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凌辱的地下室’:


凌辱的地下室

凌辱的地下室

教務主任石黑文造,在地下室的長樓梯,一步一步的走著。在這骯臟的建筑物,是他父親經營鋼鐵的地方。除了放了一些資材外,還放一些不必要的東西,而權藤獵了這個獵物,將她放在地下室,等待石黑的到來。

今夜的獵物山葉老師裕美,是石黑獵色這多女色中,比較好的獵物。當她來學園當老師的時候,他對她就已經打著歪主意。他想如何使這個女人受他的凌辱,做他的性奴隸。想到這里,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了。

他慢慢的接近地下室,聽到了女人的哭泣聲,和權藤那卑鄙的淫笑聲。石黑當然知道發生了什事,臉上也綻放了無恥的笑容,想著這裸身的女人,那凝脂的肌膚,他都快等不及了。

這時的裕美,看見了石黑帶著笑容走進了地下室,裕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凝視著這惡魔。

「啊!怎是石黑?」

她的腦中想起了教務主任石黑脅迫她的樣子。

她想著剛來這個學校時,這個以教務主任的職銜,居然破壞了學園的老師的廉恥心,現在又指使學生來做這樣不要臉的勾當,這種卑劣的行為,氣得裕美全身發抖。

那淡粉紅的下體,兩腕高高吊起,石黑看著裕美的樣子,胸中起了莫名的激蕩。

他眺望著站立著的裸體,那白晰充滿女性線條優美的姿態,使石黑發出了贊嘆聲。

「喂!你太沒禮貌了,怎這樣對待老師呢!」

石黑以老大的口氣,叱怒著權藤。

「啊!真是對不起,這個漂亮的女人,使我情不禁地興奮莫名。」

那半裸體的權藤低著頭。裕美哭泣著,更加的憎惡石黑,那雙黑白分明的雙眸,睥睨的看著他

石黑毫不在意,嘴角又咧著他慣有的笑容。

「怎樣啊!這里的環境不賴吧…山葉老師。」

裕美瞪著石黑,石黑看著她身上的精液,還有飛散在床上、白濁的液體,石黑說:

「喂!這是誰干的好事?」

「嘿嘿!因為太興奮了,結果受不了嘛!一發不可收拾,就射了出去,我也一不知道怎變得這呢?」

「是嗎?好吧!那也就不能怪你了。」

石黑看著那權藤的兩腿間,那支棒子又站立了起來。

「你這個衣冠禽獸!」

她的身心因為氣忿而全身抖動著,他看著拷著手的裸體,咬牙切齒,說話的模樣,石黑真是愉快極了。

「怎啦,是不是玩得不過癮啊!是不是覺得下面太空虛了,還要不要我來安慰你呀!」

石黑大膽的凝視著那茂密陰毛下的陰部。他想起在二天前的夜晚,抱著裕美的身體,將她的衣服脫光,瞧著那漆黑的陰毛,那是多好的極品呀!石黑的眼瞇著瞧著。

「你不要看了,教務主任,你這個淫蕩的男人。」

石黑的視線粘在她的下體,裕美大罵著。

「哎呀!又怎了,今天又要找誰救命啦!你也不必那辛苦了,沒有人來救你的。」

他看著,欣賞著這個女體。

石黑看過了正面,繞到她的背後,欣賞著她的背影,那丰滿的雙臀,日本人的腳曲線,他伸出那肥胖的手,撫摸著她的屁股。

「不要臉,你太不要臉了,身為一個教育者,居然干這種下賤的事。」

裕美激烈的吼著。

石黑才不理睬她,他是更喜歡她生氣的樣子,那雙胖手包著雙的,手指在臀溝撫著。

「嗯!如果肉棒刺進去,一定感覺很好,是不是啊!山葉老師。」

「不要!啊……不可以啊!」

他想著那巨大的肉棒刺進屁股洞,攻擊著她的身體,不痛死才怪

「你是不是都感覺我們很邪惡啊!」

石黑說著,其他的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其實呀!今晚讓你很舒服的,只要你前面弄濕,然後把潤滑液擦在屁股洞也是可以呀」

石黑像個老師在教學生的樣子。

他的手往她的屁股下面,繞到了前面,手指移到覆蓋著陰毛的秘部,裕美無奈的悲嗚著。

權藤和克敏,看著石黑接近正在惱怒的裕美的身體,看著他的手在她的下體游移著。

權藤受不了了,開始自慰著,他胯下的肉棒又更加的膨脹著,於是建議石黑說:

「石黑先生,早一點玩吧!我想美人老師一定也受不了了,快點吧!石黑先生,讓我們瞧瞧你的功夫吧!」

裕美聽到那壞人權藤這樣說,全身害怕而震動著身體,眼淚再一次掉落了出來,石黑的手,在她的秘部上開始動手的撫摸著,裕美那狼狽的樣子,更使他樂得淫虐。

「嗯!好吧!今夜你們就好好的觀賞吧!」

裕美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在被監禁時,瞬間的死懼又涌了上來,裕美覺得害怕極了。這像的野獸的男人,在她那神聖的部份挖著,她的膝蓋抖著,因為他激起了她的性欲,使她感覺好羞恥。

「怎啦!你也想要啦!」

「啊!求你….不要這樣的對待我」

他看著那黑白分明的眼睛,露坐良憐的神情,使石黑的獸性更加的亢奮,他的肉棒挺立了起來,撐起了褲子,穿著褲子的胯下突出了一塊。石黑的臉浮現著狡猾的笑容。

「不!不要….你到底想要弄什?」

她不知道他有什企圖,看他那惡意的笑容,裕美有一種不安的感覺,美麗的眉根輕鎖著,看著石黑等他開始。

「我們來玩接吻的游戲好不好?舌頭粘著舌頭,互相吸吮,互相將彼此的唾液吞進去。」

裕美抗拒著,她才不愿意和這個野獸接吻。

「不,不要….」

石黑的要求,裕美不加思索的、激烈的左右搖著頭。

「哦!不要的話….那我就要干你了。」

才一說完,手在她的下體摸著。他摸著那柔軟的纖毛,使裕美更焦急,更加害怕了。

「啊!真美的毛呀!好可愛的屁股呀!從這里插去好了。」

「不要啊!不要….」

她惱羞成怒的擺動著腰,裕美哭泣著、哀求著。她的性欲被桃起,使她更加的羞恥。

在數小時前大罵石黑主任,而現在被迫得埋臉哭泣,整個自救的立場完全改觀了。石黑玩味的看著她。

權藤和克敏看著石黑玩弄她的手腕,裕美的內心又恐懼又不知該如何辦?顯現了焦燥不安的心緒。

「怎樣呀!決定了嗎?」

石黑催促著她。

「我….你真得不碰我,只要接吻?」

她是多厭惡這種交易,裕美氣的耳朵都紅了。

「啊….那有什關系,在這里又沒有人看見,而你現在被鎖著,也回不了家了,我們又是學園的同事,何不樂一樂呢?」

石黑替她說完,而權藤在一旁,不安好心的淫笑著。裕美努力的思索著,他們淫蕩的樣子,使她覺得羞恥和屈辱,這種連續的行為,使她失去了理性的判斷能力。

「啊!我愿意….」

裕美被逼迫的只好答應這個無理的要求。

「呵呵….要接吻啦!我真是太厲害了。」

他緩緩的靠近她,裕美無奈的看著,那艷麗的黑發垂落在肩上。

石黑像是在愛撫心愛的東西一樣,用手摸著裕美的臉。用手指梳著她額前的留海,撫摸她柔軟的臉頰,將她的下顎輕輕的抬起,看著她薄薄的嘴唇。

「哦!終於可以吻山葉裕美的嘴唇…..」

他激動的額頭冒汗,石黑那厚厚的唇靠近了她的,他的臉貼近她的,歪著頭吻上了裕美的唇,重重的壓上了她的唇。裕美口腔的牙齒,因屈辱而震動著,他的舌頭強力的壓了進去,感受著甘甜濡濕的粘膜。

她的口腔飄著香甜的味道,石黑吸吮的很過癮,那滿嘴惡臭的氣味,不潔的舌頭吸食著女人的口唇,兩手握著另在上面的女人的手腕。石黑和裕美的舌頭交織在一起,他貪婪的吸著、吹著,灼熱的污辱感,使裕美發出了哭泣的呻吟聲。

「好舒服吧!山葉老師,有沒感覺有到呼吸困難呀!如果你也能像我一樣,熱情的吻,那就更棒了。」

石黑的唇離開她的,她的眼淚馬上像是泄洪似的溢了出來,石黑嘗試著新例的感覺,嗜虐的情欲劇增。

石黑看著裕美,好像要將屈辱,用眼淚拼命的洗刷掉。

他的口再次和裕美的唇合在一起,現在她順從的將舌頭迎入石黑的口中。石黑吸吮著她的舌頭,舔著甘美芳香的舌頭、發出了嘖.嘖的聲音。裕美濡濕的舌頭,引起他的性欲反應。

石黑的男人性器官昂起,想著那半球形的大乳房,伸手摸著,忽緩忽急的揉握著。

她的兩手失去了自由,舌頭又被石黑吸吮著,又用手摸著她的乳房,她覺得很嫌惡。

但被虐的痛苦,使她有一種不可思議快感的變化,那種感覺就和松永奪去她的處女一樣。

石黑的雙手移在她的臉上,捧著她的頭,將他的舌頭插入了口腔深處,激烈的吸著、吹著。

裕美覺得時間好長久呀,石黑強迫接吻著。對於沒有經驗的裕美,像是吸吮著青澀的果實那般的甘酸,他愛撫著那柔軟的乳房。

裕美似乎沈浸在性愛中,她從鼻子里哼著、吐著氣息。她的腰開始搖擺著。

石黑敏感的感覺到了她的需要,感覺那淡粉紅被覆蓋的花園濕了,石黑深深的接吻著,裕美感覺優美的裸體很苦悶。石黑的手在她神聖的秘洞里撫摸著,感受到她淫靡的陰部一張一合的。

克敏看著眼前的春意,心情激烈的悸動,張大著眼睛,眺望著,這美神話,他眨也不眨一眼,怕在一瞬間沒有欣賞到。

那小扇形的睫毛緊閉著,美貌的聖女正和惡魔的口密貼著,雪白的肌膚開始發紅了。她覺得自己輕飄飄的,有升天的感覺,身體的感官功能起了反應,裕美迷失了。

石黑的唇離開了她的。瞬間,被吸吮的舌頭解放了,感覺沒有屈辱了,裕美的身體緊崩著。

「山葉老師,感覺怎樣?啊!我像是在作夢一樣啊!」

石黑沈浸在她甘甜的唇的滋味,陶醉的表情說著。

「老師!你下面濕了沒有。」

「笨蛋!你把我鎖著,把我約束著,我怎知道?」

「在這像夢一樣的場合,我說什,你就和一句,知道嗎?經過了那深長的接吻,真是佳品呀!老師濕了沒有?」

她沒有回答,一時憤怒又燃起,睥睨的瞪著石黑。

「石黑先生,我看哪,這個女人根本是討厭男人的,才沒有反應。」

「哦!是這樣,我看是你忍不住了吧!」

石黑很善解人意的看著權藤。

「聽說你很雄偉,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吧!權藤?」

石黑看著他說著。

「啊!真的嗎?太好了,如果把她放在房間里,我一定好好的調教她的。」裕美看著這焦急立在一旁的權藤,不知道已經等待了多久,一付猴急的樣子,逼近她。

「不要啊!啊….干什?」

裕美使勁全身的力量,抗拒著權藤。

「石黑先生,我們的約定呢?你不是說不碰我的。」

她的黑發散亂,裕美哀求著。

石黑冷冷的笑容著,看著她狼狽的樣子。

裕美死閉著大腿,腰左右的擺動,權藤已經習慣她抗拒的樣子,握著自己的肉棒接觸著她的大腿。

權藤用手用力的扳開她的大腿,撫著她的陰部。

「哈哈!好好的享受吧!美人教師。」

權藤站在哭泣的裕美的前面,克敏不客氣的說著。

男人們凝視著裕美的陰部部份。柔軟的陰毛卷縮著,形成茂密的倒二角形,伸展至下陰部,散發出神秘的香味,那條細縫,一張一合的,淡紅色的上好佳品

「石黑先生,好像不夠濕那!」

克敏也握著他的肉棒在她的花園磨著。

「哦!讓我看看。」

石黑的淫欲自下體竄至心中,他吐著重重的氣息,將他的中指揮進那女人的神秘的部份。

「哎呀!要干什?」

裕美驚愕,大叫而悲嗚著。

「沒干什。只是看看濕了沒有,好讓我們三個大男人,能夠好好的大快朵貽一頓。」

石黑的手指沾著果汁,在裕美的臉上晃了一晃,然後押在她的臉頰上。

「啊!你這喪心病狂的變態。」

微弱的螢光燈,照著悠沾濕了的手指,閃著絲絲的光亮。裕美眨著淚眼,痛苦的罵著石黑。石黑向不介意她的羞辱,看著裕美性感的身體,他的眼睛逼著她的全身上下。

「哇!你讓我們來欣賞一下女人的身體結構。」

石黑向正在撫摸她臀部的權藤說著。

「啊!石黑先生,喝一杯酒吧!」

權藤注滿了一杯酒給石黑,他對待石黑像是在伺候黑社老大一般。非常的恭敬。

三個人一邊喝著酒,一邊鑒賞著裕美的裸體。

山葉裕美,把身體站好,讓我們看看你的玉峰。

石黑像個醉漢一樣,看著裕美的全身,因為羞恥而發紅的女人。

「喂!你想要怎樣玩呢?」

男人們開始討論著如何玩一玩眼前這個美麗的獵物,他們哈哈大笑的說論著,裕美聽弓全身一震,很害怕。

「啊!她真是一個極佳的藝朮品!看著她的臉,真使我也覺得心中激起一陣強烈的悸動。」

「啊!對了,我們可以三個人一起奸這個女人啊!」

克敏想像這裕美被他們三個人凌辱的樣子,就興奮異常。

「她的那丰滿的身體,任何男人都喜歡的。」

他們看著她那肉感十足,優美的曲線,三對眼睛似乎要透視她的裸體一般,他們沈重的呼息聲,看著美麗的裸體,不喝酒也醉了。

「今晚就來玩過通宵達旦,好好的享受一番。不要錯過了這可愛的夜晚。來玩過四、五回也值得。」

石黑說著,克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期待著。權藤更是紅著他那雙賊眼,也已經迫不及待了。

「石黑,我們約定的,只要我們接吻,就放了我!現在你們要一起奸我,你根本不守信用嘛。」

裕美對於他們的安排,非常的不安、不平,而此時,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已開始分泌了大量的體液,感覺股間熱熱的。

「那我們就開始吧!」

他們所說的話,裕美都聽得清清楚楚,裕美閉起了眼睛,長長的睫毛蓋了下來,她在心中祈禱著神明保佑。

權藤拿著麻繩靠近了裕美。

權藤把她吊著兩手腕的手拷打開。她覺得她的手因為長時間的吊著,手指已經麻痺了。

權藤將她的兩手扣在身後,用繩子綁在後面,由於身體受到麻繩的約束,她只有做最後的抵抗。她搖著頭,散亂了一頭黑發,由於長時問的站立,她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抵抗。

「不要!不要….」

裕美悲嗚著。麻繩綁著柔軟的肌膚,覺得很粗糙的磨著身體。很不舒服。麻繩繞在她的胸前,交叉繞著她半球形的乳房,使得乳房實挺了,強調那楚楚可憐薄桃色的乳頭,也更為突出。

權藤用繩子在她胸前捆綁後,把多餘的繩繞在背後被綁住的手中,打了個死結。

「好了,都綁好了,現在就可以好好調教這的性奴了。」

麻繩緊綁著裕美的身體,散發著妖媚被虐的美,看得權藤非常的興奮,他搭著她的肩,押著她的肩膀。

「都弄好了,石黑先生,接下來要做什呢?」

「嗯….很好….你們看看這四周圍,知道那是什用意嗎?」

石黑用手指指著地下室的一角,那里放著一面大鏡子,旁邊放著一張大床,他在天井的四周,放工些攝影機,想要拍下這一徘側纏綿的春宮戲,而且是三個大男人對付一個弱女子的好戲。

「哈哈….」

這一些野獸就要弄污裕美的身體了,裕美也不知道他們要用什樣的方法,來脅迫她就范,她暗地求神保佑。

「啊啊….」

裕美激烈的哭泣著,想起了松永奪去了她的貞操的那一夜,一幕幕恐怖的影像又出現在眼前,使她更加的擔心受怕,她努力的掙脫著,想要解脫這些束縛,而能夠逃走。

權藤看著她扭動的樣子,用舌頭舔著她的脖子,她的抵抗使他更快樂了。伸手撫摸她柔軟的房,一手撫著那兩座小山的的屁股。

「老師,乖一點﹔不要逼我使我的暴力啊!」

權藤笑著,在她的身邊囁嚅著,石黑脫下了衣服,毫無顧忌的晃著他那男人

傲氣的肉棒。

「好了,可以了….」

石黑說著,權藤輕輕的舔著裕美的肩膀,裕美覺得自己巳陷入了地獄之中了,恐懼的哭泣著。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