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女老師’:


母親的身體——淫邪的兒子

母親的身體——淫邪的兒子

第一章 淫欲

“onemoretwomore……”配合著有氧舞蹈的節奏,我快速的搓揉著自己的陰睫。

“啊……好舒服啊……”

躲在廚房的角落,手搓揉肉棒,在享受快感的同時,卻害怕讓人發現,偷偷摸摸的探出頭,窺視著在電視機前隨著節奏擺動的身體,跟著音樂聲而振動的乳房,就像要彈出緊身韻律裝似的。而全身的曲線,也經由緊身服而表露無遺,扎起馬尾的長發,也使得粉頸露出,即使是沾濕汗珠的粉頸,也能讓我感到無比興奮……

“啊,媽媽……我愛你……”手不斷的搓揉自己的肉棒,眼中窺著媽媽美妙的曲線,閉上眼,腦中全是母親赤裸裸的身體。

“啊……不行了……媽……我要全都射給你……啊……”腦海中發射出的熱精全噴射在媽媽赤裸的身上……但張開眼,事實上精液全都噴在牆上,趕緊拿了面紙,將精液清理乾淨。心中卻想著,有一天,有一天,一定要將熱流噴射到母親身上。

雖然心里如此想著,但自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爸爸……我知道爸是媽最愛的人,任何人也不可能從爸身邊搶走媽,就連我——媽唯一的親生骨肉也不能。

爸爸經營著一家小資本的外商公司,公司雖不大,但也許是爸經營得當吧,營運狀況還不錯,爸也沒讓媽媽和我吃苦——有錢有閑。媽身材保養得宜,仍保持著完美的身材,但媽咪絕想不到,她為爸保養的身體,竟成為他親生兒子手淫的對象。

而我——家里的獨子,不僅媽很疼我,爸也十分疼我,我對爸有種復雜的情感,他很疼我,所以我也十分愛他,我自覺很對不起爸,因為我對媽媽的非份之想;但又因為他是媽最愛的人,我又對我爸感到厭惡。每天晚餐時間,爸媽親昵的動作,讓我作嘔,讓我更加厭惡他。

而媽卻也不了解我,從不知道她的身體是如此的令我難受,只要看見媽,我都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媽擁有如此誘人的身材,但媽完美的身體,卻只有在她跳有氧舞蹈時我才能窺見。

雖然媽誘人的身體總是包在衣物中,可是無論媽穿著什麼服裝,只要是一看見媽,我一閉上眼,腦中就是她赤裸裸褪出衣物的身體……無時無刻都能讓我的肉棒充血、亢奮……為了窺見媽穿緊身韻律服,我蹺課回來,媽並不知道我在家,我在清理完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即使剛手淫過,但心里想的仍是媽的身體。

“不行啊……不論我怎麼想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樓下音樂聲停止了,看看時間,也到了下課時間了,我走下樓……媽正如我想的正在入浴,但令我驚訝的是剛穿在媽身上的緊身衣,竟放在浴室外的椅背上,通常是不會這樣子的。

“哦……天啊!”我小心的將它拿起來,媽的香汗滲透到布料內,摸起來濕潤的觸感令我興奮,而它的味道,微酸的汗味,這是剛從媽身上流出來的……我嗅嗅它,這味道竟能讓我感到暈眩。

“啊……”我仔細的撫摸著這件緊身衣,就像撫摸媽本人般興奮。

最後觸踫到那一小塊——緊貼私處的一小塊布,雖然這不是直接貼緊媽的私處,仍隔著媽的小內褲……不!有可能媽沒穿小內褲,那麼這小塊布就貼在媽的私處了……

“啊……哦……”一想到這,就令我全身濕熱。

我掏出自己那已經火燙的肉棒,用那貼緊媽私處地方,將肉棒包住,來回搓揉……我感到肉冠前端有少許的液體流出,我知道我又要射了。

但……突然水聲停止了,媽媽隨時會出來,我不甘願的快速將它放回,躲到廚房。

沒錯,不一會媽媽就走出浴室……從沒看過這樣子的景象——一襲粉紅色的內衣褲穿在媽身上,配合著她白里透紅的肌膚,更是讓人覺得美艷,從沒看見過媽如此赤裸的身體。我窺視著,雙手卻搓揉著自己漲大的陰睫,我已快受不了……這個動作,媽媽拿起那件緊身衣,觸摸到了剛才我流出少許液體的地方,我看到了她用姆指和食指搓揉那微黏的分泌物,用疑惑的眼神向四周掃視……天啊!媽觸踫到了,雖然不是真正的精液,但她觸摸到了。

媽快步走上樓,而我也跟上,因為不想失去這麼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多窺窺媽赤裸的胴體……但機會就這麼消失了,媽關上了房門,我一點機會也沒有。我回到房里,搓揉自己那火熱的肉棒︰“啊……媽……”

“哦……哦……啊……我愛你……要射了……”

“呃……”

就這樣短短不到兩個小時內,我為她——我最愛的媽媽,噴射了兩次濃精。

這幾天來,不知為了媽媽發射了多少次,就為了那天窺見她半裸的身體。

又是一天的開始,我開始對生活感到乏味。

“媽媽,我要你呀……”我心里吶喊著。看著自己勃起的陰睫,閉上眼,腦中的一切一切都是媽媽,她的身體、她美麗的臉龐、白里透紅的柔肌,和她那動人的紅唇……不自覺的又搓揉了起來,啊……真的好舒服!

幾天來,每天早晨幾乎都是這樣開始,即使不會使它射精,但總要幻想媽媽的胴體,才能開始一天的生活。

反常的早晨,媽媽竟早起做早餐,穿著輕便的睡衣,媽媽的身影在廚房里出現。媽在廚房的背影,好美,完美的身體曲線……即使長到膝的連身睡衣,並不能讓我有任何窺見媽身體的機會,但,隔著衣物也能表露無遺的曲線,以及那全身唯一露出的肌膚——小腿和腳踝,就已經使我興奮得可以感受到全身血液在沸騰。

“媽……早!”

“早啊……”

“今天怎麼那麼早起來做早餐啊?”

“沒有啦,想幫你補充營養啊!怎麼,很奇怪嗎?”

“是很奇怪……”

爸也從樓上下來了︰“早啊……乖兒子。怎麼樣啊?好吃吧!你媽咪做的早餐最棒了。”

“呵……呵……”

真受不了,真是會扯!明明就是為了老爸做早餐的,卻說是為了我,想讓我吃得好一點。每次都是這樣,平常早上總起不來,只要爸說想吃她做早餐,一大早就爬起來了。真是可惡,媽為什麼要對爸這麼好?!

“我去上學了。”受不了他們親昵的動作,我不高興的走出家門。

走出家門,雖然人在上學的途中,但腦中全都在想著有關媽的事。真的好愛媽,可她卻不了解,可惡!為什麼……媽為什麼不愛我?

心里對爸的厭惡不斷加深,但不可否認的,我所想的一切,是決不可能發生的。好羨慕爸,可以隨意撫摸媽的身體、可以和媽的舌交纏在一起、可以看見媽那美麗的胴體……坐在教室中,我根本沒心思上課。上節課,同學們都在談論剛來我們學校的年輕女老師。

“哼!年輕女老師,哪比得上我的媽媽呢!!”心中暗罵著大家的幼稚,而腦中卻又……有關媽的一切,又開始在我腦中浮現︰媽觸踫過我的分泌物,也許她有可能嘗到它的味道呢?

有可能踫過後,忘了去洗淨,就用手去拿食物吃……對!媽媽有可能已經嘗到我的味道了,啊……或者……媽知道那是什麼,媽媽忘情的將手指放入她那粉嫩的紅唇中,仔細的將手指一舔再舔;又或者媽想要更多我肉棒的味道,用她的舌舔弄剛和我肉棒摩擦的那小塊布料……一定是這樣的。

媽一定也想要嘗嘗我的味道,它親生兒子的味道,也只有我的味道她才喜愛吧!啊……媽媽……啊……

“喂……喂!老師叫你了。”

我回過神來,原來老師剛叫到我︰“拜托你們認真點,花點心思在課堂上,不要胡思亂想了。”

真尷尬,竟會被老師叫到,只好從自己美妙的幻境中離開,裝做個認真听課的學生。但自己的淫邪的欲火,又怎會這麼輕易的就被澆熄呢?裝成一幅認真的樣子,心中卻依然是媽……媽……媽的一切。

真的,我好難受……陰睫持續勃起,撐得我難受,而這時又……從沒想過,她有如此迷人,這麼有魅力,這麼有女人味。看著台上的老師,竟……和媽差不多的年紀。雖然穿著保守的套裝,保守的發型,戴著一副眼鏡,但仔細看看,不難發現她身材保養得宜,在轉身抄寫黑板的同時,她貼緊窄裙的臀線,完全不保留的顯現出來,在舉手投足間,那胸前迷人的乳房也會緩慢的波動……哦……媽身影和她重疊,我在老師身上竟可找到媽的影子。看著台上晃動的身影,仔細的品味著,白色襯衫、咖啡色的外套窄裙套裝,不起眼的裝扮中卻透露著無限的美麗,穿著絲襪的一雙美腿,配上最能散發出女人味的高跟鞋,以及講課中,不時伸出滋潤嫩唇的舌頭……她絕不知道,她這故作保守的裝扮,卻讓他展現了無盡的女人味。

哦……真令人難以忍受,多麼就想當著她的面搓揉自己的肉棒……啊……真的,我真的須要解決一下。

幸好下課時間來到,我沖出教室,想直奔廁所,但望見老師她擺動的背影,便尾隨在她身後。

多麼美的姿態呀!光是行走間扭動的臀部,就已經讓人難以忍受。

天啊!在她進入辨公室之前,我快步向前想要觸踫她身體,但我沒能得逞,只讓我在最近距離,嗅到了她那令人昏眩的體香。

我快跑進入廁所,我知道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手快速套弄自己的陰睫,老師和媽的身體在我腦中不停的穿梭……

“啊……快……哦……呵……啊……要射了……老師……我要全射了……啊啊……”顫抖著的身體靠在門上,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但心中卻萌生了對媽的歉意——第一次將自己的精液,射給了媽以外的人。

Tags:

未亡人女老師和義父

未亡人女老師和義父

電視正在播報從星期六下午六點開始的新聞節目,是關於一個宗教團體的犯罪,但也不算是大新聞。

坐在餐廳椅子上看電視的逸郎,眼光轉向芳美。

芳美正在流理台清洗兩個人晚餐用的餐具。

逸郎看著她的背影想︰明年芳美就要參十歲了,不能永遠讓她這樣做下去,而且…

逸郎本身對讓芳美來到家里感到不安。

逸郎在幾年前,還是和兒子、媳婦一起生活,逸郎的妻子五年前死於癌癥。想到他老後的問題,小倆口主動提議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後,兒子在他喜歡潛水中因故身亡,享年參十二歲。

兒子本來在高中,芳美在國小擔任老師,他們還沒有孩子。

芳美二十七歲便成為寡婦,所以沒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逸郎想讓芳美獲得自由,告訴她可以把戶籍遷回娘家,或單獨生活皆可。

芳美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周年忌後,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個房子里,芳美在兒子過了七七之後,離開逸郎的家,在距離兩站遠的小學附近租公寓。

從此以後,芳美每個星期天就去逸郎的家里打掃、做飯,一起吃完飯後才回去。從住在一起時就是這樣,是難得的好媳婦。

到去年春天,逸郎從市公所退休,又在市政府的福利設施館得到館長的職務。

到兒子周年忌後,逸郎又提出遷戶籍的事。

「如果該遷出戶籍的時候,我會提出來。在那之前,就保持現狀,不然我和爸爸就變成外人,不方便再來這里了。」

芳美沒有答應,還是每星期天來逸郎這里。

這時候,逸郎對芳美來家里的事感到痛苦。因為六十六歲的逸郎,還是很有精神,而且芳美是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逸郎不知不覺的不再把芳美視為媳婦,而是視為一個女人。在幻想中,對開始產生邪念。

逸郎對這種情形感到困惑,可是這種困惑和妄想越來越強烈。

如今,逸郎以火熱的眼神看芳美的背影。

芳美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系圍裙,烏溜溜的長發披在肩上,渾圓的屁股下露出修長的雙腿。

撩起她的裙子,從後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會啜泣著舞動長發,瘋狂的回應。

又產生這樣的妄想,感到陰睫開始膨脹,逸郎便急忙看電視。

「爸爸,洗澡吧,我給你洗背。」芳美回頭說。

「好吧。」

逸郎站起來去浴室。以前住在一起還沒有這樣,自從搬出去後,逸郎洗澡時芳美幫他洗澡已成習慣。

在浴缸里泡過後出來洗身體時,听到芳美說︰「爸爸,我可以來洗嗎?」

「嗯,麻煩你了。」

和過去一樣,在浴室外有脫褲襪的動作後,芳美進入浴室。

「每一次都麻煩你了。」

「爸爸,這樣說就太見外了。」

芳美笑著說完後,蹲在逸郎的背後,開始洗後背。

「不是我客氣,覺得對你不好意思…還沒有可靠的男人嗎?」

「這…爸爸討厭我來這里嗎?」

「怎麼會呢?像你這樣的人,馬上會有男人追求的。我擔心你為了我而拒絕別人,延誤了自己的青春。」

「請不要這樣說。我說過很多次了,我願意這樣照顧爸爸的。」

「謝謝,我也是听你這樣說就忍不住依賴你了…」

「爸爸又說見外的話了。」

逸郎苦笑後,猶豫了一下說︰「不過,我對你來這里,逐漸的感到痛苦了。」

「痛苦?這是什麼意思呢?」

芳美在逸郎的後背的手不動了。

「這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請說吧。」

芳美探出身體,看逸郎的臉。

逸郎感到緊張,因為探出身體,芳美的膝蓋著地、短裙撩起,從逸郎面前的鏡子,不但看到雪白的大腿,還有粉紅色的參角褲。

逸郎不由得吞下口水,原來軟綿綿垂在前面的陰睫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逸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

抓住芳美的手,拉向胯下。

芳美太驚訝,不知所措,但沒有抗拒。

逸郎乘幾把一只手伸入短裙深處。

「爸爸!不要這樣,不可以的!」

芳美拼命的想收回踫到陰睫的手。

「我說感到痛苦,是因為你太有魅力了。我也是男人,所以深感痛苦。」

逸郎一面說,一面把芳美的手壓在陰睫上,同時手指從褲角侵入。

「不行!不能這樣!」

遭遇芳美的抗拒,可是手指摸到神秘處的觸感使逸郎的情緒激動。

吱嚕一下,從肉洞口插入手指。

「啊啊!」

浴室里響起嬌柔的叫聲。同時,芳美也停止抗議。

形成芳美的身體壓在逸郎後背的姿態,兩個人的呼吸開始急促,多少濕潤的肉洞夾緊逸郎的手指,好像有吸力的向里吸入。

這種感覺更使便逸郎興奮,引起欲火。手指在肉洞里抽插扭動。

「啊!不…啊…不…啊…」

隨著手指的動作,芳美扭動屁股,發出急促的哼聲。

「芳美…」

逸郎發出驚叫聲,因為芳美的手握住肉棒,上下揉搓。

逸郎站起來,轉向芳美。跪在磁磚地上的芳美,露出興奮的表情。

芳美凝視勃起四十五度的大肉棒。

逸郎抱起芳美,想脫去她的毛衣時,芳美推開逸郎的手,用沙啞的聲音說︰「不要在這里。」

逸郎在臥室的綿被上盤腿坐下。

從離開浴室到現在,心一直跳個不停。芳美剛才在浴室說︰「在臥房等我。」

不顧一切的向芳美動手的逸郎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因此有如置身夢中。

芳美的丈夫去世有兩年,這樣獨守空閨,其本身的欲求不滿可能也達到最大限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芳美在浴室里說的話就不難理解。

逸郎向自己的睡褲看去,充血的肉棒雖不到猛烈勃起的程度,但無論長度或粗度都比標準尺寸大一些的陰睫,已經膨脹到平時一倍半左右。

逸郎很少玩女人,妻子過世後,只有在兩年前和常去的酒館服務生,有過一次性關系,除此之外,一年只是有幾次手淫而已。

就此一角度而言,好像和芳美相似。

逸郎抬起頭,因為听到臥房外有動靜。逸郎改用跪坐。

「爸爸,把燈光關了吧。」芳美在房外說,聲音有點沙啞。

「哦,我…」

逸郎也很緊張。本來只開床頭燈,熄燈後,室內更黑,但房內的情形還是看得見。

紙門被輕輕拉開,芳美走進來。身上只披一件大浴巾,低頭佇立在那里。

逸郎站起來,走到芳美的身邊。年過半百了,還心跳得幾乎要跳出來。

「你會看不起我嗎?」

逸郎興奮的問時,芳美仍舊低著頭搖頭。

「你看不起我也是應該的。你實在太有魅力了…剛才看到你的參角褲,我就不能克制自己了…」

逸郎把芳美帶到床上,使她仰臥。

芳美沒有說話,把緊張的臉轉向一邊。坐在旁邊的逸郎,像打開寶物般的取下浴巾時,芳美立刻雙手交叉在胸前。

看到躺在面前的裸體,逸郎不由得猛吸一口氣。芳美的身上只有一件比基尼參角褲。

「好美…」

逸郎的聲音沙啞。

潔白的裸體形成美麗的曲線,逸郎興奮的脫去睡袍。

把芳美放在胸前的雙手輕輕拉開時,芳美用雙手遮臉。

逸郎又猛吸一口氣,暴露出來的乳房,在仰臥時仍舊能保持美麗的形狀。

芳美的呼吸變急促,胸部上下起伏。逸郎的臉貼在乳房上,身體壓了下去。

逸郎雙手揉搓乳房,同時用嘴輪番吸吮兩個乳房。

「啊…啊啊…啊…」

芳美雙手掩臉,發出難耐般的哼聲,扭動有逸郎的肉棒踫到下半身。

乳頭已經膨脹變硬。

逸郎好像要品嘗成熟的肉體,用手和嘴不停的愛撫,慢慢的向下移動,雙手摸到參角褲。

逸郎舍不得脫下去似的慢慢拉參角褲。芳美的雙手掩飾下腹部,同時夾緊雙腿扭動屁股。

「啊…那樣…不要…」

芳美發出驚慌的聲音,因為逸郎抱起芳美的雙腿,將腳趾含在嘴里吸吮。

芳美在驚慌中發出性感的哼聲。

逸郎就這樣分開芳美的雙腿,從腳根向大腿舔去。

「芳美,讓我仔細的看一看。」

逸郎的身體進入雙腿之間,伸手把燈抬拉過來。

「不要!」

芳美發出羞怯的聲音,又把雙手蓋在臉上,可是沒有更進一步抗拒的樣子。

逸郎把抬燈放在芳美的腰邊,開燈。

逸郎看暴露在燈光下的陰部,因為極度興奮,不張開嘴就無法呼吸。

芳美的陰毛濃密,形成一扇形。肉縫周邊也有卷曲的毛。

陰唇的顏色和形狀都十分美麗。

逸郎用雙手輕輕拉開陰唇。

「啊!」

芳美猛吸一口氣,扭動屁股。

肉縫裂開,露出紅中帶白的濕潤黏膜。

「唔…不要…」

芳美發出使逸郎感到興奮的嬌聲。雙手仍掩臉,迫不及待的扭動屁股。

逸郎也興奮得天旋地轉,急忙把嘴壓在肉縫上,用舌頭找到陰核摩擦。

芳美立刻發出啜泣般的哼聲,可能已經無法把手放在臉上,雙手抓緊被單,或用手擋在嘴前扭動身體。

這樣過了不久,芳美的啜泣聲更急迫,呼吸也更急促。

「啊…不行了…要 了…」

芳美的呼吸感到困難。逸郎繼績吸吮陰核。

「啊! 了!」

芳美發出顫抖聲,身體猛然仰起。

「 了! 了…啊…」

發出淫浪的啜泣聲,芳美不停的扭動屁股。

使芳美達到性高潮後,逸郎開始著急,因為原來開始充血的分身,不知為何,竟然無力的下垂了。

逸郎用手指撫摸芳美的陰核。

「啊!不要那樣!那樣不行…」芳美說著,扭動屁股。

逸郎仍舊繼續揉搓陰核。

「啊…不要…我會又 了…不要…」

芳美的身體顫抖,很快的又達到高潮。

逸郎看到此一情景,感到異常興奮,然而下垂的陰睫依舊無力。

不應該是這樣的…可能是太興奮,血液都沖上頭了。

於是騎在芳美的臉上,采取69姿勢。

芳美沒有拒絕,把萎縮的陰睫含在嘴里,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摩擦。

逸郎也用舌頭舔芳美的肉縫。如此一來,芳美從嘴里吐出陰睫。

「不行了…」

好像很急促的扭動屁股。

逸郎向芳美的內縫看去時,芳美又把陰睫吞入嘴里吸吮。

在幻想中,不知多少次想像此一場面的逸郎,現在有如置身在夢中。

可是陰睫始終沒有充血的動靜,連感覺都像麻痹了。

更焦急的逸郎,起身坐在芳美的雙腿間,用萎縮的分身在肉縫上摩擦。

「啊…」

芳美露出腦人的表情,像在催促插進來似的扭動屁股。

逸郎希望勃起的願望又落空了。

這時候在急燥中的逸郎突然有了個想法,那是在幻想中常常出現的場面。

懷著萬一的心情拉起芳美的手,引她在肉縫上。

「芳美,很抱歉,我現在實在很感傷,一點辦法也沒有。你在寂寞時也是自慰的吧,能不能那樣做給我看呢?」逸郎一面說,一面把芳美的食指壓在陰核上。

「這…」

芳美搖頭,想把手抽回去。

「太過份了!快放開我的手。」

逸郎抓緊芳美的手,慌張的說︰「對不起,原因不在你。反而因為你太有魅力,興奮得全身血液沖向腦頂,才變成這樣。求求你,讓我保住男人的面子吧。」

「可是…」

從芳美的手指知道不再拒絕。

「那就關了燈吧。」

「芳美!」

逸郎興奮的看芳美,自己都知道表情有了變化。

「嗯,好吧。」

逸郎熄滅抬燈,卷曲在芳美的腳下。

「在別人的面前做這種難為情的事…」

芳美喃喃說著,分開雙腿,右手伸向下腹部。

用很快便習慣黑暗的眼楮凝視肉縫。逸郎知道,芳美自己也受到刺激而興奮。

芳美的右食指從肉縫滑下去,找到隆起的陰核,開始畫圓圈的愛撫。

「啊!啊…」

發出哼聲的同時,難耐似的扭動屁股,左手揉搓自己的乳房。

原來她每次都是這樣安慰自己完全成熟的肉體。

逸郎想到這兒,由於房間黑暗,產生窺視的感覺和不同於往常的興奮。又由於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手淫,顯得特別興奮。

這時候,芳美豎起雙膝,撫摸乳房的雙手也伸到胯下,右手指愛撫陰核,左手中指在肉洞揉搓。

「啊…好…已經…」

芳美發出哼聲後,把左手中指插入肉洞內,繼續愛撫陰核的同時,抽插手指。

原來是這樣弄的。

這時候,逸郎胯下物終於開始充血。

「唔…好舒服…啊…受不了…」

像夢藝的說著,扭動成熟的裸體。

「芳美,用手指已經滿足了吧。是不是想要男人的東西了呢?」

逸郎說時,芳美興奮的點頭。

「想要插進去嗎?」

「嗯…插進來吧…快一點…」

看到扭屁股催促的芳美,逸郎很想立刻插進去。到了此刻,終於能發揮年齡的功力。

「想要把我的那里插進去呢?啊…不要急死我了。」

逸郎拉開芳美的手,用自己的肉棒在肉縫上摩擦。

「在芳美說出來之前,不會把這個東西插進去的,快說吧。」

「啊…不行了…快把爸爸的那個插進來吧…」

「這樣說是不行的。你是知道的,把男人的這個和女人的這個的名字說出來,不然是不行的。」

逸郎用龜頭在陰核或肉洞口摩擦時,芳美忍不住似的扭動屁股說︰「啊…快一點把爸爸的肉棒插入我的陰戶內吧…」

芳美終於把逸郎要求的話說出來。听到芳美的話,逸郎更興奮,立刻把肉棒插進去。

「啊…唔…」

可能是終於得到滿足,當初勃起力雖然稍差,但還有足夠粗度和長度的肉棒插入時,芳美仰起頭,發出達到高潮般的哼聲。

「啊…芳美的陰戶是名器,把我的肉棒夾緊向里面吸引…」

逸郎壓在芳美的身上享受快感。

「啊…爸爸…」

芳美發出哼聲,扭動屁股,像在催促抽插。

逸郎開始緩慢抽插。芳美發出啜泣聲。

這時,逸郎抱起芳美後,自己仰臥,采取女人在上的騎馬姿勢。

逸郎稍抬起屁股,芳美彎曲上身,雙手放在逸郎的胸上,屁股開始上下擺動。

「看見了吧?」

逸郎看著肉棒在肉洞里進出的樣子時,芳美也低下頭看。

「啊…羞死了。」

芳美說完,坐直上半身。逸郎伸出雙手撫摸乳房。芳美抓住逸郎的雙臂,不顧一切的扭動屁股。

「啊!好舒服…好舒服…」

「那里舒服呢?」

「陰戶!陰戶舒服得受不了了。」

「芳美喜歡性交嗎?」

「喜歡!啊…我還要更舒服!」

芳美的屁股有節奏的扭動,龜頭和子宮發生摩擦,這樣好像給芳美帶來無比的快感。

「芳美,在你改嫁之前,還會來我這里嗎?」

芳美一面扭動屁股,一面點頭。

逸郎雖然這樣問,可是當芳美真的有了男人後,能不能保持平靜,逸郎自己也沒有把握。

Tags: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