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三劍淫俠傳’:


三劍淫俠傳

三劍淫俠傳

在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內,出現了三位與眾不同的學生,包括我(俊輝),鎮宇及建華.我們三人都是校中精英,但我們時常會談論女同學,女老師,連各人的媽媽身材都會談論.所以在校內,我們被封為三劍俠,但事實上,我們應該是三劍淫俠.

1
三劍淫俠之迷奸女同學
在班上,有20位女同學,當中一定有身材好,有的樣靚的,亦一定有些身材差的,其貌不揚的.

而我們三人不若而同地在班上看上了一個身材幾好,樣子又很甜美的女同學,她是玲玲,於是我決定迷奸她,更要做我女友,再讓我兩位好朋友享受一下.而鎮宇及建華亦很贊成我這樣做.

於是我決定將玲玲的底細查出來.不出三天,我查到原來她是與我住在同一條村的.

我上課時,心在想怎樣可以迷奸玲玲時,此時班主任陳老師說:[在月底,我們這一班會舉辦一次宿營活動,今次的宿營的事,會由俊輝和玲玲負責]

我的心突然靈機一動了(我們既是負責今次的宿營活動的事,我便可以…)我不禁地露出了一副淫相.

到了放學(大約3時),我便主動約玲玲到地下的L1班房內傾宿營活動的事,而我的眼睛沒有離開過玲玲的面貌和胸部,雖然穿上校服,但仍然遮掩不住玲玲美而適中的身材,而玲玲則只顧處理手上關於宿營活動的事.

到了5:30分(多數是學校關門的時間),我便對玲玲說:[不如明天再研究吧!]

玲玲回應說:[好啦!]之後我們便離開學校.

我們在回家時不斷地傾談,由於我們行的是捷徑,所以四周無人,此時,我便藉玲玲她不在意時,將染有哥羅芳的毛巾掩蓋著玲玲的口和鼻,不久她便暈了.

於是我便將她帶到我家了.因為今天家人去了飲宴,家中只有我和玲玲,於是我便開始吻她,一邊吻,一邊解開她的校服,當玲玲身上只余下胸圍及內褲(兩者都是白色的).

此時我開始舔玲玲身體每一寸肌膚,由頸部開始,之後到肩膀,然後是手臂,手掌及手指,而玲玲亦開始有反應了,身體在顫抖著,並輕輕發{嗯…嗯…}的呻吟聲.

此時我將玲玲的胸圍解開,開始不斷搓揉和吸啜玲玲的34寸胸部,此時玲玲將呻吟聲提高,我看到玲玲面部有點紅,我的手一面向下摸索,一面用牙齒輕輕咬著她的乳頭,此時,玲玲突然{呀!}了一聲,之後我不斷啜她的乳頭,她不斷地{嗯…呀…嗯…呀}呻吟著.

跟住,我的嘴開始向下移,一面吻和舔著玲玲的腰部,肚臍,及大髀,手亦開始將她的內褲脫下至膝蓋.

此刻,我將雙眼放在玲玲粉紅的美穴上,我於是便將她的雙腳屈曲,,開始舔弄玲玲她的陰毛及陰戶外,玲玲就不斷地{嗯…嗯…呀…嗯…呀}呻吟,之後我開始用手指撥開她的陰戶,露出陰道,於是我的舌頭便開始舔她的美穴,我一面舔,玲玲就不斷呻吟.

不久,我品嘗到玲玲的淫水了.

我此時亦將身上的校服脫光,再舔她的美穴.再過了不久,玲玲的淫水有如洪水暴漲一樣,非常之多.

於是我便將手指插入她的陰戶內,此時的玲玲又開始{嗯…嗯…呀…嗯…嗯}呻吟起來.

不久,我便將我已脹大了的陰莖插入玲玲的美穴內.

突然間,玲玲醒過來了,見我面向住她插入了,便出腳踢我,但我依然控制住她,先捉住她的雙腳,用身軀壓住,再用雙手按在床上,陰莖則垂直插入她的穴,她開始{嗚…嗚…}哭起來,但我沒有理會,依然正面插她的陰戶.

大約抽插了二十多下後,我喝玲玲:[快兀高臀部.]

玲玲無奈地照做,並說:[要溫柔一點.]

於是我慢慢將陰莖插入,玲玲此時由哀求變成興奮,不斷地{啊…呀…嗯…呀…嗯…嗯…嗯}呻吟起來,而我的手就依住我抽插玲玲她美穴的節奏,掌打著她的臀部,此時玲玲興奮地說:[我…呀…我好…好興奮呀…啊…不…不要停…停呀…]

在我用狗仔式抽插了三十多下後,我將玲玲抱起,轉移到沙發上,她對我說:[俊輝,你好勁呀!攪到我剛才有二次高潮,我要再多.]

於是我便躺在沙發上,並對她說:[坐在我身上.]於是玲玲便坐在我的身上,並捉住我的陰莖對准她自己的穴,她不斷地上下擺動,我的陰莖則很舒服,對住玲玲說:[噢…好舒服呀…繼續啊!]

玲玲於是就繼續上下擺動,我的手就不斷搓揉著她的雙乳,她又不斷地發出(喔…嗯…噢…嗚…不…不要停…停呀…啊…俊…俊輝嗯…喔]

過了不久(玲玲大約兀了五十下),我便起身,反壓玲玲,再抽插她多數十下後,便將濃烈的精液射在玲玲的嘴和面上.

而玲玲此時不是在哭,而是在用舌頭舔自己的面,品嘗我的精液,並對我說:[我…我覺得你剛才好…好勁,我…我好享受,我在自慰中時是感受不到的.]

我感到驚訝,心想(是否被我玩得神智不清),但玲玲對我說:[我現在不用自慰了,因為我已有你了.]

於是我便給了玲玲的面一吻,並指示她到廁所穿回衣服,但是她此時竟在我面前穿回,最後我便送她回家.

到了第2天,我返到學時,我聽到我班的同學(特別是女的),在說我和玲玲,

之後我便問玲玲,她說:[我將我們昨天的事告訴了給同學聽了.]

此時我只好將玲玲視為我的女友,不過這是我預計之內的,但估不到的是玲玲是個幾主動的女孩.

終於到了宿營的日子,我和玲玲又會如何?

2
三劍淫俠之女友被幹的陰謀

自從我與玲玲有了第一次之後,我們時常在一起,例如一同上學,吃午飯,放學等等,而在有機會時,例如老師要玲玲到地下拿書簿時,我一定會要求去幫忙,藉此可以抽玲玲水,例如搓玲玲的胸,摸她的大髀及伸手入她裙內撩撥她的陰戶,但玲玲亦不甘示弱,用手玩弄我的陽具,或給我一個濕吻.

而在我們回家途中,在四周無人之時,玲玲則變得很主動,例如捉住我的手指含,又捉住我的手搓她的胸,甚至拉住我到梯間要替我口交.

我當然是很享受的,而且我們亦有做愛,但一定會在我們其中一方的家是無人的才可,這樣不提也罷.

終於到了宿營的那天,我們的一班同學先在學校集合,然後上旅行車了,我當天穿了一件名廠白色球衣,一條淺藍色牛仔褲,藍色波鞋.

而鎮宇是穿上一件黑色短袖T-恤,灰色長褲和波鞋;而建華就穿上一件色彩豐富的恤衫,黑色長波褲,白色波鞋.

而我們的主角當然是玲玲啦,她穿上一件紅色短袖T-恤,米色的褲(非長也非短那一種),穿上一對啡色登山鞋.

我們三劍淫俠見到玲玲一步一步走過來,我們便向她打招呼,她於是便飛快地走到我們那裏,並一同上旅行車了.

車上所有的同學不是談笑風生,就是在吃東西,而我和玲玲,當然是談情啦.

過了大約2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目的地,XXX青少年活動中心,這裏不但有一般青少年活動中心的設施,如射箭場,球場(包括足球,籃球,網球等),遊樂場設施(如繩網,滑梯等),而且覺得悶的話,也可以到距離這中心不遠的後山玩野外定向或探險,當我們全體下車後,陳老師便對我們說:[我現在分配房間,男生在3樓,301是我房間;女生在2樓,由Miss Ho負責,她在201號房.現在我叫名,就出來拿鎖匙,俊輝-302,鎮宇-303,建華-304……]而Miss Ho亦開始說:[玲玲-202,碧玉-203……]

不久,我們便各自到自己的房間了.當我們收拾好東西,便離開房間.我正想走出房間時,鎮宇和建華便入了我房,建華並問我:[怎樣可以令我們二人幹玲玲?]

我便說:[我有計畫的,不要急]

鎮宇又追問:[你不要賣關子啦!快說出來.]

於是我便說:[我會在夜晚,大約11點後,約玲玲到後山探險,然後就…,而你們就到後山…明白嗎?]

建華便笑著說:[俊輝,果然好計,不愧是我們班中最有腦的一個.]

於是我們三人便出了房,四周活動.

我們先到遊樂場的繩網附近,見到幾個我們班的男女同學在玩,我便問:[玲玲在那裏?]

其中有人說:[她與碧玉和Miss Ho在網球場打球.]

於是我們便去找她們.到了網球場,我除了見到玲玲,碧玉和Miss Ho在打球外,還見到陳老師,他(指陳老師)的球技認真不錯,但Miss Ho就走得很慢(因為她是頗肥的女老師),當我走入球場時,我便對玲玲說:[我想今晚約你到後山探險,好嗎?]

在玲玲的身旁的碧玉便說:[後山探險呀?我又去.]

但Miss Ho便罵起來說:[哼!你們不可到後山,因為危險.]

而碧玉便扯住玲玲說:[我們都是不要去.]

不久,我們便離開網球場.(差點忘記了,碧玉雖然是玲玲好友,但她樣貌差,所以我們三劍淫俠無興趣.)

終於到了晚上,吃飯之時,我給了一張紙給玲玲,上面寫著:[今晚10:45分,我來接你,之後去後山,然後…你明白的.到時見.]

玲玲看完之後便急急收好,繼續吃晚餐.

終於到了晚上10:45分,我便離開自己,但我先去敲鎮宇和建華的房門,當他們二人開門時,我便說:[上後山只有二條路,我行左邊,你們走右邊,隱藏在樹林中,我會以拋石為號,你們就出來,之後的事就由你們自由發揮,包括說什麼,做什麼,我走啦!五分鍾後你們才出發.]

於是我便帶同電筒,去找玲玲,她也帶了電筒,於是我們便出發了.

我們一路行,一路找尋有趣的生物.走了不久,我們便坐在地上休息,此時我開始吻玲玲的耳珠,左手就摸著她的胸部再搓弄它,玲玲好像興奮起來,發出陣陣喘氣聲.

於是,我的手便伸入她的衣服內,搓弄著她的胸部和玩弄她的乳頭,此時玲玲真的興奮起來,她將自己的右手伸入自己的褲內,撩撥著自己的下體,我於是便將她的上衫脫掉,雙手不斷搓弄著她的雙乳,包括乳頭,並一面觀賞著玲玲的(表演),不久,我見到玲玲的手指有點水珠,應該是淫水的,於是我便對她說:[我口渴,我要飲你的水.]

但玲玲她已經將自己的褲脫掉,而且更開始脫我的褲,再俯在我身上,她說:[我很肚餓,我要吃腸腸.]

於是玲玲她連我的內褲也脫至膝部,開始吃我的腸腸(陽具),而我亦將她的內褲脫下,將我的舌頭直刺向玲玲的美穴外,玲玲口除了品嘗我的陽具,更發出{嗯…呀…嗯…}的呻吟聲.

在此時,我將石頭投入樹林,有些怪聲突然產生出來,原來是我的好友–鎮宇和建華,他們來了,玲玲於是摟在我身上,但我不但沒有叫他們走,並用右手輕輕箍住玲玲的頸,左手撩撥著玲玲的陰部,此時我輕輕地對她說:[不如,你試試與他們幹,他們很想幹你的.]

玲玲此時哭著說:[你…你說什麼?你要你的女…女友與人幹,你太…嗯…過份…呀…啦…啊…嗯]

此時的玲玲已被我弄得很興奮,而鎮宇和建華已經將所有褲(包括內褲)脫掉,並要玲玲幫她們含,玲玲在我的手指驅動下,開始將二人的陽具吸啜,{唔…唔…唉…唔}的吸啜聲不絕,此時,我便靜靜地向玲玲的穴一插,她便{喔}了一聲,她說:[你偷襲我?]

我一言不發地繼續插玲玲,玲玲便{嗯…呀…啊…嗯…喔…}呻吟起來,此時鎮宇已走到我的附近,我於是自己的陰莖抽出,鎮宇見機便將自己的陰莖插入玲玲的陰戶,玲玲再次叫起來,但之後便不斷發出{嗯…呀…啊…嗯…喔…}的呻吟,此時建華亦不斷地插著玲玲的口部,我看見玲玲的面非常紅潤,此!我走到玲玲面前,她立即用手幫我打炮.

不久,鎮宇將陽具抽出,我便對建華說:[輪到你了,]

此時玲玲將建華推倒,並坐在建華身上.玲玲不斷地上下擺動,建華不斷地{噢…呀…玲玲你…你太美麗兼好…好色啊!啊…啊}

此時我向玲玲的小屁屁一插,玲玲苦不堪言,發出{喔…哎呀…不要插此處,我…我會痛的…啊…呀…喔}

我完全不理會,我的陰莖不斷在玲玲的小屁屁出出入入,玲玲就不斷地叫.

此時,鎮宇說:[我差不多了,玲玲,你很好..好幹呀.]

建華最先了解鎮宇的意思,將自己在玲玲口內的陰莖抽出,我也將玲玲躺在我的身上,不久,鎮宇將陽具抽出,並將溫暖的精液射在玲玲的面上.

之後建華再抽插了玲玲十數下後亦射在玲玲的胸上.最後是我,我也抽插了玲玲的美穴十多下後,將精射在她的手掌上,要她在我們面前品嘗.

玲玲一面喝,一面說:[我…我已被你們三劍淫俠玩弄和幹掉,我要加入你們的行列.]

我便笑淫淫說:[好…好有機會一定可以的,一定會.]

我們便高高興興地下山.

玲玲加入後,我們三劍淫俠的發展如何?會幹誰?

3
三劍淫俠之汙辱師姐

過了幾天的宿營生活之後,我們重新回到學上課了,我們三男加一女在小息及午飯時間時常一起,但在某日的午飯時間只余下我和玲玲,因為鎮宇和建華是中文學會的成員,他們要幫手布置一星期後的中文周,所以沒有阻礙我和玲玲談情說(性)愛.

正當我們在中文學會的臨時的基地(美術室)外面時,我和玲玲聽到一把很惡的女聲嚴厲地罵著:[你們真的是笨豬!!那麼簡單的事情都做得奇差,真蠢!!不知道學校為何會認為你們是校中精英,你們無資格.]

我和玲玲便走入去看看,原來被罵的是鎮宇和建華,我心想(臭婊子!你罵我的好友等於罵我,我一定…)

此時鎮宇便解釋說:[我們是做錯了小小事,你無需要這樣罵我們,人誰無錯呢?]

此時玲玲對我說:[罵鎮宇和建華的是我們的師姐–麗娜,就讀中六(香港的學制=大學預科一年級),比我們高兩級.]

在玲玲講她是誰時,麗娜一巴打向鎮宇的面上,此時建華大罵說:[喂!只是罵就算吧!何須要出手打人.]

麗娜聽了後再沈思一會,又出手掌打了建華一巴,並對他們說:[你們在校內是那麼威風,我偏要挫你們的銳氣,那樣又如何?]

而鎮宇和建華很氣憤地離開美術室,我和玲玲於是問他們:[你們發生什麼事?得罪了麗娜,被她大罵.]

建華便說:[我們只是將一些宣傳海報的內容草稿修改,再拿去影印,但沒有發覺寫錯了字,加上顏色調配不當,所以…唉…]

鎮宇補充說:[她故意的,故意找我們來罵,以為自己是會的主席便可出言侮辱,我呸!]

我便對他們說:[她那麼可惡!我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她來出這一口氣的.]

我們想了一會便說:[不如我們幹了她,並拍下照片和影帶,好嗎?]

玲玲此時忍不住便說:[我看師姐的身材應該有36d-24-35的,令我都想幹她.不如由我出馬,引她給我們幹,好嗎?]

鎮宇便說:[贊成,我要好好幹她.]

建華又說:[我也要幹.]

於是我們便分別准備一切.

正當放學之時,玲玲便走到美術室,她見到室內只余下麗娜一人,玲玲便說:[師姐,不如我來幫你吧!]

麗娜高興地說:[好呀!]她們工作了不久,麗娜突然叫玲玲:[你入去這間房內的儲物室拿一些調色工具給我.]

玲玲於是走了入去.

不久,麗娜也走進入儲物室內,麗娜此時竟伸手揭起玲玲的校服裙,並說:[我其實是雙性戀的,你的樣貌和身材到很好,我忍無可忍.]

於是麗娜不斷隔著玲玲的內褲來撫摸玲玲的陰戶,玲玲此時頗為興奮,不斷{嗯…呀…唔好啊…嗯…}

並不斷用手打向儲物架,此時我聽到有呻吟聲,便與鎮宇和建華靜靜地走入美術室,用我帶來的V8攝錄機,靜靜地將她們的過程拍下,而鎮宇和建華則拍照.

不久,我見到麗娜准備脫下裙之際,我們三劍淫俠便撞門而入,鎮宇和建華立即將麗娜捉住,並說:[師姐,讓我們慰藉你吧!]

於是他們二人將麗娜按在地上撫摸一番,而我先在美術室門外上貼上的字條.之後我回到室內,見到麗娜已經赤裸了,鎮宇抬高了麗娜的右腳,並不斷濕吻著她,建華就不停地搓揉著麗娜的36d的雙胸,而玲玲就拿住攝錄機
拍攝,我就拿起照相機拍照.

不久,玲玲對我說:[我想過去玩玩,好嗎?]

我點頭,於是鎮宇和建華先將麗娜抱起,之後放在桌上.玲玲就將攝錄機交給我,她便走到麗娜面前,脫掉她的內褲,並舔著麗娜的陰戶,我當然是做攝影師啦.不久,玲玲說:[師姐,那麼多人陪你,快樂嗎?爽嗎?]

玲玲不斷地舔著麗娜,她(麗娜)不斷地{嗚…呀…唔…好呀…嗯…嗯…嗚…}

我便對所有人說:[我想拍師姐口交.]

鎮宇便說:[建華,你和玲玲按住師姐,並要她張開口,替我口交.]

麗娜將鎮宇的陰莖放入自己的口內吸啜,鎮宇不久便發出{啊…呀…正呀!…噢…噢…}

建華便說:[到我享受一下.]

於是建華便躺在桌上,玲玲便捉住麗娜,麗娜亦只好再幫建華含陽具,建華見到平時十分凶惡的師姐原來是很淫的,不禁發出{呀…噢…師姐…你…你好淫…淫賤啊…噢…}

我看見師姐的臀部不斷扭動,心想(我要好好地插她),玲玲見我的褲內有些凸了起來,於是她便幫我脫去校褲,我之後便用狗仔式去插麗娜,麗娜被我插了之後,由{唔…唔…}吸啜聲,轉為{嗯…呀…啊…喔…喔…}呻吟聲,插了不久,鎮宇對我說:[到我插她.]

於是鎮宇便接力插麗娜,其實我有點想射(可以師姐太好插了).

鎮宇都是用狗仔式去插麗娜,我當然是繼續拍攝啦,麗娜此時竟然說:[好師弟,你…你插得我很…很舒服,嗯…喔…呀…]

鎮宇插了大約10分鍾,建華便便面對面接力插,此時麗娜又說:[建華,你都幹得我很爽,很正呀…嗯…喔…喔…]

此時我便提議:[不如你們一齊插師姐吧!]

於是鎮宇便要師姐坐在建華身上,他便用手指先插進她的肛門,麗娜此時痛苦地說:[喔,不要幹…幹這裏個孔,喔…喔…好痛…痛啊…呀…喔…]

我看見麗娜的面容扭曲,聲音又那麼慘烈,令我又想要加入,於是我便將我的陰莖插入麗娜的口內.

我們幹了麗娜十多分鍾之後,建華先將濃烈的精液射在她的面上,不久,我亦射在她的面上,我和玲玲及建華三人見到鎮宇仍然勇猛地插麗娜的美穴,麗娜不斷地{喔…你好…好勁啊,我…我要你做我的…的男伴呀…喔…}再過了5分鍾,鎮宇終於射了,射在麗娜的胸上.

而玲玲就躺在麗娜身旁,舔弄著麗娜身上的精液.

我們見時間差不多,便想離開,但麗娜對我們說:[我是跟定鎮宇的,但我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叫家慧,你們有興趣嗎?]

我們便點頭,並說:[怎樣可以成事呢?]麗娜說:[遲一些你們便知道的.]

之後我們便離開了美術室.

4
三劍淫俠之破了師妹的處

自從上次在美術室之後,我們不斷想像到底師姐的妹妹–家慧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但師姐從來沒有提到,甚至她的男友–鎮宇也問不到什麼關於家慧的一切.

終於有一次,我們在放午飯之時,見到師姐麗娜與一名大約是十四,五歲的女孩子談話.

不久,那個女孩子走了,而麗娜就走到我們面前說:[剛才你們見到與我談話的一個女孩子就是我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家慧,我已約了她四點十五分到我家溫習功課,你們在放學時,立即到公園等我,我先帶你們到我家裏等候,記得只可留在我的房間,我會再有安排的.]

聽到師姐的提示,沒有人相信我們曾經在美術室與她幹炮的.

而家慧更估不到她的姐姐會出賣她的.之後我們便去午餐了。

到了放學時候(大約3時),我們便到公園等麗娜,不久,麗娜便到了.

她對我們說[我先帶你們到我家裏等候,你們在我家內活動至四點十五分,我便接家慧,你們要躲在我的房內,直到我話,你們才出來…. ,明白嗎?]

我們在麗娜家裏等候.終於到了4:15分,我們便走入麗娜的房間.

不久,我們四人在房內聽到鑰匙的聲音,之後隱約見到麗娜和家慧入了屋.我們在房內開初見到麗娜在與家慧研究功課.

此時,我們見到麗娜竟然對家慧毛手毛腳,家慧立即擋住.但此時麗娜竟然說:[你們出來吧!]

我們知道後便走出廳了.

鎮宇和建華先將家慧捉住,將她抱到沙發上,我和玲玲便開始便將家慧身上的校服脫下.

之後我們三劍淫俠開始不斷撫摸著家慧的全身,包括胸部和陰部,家慧不斷掙紮,並哭著說:[嗚…家姐…你…嗯…出賣我…嗯…嗚…呀…啊…]

麗娜冷淡地說:[我只是將你介紹給她們認識一下,你應該要好好招待他們.]

這時候,我已將家慧的胸罩脫下,鎮宇就吸啜著家慧粉紅色的乳頭,建華也將家慧純白色的內褲脫掉,開始舔弄著她的鮮嫩的陰戶.

此時玲玲其實在舔著麗娜的美穴,麗娜亦發出的興奮的呻吟聲.

而被我們玩弄中的家慧,亦由哭著變為興起,開始呻吟起來.

我們三個猛男亦先後脫光.

首先是建華,他先將已長大了的陰莖插入家慧的嫩穴內,家慧立即叫起來,她說:[請…請輕輕力吧!我怕痛啊!]

建華於是輕輕力抽插著家慧的美穴,而鎮宇亦將自己的陽具放在家慧面前,並說:[我要試試你的口技有沒有你姐姐那麼好.]

於是家慧便張開口,舔和含住鎮宇的陽具,又不斷地發出而我就走到麗娜面前,將陰莖塞入麗娜的口內,麗娜亦開始吹弄我的陰莖,而玲玲竟然用舌頭舔我的屁眼,我即時興奮地

此時鎮宇見到有些血跡在沙發上,建華一面插,一面問家慧:[這是你的第一次?]

家慧沒有理會,而鎮宇此時說:[我要與你對掉.]

而鎮宇亦將自己的陰莖插入家慧的穴,家慧再次呻吟起來,而我叫玲玲去服侍建華,而建華亦開始插玲玲,我就插麗娜.

三個女仔,不斷地而我們亦的叫著.不久,我們換了位置,我去幹玲玲,鎮宇插麗娜,而建華就再次去幹家慧,三女再次的呻吟,我們三劍淫俠亦相當興奮.

不久,我們一面抽插她們,一面將她們放在一起,躺在沙發上,

而我們三男亦將濃烈兼暖熱的精液射在她們的身上.三女亦互相舔對方身上的精液.

過了一會,我們三劍淫俠平靜地說:[多謝師姐.]

而家慧對著建華說:[破我處的人是你,我跟定你的.有什麼好玩的玩意,要加入我這一份啊!]

建華高興地說:[好,一定.]之後我們便離開了麗娜的家了.

我和玲玲在一齊回家時,經過學校,見到一位身材勁爆的女教師從校門走出來.再之後遇到我們的班主任陳sir,知道一些消息.

5

三劍淫俠之女老師淩虐日

上一次我和玲玲回家途中經學校,我們見到一位身材勁爆的女教師從校門走出來.再之後遇到我們的班主任陳sir,他對我們說:[剛才的女子是你們的代課老師,我會在明天介紹給你們全班的,BYEBYE.]

我和玲玲聽完後便回家了.

到了第二日,在上課時,我們全班見到陳sir和那一位女老師一同入了課室來,一班男女已經在交頭接耳了.此時陳sir,他對我們全班說:[這位是你們的代課老師,她會代我二個月的,負責我所教的科目,她姓原的,要聽話啊!原老師,請你自我介紹吧!]

原老師便開始說:[我叫原紫惠,是你們的代課老師,負責教中文和生物的,大家要努力.]之後我們便上課了.

到了下午,是上最後的堂,是連堂的生物科,我們於是便到生物科的實驗室.之後原老師便對我們全班說:[是你們之前剛剛完了關於無性繁殖,現在開始教有性繁殖,我們會自看影片先,之後我再教的.]

之後我們便觀看著電視中的畫面,我看了不久已經有少許生理反應(勃起),而玲玲就對我說:[好好看,又清楚地看到男女的生殖器官,真精彩.]

此時玲玲去掉垃圾,之後她回到坐位,並對我說:[我剛剛見到老師的右手好似放入在裙內,像在自慰.你認為呢?]

我便對玲玲說:[我也希望是的,人是有七情六欲的,看到這些東西無論是誰也會心癢癢的,只是觀點興角度問題.我一會會告訴給鎮字和建華的.]

我和玲玲又繼續看片了.

放學後,我們三對情侶(我和玲玲,鎮字和麗娜,建華和家慧),一面留在學校做家課,一面談論我班新來的老師,我先對大家說:[原老師的身材真利害,大約有幾大呢?]

麗娜便說:[依我估計,最少有36寸.]

家慧又說:[應該有38.]

而玲玲又插話說:[我認為是38寸f-cup]

鎮宇此時便驚訝地說:[嘩!是否真的啊?]

建華又說:[不太出奇的,現在人人吃的食品都是營養豐富的.這叫做身材豐滿.]

玲玲突然說:[我之前在生物堂時,我好像見到Miss在…在自慰,她將右手手指放入裙內,是否一面看一面有反應呢?]

我便說:[可能啦!每個人都會的,我也有勃起啦!]建華說:[但我見到老師手上戴有戒指的.]

鎮宇此時說:[可能他的老公(丈夫)沒有滿足到她呢?]

此時家慧望一望自己的手表,原來已經是五時三十分了,學校大部份的燈和房間都已關掉,但麗娜卻發現教員室的燈還是開的,我便好奇地對眾人說:[我們的老師一般都是很快離開學校的,寧願將工作帶回家做,都不會留在學校,又或者是工作效率高,無可能教員室的燈還是開的.]

鎮宇同意地說:[是的.]

建華也點頭.

於是我們便靜悄悄地走到教員室門外,再輕輕力打開門,果然見到有人在教員室,原來是原老師,我們見到她雙眼是閉起的,右手在搓弄自己豐滿的胸部,左手不見了.

建華對我們說:[她的左手應該在裙內的.]

鎮宇此時對我說:[俊輝,快拿出你隨身攜帶的V8攝錄機出來拍啦!]

其實我早已拿了出來拍的,我此時便對眾人說:[我和玲玲先入去,玲玲負責勾引老師及掩護我,我就跪著地入去,之後靜悄悄地拍,麗娜姐和家慧就等等再進去,而鎮宇和建華去准備一些工具,因為你們住得很接近學校,]

鎮宇此時說:[我家有浣腸器,是…是我准備與麗娜玩的,可以用它嗎?]

我便說:[只要是工具就可以啦!快去吧!]我們於是便各自行動了.

現在,我便和玲玲入了教員室,此時的老師因見到很驚訝,便對玲玲說:[你…你那麼晚也不回家,為…為什麼?]

玲玲說:[我…我有一些關於有性繁殖和生殖器官的結構和功能的問題,要老師幫我的.]

玲玲說完後便將校裙脫掉,身上只穿上內衣褲走到老師面前,並對老師說:[讓我幫你吧!老師,你先坐在桌上.]

紫惠於是坐在桌上,更將一雙美腿分開,而玲玲就開始對紫惠有所行動,先吻她的嘴,雙手開始撫摸著紫惠的裙內.不久,在我的鏡頭內,見到紫惠已開始將今天所穿的衣服,包括紫色外衣,白色恤衫和紫色短裙.

此時在門外的麗娜和家慧走了入來,麗娜並對玲玲和紫惠說:[我們兩姐妹也要玩玩,如果不是,我會告發你們的.]

於是麗娜和家慧兩姐妹也一面行,一面將校服脫下,麗娜走到紫惠的身後,雙手撫摸著紫惠的巨乳,家慧就在紫惠面前,抬高她的左腳,又摸又舔,而玲玲就開始舔弄紫惠已暴露出來的,被啡色絲襪和白色喱士花邊的內褲包住的陰部.

我們的三位女友果然夠淫,一下子便將紫惠弄得興奮非常,我從鏡頭內見到紫惠雙眼是閉上的,又聽到非常細微的{嗯…哦…}的喘氣聲,我心想(可能在呻吟),而玲玲此時說:[老師,點解你的下面會那般的濕?]

紫惠便說:[嗯…這…這是因為…因為我興奮,興奮就會令下體產生水份的,明白嗎?]玲玲和其他二女之後繼續令老師興奮.

突然間,鎮宇和建華闖入來,紫惠大驚地對二人說:[你們入…入來想怎樣?]

在紫惠不為意時,我們的三個女友一同將紫惠制服,而我亦起了身,紫惠此刻對我們說:[你…你們想…想怎樣?我…我是你們的老師.]

我們三劍淫俠當然沒有理會,鎮宇先將一堆繩抱到紫惠身上,而三名女友亦分別拿起,將紫惠的手和身綁起來.

而我們三男亦將校服脫下.首先行動的是鎮宇,他走到紫惠面前,將她的絲襪撕破,紫惠不斷說:[不…不要這樣,不要…]

但麗娜此時用紫惠的胸罩縛住她的口,而建華走到鎮宇面前,並說:[不如用這東西吧.]

而我也走到他們面前,原來建華手上拿住的是剪刀,並用它將紫惠的內褲剪掉.不久,我們六人已將紫惠弄得光禿禿,當然紫惠不斷發出{嗯…嗯…}的聲音.

我們之後將紫惠放在桌上,我和玲玲負責捉住和屈曲紫惠的雙腳,麗娜和家慧就搓揉著紫惠的巨乳,鎮宇和建華就用手指不斷抽插紫惠的美穴.

不久,我們轉了位置,我和玲玲就玩巨乳,鎮宇和建華就玩大腿,麗娜和家慧就用指插穴,並為紫惠解開.

而紫惠此時說:[你…你們放…放過我吧!我…我求…求你們啊!]但我們沒有理會,仍然繼續玩弄紫惠.

不久,我們再轉位,鎮宇和建華玩巨乳,麗娜和家慧就玩大腿,我和玲玲就用指插穴,我們很快地弄得紫惠流出很多淫水,而紫惠不斷{嗯…喔…呀…不…呀…嗯…不…不要啊…}

我們六人玩了一會,玲玲對紫惠說:[老師,快蹲在地上,在我們面前小解.]

紫惠哭著說:[在這裏,怎可能的?]

我之後說:[好,你不做,我們就分別在你的頭和面上小解.]

紫惠只好蹲在地上,不久,我們見到淺黃色的尿尿排出了.我們之後再將老師抱回桌上,要她先跪在上面,我和鎮宇打了暗號,我們五人先按住紫惠的手腳,而鎮宇從他的袋中拿出浣腸器,紫惠一面哭著說:[不要!]一面扭動全身,而麗娜就將紫惠的臀部撥開,露出了肛門,此時鎮宇將浣腸器輕輕地塞入紫惠的屁眼內,

{啊…不…不要啊…啊…喔…}紫惠一面叫,一面扭動屁股,而鎮宇再從袋中拿出一罐啤酒,倒進浣腸器內,再將浣腸器封蓋,少量又少量的啤酒由浣腸器咕嘟咕嘟的流進紫惠的肛門內,紫惠不斷說:[啊……不要……]

建華此時說:[這樣的遊戲真好玩,我要加入.]

建華之後將自己的褲脫下,將已脹起了的巨棒塞入紫惠的口內,紫惠只好不斷地吸啜著建華的巨棒來忘掉痛楚,而我就不斷地拍照,三個女友就用手指,像螺絲般旋轉插進去紫惠的洞囗,鎮宇就看著紫惠扭動屁股,更不斷地搓弄它.

不久,建華後將自己的陽具抽出,並說:[俊輝,不如用你的V8攝錄機拍下老師現在的狀態]

我同意,而接力享受紫惠的口技是鎮宇,不久便抽出,而玲玲此時對我說:[老師已開始流出淫水了.]

建華立即從袋中拿出一個頸圈套在紫上,再扣上一束鎖鏈,更得意洋洋地說:[我們的老師現在似一只母狗,一只欠幹的母狗.]

我們六人之後將紫惠拖入更衣室內.在地上,我發現有水漬,心想(可能是老師的淫水,已急不及待地流出來).

我們入了更衣室,紫惠哭著說:[我…我很辛…辛苦啊!快爆…爆肚了,快…快放過我…我吧!]

鎮宇之後將在浣腸器內,剩余的啤酒唧入紫惠的肛門內,紫惠於是痛起上來,{我…我忍…忍不住要…}

我們六人聽到紫惠的哀求,便選了鎮宇負責將插在紫惠肛門上的浣腸器拔的管嘴拔出,不久,紫惠排泄在地上了.

但我們還覺得不夠,於是我們將紫惠綁在兩條水管中間,我們便拿出電動陽具,原子筆,畫筆,化妝掃等來玩弄和抽插紫惠,我們更輪住來拿起攝錄機拍下她,紫惠開始瘋了,不斷地{噢…嗯…唔…嗯…呀…喔…喔…}

此時,三位女友分別脫光衣服,並叫我們好好收起,之後玲玲開了一個花灑,先射向紫惠的身軀,她們四人之後再扭作一團,享受著被水射向自己的興奮,她們不斷地{嗯…喔…}呻吟,

麗娜此時說:[我們好興奮,你呢?家慧.]

家慧又說:[我也好興奮.我們不如快令老師再度產生高潮吧!]

不久,我們三劍淫俠光脫見地沖入去,鎮宇插進紫惠的肛門,建華躺在地上插美穴,我就享受紫惠的口技,三位女友一面以多角度來影相拍攝,一面自慰,不斷發出{嗯…唔…嗯…呀…喔…喔…}

我們之後互換位置,我躺在地上插紫惠的美穴,建華插肛門,鎮宇插紫惠的口,紫惠時常將{仆滋仆滋}的吸啜聲,轉為{喔…啊…嗯…呀…喔…喔…}的呻吟聲,之後我們再互換位置,我插肛門,建華享受紫惠的口技,鎮宇躺在地上插紫惠的美穴.

我對紫惠說:[老師,你的肛門好細小,我愛插它.呀…噢…喔…]

建華同意地說:[俊輝,我也有同感,嘩…噢,老師的口技更加好,喔…]

鎮宇又說:[我的也意見是一樣.]

大約在十五分鍾後,建華最先把濃密的精液在口內射出,之後我要紫惠張開口,含我和鎮宇的肉棒,不久,我們也在紫惠的口內發射了.

紫惠終於支持不住暈倒了,而我就叫建華准備一件大皮衣.

紫惠終於醒過來了,她見我們早已穿回衣服,她很驚慌地手掩身體,我們六人都笑起來,我對紫惠說:[由你在教員室,直到你暈倒,所有過程我們已拍下來,只要你依照我們的說話做,我們不會將影帶和照片公開,但有不從,小心被革職啊!]

紫惠含羞地點頭,鎮宇繼續說:[其實我已查到老師你是失婚婦人,因為你在學校辦公室面試時被我聽到,我估計你老公一直都在性方面不能滿足你,所以你在生物堂,在看影片時,不禁自慰起來.]

此時建華回來,對我們說:[大皮衣在此.]

玲玲於是替紫惠穿上這大衣,麗娜此時對我們說:[叫她這樣回家吧!]於是我們六個學生就老師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我和玲玲見到紫惠,便大聲叫:[原老師,早晨.]紫惠含羞地點頭,玲玲於是將一封信交給紫惠.信中寫著:[老師,我們要你在星期日來一次補課,是生物科的.記住要做到全班出席,否則…哈哈….俊輝.]

6

三劍淫俠之淫亂的補課日

在玩弄完原紫惠老師的第二天(星期三),玲玲將一封信交給紫惠.

在上課之時,原老師在班上對我們說:[各位同學,我有話要說,是在本星期日的上午10時,我要你們回來補課,是生物科,當日你們一定要回來否則會受處分的,知道嗎?]

有部分的同學不滿,便說:[老師你,有沒有攪錯的,要我們星期日回來,十分過分.]

我於是替老師解圍說:[可能老師有一些東西送給我們作為慰勞呢.]我於是向紫惠打了暗號,紫惠便說:[我會給大家好處的.]

部分同學低聲地說:[唉…只好這樣吧,學業緊要.]之後,大家開始上課了.

在小息時,紫惠叫了我去見她,她對我說:[你要我叫全班補課,大家都很不滿,我…我實在沒辦法,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我便神氣地說:[不用擔心,我有方法,你只要努力上課,知道嗎?]紫惠便低頭地離開了.

我回到班房,鎮宇和建華走過來,對我說:[點解剛才你贊成星期日回來補課?]

我便輕松地對他們說:[我要將原老師的淫亂一面給全班看,這樣好好玩的,同意嗎?]

鎮宇便問我:[男同學就容易向他們宣傳,但女同學又怎樣說呢?]

建華就說:[玲玲去做便可以啦!她是俊輝你的女友,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

於是我便找玲玲,見到玲玲,我便對她說:[玲玲,我有件事要你幫手的.]

玲玲便對我說:[我知你想我替你們宣傳,如何令我班的女同學失去常性,玩弄老師之外,更為男同學們服務,我有方法,就是給每人一封信,信封內包括老師淫照一張,要她們依照我們的說話做,否則會有像老師的下場.好嗎?]

玲玲於是走去圖書館寫信了.不久,她將信的草稿交給我,內容是:[我知道你們是不想回校補課的,但是當日的節目是–老師的另一面,我們現在送上老師的淫照一張,不過你們當日要依照我,俊輝,鎮宇和建華的說話做,否則就將老師的下場,還有的是在星期日之前,不要對任何人講,知道嗎?]

我對玲玲說:[好!在午飯時間時,我們早些回校,方便影印.ok?]

我將向男同學宣傳的責任交給鎮宇和建華.給男同學的信的內容是:[你們將會在補課日看到老師的淫相,但補課開始之前你們不要泄漏任何事,否則…,明白嗎?]

之後我們將信分別交給同學們.

幾天後,即是星期日當天,我們全班已經在課室內,課室內已准備了電視連錄影機.當原老師入來時,我便要老師開動電視,電視的畫面是老師被我們三劍淫俠女友玩弄,老師立即用身體遮掩,而鎮宇此時說:[老師,只要你照我和俊輝或建華的說話做,這一套片會交回給你的.]

紫惠(原老師)說:[要…要我怎樣?]

我之後說:[老師,請你將裙脫掉,再坐上桌上.]紫惠依照鎮宇所說,將裙脫掉,再坐上桌上.

建華再說:[將手指伸入內褲自慰.]

今天紫惠所穿的是淺藍色套裝,裙是短裙,白色蕾絲底褲.我之後說:[玲玲,快去幫老師忙吧!]

玲玲於是走到紫惠背後,雙手不斷地搓揉著紫惠的巨乳.玲玲一面搓,我們隱約聽到一些由紫惠發出來的{嗯…呀…唔…嗯…}的呻吟聲,我們全班立即將所有桌椅移到兩旁,再走到紫惠面前,鎮宇先要我們全班退後,再將紫惠白色蕾絲底褲脫掉,我之後說:[大家只要排隊,便可以舔弄或用手指插老師十下,守規則,知道嗎?]

我和鎮宇負責看管同學,不要破壞規則,而建華就幫玲玲將紫惠的雙腿分得更加開,首先走到老師面前的是用指插了老師十下,紫惠便發出{呀…呀…}的聲,之後的是女同學,她一面舔著紫惠,紫惠又發出{呀…呀…}的聲,之後的男同學,又是用舔的,又一次令紫惠{嗯…嗯}的聲音,我們全班在舔舔插插,紫惠就不斷地{呀…呀…嗯…嗯}的呻吟.

之後我們請紫惠老師開始教書,此時玲玲問紫惠:[老師,怎樣的口交才是好呢?]

紫惠低了頭,我便立即說:[不如我們請老師示範一次,好嗎?]

全班的男女都說:[好!老師請.]

我心想(男的一定全部是自願的,女就一定是被迫的.)

紫惠於是將我的褲子脫下,她說:[口交前,一定要撫摸幾下對方的陰莖,才可令對方興奮.]之後紫惠再將我的內褲脫掉,並說:[之後將陰莖慢慢放入口內,再舔弄它.像我現在一樣.我見到每位男同學都很羨慕我,可以享受到老師的替我口交,我時常感到酸軟,發出{噢…嗯…呀…}

此時紫惠說:[各位女同學,不…不要怕…怕尷尬,找個伴吧.]於是一對對的男女就開始進行口交了.

玲玲選了鎮宇,建華被其中一位女同學選了,我就繼續享受紫惠替我口交.所有女的都不斷吸啜和吐弄我們男生的陰莖發出{唔…唔…}的聲,我們都發出了{噢…嗯…呀…嗯…呀…噢…}的呻吟聲.

不久之後,我提議再玩另外的玩意,部分人問:[是什麼玩意?]我便說:[是大抽獎,我會抽二男一女出來,加上老師,進行單對單的現場show,之後玲玲替我拿出已預備好的兩個分了男女的抽獎箱,於是建華叫老師抽男箱.

紫惠說:[第一位是,周國偉.]紫惠再抽:[第二位是…岑金城.]最後她抽女箱.她說:[幸運兒是…白雲珠.]之後我們其余的人便坐好等看好戲.

我們看到周國偉將紫惠按在桌上,立即起勁地將自己的陽具抽進紫惠的陰部,紫惠即時{喔…嗯…嗯…呀…喔…好…好勁啊!果然是足球隊的…的主將.啊…喔…喔…}

但另一邊的岑金城和白雲珠,可能他們都是內向之人,有些尷尬.我和玲玲就將白雲珠按在桌上,再說:[岑金城,快些吧,雲珠已躺臥等你了.]

於是岑金城慢慢地將陰莖抽入白雲珠的美穴了.岑金城慢慢的插,白雲珠也開始發出{哼…嗯…嗯…哼…我…我不行啦…嗯…大…大力點…喔…喔…}

我們見他們兩對人的情景,有些女同學已開始自慰起來,她們不斷發出{嗯…嗯…哼…哼…喔…喔…}的呻吟聲,而男同學亦開始自慰起來.說回桌上,我見到周國偉已將的姿勢轉了,再用狗仔式抽插紫惠,紫惠再發出{嗯…喔…哼…嗯…好…好學生,快快插…喔…插我吧!喔…嗯…喔…}

此時岑金城也用用狗仔式抽插白雲珠.白雲珠亦發出{噢…喔…哼…哼…喔…好哥哥…好,我忍…忍不住了,喔…哼…喔…喔…}

我們看得十分興奮,有些男同學已將精液射在地上,女同學就弄到一地淫水.當然有些男女(包括我們三劍淫俠和玲玲)還繼續自慰啦.

我見到周國偉轉去幹白雲珠及岑金城在插老師,一對男的就努力地抽插,女的就不斷發出{喔…喔…嗯…嗯…嗚…喔…喔…}的呻吟聲.

不久,兩個男的都將自己的陰莖抽出,把精液射在兩女的身上,其他男的亦陸陸續續射精了.

之後我在紫惠穿衣服時問大家:[大家對今天的安排怎樣?]

男同學們都說:[好好啊!不過只有二人可以性交,不公平.]

鎮宇便對大家說:[你們可以之後約她們…明白嗎?]

有人又問:[我想幹老師,如何?]建華此時說:[老師是的一定有機會的,但要預約的,是嗎?原老師.]

紫惠低了頭說:[好…好的,但要預約的.]

我們全班便離開課室,並且回家了.

正當我乘升降機回家之時,我見到剛從大陸回來五十多的張伯帶同一個三十歲的女子回來,我心想(一定是在大陸娶的).可能是….

7
三劍淫俠之我和鄰居的少妻

自從在補課日回家時見到張伯帶同一個三十歲的女子回來,我時常念念不忘這女子,她樣子不差,身材還很好,我估她的身材應該是35-24-35的.我在放學時時,常見到她買東西煮飯,而我的眼睛當然放在她美好的身材上.

有一天,是我學校假期,我於是找張伯下棋.到了張伯家門外,只見到張伯帶回來的三十歲的女子,她說:[你找我老公嗎?他不在啊!我是他的老婆.]之後她請了我進去了,我之後就坐在沙發上,張太立即倒灌一些茶給我,之後到了廁所了,我見到她的行走姿勢十分撩人,加上她身穿一件橙黃色松身衫和黃色熱褲,令我的老二(陰莖)有點起頭.

不久她又走到房中找東西,之後回到廁所,原來她是找衛生紙,而我就當張太還在廁所時對她說:[張太,張伯話有些物件要給我的,我想到房內找找看,可以嗎?]張太說:[好!你隨便吧!]我於是進了房.

我在他們的房內找,竟然發現到一些藥物,原來是.我心想(張伯!你一定是不能滿足你老婆的)之後我又發現到一些震蛋和自慰器,我心又想(臭婊子!我今天一定要幹你的,替你解決心中欲望的)

我帶同一顆震蛋和一枝自慰器出了房.我見到張太正在炒飯,她的炒飯姿勢令我更有想幹她的沖動,於是我立即從後用雙手搓揉著她的雙乳,張太驚叫起來:[你…你想怎樣…救…救命啊!]

我使冷笑地說:[不要假裝了,如果你是滿足的話,又怎會有一些震蛋和自慰器呢?]

之後我立即將張太的熱褲脫掉,放入震蛋.我開動了震蛋,張太的雙腿開始顫抖起來,口中不斷哼出{嗯…嗯…唔好啊!我…我有老公的…嗯…啊…呀…呀…}

我不但沒有理會她,更將震蛋的震幅調較至最勁,張太大叫起來,更說:[不…不要這樣,好嗎?]我又沒有理會她,她又開始{喔…啊…嗯…嗯…呀…不…不要這樣,我…呀我受…受不住了…哼…嗯…呀!}呻吟起來,我立即將短褲脫下,並將張太的頭按在我下體面前,張太明白了,於是用舌頸舔弄我的內褲,我見到張太被我弄至瘋了,我便對她說:[我先坐在沙發上,而你就趴下,替我口交吧!]

於是我先坐在沙發上,好讓張太替我口交.張太亦開始用口替我將內褲脫掉,再把我的陽具放入她的口中.張太不斷發出{仆滋…仆滋…}的吸啜聲,我也不斷地發出喘氣聲,並說:[張太,你…你的口技很…很好.爽…爽啊…噢…噢…]而我此時叫張太停下來,將一支自慰器插入張太的美穴內,而張太有時會發出{仆滋…仆滋…}的吸啜聲,有時又會發出{嗯…呀…啊…嗯…噢…}的呻吟聲.

享受完張太的口技後,我走到張太的身後,拔出自慰器,再將我已變大的真陽具插入她的美穴內,張太立即{呀…呀…嗯…嗯…喔…喔…好…好爽啊!…喔…呀…嗯…呀…}呻吟起來,而我插張太時,亦產生了{啪…啪…}的抽插聲,我愈插愈爽,便對張太說:[張太,你的穴內有很多水啊!是否欠幹嗎?]

張太一面呻吟,一面對我說:[我…我當然是…喔…是欠幹啦!快…快幹死我吧!喔…喔…呀…]

我之後要張太轉身,面對著張太,再抽插她,張太再一次呻吟起來,她對我說:[我已泄了一次,但我再想多泄幾次,喔…呀…喔…喔…呀…啊…]

我毫不留情地插張太的穴內,並對她說:[你喜愛我嗎?]

她對我說:[我…喔…我喜愛,喜愛你的…喔…的陰莖,呀…我又泄了…呀…]之後我將張太的一只腳攬住,奮力地再插張太的陰戶內,張太又一次{呀…啊…嗯…喔…喔…喔…喔…你很…很勁啊!令我很舒服啊!喔…喔…]

我愈插愈起勁之時,張太又說:[你又令我泄多一次了.喔…嗯…呀…呀…不如你叫我海翠姐吧!因為我的名是叫海翠,好嗎?]

我之後說:[海翠姐,我插得你舒服嗎?噢…噢…]

張太(海翠姐)對我說:[喔…好弟弟,你…你插得海翠姐我很舒服,喔…喔…呀…呀…]

我不斷地抽插,不久,我呀…呀…噢…噢…呀了幾聲,顫抖了下身,將我的陽具抽出,將濃烈的精液射向海翠姐赤裸的身上.

之後我對張太說:[我可以叫你海翠姐嗎?]

張太搖頭說:[不可以,只能在我和你單獨相處時才可叫,平時我就是張太.]不久,我便回家了,但我拿走張伯一些珍藏vcd回家看.

第二天,我如常回校,但鎮宇對我說了一些事情.

8

三劍淫俠之鎮宇和表姐的一夜

上回提到在我和玲玲回校時,鎮宇有話對我們說.他說:[我在假期前的一夜,幹…幹了我的表…表姐.]

我於是好奇地問:[你為何會?…唉]

鎮宇之後說:[事情是這樣的……](以下是鎮宇的自述.)

在假期前的一天(星期二)放學回家之後,我便對媽媽說:[我想到表姐家玩,因為表姐買了不少新game,如有需要,我會致電給你的.ok?]媽媽答應了,我便去表姐家,表姐是獨住的,所以她把後備鑰匙交給我媽媽,方便替她處理家務.

到了表姐家裏,我立即走到她的房內拿出遊戲機和一些是表姐新買的game來玩,玩了不久,我便致電回家,對媽媽說:[表姐還未回來,可否…]

此時媽媽立即說:[鎮宇,你的表姐–佩琳要遲一點才回來,你替她處理家務吧.]於是我只好將遊戲機和game碟放回表姐房,此時我無意中見到一條紅色的T-back內褲,我心想(表姐真是一個忙碌的人,連那麼重要的東西亂放.)而我的老二(陰莖)有點兒勃起,於是我拿了這條內褲和其余還未洗的兩套內衣褲到廁所內玩弄又玩弄.

不久,我聽到開門的聲音,原來是表姐回來了,我立即停止玩弄,打開了部份的廁所門.

我見到表姐坐在沙發上,身穿是白色恤衫和粉紅色的套裝裙.最令我興奮的是她的裙很短.而我也慢慢地從廁所內走出來,我見到表姐將雙腳放在茶幾上,再把手伸入裙內,發出{嗯…呀…嗯…}的呻吟聲,我當時腦裏只想著一件事,就是要幹上表姐她,於是我先將長褲和內褲都脫掉,再走到表姐的面前說:[不如由表弟來幫你解決吧!]

表姐見到我光著下身,驚慌地問:[你..你想怎樣?不…不要亂來!]

我不作回應,只顧走近表姐,此時表姐再問:[喂!你想怎樣?快講吧.]我心想(表姐你的內褲已濕透了,很想被我幹的).之後我便說:[請表姐你張開口,我的寶貝要放入你的口內享受.]

跟住我便將寶貝放入表姐的口內.表姐的口不斷前後的套弄,我的興奮程度不斷上升,表姐又時常發出{嗯…唔…嗯…}的吸啜聲,並對我說:[嗯…好表弟,你的肉棒果然好強勁,好過我以前的男友.]

而表姐的手不斷地撫摸自己的陰戶外.不久我將我的陽具抽出.

把陽具抽出後,我便替表姐將恤衫鈕解開,把裙翻起,再將她的白色絲襪和黑色內褲脫掉,最後當然是品嘗表姐的美穴.

我一面舔弄表姐肥而多水的美穴時,表姐對我說:[嗯…哼…我…我的好表弟,你…嗯…喔…你為何會舔到我欲欲仙欲死?]我沒有回應,只顧舔.我不斷地舔,表姐就不斷發出{嗯…哼…}的呻吟聲,我將我的舌頭伸入時,表姐說:[我的好表弟,喔…嗯…我受不了,我要…要泄了.]於是表姐便泄了不少淫水(陰精)到我的面上.

而我之後手口並用地向她35寸D-cup的胸部進攻,不知是否已被我弄至興奮過度,她在{嗯…唔…嗯…嗯…哼…}呻吟時,右手就捉住我的小弟玩弄.

不久,我攬住表姐的腰,奮勇地將我的陽具插入她的美穴內,表姐好像觸電一樣,立即叫起來.而我也不客氣,努力以赴地幹我的表姐,我先用普通的男上女下來插表姐,表姐就不斷{喔…噢…嗯…嗯…喔…表弟啊!要…我要啊!喔…喔…}

不久,我打側來幹了,再一次令表姐呻吟起來,於是我問表姐:[你…噢…你是否欠幹嗎?答我吧!]

表姐興奮地說:[我…我是欠…喔…欠幹的女人,我要…我要你的大陽具,我要…嗯…嗯…喔…喔…]之後,表姐反轉了身,屁股對住我,並對我說:[我想肛交.]聽到表姐要肛交,我立即走到廚房,將食油,匙羹,筷子拿出廳,我先用匙羹載一些食油,再慢慢倒在表姐的屁股內,之後將一對筷子插在她的美穴內,表姐此時再{喔}了聲,最後,將我己隆起的肉捧輕輕地插進表姐的屁眼內,表姐立即叫了起來,她說:[嘩!好…好痛啊!不…不要玩吧!]

我沒有理會,依然插著表姐的屁眼,表姐就不斷叫時又不斷呻吟起來{喔…喔…呀…哎呀…停…停吧!}

我插了數十下後,把陽具抽出,然後將插在表姐美穴的筷子拿走,用我的陰莖來插她,我以狗仔式來幹,表姐又再興奮地呻吟,{啊…喔…呀…表…表弟啊!你太…太棒了,嗯…呀…我之前肛交時已泄了一次,現在又想泄一次,可以嗎?]

於是我不停地插表姐的美穴,雙手不斷搓弄著表姐的美乳,不久,{呀…呀…喔…我又..又泄了}原來表姐又一次高潮了,我於是努力地抽插.最後,我先將陰莖抽出,再將精液射向表姐她的面上,而表姐同時間在食著我的精液.

過了十分鍾,我本來想離開時,表姐對我說:[我要你時常來…來幹我的,最好約些同學上來.知道嗎?]我點了頭後便離開了
(以上是鎮宇的自述)

我便對鎮宇說:[我們又有新的幹炮對象了.]之後我們便集隊了.

9
三劍淫俠之淫人母

對於我(俊輝)來說,幫玲玲是我的義務,因為她是我女友,我是不會拒絕的,例如在功課上,運動上,而我當然有回報的,就是與玲玲做愛了,有時在我家,有時在她家.

有一天我們放學時,玲玲對我說:[我的媽媽頗為美麗的.所以我都不太差的.]之後我就問:[為何提起你媽媽的?]

她之後又說:[我的媽媽的身材不錯的,有35寸胸的,腰又幼,臀部又渾圓,值得一幹的.]

我又問:[真的嗎?你這個…唉!為何要說你媽媽的身材呢?]

玲玲竟然對我說:[我最近發現媽媽時常把電話拿到房內,有一次我夜晚突然起了床時發現她只穿著內衣褲,右手拿著電話,左手就撫摸著胸脯,我看了不久,媽媽她又屈起膝,把手指放入下陰內摩擦撫摸,口中不斷發出{嗯…嗯…喔…}的叫床聲,我想一定是爸爸不在家,她性苦悶.]

我之後問:[是否想我幫她(解悶)呢?想我幹她?]

玲玲點了頭,並說:[我會安排的.星期六上午來找我吧!]之後我們便各自回家了.

到了星期六上午10時,我便到玲玲家.玲玲見我來了,便請我入內.我便和玲玲打情罵俏,我們當時在一起吃早餐,此時在桌底,我悄悄地將腳伸到玲玲的兩腿之間,我見到玲玲好像不由自主地左右擺動,而我就一面吃東西,一面看著玲玲的美態.此時玲玲轉到桌底,將我的腳弄到她媽媽的兩腿之間,玲玲母親亦有少少不由自主地左右擺動,而我亦在玲玲母親的兩腿之間不斷撩撥,摩擦.而玲玲母親的面一早已紅了起來.之後玲玲對我們說:[我要買些東西,很快回來,俊輝,一陣你再教我功課.]

不久玲玲便走了,而她媽媽亦入了她自己房,此時我在門縫間見到她在換內褲,我心想(可能被我撩撥之後,她忍不住而流出了淫水而弄濕的)在她剛剛穿上時,我入了她的房,她吃了一驚,手掩下身,對我說:[你…你想怎樣呀?你…你…]我慢慢地走近,玲玲媽不斷向後,直到走到床邊,我將玲玲媽擒下,躺在床上.

我將玲玲媽擒下之後,就不斷地擁吻著她,更不斷用手撫摸她下身.不久,玲玲媽的身體好像開始酸軟起來,而我亦開始有所行動了.

首先我在她一雙修長的雙腿之間不斷舔和輕吻,玲玲媽就不斷地{嗯…嗯…呀…嗯…嗯…呀…嗯…}呻吟,而我就由舔大腿轉為啜她的腳趾,而玲玲媽一面呻吟地說:[好啊…嗯…喔…好舒服啊!哈..呀…嗯…快來…快來舔我的美穴.]

我立即照辦,我將玲玲媽那條剛穿上的紫色內褲脫下,見到她的美穴有少許水珠,我於是不停地舔弄玲玲媽的陰部,我不斷吸啜著,玲玲媽又再發出{嗯…嗯…呀…嗯…}的呻吟聲,而我的手就不停地玩弄她那對35寸的雙胸,而躺在床上的玲玲媽此時又說:[好男孩,快..快來插我吧!]

而我聽到就立即把自己所有衣服脫掉,將已硬起來的陰莖插入玲玲媽的陰道內,我一插入去,便對著玲玲媽說:[玲玲媽,你的陰道好窄,比你的女更為窄,真的很high啊!喔…噢…]

而玲玲媽又浪叫:[呀…噢…好男孩啊!我…我也好high啊!嗯…嗯…喔…喔…插…插我,不要停啊!呀…呀…]

我用這個性姿勢插了不久,我將玲玲媽的身體扭轉,用狗仔式來抽插她.我的陽具在出出入入之時,玲玲媽就不斷發出{喔…喔…好啊…呀…呀…喔…嗯…呀}的呻吟,大約抽插了一會兒,我隱約聽到玲玲回來,但我沒有理會,再加強力量插玲玲媽,在抽插了百多下時,我將陰莖抽出,把精液射在她的身上.之後我對她說:[玲玲媽,你和你的女兒都好好幹啊!]不久我便離開房間了,而玲玲媽就躺在床上,像在享受.

而在房外,我竟然見到玲玲替鎮宇和建華口交,而鎮宇和建華是全身赤裸的,不久他們二人把自己的陰莖從玲玲的口內抽出,和我打了招呼後走了入玲玲媽的房.我和玲玲便跟在後面.我們見到鎮宇和建華一同擒住玲玲媽,玲玲媽呼叫著:[你…你們是…是鎮宇和建華,想…想怎樣?]

玲玲便出現說:[他們是我的同學,要來幹你的.]

鎮宇首先從側插著玲玲媽的美穴,不久建華不滿說:[我又要插.]之後鎮宇攪住玲玲媽,再把自己的陰莖插入玲玲媽的肛門內,正當玲玲媽說:[呀!好…好痛啊!不要啊!]之時,建華立即把陽具用力地插進玲玲媽的陰部內,我和玲玲走近床邊,觀賞著我的朋友(鎮宇和建華)幹著玲玲媽,鎮宇和建華不斷地抽插著玲玲媽的肛門和黑而美的穴時,玲玲媽不斷地發出{呀…喔…喔…呀…噢…呀…喔…}的呻吟聲.之後建華和玲玲媽先後起了身,原來玲玲媽是要坐在鎮宇身上,而建華就插著玲玲媽的肛門,今次到玲玲媽不停地上下搖動,使鎮宇和建華插得異常的high.我看見鎮宇和建華太約插了三十多下後,便將自己的陰莖抽出,把精液射在玲玲媽的身上.

我們三劍淫俠之後走出客廳休息,而玲玲你亦出來了,跪在我們三人面前,對我們說:[剛才是我第一次的肛交,好痛便很美妙,我要報答你們.]

玲玲媽立即把我的陰莖放入口交品嘗,因為我坐中間,而她的雙手分別握著鎮宇和建華剛發射完的炮來玩弄.不久,玲玲媽丟下我,將建華的棒棒放入口,我們三人同時聽到玲玲媽發出{唔…仆滋…仆滋…}的吸啜聲,之後又到鎮宇享受玲玲媽的口技,鎮宇說:[玲玲媽,你的口技真好啊!噢…]不久,又到我了.此時我們三人見到玲玲下身穿了一條加了假陽具的底褲,玲玲說:[媽媽,讓女兒也盡一點孝吧.]我們三人明白了,鎮宇和建華捉住分別玲玲媽的雙手,我就按住她的頭,好讓玲玲可以插入那假東西.一插入時玲玲媽再浪叫起來,並說:[好女兒,你插…插死我啦!快拔出來.]玲玲沒有理會,並按了控制器.原來那條假東西會自動轉的,我們看到興奮之時,玲玲媽叫苦連天說:[呀!玲玲你竟用這東西來插你媽媽,喔…真過份啊!喔…嗯…呀…]我們見到玲玲媽在叫床,被自己的女兒抽插,手就不停地打槍(打飛機)玲玲大約抽插了近百下時,我叫玲玲媽躺在地上,我們分別向她的面上再射出濃烈的精液,以表示多謝她被我們插.

過了不久,玲玲對著她媽媽說:[我已把剛才發生的事錄了音,以後請聽在我有需要時要我話.]

玲玲媽哭著說:[好啦!這是我唯一選擇,是嗎?]玲玲點了頭.之後我們三劍淫俠便由玲玲送走了.玲玲此時對我們說出一個她的念頭……

10
三劍淫俠之荒淫的家長會

我們離開玲玲家不遠時,玲玲對我們說:[我有一個念頭,如果我媽媽和原老師一同都是全身赤裸,我相信場面一定很好好看的,幹起上來一定很興奮的.]

我打趣地問:[原來你可以與女性做愛的,我豈不是有個人妖女友.]大家笑完後各自回家了.

有一次我回校時,見到鎮宇和建華,他們異口同聲對我說:[剛才我遇到原老師,令我回憶起我們一起玩弄她的事,想起我們幹了玲玲媽的一次,真是回味無窮,如果她們一起裸露來給我們看就…嗯…嗯…嗯]

我也回應說:[談起來又是啊!兩個女人各有千秋,一個有身材,一個有技巧.如果真的可以,相信我們一定很enjoy的.]

玲玲此時走來對我們說:[不如我們要脅老師和我媽媽吧!好嗎?]我們點頭便上課了.

到了中文課時,原老師入了課室.她身穿白色外衣,藍色長袖恤衫連半截裙,絲襪及藍色高跟鞋,十分誘人.上了課不久,玲玲竟然在睡覺,當原老師走到玲玲面前時,我就將他借我抄的功課拋向鎮宇,但打中了在鎮宇面前的建華,建華破口大罵說:[喂!有沒有攪錯,打中我.]我就對他說:[我想的嗎?只是細了一點力,那又如何啊?]鎮宇說:[喂!俊輝,你不要破壞我的功課,否則絕交.]正當原老師望見我們時,我們見她擺了一擺,然後玲玲說:[sorry,老師,打中你那渾圓的臀部.]我們全班都笑起來.原老師此時說:[俊輝,玲玲,鎮宇和建華,你們四人放學後留堂,我有話要對你們說.]我們點了頭,之後再上課.

到了放學時,我們三劍淫俠留在課室,此時原老師入來了,見到我們坐在椅上,便大聲說:[你們三個,快起身罰企.]

我們照做.此時玲玲入了課室,拿著一些相片給我們看.而我們亦在原老師面前看,原老師見我們不聽她話,便走來看.而我亦乘機走到原老師的身後,原來相片中的裸女是老師她本人,原老師想走之際,我立即抓住她一雙巨乳不停地搓扭,而鎮宇和建華就捉住她的一雙美腿來撫摸,玲玲就將手伸入老師的裙內撩撥.

玩了一會,我就對老師說:[老師,見我們的家長就沒有問題,就星期日,但要……你想像到的.]

紫惠(老師的名字)此時問:[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我再說:[即是說在家長會時,你要挑逗我們的家長,可以嗎?]

老師無奈地說:[好…好…]

之後我們離開學校了,此時其余的人問我:[不是我們來幹老師和玲玲媽嗎?]

我就對他們說:[我們幹老師是有很多機會的,但我們做一次旁觀者又何況呢?可能更有趣呢.可以比較誰的父親是最捧的.]

而玲玲又說:[我相信幾有趣的,可以由老師和我媽媽做評判.]大家笑著回家.

在星期日,是家長日,包括我(俊輝),鎮宇,建華和玲玲四人一早回學校,就對老師說:[老師,你今天一身白色衫裙十分誘人,我相信我們的父母一定被你吸引的,快拿實驗室隔壁的預備室的鑰匙來,我要你在生物實驗室內開家長會.]原老師點了頭便給我鑰匙了.

我們在實驗室隔壁的預備室門口等了一會,見到原老師帶領著我爸爸–志成,鎮宇爸爸–成剛和建華的爸爸–照榮,,當然玲玲媽–惠君(之前無交代)也在場,我們就等看好戲.

此時在實驗室內,老師正與我們四人的父母在談論我們,但我見到我爸爸在桌底被原老師撩動著下身,而她的左手手指放入玲玲媽的裙內.此時成剛和照榮見到後,成剛就要老師和玲玲媽替她出火,而照榮就卷入桌底,開始舔弄她們.

不久我們聽到{嗯…嗯…啊…呀…嗯…}的呻吟聲,不久,我爸爸提議,[不如我們在這裏做,好嗎?]此時鎮宇爸爸和卷了入桌底的建華爸爸將原老師抱起,放在桌上,我爸爸就起來,將另一張桌子搬移,貼住之前的一張,再上了桌上,我爸爸和建華爸爸就幹原老師,鎮宇爸爸當然幹玲玲媽.

由於原老師是受到我爸爸和建華爸爸夾攻她的美穴和肛門,即是浪叫起來{喔…呀…好…好辛苦啊!…喔…兩位可…呀…可否細力一點?嗯…喔…}

另一方面,玲玲媽也被鎮宇爸爸幹得很辛苦,也浪叫著{成剛哥,你…你幹得我真…真舒服…嗯…喔…不…不要停…喔…呀…呀…}

之後建華爸爸抱著紫惠(老師的名)躺在桌上,建華爸爸幹上紫惠的肛門,而我爸爸起了身,立即把自己的陰莖插入老師的陰部內,而鎮宇爸爸也改用狗仔式插玲玲媽,我們在預備室不斷聽到{嗯…喔…喔…好呀…好呀…啊…啊…}的浪叫聲.

我們四人更見到玲玲媽一面被幹,一面舔著另外三人的肛門和下陰.

又過了不久,我們見到他們交換伴侶了.鎮宇爸爸插原老師,玲玲媽被我爸爸建華的爸爸幹.

此時兩個淫女早已興奮起來,她們的叫床聲比之前的大聲.我們聽到紫惠浪叫{嗯…呀…喔…你…你們三位家長幹得我…我很high啊!喔…喔…}玲玲媽也呻吟起來{你…你們喔…三人呀…令我很…很舒服啊!嗯…喔…喔…呀…啊…}

不久,我們三劍淫俠的爸爸竟然都把陽具抽出,我爸爸說:[我們只顧抽插她們,沒有好好照顧她們全身.]其余兩男有所同感,立即開始搓弄她們.建華爸爸說:[紫惠老師有38寸巨乳,十分有手感;惠君妹就有平均的身段,各有美感.]

我爸爸和鎮宇爸爸分別搓揉著原老師和玲玲媽,建華爸爸就用拍插二人的美穴.兩女又一次{嗯…喔…喔…呀…呀…嗯…}呻吟起來.

不久,建華爸爸說:[兩人都出了淫水啦!快來插插吧.]我和鎮宇的爸爸也用手指插穴了.在被插其間,玲玲媽竟主動吻吻老師.

不久,我們的爸爸再提槍再插,我和建華的爸爸幹玲玲媽,鎮宇爸爸插原老師,我們又一次聽到曾被我們玩弄過的兩個女人再度淫叫起來{喔…呀…啊…喔…我…我們受不住了,嗯…喔…快幹死我…我們吧!呀…喔…呀…}我們的爸爸在抽插了五十多下後,把自己的陰莖抽出,將他們的精液射向兩女的面上和口中,更要兩女替他們舔弄一番.

之後,赤裸的原老師對我們的家長說:[很多謝你們參加今次的家長會.希望你們的子女也像你們一樣那麼堅強,你們可以離開.]此時我們的家長分別穿回衣服離開了.

而我們三劍淫俠就因為我們家長的優異演出而一柱擎天起來,而玲玲亦十分識趣,用口替我們解決,我們亦把精液射入玲玲口中.

11
三劍淫俠之特別的一課

我們的一班自從上一次補課日之後,每個同學都迷上了原老師的身材,有些男同學據我們問及到,有曾與老師幹過(做愛過).

我們三人某一天午餐時在想著,其中鎮宇說:[不如再要老師和我們幹一次.]建華就問:[全班輪流來幹她?]我之後說:[不是,我們先遊說所有男生支持只有我們三人才可真真正正幹老師,其余的也可以替老師按摩,松弛一會的,好嗎?]鎮宇問道:[怎樣遊說呢?]我們可以將考試tips(=提示)和我們一些珍藏色情vcd和dvd給他們便可.]大家明白後繼續午餐.

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是上課中文課,又是原老師教的.不久,我將一張字條搓成一個球,拋向老師處,字條是說: [我要你在下午的生物課時,在實驗室被我們玩,否則我們將一部分關於你的珍品公開.]我們見原老師面紅起來之後,我們繼續上課.

終於到了下午的生物課,我們在實驗室等待著原老師,不久,鎮宇見到紫惠將到實驗室門外,便通知我們.

當紫惠想進入時,我立即說:[原老師,請停步.將你現在將所穿的內褲脫掉,並且放在教師桌上.]

紫惠今天身穿鵝黃色的套裝裙,白色恤衫,已經很誘人,再加上她慢慢地從裙內將金色的T-back內褲脫出來,我們立即嘩叫,歡呼起來,之後她在站在我們的面前,正靜候我們的差遣.我是坐在實驗室的最中間的,我就將主持一樣在自己的位置,對著紫惠說:[老師,我們希望你到每一張台,替我們表演.]

紫惠立即走到她面前的一張桌子(B桌子),表演脫衣舞.立時間,在B桌子的兩位男同學走到紫惠身後,將紫惠按下,並開始舔弄紫惠修長的美腿和搓揉她的臀部,而同台的女同學竟然坐在桌上,翻了校裙,其中一女說:[老師,我們要爽一爽,快舔我們吧!]而鎮宇在計時中,大約過了三分鍾,鎮宇便說:[時間到,請老師轉往A桌子(B的右邊),繼續活動.]

紫惠照做,這一回,周國偉同學(之前有出場的)說:[老師,我們要試你的口技.]

紫惠之後坐在椅上,國偉和另一位男生就脫掉校褲,把自己的陽具掏出來,紫惠分別替他們口交,而同一張台的兩位女生亦將紫惠的雙腳翻開,用手指撫摸她的美穴和撩撥她的陰毛.又過了三分鍾,紫惠立即走到D桌子(A桌子後面),今次的男生早已光著下身,坐在桌上,其中一人是金城,他說:[我要老師翹起臀部替我們口交.]紫惠無奈地幹下去,而女的就在她的背後用指插穴.我此時見到老師眼有淚痕,但我當然沒有理會.

終於到我們三劍淫俠出場了,此時的紫惠已經被我們全班玩弄至光脫脫.

建華像侮辱一樣地說:[老師就將我們的性奴隸,我們要她口交,被指插,被舔等,完全沒有反抗,真是很聽話,現在我們終於到我們三劍淫俠要令大家興奮起來.]

首先我們要紫惠坐桌上,而我們三劍淫俠之後把所有衣物脫掉.首先,建華躺在桌上,鎮宇就按著紫惠的頭,令紫惠可為建華口交同時,鎮宇亦開始用狗仔式從後抽插紫惠,紫惠不斷地{嗯…喔…呀…呀…啊…噢…喔…}

我心想(一定是剛才我們全班已將她的欲火點燃了,而我的雙手在搓弄著紫惠的巨乳時,我的肉棒卻被玲玲的口吸啜著,我亦發出{噢…噢…}的興奮聲音不久,我們轉了位置,鎮宇把陽具抽出,建華就攬著紫惠的身體,並將自己的小弟弟插入紫惠的屁眼內,而我就擒上桌上,用力將那話兒(=陽具)插進紫惠的穴內,此時紫惠一面{呀…喔…嗯…}時,又不斷發出{仆滋…仆滋…}的口交聲,而我們三人也開始{噢…噢…}呻吟起來,我們三人聽到紫惠不斷的浪叫{喔…哼…唔…唔…我…我很辛苦啊!喔…嗯…求求你…你們停止吧!喔…嗯…呀…}

我們不但沒有停,我更說:[各位同學,你們也可以選擇各自的對象來幹一幹.]我們的同班同學已開始之時,我和建華交換位置,我插紫惠的肛門,他插穴,鎮宇選了玲玲來幹.此時的實驗室,是充滿著眾女的{嗯…嗯…喔…喔…哼…呀…啊…呀…呀…}浪叫聲,我們亦不甘示弱,依舊幹著紫惠.過了大約十分鍾後,除了我們三劍淫俠外,大部分已將各自的精液射在各自的性伴的面上,身上,手上或體內.再過了五分鍾,我先把陽具抽出,將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不久是建華,都是把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最後是鎮宇,她與玲玲幹了一會,在建華射了之後,把陽具從玲玲陰部內抽出,亦將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

我們穿回衣服後,我便問紫惠:[老師,今天享受嗎?]紫惠只是點了頭,沒有說話,但是口內仍有我們三劍淫俠的精液,不過她有兩條淚痕,但我們全班都沒有理會她便離開了.

在放學時,我們見到陳sir,他回來了.我們見到原老師主動和陳sir說話.

12
三劍淫俠之老師的報複(上)

上次我們見到原老師主動和陳sir說話,我們以為只是課程進度彙報,原來是老師報仇的開始.

在(特別的一課)後的三天,在我家的信箱內收到一封信要我到郵局拿一個包裹.我之後便去郵局拿了包裹回家.拆開了之後,我發現一盒帶和一封信,信上注明要我,鎮宇和建華一起看的,於是我請了鎮宇和建華到我家看.

他們來到之後,我們便一齊看信,信上說:[這一盒錄影帶是給你們看的,請慢慢欣賞.]看完信後我們便立即看那一盒錄影帶.

開動了錄影機我們見到我們的女友–玲玲和麗娜分別被綁在一張床的框架處,家慧就坐在地上,也是被綁的,而且三人更是沒有反應的.

不久,鏡頭一轉,見到陳sir和原老師一同入了房,同時間,三人同時蘇醒過來,見到陳sir和原老師,她們驚慌地擺動身體,家慧更加想走,但被陳sir推趺.此時陳sir說:[原老師其實是我的前妻,她已說出你們怎樣對她,我要為她報仇.]

陳sir說完後便立即走到家慧處不停地玩弄她的身體,又搓揉雙胸,又撫摸大腿,又吻她的咀.而在床上的玲玲和麗娜就在床上亂動,此時紫惠爬上床,將她手上的兩支粒狀的假陽具插入玲玲和麗娜的穴內,我們從影帶中看到我們的女朋友都在{嗯…哼…不要啊!喔…}呻吟著,此時我們從影帶中見到紫惠開動了電視和vcd機,原來正播放著A片,我們見到玲玲和麗娜在床上不斷,口中不斷發出{嗯…喔…嗯…呀…}的呻吟聲.

再看一看陳sir,已經把家慧壓在地上,將已勃起的陽具插入家慧的陰部內,家慧見到陳sir那大約8寸的肉棒時,立即叫起來:[不…不要插入來啊!喔…喔…嗯…]但我們只是聽到家慧在浪叫著{喔…嗯…喔…好…大…大啊!喔…嗯…呀…我很痛啊!啊…呀…}而在床上的亦也叫起來,此時紫惠將兩支插在玲玲和麗娜的粒狀的假陽具拔出,用舌舔著玲玲的和用指插麗娜她們的美穴.

我們看得火也來了,而畫面內,我們見到陳sir將家慧的身體扭轉,屁股兀高,再從後插入,家慧再一次浪叫著{喔…喔…嗯…呀…呀…啊!我…我要泄啦!不要再插啦!喔…喔…}

而在床上的玲玲和麗娜在紫惠的力插之下,同樣地{嗯…喔…有本事就用真的來插我們,不要用手指,呀…呀…啊…}

此時陳sir將陽具從家慧體內抽出,再上了床,插入麗娜的穴內,而紫惠見家慧沒有反應地躺在地上,立即捉住她,先將她綁在框架處,再要她和玲玲互磨,更用鞭抽打著玲玲和家慧.玲玲和家慧由於被紫惠鞭打,立即痛苦地喊著:[不…不要抽打我們.喔…呀…呀…]

不久,陳sir對紫惠說:[要這個小騷貨,疊在她姐姐上.]紫惠於是先替家慧松綁,將她再綁在麗娜的身上,陳sir就抽插玲玲,而紫惠就鞭打著麗娜兩姊妹,我們再看了十多分鍾,陳sir把陽具抽出,射在她們三人身上.

正當我們想關機之時,陳sir在影帶中說:[你們的影帶是複制的,我亦會將這套好戲賣給A片公司,一定可以賺錢的,只要你們三人三天後到我親戚的別墅處,我會替你們預備一個party的,byebye!]

我們三人在商議著…

我們正在商議之時,我們的女友們到了我家,玲玲哭出來說:[我們被陳sir和紫惠…嗚…嗚…]

鎮宇便說:[我們知道了.]

麗娜又說:[我…我們被拍下片來,我們怎樣好?]

建華便答:[我們知道你們被拍下片來,陳sir要我們到他的親戚的別墅處.]

家慧也哭著說:[你…你們一定要為我們作主.]

我此時說:[只有照陳sir的說話做,你們放心吧!]不久,鎮宇等人便走了.

到了三天後,我們三劍淫俠便照信上的地址去找陳sir親戚的別墅.結果終於找到了,之後我們便入去別墅.我便去敲門,不久,紫惠出來開門,我們見到的紫惠竟然只穿上黑色bra-top和短褲招待我們入別墅,我們於是入去大廳,見到陳sir和9位身材樣子都幾好的美女在沙發上依偎,這些女的不是穿上比堅尼,就是bra-top和短褲.

我們見到陳sir不可一世的態度就起了火便說:[喂!我們來了,何時將我們女友的帶交給我們?]

陳sir只是說:[現在先開party,之後的事一會再談.請坐.]我們只好坐在沙發上.此時,在陳sir
周圍的9位美女分別走到我們面前和身旁,而她們的身上都有號碼牌,在我面前和身旁分別是一,四和九號;鎮宇的就有二,三和七號;而五,六和八號就在建華身邊.

而陳sir此時說:[現在由我介紹一下你們身旁美女的身份.一號,二號和五號是來自美國的,是我的網友;四,六,七的是來自日本的,是我進修日文時認識的同學;最後是三,八,九,她們是大陸人,以探親為名來的,其中九號是結過婚的,你們慢慢玩啦!我去找影帶先.]

我們被眾女包圍,只好見住陳sir在我們三劍淫俠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同時party開始了.

眾女此時像脫強野馬般,開始狂熱起來.她們先替我們脫去上衣,而我們三人亦在她們為我們脫去上衣時上下其手,左右逢緣.

之後她們先後擺好姿勢開始行動了.

我的一號開始向我吻起來,四號就坐在我左邊撫摸我,並與九號一同脫掉我的長褲,九號更伏在我兩腿中間為我口交.而我又見到鎮宇和建華都與我一樣,他們也享受著他們三位女郎的服務.

不久,我見到原本在鎮宇胯下替鎮宇口交的三號起了身,站在沙發上,用流利的中文對鎮宇說:[我要你舔我.]鎮宇見美色當前,立即舔弄三號,而七號就走到鎮宇胯下替鎮宇口交,二號就在自慰;而建華見到便說:[我要你們三人弄作一團,露出你們的小穴給我舔.]三女依照做,而建華亦開始舔弄她們;而我就叫九號和一號來69式,我就接受四號的口舌服務.

不久,我們到聽到不少{嗯...呀...啊...嗯...}的呻吟聲,我們於是開始幹炮行動.我揀了少婦九號,鎮宇選了七號–她的日本女伴,建華選了她的美國五號.其余的女郎就在互相攪對方.

我對九號說:[我最喜歡幹人妻,我嗨!]我立即運勁正向她的陰戶插入,她立即[呀!]了一聲,我就不斷地抽插她;此時鎮宇已經從後將自己已勃起的陰莖插入她的日本妞的美穴內,建華就先將女伴的腳放在肩上,再正面抽插她.

我的女伴被我插時,不斷地{呀...嗯...嗯...呀...啊!好...插得好...呀...],鎮宇此時問:[日本妹,我插你舒服嗎?]日本妹叫著說:[喔...好...好...舒服啊!呀...不要...不要停!喔...嗯...]建華就以英文問:[baby!would you like I fuck you?Ya...ah...]美國妹便說:[oh!I like it.Come on .Ah...Ah...Ah...Oh...Yes...Oh...]

此時我們見到其余六位女郎全部打側地躺著,圍成一個圈,更互相舔前一個的陰部.我們立即起勢地插我們身邊的女郎.

不久,我去選了四號來幹,建華找八號,鎮宇揀二號.

我們先後插我們的女郎,女郎們立即浪叫起來:{嗯...呀...嗯...啊...喔..喔...嗯...}

而我的日本妹對我說:[我...嗯...喔...未試過有人幹我那麼好.我很舒服.嗯...喔...呀...]

建華身邊的大陸妞對他說:[喔...好哥哥啊!你...你好利害啊!喔...嗯...嗯..呀...呀...我要你大力插我...呀...呀...]

再不久,我們分別找來我們各自而又未被插的女郎來幹.我們一面插,女郎都是在浪叫{喔...嗯...呀...呀...啊...啊...嗯...呀...喔...]

過了不久,我們抽了一下,將陽具插出,射向各自女郎的身上,其他的女郎就走到被射的女郎處吃我們的精.而我們就去吃和飲了,但不久,我們突然先後暈倒在地上.

當我們三人醒來之時,我們發現我們的手被綁在床架處,臀部翹高.此時陳sir,紫惠老師和那九位美女入來,陳sir之後說:[我們的三劍淫俠,今日的另一個節目是...SM,不過被虐的是你們,ALL LADIES,GO!]

於是九位美女分別走到我們的背後,其中一,三和八號分別騎在我們背上,還不斷地將我們策騎,不但這樣,我們更被其余的女用筷子或筆來插屁眼(通櫃),我們三人不得不發出痛苦的叫聲{呀..呀...啊...}

我之後問:[你們想怎樣?]此時拿出三個浣腸器,插入我們三人的屁眼內,我們立即痛苦地叫救命.在我們後面的女人,就分別將汽水,酒等飲料慢慢地灌入浣腸器內,我們立即叫停,但她們沒有理.

直到陳sir說:[紫惠,可以嗎?]紫惠點了頭,便說:[你們覺得浣腸好玩嗎?之前你們玩弄我時一定很開心的,我現在也覺得你們被玩很開心.在背上的姊妹們,可以插出他們的東西啦!]我們的浣腸器被背上的女狼拔出之後,立即把剛才的飲料尷尬的排出來.

過了不久,陳sir抱著紫惠在床上對我們說:[今天的最後節目是真人表演,是由我和紫惠主演的,你們要認真地欣賞.]

說完後,我們看見陳sir已經將紫惠脫光,再以左手搓摸著紫惠的左胸,右手的手指伸向紫惠的陰戶外徘徊撫摸,紫惠此時輕輕地發出了{嗯...嗯...啊...嗯...}的呻吟聲,而我們又看得有點兒興奮.

但痛苦事又來了,其中三個在我們後面的女狼(包括二,四和六號)已經手拿皮鞭,不斷地將我們三人的臀部虐打.而之前騎在我們身上的女狼下來了,以為終於可以仰起頭來,其實只是換人,另外在我們後面的女狼爬上我們背上,其中一女狼說:[我們要提供另類的人體按摩.]

她們雖然替我們按摩,但我們只感到異常辛苦,但此時我們看到陳sir說:[紫惠,兀高屁股.]紫惠照做,而陳sir開始指插紫惠,而紫惠不斷到我們面前,更不斷地吻我們,不過在我們身後的女狼有點不滿,立即用牙咬我們的臀部,我們只好痛苦地叫,而下了來的女狼立即走到我們的身下,吸啜我們的陰莖.

不久,我們見到陳sir脫光,將自己的陰莖從後插入紫惠的陰部內,此時的紫惠好像久旱逢甘霖,立即浪叫起來{喔...喔...呀...啊...呀...嗯...呀...好...插得好...呀...}

我們見到都很興奮,而在我們下面的女狼竟然咬我們的陰莖一下,令我們又一次痛起來,而在我們後面的女狼就再鞭我們.

不久,陳sir躺在床上,要紫惠[(觀音坐蓮)],紫惠立即做.我們見到紫惠上下以下體吐弄著陳sir的陽具,口中不斷哼出{嗯...啊...嗯...呀...呀...}的浪叫聲,在我們下面的女狼不斷地替我們手淫,終於我們再一次射出精來.

而在床上的陳sir和紫惠當然繼續,他們又轉位置.陳sir將紫惠按下,壓住她的雙腳令她的下身成M字型,從上至下插入去.在陳sir的強力抽插下,紫惠只好再浪叫起來{喔...喔...噢...呀...啊...嗯...呀...嗯...好,大力些,我要...我要你大力插我,呀...呀...喔...喔...}

我們聽到紫惠的浪叫,再一次忍痛地勃起來.但最痛的是我們分別被在我們下面的女狼用手指彈我們的陰莖.紫惠不斷的浪叫,女狼們就不斷地彈我們的陽具或者抽打我們.終於,陳SIR將陽具抽出,射在紫惠的面上,而我們又一次射了精.

最後陳SIR對我們說:[我已將剛才的情景隱蔽地拍下來,你們要以紫惠的一切淫物來交換,我亦會將你們女友的片交回,否則我會全部賣出.在被眾女狼潑她們排泄出來的尿之後我們便走了.

一天後,我們便交換了.不過陳sir說:[你們可以幹紫惠的,不過不可以強行的,明嗎?]我們明白便走了.

!(三劍淫俠全部完畢,多謝)!!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