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奴隸調教方程式’:


奴隸調教方程式(1)

奴隸調教方程式(1)
第一章 迷惑美麗未婚妻的羞恥和屈辱

                  1

  在XX旅館的寬大蜜月套房裡,兩個男人坐在窗邊的吧台前淺酌加水的威士
忌,視線都集中在房中央。那裡有兩個女人像脫衣舞似的正在脫衣。

  短髮成熟的女人本鄉佳子,好像在享受被男人看的樂趣,扭動屁股,使迷你
裙落在腳下。黑色刺繡的半碗形乳罩,特別強調雪白胸部的乳溝,同樣是黑色比
基尼三角褲緊貼在豐滿的屁股上。可能參加健美沙龍,美麗的身體曲線不像是三
十五歲的女人。

  從肩到屁股的豐潤曲線,正顯現成熟女人的肉體。佳子的嘴角浮出笑容,向
男人看過去。然後手伸到背後,取下黑色乳罩。彎下上身,把突出的屁股如脫衣
舞娘般扭動,再把黑色的三角褲拉到腳下。光滑雪白的大腿,用手掩飾陰毛,向
站在旁邊佇立的湯本清美看去。

  清美和佳子相反,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低頭站在那裡。受到男人們視線的催
促,把套裝的上衣拉下去,手就停在那裡。

  「你怎麼了?自己不肯脫,我可以幫忙。」

  坐在吧台邊看脫衣舞秀的肥胖男人本鄉立春向清美說。清美抬頭,露出求救
似的眼光看坐在本鄉旁邊的狩野靖久。

  靖久是清美的未婚夫,決定在三個月後舉行結婚典禮。

  「清美,在未來的丈夫面前羞得不能脫的話,我可以和你單獨相處。」

  本鄉大笑時,從浴袍中露出的啤酒桶肚猛烈起伏。清美還是猶豫一下。然後
想通似的抬起頭。清美背對兩個男人,一個一個的解開襯衫鈕扣。脫下襯衫時,
在雪白的背後看到白色乳罩的帶子。取下上衣,放在床上時,戰戰競競的脫下裙
子。

  清美又向男人看去。本鄉擺一下下巴催促她快脫時,清美彎下身體,脫下褲
襪。如此一來,清美的身上祇剩下白色乳罩和三角褲。看到清美又佇立不動,本
鄉大聲說:

  「清美,你還不轉身讓我看一看身體。」

  清美慢慢的轉動身體,難為情的低下頭,雙手交叉擋在胸前,夾緊修長的雙
腿。

  「噢……」本鄉發出讚嘆的聲音,凝視美麗的肉體。

  本鄉是在XX綜合貿易公司的食品部擔任部長。清美是兩年前進入該公司,
從那時起,本鄉就一直想把清美弄到手。清美的肉體果然像本鄉猜想的,美得沒
有一點瑕疵。想到部下的狩野每天都能把這樣的肉體抱在懷裡,羨慕和嫉妒讓本
鄉的血壓開始升高。興奮時會變成虐待狂,這就是本鄉的性格。

  「真是漂亮的身體!嘿嘿,是不是妳每天晚上喝下狩野的男性賀爾蒙的關係
呢?」

  聽到這樣下流的話,清美憤怒的瞪大眼睛,然後又困惑的看狩野。

  「狩野,你真是幸運兒,能和這樣好的人每天晚上性交。」

  本鄉輕輕拍狩野的肩,露出好色的眼神看清美得白色三角褲。

  「老公,不能這樣折磨清美,清美會更討厭你的。」

  赤裸站在旁邊的佳子,說完就溫柔的摟著清美的肩。

  「你說的不錯,她再討厭我的話,就不肯和我上床了。對不起啦,清美。」

  本鄉祇是虛應故事。這是部長夫妻和部下及其未婚妻要作交換女伴的游戲。

  「清美,他都道歉了,你就原諒他吧,看,我已經脫光了。其實我也會難為
情,別讓我一個人難過。我來幫忙吧。」

  說著,手搭在清美的肩上。

                  2

  「不,不用了,我自己脫。」

  清美小聲的回答後,下決心似的雙手伸到背後,準備解開掛鉤。即使在靖久
面前,露出裸體都感到難為情,現在卻還有本鄉夫妻在看,強烈的羞恥感使清美
全身火熱起來。

  這一切都是為了靖久。祇要忍耐一晚的恥辱,靖久就不會被左遷,還能得到
課長的寶座。靖久是在食品部門工作,清美則在總務部門工作,靖久的上司就是
本鄉立春,依公司的慣例,已經由本鄉擔任結婚時的證婚人。

  數周前,靖久說:「本鄉部長夫婦要和我們做交換夫妻的游戲。」

  起初,清美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聽了靖久的說明,知道這不是開玩笑。好
像本鄉很早就注意到清美,聽說清美要和他的部下結婚就起了邪念。

  這時候,正好靖久有升任課長的消息,本鄉正好以推薦成功作為交換條件,
要靖久答應交換夫妻的游戲。本鄉原本就有這種嗜好,而且還是交換夫妻的聯誼
會員。

  如果本鄉是單純的上司,清美還能拒絕,可是本鄉在拓展食品外銷方面很有
一手,據說董事長都得讓他三分。

  本鄉以權謀出名,如有不如意就把責任推到部下身上。清美知道的,就有好
幾個人被左遷。因此清美感到困惑。她很愛狩野靖久,甚至認為和靖久結婚是她
的宿命。

  靖久說:「算了,我不該把這件事告訴你。派到鄉下去也無所謂,祇要能和
你在一起。」

  清美聽後十分感動。經過一陣苦惱,清美答應了,條件是祇有這一次。祇要
忍耐一次,靖久便能升上課長,可以過著充滿希望的生活,因此清美在心不甘情
不願之下答應了。

  (要忍耐,祇有一個晚上。)

  清美這樣告訴自己,解開乳罩的褂鉤。佳子伸手把乳罩拿過去。
清美立刻把雙手交叉在胸前。

  (啊……不要看!不要用那種邪惡的眼光看!)

  清美的父親是教育家,家教嚴格,高中和大學都在著名的女校。所以不曾和
男性交往。

  本鄉的視線如毒蛇般纏在清美的身上,使得清美感到一陣惡寒。

  「清美,還剩下三角褲。」佳子催促。

  (脫吧……這是為了靖久。)

  清美這樣告訴自己,可是三角褲和其他衣服不同,這是最後一道防線。脫下
去後,等於把女人最秘密的地方暴露出去了。想到這兒,有些猶豫不決。

  清美用哀求的眼神看靖久。即便是形式上,希望靖久能說:「不要管我了,
不要做這種事!」

  然而,清美的期待落空。不但如此,清美還看得出靖久興奮了。從他的眼神
即知,已經有了強烈的性慾。

  這時候,本鄉好像迫不及待似的說:「不願意脫了嗎?沒法子了。今晚的事
就取消吧,不能脫光衣服,就更不用談交換夫妻了。」

  看到本鄉要站起來,清美急忙說:「啊……」

  「什麼事?」

  「脫……我脫。」

  「你要脫什麼呢?」

  「三……三角褲。」清美的臉更為通紅。

  「那就好。」本鄉露出笑容,又想了一下說:

  「但是你太拖時間了,一定要處罰,你要像脫衣舞娘那樣的脫,要淫蕩的扭
屁股,以誘惑男人的姿態脫。」

  過份下流的話,使清美的心又動搖了。

  「對不起啦,清美,我老公比較低級,你要原諒他。不過,我們交換夫妻之
前一定要互相看裸體,以減少羞恥感,增加大膽,既然要這樣做,就要有享受的
心情。來吧,拿出誘惑男人的心情脫三角褲。每個人多少都有好色的傾向,就把
它拿出來吧。」

  清美有點不服氣,但又不能反駁。

  「我……我脫。請把燈光弄暗一點吧。」清美小聲的哀求。

  「好吧,但是要照我的話脫。」

  本鄉說完,向佳子做同意的眼神。佳子旋轉電開關,祇剩下昏暗的燈光。如
此一來,清美白晰的裸體更為顯著。

  清美戰戰競競的從胸前放下雙手,去拉三角褲。

  「還不一面拉三角褲,一面扭屁股?」本鄉提高嗓門。

  (啊……羞死了……不要看……)

  清美祇好聽從本鄉的話,左右扭動屁股。祇是稍微扭動就產生絕望的心情。
強忍想逃的心情,把三角褲拉下去。三角褲翻轉,停在大腿根的交叉處。清美不
由得一祇手蓋在陰毛上。

  「快把礙事的手拿開!」

  清美搖頭。

  「不肯嗎?那麼把屁股轉過來扭動吧。」

  「這個……我做不到!」

  「不然給我看陰戶。二選一,你自己決定吧。」

  清美思考一下,慢慢轉動身體,屁股朝向男人。

  「你選擇扭屁股了嗎?好,我教你怎麼扭。」本鄉露出滿意的笑容說:「要
把屁股挺過來,雙手放在膝蓋上。」

  清美彎下上身,慢慢得把屁股向男人挺過去。

  「還要把雙腿分開,屁股畫圓圈。」

  清美祇好忍住羞辱,咬緊牙關,分開雙腿。落在膝上的三角褲,被拉展到最
大限。依本鄉的要求,雙手放在膝上,慢慢轉動屁股。

  (啊……我竟然做出這樣無恥的事。)

  扭動屁股之後,清美覺得自己真的變成脫衣舞孃。強烈的羞恥感使身體直冒
冷汗。

  「好極了,狩野,你也沒有看過她這個樣子吧?」

  聽本鄉這樣說,靖久祇是保持沈默。

  (啊……靖久,不要看……)

  清美全身顫抖,體內卻如火燒般灼熱。清美拼命忍耐著繼續扭動屁股。

  「我不行啦……請饒了我吧。」

  清美終於受不了了,收回屁股,用雙手掩飾。

  本鄉又向佳子使出一個眼神。佳子知道丈夫的意思,走到清美的前面,用雙
手抬起她的臉。

  「嘻嘻,這種樣子真可愛。清美呀,男人最喜歡看女人這種怨尤的表情。」

  佳子說完,摟著清美的身體,走向床鋪。

                  3

  「我知道你感到不安,當初我也是這樣的。我知道,你最不喜歡我老公那種
類型的男人,我過去也有很多這樣的經驗。」

  佳子在清美耳邊輕聲說。讓清美躺在特大號的床上。

  「你……你這樣做覺得幸福嗎?」清美小聲問。

  「我認為聽從丈夫的話,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就能得到幸福。也許我太守舊,
但你能了解吧。」

  清美輕輕點頭。

  清美不同意佳子的說法,不認為靖久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和部長睡覺。可是祇
要自己犧牲,靖久便能升級,將來就有保障,祇有這樣的念頭支撐清美。

  佳子的手開始在清美的身上撫摸。

  「啊……不要這樣!」

  清美抓住佳子的手腕哀求。接受同性的愛撫當然不是第一次。同性戀是聽說
過,祇是沒想到自己會變成當事人。

  「你的乳房很美,像皮球一樣柔軟又有彈性,真令人羨慕。」

  佳子可能也有同性戀的傾向,繼續靠在清美身上撫摸。然後又用手指在乳頭
上摩擦。

  「啊!……」清美抬起下巴,全身顫抖。很像惡寒的刺激從背掠過。

  (對方是女性,不能對這樣變態的事產生快感。)

  為繼續愛撫的手感到緊張,清美伸出手臂想推開佳子的手,可是最了解女人
肉體的女性巧妙的愛撫,使伸出去的手臂完全失去力量。

  「嘻嘻,你好敏感。是未婚夫訓練的嗎?」

  「怎麼會……」

  「沒關係的,現在是最熱烈的時候,也正是每天都想性交的時期。嘻……」

  佳子露出妖媚的笑容,在乳頭上吻一下。連續受到啄木鳥般的吻,使得粉紅
色的乳頭明顯的勃起,而且因沾上唾液而發出淫猥的光澤。

  「啊……不能……唔……」

  「有快感也沒關係,要對自己的身體誠實。」

  佳子悄聲說,然後用紅唇在乳頭上摩擦,再吞入嘴裡。同時在另一個乳房,
也以巧妙的動作壓迫。

  「唔……啊……唔……」

  從清美的嘴裡發出斷斷續續的哼聲。一方面又不相信被同性弄成性高昂。如
果對方是本鄉部長,大概不會這樣。清美對佳子多少有好感。在身體深處萌芽的
性火焰,逐漸擴大。

  佳子伸手把纏繞在清美腿上的三角褲脫下去。

  「真漂亮的毛,唉呀,不是濕淋淋的了嗎?」

  看到光澤整齊的陰毛,佳子淺笑,然後用自己的身體擠進清美的雙腿之間。
一面用大腿摩擦,一面察看著清美的表情,揉搓光滑的豐乳。清美的表情發生變
化,呼吸開始急促,嘴唇微張後,又用力咬緊。

  「嘻嘻嘻,這個嘴唇很香的樣子,讓我吻吧。」

  佳子壓向清美,吻清美的紅唇。

  「唔……不要……」

  佳子追逐逃避的嘴唇,用舌頭愛撫嘴唇,從各角度用啄木鳥的方式接吻。待
把嘴壓在清美的紅唇上吸吮時,抗拒的力量從清美的身上完全消失。

  佳子趁機用舌尖頂開清美的嘴伸進去。用舌頭纏住想逃避的舌頭。輕輕吸吮
時清美的身體顫抖一下後,變成虛脫狀。不知何時本鄉和靖久來到床邊。睡袍的
前面隆起,欣賞兩個女人的同性戀秀。不久後,佳子抬起頭,從眼睛發出妖媚的
光澤。

  「差不多準備好了,男士們。」

  佳子說完,離開清美的身體。

  「很好,這次由我來疼愛她吧。」

  睡袍前敞開的本鄉急忙上床,貼在清美的身上躺下。進行交換夫妻游戲時,
首先讓對方愛撫對方的女人是本鄉常使用的手法。不知是不是佳子有同性戀的素
質,每一次都能使對方的女人產生強烈的性慾。

  清美的黑髮披散在臉上,輕輕閉上眼睛,臉頰泛紅,散發出有性感的女人獨
特的芳香。好像受到催眠術似的,進入昏迷狀態。

  本鄉在清美的肩上沿身體的曲線撫摸。

  「啊!不要!」

  清美扭動身體,想躲避,但又突然清醒過來似的,露出欲哭的表情搖頭。

  「嘿嘿,你在擔心狩野嗎?」

  本鄉向佳子點點頭。佳子也點頭後,把佇立在床邊的狩野帶到旁邊的床,讓
他坐下後,拉開浴袍的前襟。

  「喲!真是的,都變成這樣了。」

  佳子發出愉快的聲音,狩野的陰莖完全勃起。從密林中突出褐色的肉棒。

  「嘻嘻嘻,看未婚妻快要被我老公擁抱就興奮了嗎?沒關係,男人都是這樣
有點變態。」

  佳子握住勃起的肉棒,在龜頭上親吻。然後把滲出潤滑液的龜頭送入嘴裡。

                  4

  清美對眼前發生的事情,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事實。部長的太太把臉緊貼在深
愛的男人的大腿根上,看到沾滿唾液的肉棒在紅唇裡進出,而且靖久的肉棒是雄
偉的勃起。

  (啊……靖久……不要讓別的女人做那種事……)

  知道參加交換夫妻後會發生這種事情,但實際面臨時還是會有很大的衝擊。

  「清美,看你的丈夫不是很舒服的樣子嗎?我的老婆也高興的扭動屁股。嘿
嘿,明白了嗎?人是不分男女,都是好色的,清美,你也不例外。」

  本鄉在清美的耳邊悄悄說,還撥開黑髮,把氣吹在耳孔裡,清美的弱點是在
耳朵,耳朵受到愛撫就會引起甜美的戰慄。不知本鄉是否知道這種情形,還不停
的把氣吹在耳朵上,吸吮耳垂。

  「啊……」

  在搔癢感中又有甜美的刺激,清美的身體不由得顫抖。

  「怎麼可以讓他們兩個人痛快,我們也來享受吧。」

  本鄉悄巧的卷起舌頭,侵入清美的耳孔裡。

  (不要!不要……)

  清美在心裡吶喊,身體顫抖,汗毛倒豎。粗大的手指伸向乳房,清美想保護
乳房時,本鄉趁機把手擠入雙腿之間。

  「請……不要這樣……」

  清美用力壓住部長的手臂,用微小的聲音哀求。但本鄉用力的愛撫,他的手
指巧妙的捕捉到敏感的肉芽,開始微微震動。清美發覺自己的雙腿鬆弛,急忙用
力夾緊。花瓣的隙縫受到男人的手指巧妙的摩擦時,清美發出哼聲,雙手掩臉。

  清美不想在未婚夫面前露出淫蕩的樣子,但經過佳子的手已經有了性感的身
體,對厭惡對象的愛撫也有所反應。手在鬆弛的大腿間滑動,聞到酒味的剎那,
嘴被掠奪。

  (啊……不要……靖久,救我……)

  清美心裡大叫,用力扭頭想拒絕侵入嘴裡的舌頭。就在這瞬間,清美發出低
沈的哼聲,挺直變硬的雙腿,因為粗大的手指侵入身體的中心。

  「啊……」

  清美不由得張開嘴。本鄉趁機插入舌頭,和清美的舌頭纏繞。舌頭又被強迫
的吸入對方的嘴裡,吸吮時,清美的身體完全失去力量。粗大的手指在花蕊裡攪
動,已經濕潤的肉洞下意識的夾緊侵入的手指。不知不覺中挺起屁股。

  乳房受到揉搓,乳頭受到玩弄時,清美不知不覺的發出表示快感的聲音。

  「噢……唔……」

  清美仰起下巴,發出哼聲的同時,抱緊本鄉的頭。

  「現在,你來舔我的吧。不過,我的和狩野的有點不同。」

  本鄉充滿信心的脫下睡袍。清美看到胯下聳立之物,倒吸一口氣。像法國香
腸的長大肉棒到處隆起。

  「嚇壞了嗎?瓖了二十多個矽塊。」

  看到那種醜狀,清美不由轉開臉。

  (要我舔這樣的東西嗎?)

  和靖久的陰莖完全不同,恐懼感使清美茫然。

  「沒有把男人的東西吞入嘴裡就不算交換夫妻了。知道嗎?」本鄉抓住清美
的頭髮,在耳邊輕輕說。

  「你也知道,這件事和狩野的升遷有關。你如果做不到,現在回去也沒有關
係。」

  (這個人就是以部下的升級為條件做威脅的人。隨便應付一下也是無法讓這
種人滿足的。)

  清美到這時候才想到自己把交換夫妻的事情看得太簡單了。

  「怎麼樣,是不是想舔了呢?」

  清美受到追問,不由得咬緊嘴唇。

  「不愧是公司的女職員,能很快的了解狀況。」

  把清美的沈默當作答應。本鄉把清美的頭拉過去。清美戰戰競競的伸出手,
雙手握住褐色的肉棒。好像在等待這一刻,肉棒猛烈跳動一下。

  (啊!不要……)

  由於太醜陋,不由得鬆開手,立刻聽到本鄉的哼聲。

  (祇要忍耐今天這一夜就可以了。以後我就有幸福的生活了。)

  清美這樣說服自己,又伸出手握住肉棒,張開嘴。強忍一股腥臭味,把龜頭
吞入嘴裡,比靖久的東西大多了。

  (男人的東西為什麼有這樣大的差異……)

  把嘴張開到快要脫臼的程度才把龜頭吞入嘴裡。此時,從身體深處湧出未曾
有過的陶醉感。

  (啊!好奇怪。我怎麼覺得這樣奇怪……)

  稍微猶豫就聽到本鄉的斥責聲。祇好按照本鄉的要求,一面用手揉搓肉棒,
一面上下搖頭,讓龜頭在嘴裡進進出出。瓖在皮下的矽塊,使清美產生異樣的感
觸。這種異常感也使清美產生前所未有的興奮。

  「嘿嘿,弄得很好,狩野教你的嗎?」

  受到侮辱,使得嘴的動作停止,又受到催促,這一次是雙手離開,祇用嘴把
肉棒吞入到根部。口腔裡產生異常的感觸,清美忽然發覺自己產生陶醉感。

  (不能啊!靖久在看……)

  清美拼命的想恢復清醒。

            
                  5

  狩野陷入憤怒般的感情的波濤中。三個月後準備結婚的最心愛的女人,正在
吸吮上司的陰莖,看到那種模樣,腦海像有一團火在燃燒。

  狩野在愛清美的感情裡沒有一點邪念,愛她愛的不得了,如果是和清美在一
起,即使掉入地獄裡也無妨,現在清美要被別的男人插入,但不知為何,狩野卻
產生前所未有的亢奮。

  「我們也差不多該可以了吧?」

  佳子露出妖媚的眼神拉狩野的手到床上。佳子側臥在狩野的旁邊,然後把臉
移到男人的下腹部,以成熟的女人的巧妙舌技吸吮。劾起的肉棒更堅硬。

  「狩野,你不要祇顧看清美。把你的愛情分給我一點好不好?」

  散發成熟女人性感的佳子,把豐乳壓在狩野的下體摩擦。

  「從下面來吧。」佳子躺下身體,用濕潤的眼睛誘惑。

  「給我吧,我已經不能忍了。」

  佳子分開雙腿,手握肉棒。狩野在佳子的引導下把成熟的肉棒插入肉洞裡,
像煮爛的番茄般,融化的肉壁緊緊的包圍肉棒。向裡吸引。

  「啊……好……」

  「狩野的真硬……動一動好不好?」

  佳子主動的扭動屁股,肉洞有節奏的勒緊肉棒。可是狩野的視線卻一直盯在
未婚妻的身上。在間隔祇有一公尺的隔壁床上,本鄉剛把肉棒從清美的嘴裡拔出
去。沾上唾液後,肉棒更強調矽塊的存在,顯出凶惡的模樣。

  (那樣大的東西馬上要插入清美的裡面了。啊……清美……)

  虐待和被虐待的感覺形成的戰栗,從狩野的心裡掠過。在狩野的守望下,本
鄉把清美推倒在床上。可能是為看清楚結合的部位,把清美的雙腿扛在肩上,採
取衝鋒的姿勢。

  狩野看到快要插入肉棒的未婚妻的陰部,用手指玩弄過的花瓣悲慘的腫起,
還能看到裡面鮮紅色的黏膜。

  (啊……清美的嘴巴說不要,陰部卻濕淋淋的想要部長的東西,是多麼淫蕩
的女人,但表情又是那麼的清純,祇要是男人都可以嗎?)

  嫉妒、怨恨、興奮,各種感情在狩野的心中形成漩渦。

  (不!不要啊!)狩野心裡大叫。

  「唉呀!」

  清美發出尖叫聲拼命的移動屁股。可是本鄉抱緊清美的雙腿,巨大的身體壓
下去,還能看到龜頭在尋找肉洞口。很快的找到窄小的肉洞口,肉棒插進去時還
把陰唇卷入。

  「噢!唔……」清美用力仰起後背,發出哼聲。

  本鄉開始抽插,聽到「撲吱撲吱」的淫水聲。

  (啊……清美……清美……)

  狩野在心裡發出哭叫聲,同時也湧出強烈的情慾,像在發這種慾火,配合本
鄉的抽插節奏,肉棒在佳子的肉縫裡衝刺。

  「啊……好……你的太好了……我的陰戶快要融化了。」

  佳子發出惱人的聲音,雙腿包夾著狩野的腰。用力拉狩野的腰,像要他更用
力。好像受到佳子的聲音誘發,清美也發出嬌柔的哼聲。

  「唔……啊……不……啊……」

  受到肥胖身體的壓迫,清美不時的發出嬌的聲音。

  「早得很哪,現在才剛開始哩。」

  本鄉伸手抱著清美的後背,用力抬起形成面對面的坐姿。可能結合得很深。
清美很痛苦似的抱住本鄉的脖子。

  「噢……噢……噢……」

  每當插入時,清美就發出使聽的人感到強烈刺激的嗚咽聲,使亮麗的黑髮飛
舞。有如美女與野獸的情景,也刺激狩野的性慾,產生難以形容的興奮。

  這時候不知道本鄉在清美的耳邊說了什麼話,祇看到清美用力搖頭。本鄉又
說一次後,離開清美的身體,仰臥在床上。

  「插進去,要用手自己插進去。」

  清美很難為情的低下頭,用不自然的動作騎在男人的腰上。

  「插進去,快一點!」

  受到催促,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看未婚夫。狩野說不出話,內心產生強烈的
糾葛。一方面希望不要了,另一方面又有希望看下去的慾望。

  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戰戰競競的握住粗大的肉棒,調整好角度,緊閉上眼
睛,咬緊牙根,慢慢的把屁股放下去。

  「啊!」龜頭踫到肉洞口的剎那,清美驚慌的抬起屁股。

  「你再慢吞吞的,我可要插入你的屁股洞裡了。」

  受到本鄉的恐嚇,清美祇好放下屁股,靖久看到矽塊的肉棒慢慢消失在肉洞
裡的情景。

  「啊……唔……」

  當巨大的肉棒全部進入時,清美揚起下巴,發出哼聲,把手扶在本鄉的胸膛
上,支撐快要倒下的身體。皺起眉頭,緊咬嘴唇,稍抬起屁股又放下。

  「還要用力活動,不出來不能停止。」

  清美擺動屁股的距離逐漸加大,以插入肉洞裡的肉棒為軸旋轉屁股。

  「啊……唔……啊……」

  靖久聽到最愛女人的淫浪叫聲。瘋狂的扭動細腰,那種樣子在和靖久平時性
交時,始終保持文樣模樣的清美,幾乎不像是同樣一個人。其實這也是隱藏在清
美身體裡的女人本性。

  其實,靖久本來就有虐待狂的傾向。祇是現實的行為中難以施展出來。他想
做的願望,現在本鄉替他做了。在這種情形下,清美露出不曾在靖久面前出現的
淫蕩的一面。

  如果清美本來是這樣淫蕩的女人,靖久也不會如此興奮了,正因為清美對性
行為幾乎是有潔癖的膽小,所以看到這種情形,靖久就會產生異常的亢奮。

  清美發出喘息聲越來越急促,從腰以下好像有其他的生物浮在上面,猛烈扭
動屁股。

  (清美,部長的肉棒真有那麼好嗎?)

  靖久當然也不斷的抽插,讓佳子發出歡喜的聲音,但眼睛一直離不開自己的
未婚妻。靖久的視線和本鄉的視線相遇,本鄉露出得意的笑容對清美說:

  「清美,狩野在看你,還露出快要受不了的表情。」

  清美聽到故意折磨她的話,扭動的屁股突然停止。

  「啊……不要看……不要看……」

  低下頭,使黑髮搖動,雪白的裸體冒出汗水,騎在男人的腰上。靖久看到這
種樣子,腦袋幾乎要爆裂。

  「清美,不對呀。你口口聲聲說不要看,但你的陰戶不停的勒緊我的肉棒。
其實,你比自己想像的更好色,就在未婚夫面前射出來吧。」

  本鄉像機關槍似的向上衝刺。

  「啊……不要……唔……」

  清美的屁股隨之上下跳動,不得不抱住本鄉肥胖的肚子。又經過幾次衝刺,
清美的手支撐不住身體,撲倒在本鄉的胸上。本鄉還是繼續抽插。清美的屁股隨
著本鄉夾緊,這表示清美希望能達到高潮。

  (啊……清美,原來你是這樣淫亂的女人。)

  受到佳子的勒緊,靖久同時到天堂與地獄的滋味。

  這時候本鄉突然停止。

  「啊啊…………」從清美的嘴裡發出哀求的哼聲。

  「你怎麼了。」

  「啊……」

  清美抬起頭看本鄉。美麗的臉貼著凌亂的秀髮,能看出興奮的模樣。

  「說吧,你想要什麼?」

  「啊……我說不出來……」

  「是因為在狩野的面前很難為情嗎?那就保持這種樣子,可以嗎?」

  清美不知如何是好,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又好像受不了肉體的要求開始扭動
屁股。

  「怎麼這樣淫蕩的扭屁股了,想要是不是?想在陰戶裡抽插是不是?」

  清美露出不情願的表情咬緊嘴唇,但還是騎在男人的身上,基於本能的驅使
下,扭動屁股。

  「好吧,給你!」

  本鄉起身改變姿勢。性器還在結合的情形下,扭轉清美的身體,採取背後姿
勢。讓清美四肢著地,高高抬起屁股,深深的插進。

  「啊啊啊……唔唔……」

  清美發出啜泣的哼聲,好像無法忍受快感,烏黑的秀髮飛舞。

  「啊……清美……你太性感了。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狩野見狀,產生出變態的虐待慾,向佳子的肉洞裡凶猛衝刺。在狩野的腦海
裡,佳子和清美重疊。在朦朧的視覺中看到心愛的女人亢奮的模樣。受到猛烈的
抽插,黑髮飛舞,下垂的乳房不停的搖動。瓖有矽塊的巨大肉棒在清美窄小的肉
洞裡進出時,發出「撲吱撲吱」的淫水聲。

  「啊……啊……唔……啊……」

  清美的頭也上下擺動,不久,終於發出興奮的哼聲,皺起眉頭,背向後仰。
靖久知道那是清美快要達到高潮絕頂的前兆。

  「吧!在狩野的守望中出來吧!」

  聽到本鄉的話,清美轉頭看著靖久,凌亂的頭髮貼在臉上,眼睛彷彿有一層
霧,散發出女人要達到高潮前的光芒。

  「啊……靖久……對不起……」清美猛然抬起頭,緊閉的嘴也微微張開。

  「這就對了,狩野一定很高興。你可以了!」

  本鄉從眯縫的眼睛露出虐待狂的色澤更猛烈的加速抽插。

  「唔……噢……噢……」

  聽到清美的哼聲越來越亢奮,靖久開始作最後的衝刺,彷彿自己是在和清美
性交。

  (清美!洩吧!)靖久心裡大叫。

  好像聽到這個聲音似的,清美抓緊床單,翻轉汗濕的後背呈弓型,縮緊高高
舉起的屁股。

  「啊……不……嗯……唔……」

  清美的身體突然收縮,猛然抬頭,好像就這樣迎接高潮後,又筋疲力盡似的
撲倒在床上。此時,靖久也向佳子做最後的攻擊。

  「噢!清美呀!」

  靖久的慾望在佳子的體內爆發。

      
                6

  三個月後,狩野和清美在飯店舉行結婚典禮和喜宴。新郎、新娘坐在有各種
花裝飾的桌前。穿白色婚紗的清美,一如其名清純而美麗。在他們旁邊坐的是證
婚人的本鄉部長夫妻。

  本鄉起立致詞,從口袋裡拿出演講稿,開始長篇大論的演說。

  「今天的新娘清美小姐,是XXX大學畢業的優秀才女。不但聰明,而且美
麗,也是本公司最美麗的一朵花……」

  清美聽到本鄉的演說詞,心裡更沈悶。自從交換夫妻後,不止一次被叫去旅
館,「祇有一次」的諾言已被推翻,身體受到本鄉的玩弄。現在由本鄉夫婦當證
婚人,等於是在說明這種關係要繼續下去。

  本鄉好像還加入交換夫妻聯誼會,準備帶靖久和清美同往。

  (如果這些客人都知道我們的秘密……)

  突然產生這種念頭,使得清美覺得一股寒意從背後掠過。靖久大概不知道清
美的心情,向她露出笑容。看到靖久幸福的表情,清美的心情舒坦不少。

  本鄉致詞完畢,坐下時,向清美露出意義深遠的笑容。清美緊張的低下頭,
因為那樣的笑容想到在床上的本鄉。清美流下眼淚,可是知道新娘流淚的真正原
因的人,祇有四個人。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