狀,我想好好的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
傍晚時,大家一起用餐,飯後在客廳喝果汁,而我則趁機在三個人的杯子中加入藥粉端到客廳並且和她們談天說地。不久以後,老婆覺得頭有些暈眩,於是就先上樓休息了。五分鐘後大姐和二姐也說有些累,想要先休息一下,於是我好心的請二姐打電話回家,並說晚上在我們家過夜,因為是在妹婿家所以她們倆也不疑有他;而我則向大姐說調些檸檬汁給她們倆提神,並且帶她們到客房休息。
玉玲與小慧兩位頭暈腦脹的姐妹美女一入客房,就被眼前落地大玻璃外的美景迷住了,兩人牽著手站在大玻璃前如痴如醉,間或低語著,不知兩人在說著什麼。我裝模作樣的到樓下廚房去調檸檬汁,並且到房間看我老婆並確認她是否熟睡,為了安全起見,我特別再餵了一粒FM2給她。為了能日後好好的把她們當做性奴隸也預防她們對我不利,我特別打開攝影機,準備好好的拍下我們恩愛的過程。
等我端了兩杯檸檬汁過去的時候,兩位美女已經東倒西歪斜坐在地上,醉人的兩眼透著異樣的光采。看著她們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窄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勻稱的小腿稱著腳上的高跟鞋顯得更加修長而迷人。
尤其是小慧,她的窄裙左邊開叉處完全撩了起來,隱約看到她臀部側邊像繩般粗細的三角褲邊,是白色透明的。玉玲可能比小慧的自制力強些,看到我過來,她硬撐著坐在落地大玻璃前的沙發上,強睜著兩眼看著我。
「你…我頭好暈,是怎麼回事?」她滿臉通紅喘著氣說著,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事,但又說不上來。我放下手中的檸檬汁,看玉玲一眼,坐到了斜躺在地的小慧身邊。小慧睜著眼看著我,冷艷媚人的眼神已經變得迷矇。微厚誘人犯罪的柔唇微啟輕喘。
我再也忍不住,低頭將我的唇貼上了小慧的柔唇,她唔了一聲,並沒有反抗。我抱緊了小慧的上半身,讓四片嘴唇緊貼,舌尖探入了小慧那熱呼呼的口中,觸到她柔軟的舌尖,她口中充滿了醉人的香津,我大口大口的啜飲著她口內的玉液瓊漿。小腹下經過熱流的激盪,我那根粗壯的,身經百戰的大陽具這時已經一柱擎天了。
「你們…不可以……」玉玲睜大了眼,看著我與小慧在地毯上滾動,四腿交纏激情的熱吻,用一絲殘存的理智抗議著。小慧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與我的舌頭糾纏不清,我將她壓在地毯上,胸前緊貼著她高聳的大約有34D以上的乳房。我的手撫著小慧柔滑的大腿,探入她胯間的幽谷,隔著透明的薄紗三角褲,淫液已經滲透了出來,觸手一片濕潤,我的中指由褲縫間刺入她柔軟濕滑的花瓣,她的花瓣已經張了開來。
小慧這時已經意亂情迷,挺動著下體迎合著我中指在她陰核肉芽上的廝磨,陰道內流一股一股溫熱的淫液,將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小慧的窄裙已經在與我激情滾動時掀到腰上,露出曲線玲瓏的纖細腰身及豊美的臀部。我趁機脫下了小慧的透明絲襪,連帶著扯下了她的薄紗透明三角褲,她濃黑的陰毛已經被陰唇內滲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糾結成一團漿糊般。
我將長褲褪到小腿以下,強忍了一晚上的大陽具這時由內褲中彈跳出來。我翻身將赤條條粗壯堅挺的大陽具壓在小慧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賁起的黑漆漆的陰阜上,大腿貼上她柔滑細膩的大腿.可能肉與肉慰貼的快感,使得小慧呻吟出聲,兩手大力的抱緊了我的腰部,將我們赤裸的下體緊貼,挺動著陰戶與我硬挺的大陽具用力的磨擦著,我倆的陰毛在廝磨中發出沙沙的聲音。
我的龜頭及陰莖被小慧柔滑的濕膩的陰唇磨動親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於是將她的粉嫩的大腿分開,用手扶著沾滿了小慧濕滑淫液的大龜頭,頂開她陰唇柔軟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聽到「滋!」的一聲,我整根粗壯的陽具已經沒有任何阻礙的插入小慧濕滑的陰道中,雖然我知道她不是處女,可是她這時卻大叫一聲。
「啊喔~痛!」她的指甲因痛苦而搯入了我的腰背肌肉,絲絲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奮。濕潤的陰道壁像蠕動的小嘴,不停的吸吮著我的陽具,雖然她已經結婚但是小穴卻很緊,似乎很少做愛。小慧的子宮腔像有道肉箍,將我已深入她子宮內,馬眼已親吻到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緊緊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細孔都張開了。看著小慧迷人的鵝蛋臉,冷艷媚人的眼神透著情慾的魔光,嫩紅的臉頰,呻吟微開的誘人柔唇。吐氣如蘭,絲絲口香噴口中,更增加我的慾念。
有如做夢般,這幾個月來,我日思夜想及只能在鏡頭上和她想會,平常予人那種令人不敢逼視的高貴的美女。現在卻被我壓在身下,我的大陽具已經插入了她的陰道,肉體緊蜜相連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與心理上的暢美,使我浸泡在她陰道淫液中的大陽具更加的壯大堅挺,我開始挺動抽插,藉性器官的廝磨,使肉體的結合更加的真切。
小慧在我身下被我抽插得搖著頭呻吟,一頭秀髮四處披散,可能這時朋友給我的「女性威爾鋼」產生了效力,只見她燥熱的扯開了上衣,兩團雪白柔嫩超過34D的乳房彈了出來,我立即張口含住了她粉紅色的乳珠,舌尖舔繞著她已經硬如櫻桃的乳珠打轉。刺激得小慧抬起兩條雪白柔滑的美腿緊纏住我結實的腰身,勻稱的小腿搭住我的小腿,死命的挺動著陰戶用力的迎合著我粗壯的陽具兇猛的抽插,剛才的叫痛聲再不復聞,只聽到她粗重的喘氣呻吟。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幹我…哦…啊喔~好舒服!我老公都沒你那麼行!好妹婿,好好的操我!我真的好需要」小慧眼中透著迷惘的淚光叫著。小慧的美穴貪婪的吞噬著我的陽具,我挺動下體將猛烈的將堅挺的陽具像活塞一樣在她柔滑濕潤的陰道中快速的進出。抽動的陽具像唧筒般將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聲中一波一波的帶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溝間。
「啊哦~好美…我要飛起來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來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快!快!不要停…用力幹我……啊~啊啊~」小慧甩動著長髮,狂叫聲中,她動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靈蛇般在我口中鑽動翻騰。雪白的玉臂及渾圓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糾纏著我的身體,使我們的肉體結合得一點縫隙都沒有。
激情中的我不經意抬眼看到沙發上清麗如仙的玉玲,張大了清澈迷人的大眼,柔嫩的檀口微啟,看著我與小慧像兩隻野獸般在地毯上嘶咬翻滾。這時小慧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緊貼著我的大腿肌在顫動抽搐,冷艷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強烈的抖動著。她緊箍著我大陽具的陰道肉壁開始強烈的收縮痙攣,子宮腔像嬰兒小嘴般緊咬著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一股熱流由她花心噴出,澆在我龜頭的馬眼上,小慧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出現了。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來了…出來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用力的幹我吧!啊哦…」
看到小慧近乎全裸的與我在地毯上糾纏,四肢像鐵箍似的圈著我,玉玲清澈的大眼睜得好大,眼中情慾隱現,身子歪斜在沙發上,迷人的美腿軟棉棉的垂下沙發,光潤修長的小腿就在我眼前。
我底下幹著騷媚入骨高潮不斷的小慧,嘴忍不住吻上了玉玲垂下沙發未著絲襪的小腿,我伸舌舔著她雪白柔嫩肌膚。
「你…你別這樣…不要這樣…走開~哦…好癢…不要……」玉玲的葯性已經發作,口中抗議,美腿卻無力閃躲我的親吻。
小慧在連續高潮後全身癱軟,昏昏欲睡,只是兩條美腿還糾纏著我的下身,我強忍精關不肯射出的堅硬大陽具還與她的陰道緊蜜的交合在一起,一時鬆不開來。為了展現我的精力,我不斷的抽插,小慧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哦啊!小慧一直的呻吟,我好久沒這麼多次高潮了,用力的插我!就在我們猛力的交合後,一股精液直衝小慧的子宮,小慧大叫一聲!喔哦…我好酸,再和我幹一次!但我把她拉開。因為我準備和我心愛的玉玲做愛!我用兩手撐著身子移向軟在沙發上的玉玲,將昏沉的小慧與我糾纏在一起的下體也拖到了沙發邊。
玉玲知道了我的企圖,可是卻無力阻止,只能強睜著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哦哎……」
玉玲話還沒說完,已經被我拖下了沙發,正要驚叫,張開的檀口已經被我的嘴堵住了。可能這是她的初吻,一時她驚楞住,兩眼大睜,眼神透著慌亂,不知所措。可能她的大腿肌膚特別柔滑,所以玉玲沒有穿絲襪的習慣,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我的嘴緊壓在她的柔唇上,舌頭伸入她口中胡亂絞動著,弄得她芳心大亂。空出的手可不老實的拉開了她窄裙的拉鍊,將她的窄裙全脫了下來。哇~!她纖細雪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迷人的肚臍眼引人遐思,最令我血脈賁張的是她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褲,將她的陰阜稱得鼓鼓的,由於丁字褲過於窄小,她濃黑的陰毛由邊縫中滲了出來,可能看到我與小慧的大戰,已經淫水潺潺,流濕了整個褲襠。手眼受到玉玲美好身段的強烈刺激,使我猶插在小慧的美穴中的大陽具更形粗壯堅挺,頂得陶醉在高潮餘韻中的小慧又大聲的呻吟一聲。
玉玲這時只是無力的搖著頭想甩脫我的親吻,我卻如餓狼般扯破了她的絲綢上衣,拉脫了她的34D胸罩,她粉紅色的乳暈比小慧幾乎大了一倍,我的嘴移開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堅挺的乳頭,從未有過的刺激便得玉玲大叫出聲。
「哎哦~好爽…求求妳繼續這樣親我……哎哦!我好爽哦!……如果能好好的愛撫我,好好幹我,我會更爽!」
我這時近乎喪失理性的咬著啜著玉玲已經堅硬的大乳珠,伸手將玉玲全身剝得一絲不掛,只剩她腳上的黑色細質高跟鞋不及脫下,反而稱出她整體美好誘人的身段。
我挺起上身將上衣脫得精光,使力扳開小慧糾纏著我下體的美腿,將濕淋淋沾滿著慧桂的淫液的大陽具壓上了玉玲濕透粘糊般的陰阜。
我的胸部也緊壓著玉玲那充滿彈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與她緊蜜相貼,哦!感受到她柔滑細膩的肌膚熨貼著我赤裸的身軀,我亢奮的大龜頭脹得快要炸開來了。
當我將鐵硬的大龜頭撥弄著玉玲已經濕透滑潤無比的處女花瓣時,看看到玉玲清澈的大眼中流出了晶瑩的淚水。
玉玲流著眼淚懇求我:「不要這樣弄啦,趕快操我啊!不要一直挑逗我…我快受不了了啦!我常在浴室中幻想和你做愛,求求你快操我…」她哀求時,我又將龜頭推入她濕滑的陰道半寸,我感覺到龜頭頂到了一層薄薄的肉膜,我知道是她的處女膜。
玉玲這時無力的擁抱著,淚水流不停。「哦!趕快進來…雖然你已經玩了我姐姐了,也請你趕快像幹小慧這樣操我!……我好癢!好想要喔!」,我回答說:妳常在浴室自慰嗎?我會好好的滿足妳啊!順便也能滿足妳常久以來的性幻想!把妳操的飄飄欲仙。
看著玉玲如梨花帶雨,可憐兮兮的表情,我淫心更高漲,已經進入她處女陰道約一寸大龜頭勇敢再挺進,我能感受到她處女的陰道緊箍著我的龜頭,好像非常期待和我做愛。雖然我從未強暴過處女。但對玉玲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淚流滿面的玉玲和我對視著,她感受到我勇敢的挺進,知道我要開始做了。
「仁義,我的好妹婿!…雖然我想把我的處女在結婚那天才能給我的丈夫,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希望你好好愛我和我做愛!滿足我長久以來的性慾,我以前就好想和你做愛了,好好的操我吧!」
她求著我,這時我突然想到她在日記上寫過的話。她說過:如果能和仁義做愛,就算是被他強暴也要把它當成享受!
我兩眼直視著玉玲清澈的大眼說:「妳就把我對妳的強暴當成享受!」
玉玲沒想到我突然冒出這句話,驚愕中一時還沒完全會意,我已經用力一挺下身,將大龜頭狠狠的刺入突破了她的處女膜。只聽到她痛叫一聲,我整根壯實的大陽具已經盡根插入了她處女緊窄的陰道中。
「啊~~~」強烈的痛楚,使得玉玲抱緊了我,尖細的指甲把我的背部刺得破皮。我不忍心看玉玲梨花帶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頭用力的挺動我的下體,將大陽具在她剛開苞的處女穴中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好痛!輕一點,我好痛…啊哦……」玉玲無力的扭動著纖細動人的腰肢掙扎著。
我伸出手腳將一絲不掛的玉玲整個人包入了我的懷中,一手抱緊了她豊美彈性的臀部,使她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得嚴絲合縫一點空隙都沒有。我繼續挺動下體,大陽具用力的幹,不停的戳她的處女穴。又濕又粘的液體流了出來,玉玲在我狠心的衝刺下,處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濕了我名貴的毛毯。
我不停的幹了玉玲約二十分鐘,她由痛苦的哭叫變成無力的呻吟,最後可能「女用威爾鋼」起了作用,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轉變成快美的哼聲。她柔美的腰肢也開始輕輕的擺動,迎合著我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我的玉臂也開始抱住了我的背部,渾圓修長的美腿輕巧的纏上了我壯實的腰身,我們倆由強暴變成了合姦。
我挺動著下體,享受著她處女美穴緊蜜的夾磨著我的陽具。上面我的嘴輕輕的印上了她柔軟的唇,她輕啟柔唇,將我的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軟的舌有點澀縮著,緊張的輕碰我的舌頭。我知道她動情了,我開始將大陽具在她的陰道中輕抽慢送,大龜頭的稜角刮著她柔嫩濕滑的陰道壁,引起她陰道輕微的痙攣。由於下體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她上面與我親吻的柔唇也激烈起來,她開始伸舌與我的舌頭絞動玩弄,口中泌出陣陣甜美的玉液,我溫柔的品嚐著,吸啜著,突然她口中發熱,她的情慾高漲了,口內玉液狂湧,我大口的吞嚥入腹。
她動人的美腿開始緊箍著我的腰部,陰阜緊抵住我的恥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膩的玉手緊壓住我的臀部,由開始的生疏挺動陰戶迎合我的抽插到最後瘋狂大叫著,狂猛的將陰阜與我的恥骨撞擊。我的大陽具被她蠕動收縮的陰道壁夾得在無限快美中隱隱生疼。
「哦!快一點…我好癢…快點動…好癢…我癢嘛……」她激情的叫著。
「叫我哥哥,叫我親哥…我就快一點,我就幫妳止癢…叫我!」我逗弄著她。子宮花心處的搔癢,陰道壁的酸麻使得玉玲顧不得羞恥,急速的挺動著陰戶與我大力的相幹,口中叫著:「哥!親哥…用力…哥哥…用力幹我…幫我止癢…幹!快幹!我真的好爽啊,沒想到和妳做愛這樣的好!我好羡慕我妹妹能每天和你幹!」
看著我夢寐以求的玉玲在我身下浪叫著,沒想到清麗如仙的她被開了苞之後,比她的妹妹玉珍還經幹,還愛幹,我亢奮的抱緊了她猛幹狂插,她則糾緊著我猛夾狂吸。
「我好酸…不要動…我受不了…不要動!」她突然兩手抱緊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纏死我的腰,賁起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不讓我的陽具在她陰道中抽動。
我感覺到深入到她子宮腔內緊抵住她花心的龜頭,被花心中噴出的熱燙處女元陰澆得馬眼一陣酥麻,加上她陰道壁嫩肉強力的痙攣蠕動收縮,強忍的精關再也受不了,熱燙的陽精如火山爆發般噴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濃稠陽精全灌入了玉玲處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嚐陽精的撫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顫抖著。
「好美~好舒服!」玉玲兩條美腿緊緊的糾纏著我享受著高潮餘韻,我們就這樣四肢糾纏著,生殖器緊蜜結合著進入了夢鄉。日後才知道大姐的老公從來沒滿足過她,總是一二分鐘就玩完了,經過我大陽具的調教,她就很少和老公做愛,她常在午休時邀我出去滿足她的需求。而二姐初嘗做愛美感,也常常找藉口溜班和我雲雨一番,想不到美麗清純如仙的二姐在開苞後如此的淫蕩。我想如果老婆允許,真想一次和她們三姐妹玩4p。

Tags: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