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下課後的濫情’:


下課後的濫情

下課後的濫情

星期六的下午,當放學後,山葉裕美在回家的途中,她悠閑的在住宅的街上散步著。長長的黑發垂落在肩上,陽光照射著有如絲涓的光輝。粉白腳走在人行道上。

這時,她看見了前方車中有香煙的煙圈一圈圈的從開啟的窗冒出來,她認識這個男人,裕美摒息著,他就是權藤。

「啊!我該怎辦?」

瞬間,裕美踏著害怕步伐走著,她的表情堅定。如果她現在逃走,一定又被捉回來的,兩支腳總是敵不過四個輪子的汽車。她低下了頭,急急忙忙的通過他的面前。

「嗨!急什呀!山葉老師。」

權藤從車窗伸出了頭,他的嘴里叼著香煙,露著下流的笑容,不客氣的盯著裕美的面容。

「几天不見,越來越美了,美人!」

「….你….有什事?」

「嘿嘿….沒事就不能來嗎?石黑叫我來監視你的。要不要去兜風呀!」

權藤下流的笑容更加得卑猥了,指著駕駛座的旁邊。裕美抬起下巴,坐進了駕駛座的旁邊。

「好可愛呀!尤其是那個細腰。」

「不要!不要!請你放尊重點。」

「干!少裝貴婦啦!」

權藤怒罵著,罵她是涸蕩婦。裕美迅速的坐進車子里去,絕不能讓學生的家長看到,幸好沒有任何人影。

她的雙手交疊著,她始終無法抵抗權藤的威脅,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眼前一片辯朧,眼里浮現了淚水。

權藤的手上還留著裕美白色的齒咬的痕跡,他舔舔嘴,眺望著這位美人教師。他的心中想著如何徹底的玩弄這個美人。

裕美坐在駕駛座旁邊,對于駕駛座的男人感覺害怕。看他那令人覺得恐怖的臉,好色的視線看著她的大腿,權藤就這樣一面開著車,一面露出好色的眼神。上下的打量著她的身體。

裕美閉起了眼,只要沒有看到他,至少自己比較心安一些。開學的這几天以來,主任石黑叫她去他的辦公室,脅迫她性交。卑劣極了的男人的精液,無理的叫她吞進去,丑惡的肉棒在她的秘處操縱著,裕美哭得成了淚人兒,而在回家的路上,再次的要求她。

「今天晚上我們來玩個通宵,嘿嘿!覺悟吧!」

權藤露出黃色的牙齒,淫笑著,他的一季離開了方向盤。

「啊!這個有困難。我….今天要早點回家。」

權藤的手撫摸著她的大腿,她死命的夾緊人腿,在這小小的空間無處逃走,下快感遍怖身體,感覺毛骨悚然。

「咦!你以為我不知道阿!明天是星期日,學校休假,那早回去干嘛!你現在是情婦,就應該配合我們。」

裕美沒有說話,她覺得真是悲哀。今天下課時,立川在走廊下叫著她,說如果她有事的話,可以來找他,而她現在被約束著,而且几乎是夜夜通宵,她連睡覺都做惡夢,當今天遇見立川時,裕美真想對他說出這一切,內心中盼望他能夠救她。

「要不要來一段車上性交呀」

「不要!」

「石黑的精液好吃嗎?嘿嘿!」

他不停的盯著裕美艷麗的身體,用他的眼愛撫著她的全身,光看就讓權藤亢了。他強力的伸進大膽的內側去摸著。

「啊啊嗚,不,不要。」

「啊真是極品呀!太令人喜愛了。」

她拼命的挾緊雙腿,防止權騰的手指無理的侵入,但是還是被他攻破了她的防衛,手掌包著她的花園。

「嘿嘿嘿….讓我看看濕了沒有?」

「嗚!」

羞恥和屈辱,使裕美的臉泛著紅潮,權藤的調情使她覺得很難堪。一段都是彎彎的路,使他的手離開了她的大腿深處。他的眼變了,變得充血的淫相的眼神,被裕美瞄到了。

他們沈默著,裕美只聽到權藤慌亂的氣息,像是魔音貫三般。走在平坦而直的道路時,權藤開口說:

「老師!把胸罩和內褲脫了,現在….」

「什?」

瞬間,她不權他在說什,裕美張大眼睛看著權藤。

「你是說把胸誹脫下來嗎?」

權藤毫無表情的說:

「快一點,還在那里婆婆媽媽呀」

他揮起了左手,打在裕美的臉頰上。

「哎喲!」

裕美撫著被打發燙的臉頰,那雪白的臉印上了赤紅色的手印,打得她頭脹眼花的哭了起來。

「你到底做不做?不然我來幫你脫。」

權藤問著,裕美的頭左右激動的振動著,否定他的建議。她嗚咽著…

裕美浮動著腰,手伸進裙子里,脫下了純白色的內褲。車繼續向前行駛著。白布從大腿上滑落了下來。她小聲的低位著,將褲子拉到腳底脫了下來。

手伸向背後,將後背的胸罩打開,從袖口抽出胸罩出來,權藤感覺自己的股間起了變化。

「啊!剛才打你打得太重了,痛不痛啊!」

當裕美的手拿著胸罩時,權藤說著。他拿起她的內衣袖,湊在自己的鼻下,收著裕美甘香的體味。

「嗯!好香啊……你似乎有潔癖哦.老師。」

「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我們今天要好好的干,嘿嘿嘿……」

那卑猥下賤的話,使裕美面紅耳赤的哭泣著。對於旁邊坐著女孩時,權藤就神經異常。

車子開到二個小公園間,權藤減速靠在路邊,然後將車子寄放路邊,看著訝異的裕美,他覺得好美。

「走吧,下車了。我們去散散步吧!」

「不,不要!我這樣好羞恥。」

「你身上還有穿衣服啦,怕什」

他跟本不理采她,強力的拉著拼命抵抗的裕美,將她拖出車外,她的肩膀微微的震動著。他摟著她的肩,就像戀人一般,身體緊緊的靠著,走進了公園中,站在人多的地方。

公園中,有老人無聊的看著天沈思,有母親帶著小孩游玩的,還有流浪漢在一角喝著酒。

公園中的人的視線投射在這奇妙的一對。就好像影片中的野獸與美女組合樣。

他們對於這位絕世美很好奇,於是開始打量著她,從上到下毫不放過,盯著她那勻稱的腿曲線。

薄舊的衣服下,緊繃著丰滿的乳房,可看清那深紅色楚楚可憐的乳頭.老人看得吞著流出來的口水。母親則皺著眉頭,低頭的交頭接耳,而那流浪漢則發出奇怪的聲音。

「啊啊!好羞恥,全部被看見了,求求你,你不要這樣的折磨我。」

裕美很悔恨的踏著慌亂的步伐,裙子摩擦著下體,她因羞恥而心跳的發出異常的聲音,她吐出你息,背後流著汗。

權藤最喜歡看裕美狼狽的樣子,他惡意的將手放在她的腰上,粗魯的移動著、磨著,裙子慢慢的被往上拉。

「咦,不要!干什呀」

裕美小聲的抗議著,下體快要露出來了。

「嘿嘿嘿!怎樣,是不是很通風呀!」

「不!不要,不要在這里,權藤,求求你。」

流浪者那卑猥的眼神一直盯著她的大腿,權藤看見裕美的眼眶中充滿了眼淚,隨時都掉下來的樣子。

「好吧!我想一想有什好地方,不被人自見,而又能快樂的享受一下的地方。哦對了,公共廁所怎樣。」

權藤自言自語的說著,他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裕美一聽,感覺自己的後腦被痛毆的樣子,眼前一片黑暗。

「啊!可不可以不要….」

其實她是多此一問的,她沒穿內褲的下體,被風灌了進去,膝頭微微的震動

快逃吧….

裕美受到他的要脅,很是悔恨,逃又能逃到那里呢?就如這個男人說的。切的希望都破滅了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被催眠一般,隨著權藤的操縱走著。

在公園的一角,用木造的搭建公共廁所所,那便器充滿著刺鼻腐臭的味道。裕美的背脊涼了半截硬著。

「好啦,就在這里了,可是還是被看見的呀!」

「嗚!那找有門的廁所。」

權藤浮現著淡淡的笑容,從腋下抱著她的手腕。走向男子廁所去。那惡臭的味扑鼻而來,他將她押近大便用的廁所。

裕美頓時絕望的流下眼淚來,小小聲的嗚著。權藤將她推了進去,將門緊閉口,反鎖了起來。

里面放著流浪漢留下的雜志,牆壁上寫著淫猥的粗話,污黃的便器還殘留著糞便的殘渣,非常的臭,上面似乎沾著污垢的精液,這樣刺鼻的味道,令人都快窒息了。

而在這小小的廁所中,牆壁不潔的樣子

這裕美所無法忍受的。這時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在這樣臟的地方,也能使男人弄,男人的魔手伸了過來,她永遠也逃不了似的……。

「嘿嘿嘿,覺得很臟嗎,不吧.讓我看看石黑把你調教的怎樣了,在這里我才有不同的快感。」

二人都無法忍受那有糞的便器,裕美的臉靠著牆壁,屁股向著權藤,突起她那美好的臀部他撫摸那白白的大屁股.用力的擠壓著,裕美經過長時問的抵抗,全身震動著,痛苦的哭著。

「哇,太棒了!」

他的兩支手摸著雙丘,荒亂的撫著,一手伸向她的胸前,揉著半球形的乳房權藤淫靡的手輕揉著,乳房在他的手掌中變得硬挺膨脹了,薄桃色乳頭可憐的抖著。

「石黑是不是常常這樣做呀!他呀!實在有本事,能夠得到你這一位絕世的美女。」

權藤在裕美的背後羨慕的說著。短期間的調教她的身體,使得那淒艷的肉體,更加的有魅力了。

他激情的揉著柔軟的乳房,使乳房被擠壓得變形了。權藤扭絞著她的乳房,一手在屁股的谷間活動著。

「啊啊….咦,不要….」

權藤的手指揮進了她的洞里,花唇開了,裕美的頭發抖動著,身體也為之一震.這里是她覺得可怕的部份,男人經常粗暴的使她的身心受到最大的屈辱。

「啊!都濕了,是不是想要了….

「唔!」

裕美紅著臉拼命的搖頭否定。在不潔的公共廁所中干這種事,使她想嘔吐的感覺。

男人的手像虫一樣的爬進她的身體里面,不可思議的剌戟,像是把蕊心點燃了火焰一般。慢慢的灼熱著身體的深處,事實上,自己的身體也由不得他控制,心中產生了欲望。

「看吧!我說沒錯吧!流出了那多的水。」

權藤的中指突進了洞里,那陰道被異物的侵入,自然的收縮反應著,他的手指就像棒子一樣的抽送著。

裕美忍不了了,伸手找尋他充血的肉棒。

「怎,要用它刺進去啊!」

「啊….」

這時灼熱的內棒押進了她的屁戶穴中,裕美的臉左右的搖勁著,抗拒著他的剌入,甘美的發香散發了出來,整個神經緊崩著。

權藤的情欲再一次的燃起。

「唔,怎樣,好爽啊!」

權藤充血的肉塊,分割的屁股肉後,肉塊突破了花園。裕美的女性器就像畫在牆壁上的一樣,她全身的血液往上沖,用牙齒咬著唇,發出了快耍死掉了的聲

「嗚嗚….這種交合真是太美好了。」

感覺裕美他的腔口收縮著,緊夾著他的內棒。權藤感動的呻吟著。兩手揉著她的乳房,他的腰激烈的前後動著,肉棒在里面磨著。徹徹底底的分割著陰道,粗暴的蹂躪著。

「啊啊….不要」

他在她的背後,內棒已深深的貫入,揉著乳房的性感地帶,裕美肉壁的內側激起了快感,那種污辱的感覺消失了,起而代的是她慌亂的氣息,像麻藥似的搗著她的身體,她感覺子宮深處火熱的疼痛感,她感覺意識迷糊了,像是侵入了夢幻的性世界中。

「哈!你這個娼婦,現在嘗到了甜頭了吧!」

權藤的聲音,使她起了新的戰栗,裕美在心中椰揄著自己。

「我….娼婦,啊!苦啊」

「干吧!用力的干吧」

她發出甜美的聲音,裕美的腰跟著動著,肉棒抵著她的花心,激烈突進子宮內的感覺,使她的背脊通入了一道電流,美感快速的遍怖全身

「啊,老師,這樣的做愛方法,是不是特別的好啊。」

「….啊!是呀….」

在糞尿污垢惡具的廁所,現在也不覺得它不乾淨了。裕美進入了喜悅的境地

權藤自她的頭後,要求的吻著她的唇,裕美積極的轉過頭來,和他激烈的親吻著。

權藤的手揉著充血的花唇,裕美的舌頭熱終的在她口中攪拌著,唔!唔!的吐著氣息。權藤深深強烈的抽送著肉棒,裕美全身苦悶,前後的搖擺著腰,和他配合著。

「啊!哎呀….」

她接近了絕頂的高潮,裕美的黑發亂了,眼睛濕潤了,權藤一抽一送的,緩慢的動著。

「啊啊!太爽了,老師,我的棒子得到了高潮了。」

「咿!我….也是。」

權藤的肉棒激烈的刺激著秘處,瞬間,電流般的拍打著裕美的身體,裕美的官能陷入了迷?的意識中。權藤的肉棒迸出熱熱的精液,使裕美發出了喜悅的聲

在地下室的牆壁,有一個八十寸大的大型瑩幕,瑩幕上的男女正熱終的展開性愛運動。被麻繩緊綁著身體的裕美,趴著身體,石黑在她的背後,將那肉莖插入屁股中。

在畫面中,石黑握著裕美的大腿,有規律的性交運動,使身體上下的動著。那支赤黑的肉棒像一支鋼刀一樣,分割著她的肛門侗。裕美從鼻中發出了嬌美的呻吟聲。他又按了快轉。

這是裕美第一次在地下室被凌辱的紀錄。

那天,裕美躺在手朮台上,一絲不挂的,四肢被拉開星大字形,被無理的鑒賞著

石黑深深的沈浸於畫面之中,他恍惚的表情看著白色肌膚的裕美,兩支手被吊著時的強奸,和綁著身體,像畜牲一樣的交媾。

「我是個娼婦嗎?」

在這二十四年來所培養的理性和教養,都在這些日子以來,完全的瓦解,沒有留下任何殘骸。

「我想辭掉學校的教職工作,我以前住在東京,現在我的雙親催我回去和他們團圓。」

石黑和權藤全身裸露的站立在調教台旁。二人的丑惡的肉塊挺立著,在裕美背後的屁股肉上,加以鞭打、凌辱著。

「我的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個家庭主婦,哎呀!」

權藤愉快的笑著,裕美閉著眼睛,怒嗚著,她的下顎向上抬起,長發被用力的拉扯著。

裕美在不潔的公共廁所被權藤侵犯的事,以及在地下室被石黑的變態玩弄了

一個多小時。裕美絕定要控告他們,而向學校請辭。她的雙親住在東京,她想回去的說法,激怒了石黑,二人更加變態的虐待著裕美,用力的折打她的肛門,然後變態的肛交。

「你是不是想要逃走?」

「啊!我絕對沒有想要逃的意思,而且我對於教師這個職務也非常的有自信」

因為激痛,裕美嗚咽著。

石黑在她的背後,用力的打著她的屁股,裕美激動的哭泣著,男人看著她的姿態,嗜虐的情欲高漲。

「看!快看看你的淫蕩的樣子。」

石黑怒罵著,權藤抬著她的下顎,裕美流著眼淚,張開眼睛看著大型的畫面

正面中的石黑再度發作。凌辱著裕美,裕美的腰迎合著他的動作.浮現著淒艷的表情,頭狂亂的左右擺動著,進入了愉快的境界中,褚美愕然的看著她自己居然有這種反應。她有倒錯的昂奮的感覺,濡濕的眼睛發出妖媚的光輝,再次的看著畫面。

她完全墮入了迷失的性欲中。權藤仔細的觀賞著,石黑將媚某送到她的朱唇,讓她喝了。

另一方面,石黑用手指玩著她龜裂的屁股穴,手指揉著可憐的菊蕾。

「啊啊!放了我吧!」

裕美的身體被禁個,身體震動,發出悲嗚的聲音。

「現在我要干你的肛門,就像最初的一樣。」

「啊!不….嗚….」

裕美感覺恐怖的叫著,權藤猛烈的狂亂的將肉棒押住她前方的口腔中,裕美覺得滿嘴的嗯心的肉塊,痛苦的叫著。

「哈哈,美人老師的嘴正服侍我的寶貝呢!太快樂了。」

裕美第一次吃著權藤的肉棒,那種屈辱再度的升了起來。她的乳房被揉著,蹉熱了她的心靈。舌尖刺戟著龜頭的前端,舌頭舔著垂在兩邊的玉袋,權藤快樂的快要麻痺了

石黑在她的肛門涂了一些媚藥,一種灼熱的感覺,從肛門游走到全身,裕美斷的呻吟著

「哈哈,動吧!快一點舔吧!」

權藤激烈的前後動著腰,在她的口中抽送著

石黑在楚楚的屁股穴涂著媚藥,將中指埋了進去,裕美的屁股左右的搖擺著。龜裂的肛穴流出了媚藥的汁液。

「嗯!這里結構的感覺真好。」

「是呀!而且這個女人特別的敏感。」

石黑拿箸細細的電動道具肉棒,在她的全身搓著,石黑好色的嘴都歪斜了,往裕美的肛穴進攻著。

裕美感覺怪異的氣氛,她想著她的屁股穴就也要不成樣了,身體顫栗的抖動著。

「呼呼呼,來玩吧!」

「嗚」

權藤將那挺立的肉莖插進喉嚨深處,裕美痛苦的叫著。石黑將道具插入她的胚穴中。比別的器官要敏感一倍的部份刺著,被分開的筋肉非常的痛楚。子宮深處非常的熱,裕美被燙得暈眩。

石黑將道具插入她的肛穴中,同時一手在她秘裂的花園玩弄著,花唇吐出了果汁,濡濕了石黑的手指。

「痛,痛啊!求求你們」

石黑那巨大的肉柱,向濡濕的花園突了進去。

「嘿嘿嘿,就好像有三個人奸她一樣。」

權藤的肉棒攻擊著裕美的口中,菊座有電動的道具動著,花園中被石黑赤的肉柱深深的埋入,石黑來回的運動著,裕美激痛的悲嗚著。

權藤接著裕美的頭,在她的口中抽送著,石黑的肉棒在花園爆裂開來

裕美陷入了倒錯性的魔境中,朦朦中她的腰動著,伴隨著激烈的麻痺感,感到絕頂的高潮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