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剝落的內衣’:


剝落的內衣

剝落的內衣

石黑文造正在剝著山葉裕美的衣服。他看著她的身體後,也迅速的脫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的額頭上冒著汗珠。

石黑露著酒醉而赤紅的雙目,看著裕美。他很清楚的看著二十四歲的美人教師的肉體,看著她的感官美,石黑感覺自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石黑昀臉因亢奮而脹紅。

在晚上時,在同僚教師的送別上,石黑也在席上,他利用別人不注意時,在裕美的飲料上下了藥。

那是一種中國秘傳的麻痺藥。席上的裕美,一直執意不想太多,只要石黑假裝勸她喝下最後這一杯,那他的計謀就成功了。

裕美出了宴,正走在走廊上,這時石黑也跟了過來。

裕美優雅的眼睛,也因酒精作崇,而發紅了,胸部也鳴叫著。

裕美感覺有一點不舒服,于是先離席,想去一趟化妝室,她感覺自己走路怪怪的,每走一步,她就扶著牆壁,她想著:

難道今天多喝了?怎醉得這厲害?

才剛想著,便倒了下來。石黑快步的接近裕美的身體,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裕美便失去了知覺,倒在石黑的腕上。

甘美的化妝水的香味,柔軟的肉體,刺激著石黑。石黑把著裕美,別有用意之的離開了送別的場所。

裕美昏迷了,但她有一種模糊的感覺,好像自己的雙腳離了地,自己像在騰云駕霧一般。

抱著裕美的石黑,眼睛一直盯著穿著純白色裙子裕美的腳。那是一雙均稱的、線條優美的腿。

石黑抱著昏迷的裕美,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石黑將她放倒在床上,低頭看著裕美昏醉的樣子,紅通通的臉蛋,煞是美麗好看。

他毫不避疑的解開她衣服的鈕扣,脫下了絲襪,忙得不可開支,才几下子,就把裕美脫個精光了。

他將她身上那件絹制的衣服丟在地上,眼睛看著因呼吸而起伏的胸部,終於將那件白色的胸罩也脫了下來。 .

那高聳的像兩座小山的的屁股,配合著蛇一樣的蠻腰,簡直成了倒挂的胡蘆,那個收進去的肚臍兒,都被襯托得美不可言,全身的皮膚,白里透紅,簡直可以吹彈可破。

目中兩眼看得發直,一付快要流口水的樣子,連忙將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脫個精光。

石黑張開他那腐肉似的厚唇,噴了香水在口中,然後用舌頭舔了舔嘴角,這時的他,因美色當前,而流出了口水。

裕美像是在睡覺,睫毛閉著,胸部有規律的起伏著。石黑的臉,埋進了裕美的肩上。

他的舌頭愛撫著她的肩膀,然後舔著她的臉頰,像是美味的食物般,她全身雪白的肌膚,都是石黑的唾液。

石黑看見裕美如雕刻般的身體,心兒卜卜亂跳,他的口乾舌燥,眼睛發直,如痴女醉,如顛如狂。

石黑一頭埋進她的懷里,先用手撫摸著裕美兩個玉峰中間的深谷。

他的一支手掌包著白色的,丰滿的胸部,捏揉著乳房,指尖搓著小丸的乳頭,荒亂的搖著,乳房彈性十足,在石黑的手掌中開始起了反應。

他淫笑著,視線移到她的下半身,看著腰以下的大腿,以及性感帶的下體,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

他大膽的撫著,手撫著大腿的鼠蹊部,摸著女體的肌膚,撫著粉紅的神秘部位。她的身體那堪得起男人如此的挑逗,昏睡中的裕美,不知不覺的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石黑舔著染紅的雙頰,舌頭伸向敏銳的耳朵。他咬著耳朵,舌頭伸進里側,開始的及吮著,舔弄著,將荒亂的氣息,吹著了耳中,舌尖搔著耳洞,裕美的身體動了一下。

裕美感覺有恍忽的意識,她裕美肩膀、耳朵好濕哦!不知道什時候,又有一股不好的氣味在她的肌膚在她的肌膚上蠢蠢欲動。

她覺得呼吸急迫,一股奇異的壓力壓迫著她的胸部,感覺自己的乳房,被有力的搓揉著。

(啊¯.到底怎了?我……….)

裕美的腦袋中一片模糊,不安的感覺襲上心頭。

她的下半身,感覺涼涼的。大腿的內側有指尖撫觸的感覺,手指在鼠部刺戟著,手指在女體敏感的部位游移著。

另外一方面,裕美也感覺到耳穴有一股莫名的聲音,溫熱的氣息,像風一樣吹送進耳穴內。不快感包圍著她的全身。

她瞇著眼睛,感覺昏暗的室內,頭上一盞小燈浮著。

她的身體動了,感覺全身很涼爽,不安的張開了眼睛,開始環顧著四周圍。美麗的瞳孔忽然驚訝的睜得大大的,一股羞恥心使她臉紅了。

耳朵旁再一次聽到荒亂的吐氣聲音,她感覺得不安,頭側著,看到令她愕然的情況。

一個裸身的男人正在一手揉著她的乳房,頭靠在她的兩腳間,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腳趾。

裕美看著男人的臉,她覺得胸中激烈的忿怒,自己的身體慘遭蹂躪,而這個男人竟然是教務主任:石黑文造。

「啊!你這是干什?教務主任!」

裕美叫了起來。

「哦!你醒了,你知道的,你醉得不醒人事了。」

石黑一付淫相,愛不釋手的摸著裕美,一手梳著她黑色的長發,平心靜氣的說著。

另外一支手變態的撫著腰部,激烈的在粉紅色的下體四周邊愛撫著。裕美的下肢散發著濃密的香色,是她無法抑制的。

「不要!不要摸了。」

石黑的手壓著想要逃走的裕美,裕美用盡力氣的抵抗著。她嫌惡的男人的手摸著她的無骨的肉體。

「你……….我到底是怎了?」

(這里是旅館嗎?為什自己是在這里,難道我逃不出了嗎?

裕美不安的哭泣了起來。

「哎呀!難道你不記得嗎?你離開送別,然後在走廊上昏倒了,是我帶你來這里的。」

裕美一聽,非常的絕望,她悲嗚著、抗拒著,到底誰能夠來幫助她,同僚的教師都到那里去了。

「沒有關系啦!你不穿衣服的時候,也很好看。」

石黑靠在她的下體,視線搜尋著她的裸體,裕美冷靜的觀察著房間的四周,想辦法脫逃。看見了角落散亂的衣服,還有石黑的衣服,裕美越看越生氣,再一次的忿怒了起來。

「我的衣服呢?你憑什要脫我的衣服,你真是無禮呀!你快點放了我,求求你呀!」

這時的石黑嘴角浮現著笑容,用她那一對帶著血絲的眼睛看著她那白色柔軟的肌膚。

「啊!我……….我的身體怎動不了了?」

裕美感覺自己的身體麻痺了,石黑的手在她的下體玩弄著,手伸向她覆蓋著陰毛的神秘部位。

「啊!不要啊!不要!你這個下流的人。」

石黑的指尖在女人的秘洞搓著,裕美悲嗚了起來,石黑的手壓著裕美亂動的手腳,使她的全身動彈不得。

「啊!你不要這樣子對待我呀!」

「噓!噓!乖一點!」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使她感覺好屈辱啊!裕美那清澄、美麗的瞳孔,留下了大粒的淚珠。

裕美哭著,燃起了石黑嗜虐的情欲。他的手再度的侵入大腿的根部,手指在裕美的花園移行,強力的撫著。

「別哭了!不感覺很恐怖的,讓你很舒服的。」

石黑的聲音在她的耳朵響著,低語像貓的聲音,撫慰著她。裕美感覺很€心,身體震動著。

石黑徐徐的玩著手的戲弄。指尖壓著她分裂的陰部,指尖揉著果肉,有時折回來,在龜裂的上方,向著那花蕊移去,開始刺戟著。

石黑老早就計划如何攻擊裕美成熟的肉體,他完全不理裕美哭泣、哀求的聲音道

「不要!不要!不要……….」

裕美高聲的悲嗚著,石黑的心底響起了美妙的音樂,傳至了耳朵。

石黑的手指在裕美最羞恥的部份,沾著龜裂的部位,上上下下的撫著,看見了裕美的下體濡濕了。

「感覺根舒服吧!山葉老師!」

裕美的臉紅了,口中一直叫著不要!頭也不斷的振動著。

「說什不要呀!是這樣嗎?難道你不要樂一樂嗎?」

已被欲望沖昏頭的石黑說著。

裕美的頭不斷的搖晃著,那真珠色的肌膚,發出了白色的火輝,乳房也跟著跳躍著。看著下體的石黑,這時的視線盯著裕美的乳房,他再一次將手掌蓋了上去,去感覺那彈力十足的乳房。

石黑想了一下,手摸著恥的部位,然後將中指推了進去,裕美惱羞成怒,大聲的叫著:

「不要!不要,不要再摸下去了。」

「哈哈!不要摸那里啊!哈………」

石黑在裕美的胸部上揉著,他的心底焦燥的撫著山葉裕美的乳房。那危分而成熟的乳房,柔軟的樣子,使石黑感嘆的發出聲音,說:

「啊!多柔軟的乳房啊!我的手被你吸引住了,愛不釋手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他的魔掌揉著她的乳房,裕美激烈的哭泣著。石黑開始摸著她的肉體上的肩耪。

「誰啊!有誰能夠幫助我呀!」

裕美像是被迫到斷崖一般,死路一條,無奈的悲嗚著。

「啊!才二十四歲呀!男人都知道你是多的動人、美麗呀!令我也為你陶醉。」

石黑剝去了她的衣服,在她裸露的身體凌辱著。原來這位像神一樣的教務主任,露出了野獸的本性。

「呵呵……….你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

石黑拉著哭泣著的裕美的手腕。看著長發散亂在白色背上的裕美,她伏著,肩膀震動著,石黑看著這妖艷的身體,被虐待的美感,心中越來越亢几奮,陰精也開始膨脹了起來。

他的手剝開了漆黑的頭發,撫摸著裕美透白的背部。 。

裕美絕望的呻吟著,石黑的鼻子湊進她的身體深深的吸工口氣,嗅著她的體香。

「啊!好香啊!山葉老師你的身體真香啊!」

石黑的眼睛看著她的乳房,裕美的身體麻痺的無法動彈,聽著石黑卑猥的口氣。

「卑劣的男教育者……….」

裕美恨恨的咬著唇,滲出了絲絲的血絲。

她感覺自己已經沒辦法抵抗了。

石黑看著裕美淫靡的乳房,隆起的乳房,像座小山的一樣的肉丘,淡紅色的乳頭微微的顫動著。

「啊……太美了,我的雞巴好硬了呀!山葉老師。」

石黑的表情陶醉極了。

石黑伸出了魔手,愛憐的揉著美麗的肉體,輕輕的掃射著全身。有力的兩手再度的揉著淡紅色的乳頭,指尖逗弄著乳頭,乳頭禁不住手指的戲弄,變得又硬又挺。

石黑將臉埋在她的胸部上,張開嘴皮吹著乳頭,一手在另一邊的乳房上,徹底的摸弄著。

她實在無法忍受這卑劣男人吸著她的乳房,感覺非常的€心,裕美斷續的哭泣著。

石黑在裕美的兩邊乳房交互的吸舔著。雪白艷麗的乳房上,映著唾液的光輝。舌尖舔著乳頭,不時發出吸食的聲音,裕美羞恥的哭著。

他的肉棒侵入了女體深處,急烈的攻擊著,拼命的揉著乳房,他猛烈的攻擊她的肉壺中,操縱著裕美的感官功能,石黑的內心發出了狂笑的聲音。他的臉埋在她的乳房中,拼命的用肉棒刺著她的下體。

她的臉脹紅,眼淚和汗交織在臉上,黑發散亂,不停的哭泣著。石黑那卑猥的身體,粘貼著她的身體。 4

「好爽呀!山葉老師,讓我再緊抱著你。」

他看著哀愁的裕美,美貌的臉,石黑小聲的說著。

那肥厚的雙唇,靠近裕美的,裕美緊閉著自己的朱唇,臉轉過去,頑強的抗拒著。

啊啊!為什是我,這個男人是這樣骯臟,我希望現在就去死!

一股絕望就亂著裕美的腦子,她回想著送別的情景。

山葉裕美離開了東京,來到N市清明學園擔任英語教師。很快的,一年過去了。在這天晚上,決定了人事異動,而在餐廳舉辦送別,餞別阪口春江的調職

來到春江學園的裕美,在這一年問,和同僚教師等處得極融洽。也由於她的美麗,很多人都向她敬酒。

送別的酒席上,裕美的鄰座是教務主任石黑文造。

石黑文造常利用暴力來使女性屈服,而他對於裕美的美貌垂涎不已,在最近 ,他隱隱約約的露出野心,想要征服裕美。

他是個禿頭的老男人,嘴角常帶著笑,已過了五十歲。他的眼睛像猛獸一樣,射出敏銳的光芒。而裕美剛看過這個人,就有一種非常的嫌惡感。

席上的石黑,看著男老師向裕美獻殷勤,非常的嫉妒,他們正彼此的一杯杯的飲下肚。裕美的姿態很優美,每個男人看了她,就醉了。

經過了一小時後,裕美站了起來離席,而石黑這時候很意外的教她喝一杯酒,而且絕對是最後一杯。

其實裕美不想再喝了,既然是最後一杯,於是她就奉陪了,裕美露出優美的微美,仰頭一飲而盡,然後向同僚老師道再見,走在走廊上。

她來到庭院,眺望著天空的滿月,裕美感覺一種激烈的醉意襲上來。

(難道我真的醉了嗎……….)

她非常的訝異自己的身體變化,她皺著眉頭一倚著柱子,身體麻痺,意識也漸漸的遠去……….。

「啊!怎了,山葉老師!」

背後傳來男人的聲音,這時的裕美也失去了意識。

「啊……….你這卑劣的男人,趁虛而入,太可惡了!」

裕美一想起來原來他是有目的的,這時也只能陪著流淚。

「啊!,老師,自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了你,瞧!你那雙美目、美好的身體,我都很有興趣的。」

他伏在裕美身上,囈語著。那支毛手,在裕美雪白的肌膚上摸著。

此時,裕美再也忍不住了。

裕美狼狽的叫著,石黑握著棒子,正要侵入她的兩腿之間。裕美死命的并著雙腿。

「阿阿……….」

她的臉朝著天,往上仰,拼命的抗拒著,裕美激烈的哭泣著。

羞恥、屈辱包圍著裕美。石黑拉丁她的內褲到了腳邊,然後用力一扯,將她的內褲拉丁下來。這時山葉裕美一絲不挂的,露出了絡縮茂密的陰毛,石黑感覺一種征服的勝利感。

「啊!看見了,山葉老師。」

裕美那秘制的部份濕潤了。石黑摸著那美麗的神秘部位,手指壓著甘美的肉層,插入秘制的內側的薄膜。露出了淡紅的處女肉唇,她的性經驗很少,石黑的心昂奮著。

腔口柔軟的肉唇,深處流出了甘蜜的淫水,熱熱的沾在石黑的指尖上,裕美動著頭,不停的抗拒著。

突然,他的手指刺進淫裂的肉洞,在花園深處摳挖著,然後石黑脫下了褲子,握著那怒張巨大的肉莖,靠近裕美的身體。

裕美看著他,石黑帶著血絲的雙眼,淫蕩的臉,使裕美覺得厭惡外,還有恐怖感。

啊!我要逃到那里去呢……….

裕美絕望了,她那黑白分的雙眸,露出了必死的眼神,麻痺的身體形法動彈,口中不斷的叫著。

「不要……….救命呀!誰能夠幫助我呀……」

石黑那麻痺的藥已發揮了效用,裕美發出了求救聲。她看著那丑惡的肉棒壓向她淫裂的肉洞。

裕美很嫌惡男人的棒子,弄痛了她的陰洞。她除了呼救外,使著最後力氣想逃走。她的腳無法動彈,上半身荊烈的左右搖晃,石黑用力的壓倒裕美的身體,黑發沾貼在她的臉頰上。

她覺得自己無法思想,麻痺沖擊她的腦部,裕美已經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她只有眼睜睜的看著石黑怒張的肉柱,突進她的肉體深處。

瞬間,裕美發出了激烈、絕望的呻吟聲……….。

柔軟濡濕的肉唇被分了開來,那硬而充血的棒子前端,侵入了裕美陰壁內側的粘膜。石黑覺得爽美極了,額上垂落了大粒的汗珠,他慢慢的動著棒子,品味著女人的肉洞。

裕美的肉洞人口被闖了進來,處女的肉壁閉合著,石黑一挺而入,去感覺那狹隘的腔口,石黑那勃起的棒子,侵入那可憐肉層的深處。

「啊啊……….痛啊!好痛啊!」

男人的性器攻擊了進去,石黑那卑野的肉塊突了進去,激痛的感覺,使裕美的頭左右的擺著,黑發亂打著。

「救命啊!有誰呀……….」

她身體感覺像被撕裂的感覺,難以忍受,裕美大聲的叫著、哭著。石黑用手掩著她的嘴。

石黑焦急的動著、抽送著,巨大的肉莖尖端先插了進去,而大部份的還留在m體外。

「啊!是處女……….呵呵……….太棒了!」

石黑感覺棒極了,腰努力的動著。

當肉棒插入裕美的肉洞時……..傳來了淫蕩的喘息聲,阪口春江臉白蒼白的、茫然站在房間外。

二日後,清明學園的教務主任辦公室,傳來了山葉老師和石黑文造的做愛聲響。在這寒假的學園中,流著緊迫的空氣。

這一天,她穿著深藍色的套裝和白色的內衣,不僅是這些衣服,下面的乳罩、褲襪以及三角褲都被脫光了。

他的手指在已經勃起的乳頭上敲打著,有無法形容的快感像川流一樣在身體里流動著。他的手從秘的的底部,手指壓著陰核揉搓著,一股麻痺般的快感一直迫到大嘴。

二根手指很順利的進入粉紅色洞蜜的深處。從喉嚨深處發出了野獸般的哼叫 聲:

「阿!阿……….」

石黑見她并不抗拒,開始玩弄她的乳房。

見她那又圓又白的玉乳,下體小巧的陰戶,他的手指挑逗著玩她的陰唇,體下的陽具也禁不起誘惑的挺立著。

那一夜,阪口春江到警察局報警,而石黑有相當好的後盾,所以石黑能夠盡情的玩弄別的女人,這也是阪口春江調職的緣故,因為他是唯一的目擊者。

石黑抹著禿頂的汗珠,嘴角咧著慣有的微笑,沈重的吸了一口氣,說:

「啊!真是太美好了。」

他將棒子插進了她的肉唇中,腰有韻律的動著。

他淫亂的視線看著裕美的身體,那二十四歲成熟的魔鬼身材,完全映入他的眼底,他將棒子刺入甘美的花園中。

石黑的腰揮動著:

「因為酒席的助興,使我想要得到你。」

他看著裕美的反應後,又說:

「山葉老師,你想辭職嗎?」

「你是個卑劣的人,教務主任」

裕美穿好衣服,站了起來,這時石黑又激起了欲望。

明天要在N市的實行教育委員的報告,你一定要來。

他一百六十公分高,長發披在腦後,石黑斜著眼睛告訴裕美。瞬間,她感覺那是一種脅迫的語氣。

「我記得的。」

她在背後甩了這句語,然後將門用力的關上,走出了教務主任的辦公室。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