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情慾新世界’:


情慾新世界

情慾新世界

              第一次OCR……
**********************************************************************

  是個悶熱的下午,青青和秀秀相約去游泳。

  兩人換上泳衣,走出了更衣室,游泳池畔及正在游泳的人們,莫不覺得眼前
一亮,看到了兩位仙女下凡來,目光齊往她們身上注視著。那種目光含著貪婪,
盯視在她們高挺的乳房上及圓臀上,眼珠子都快彈出來了。

  田春輝和吳立弘也正在泳池畔休息,見她們到來,心不覺跳起來。

  青青和秀秀也發覺到他們的注視,看他們兩個長得英俊又雄偉,心裏不禁甜
甜的,發出內心的微笑。

  立弘和春輝見她們坐下來,就過去搭訕。

  「兩位小姐,你們好!」

  「嗯!」不勝嬌羞的模樣。

  「可以坐下來聊聊嗎?」

  「請坐!」

  春輝道:「小姐,如們常來這兒游泳嗎?」

  秀秀道:「我們都喜歡游泳,祇是泳術不高明!」

  春輝道:「那我們可以彼此互相研究,增進技術。」

  秀秀道:「那就拜你們為師了,請多多指導。」

  四個人一起說說笑笑,不一會就十分投機了。

  不覺,黃昏已經來到,春輝建議去吃飯,然後去跳舞。

  四個人興沖沖的換好衣服,來到一家茶樓。

  春輝和立弘都是富家子弟,中學畢業,正在家賦閒著。

  四人吃完飯,就去跳舞。

  這是家舞廳,比較高級,格調也不錯,情調浪漫。

  春輝邀青青跳舞,是一支慢四步,春輝摟抱著她,嘴唇輕輕移到了她臉上,
青青臉紅了,但心頭卻感到一陣甜甜的。

  立弘和秀秀的情況也是一樣。

  步出了舞廳,已成了兩對。

  立弘建議去公園散步,四人分成兩對,各走各的。

  春輝和青青輕輕相擁,來到一叢樹底下坐著,春輝抬起眼注意著青青,越看
越迷人,月光下的她,更顯得迷人,使人魂都要出體,忍不住吻她的唇。

  青青全身起了陣顫抖,可是很快的,就一口享受了甜蜜的感覺,也把舌尖伸
向了他的嘴裏,互相吸吮著。

  「嗯……嗯……」彼此只能聽到對方的心跳,及口中發出的快樂。

  漸漸的,春輝的手已摸上青青的雙乳。青青的心房跳得很厲害,臉上泛起了
紅潮。春輝的手漸漸滑向了她的小腹下去,她在軟弱的反抗著,可是禁不住春心
蕩漾。春輝為她解開前排的扣子,又鬆掉她的乳罩,她的二雙玉乳跳了出來。

  她顫抖的哼道:「不要……求你不要……」

  春輝又去摸她的下腹部,脫掉她的裙子,想再脫三角褲。但青青反抗著,不
讓他拉下來,但春輝硬拉下來了。

  雪白的肉體,飽滿又誘人,小腹下一片烏毛,中間一條溝,美妙無比。

  春輝看得心狂跳,陽具漸漸發脹。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停撫摸,挑逗著她的乳
頭。這時青青不住扭動嬌軀,春輝的手向下滑,觸到了柔柔的陰毛……

  「啊……」她驚呼了,原來已到了溫暖的桃源洞。

  青青叫道:「不行……不可以的……嗯……」青哼著道。

  春輝已被美色誘惑了,忙脫了衣服,躺在她身上,一隻手臂通過她的粉頸,
緊緊的抓著玉乳。春輝堅挺的陽具觸到青青的小腹,青青感到一個熱熱的硬物已
滑向她的下體,她感到心亂,不由地嬌喘連連。春輝緊緊的吻著她,使地無法翻
身。春輝此時已難耐到了極點,他的臀部向前一挺,頂住了她的小洞口,開始要
衝進去了。

  青青叫了起來:「啊……痛呀……」

  春輝吻著她,然後輕輕挺進,他溫柔的道:「我慢慢來,忍一下……」

  青青道:「我怕……」

  春輝道:「怕甚麼?」

  青青道:「你的……好大……我怕痛。」

  春輝道:「好的,我輕輕的弄……」說著,又溫柔的撫慰著。

  青青道:「那……你就輕輕的……」她已羞得說不下去了。

  他挺著陽具,再輕輕的放到桃源洞口,他用力一挺……

  「啊……痛……」她猛推著他,但已經來不及了,他的臀部猛向下沉。

  青青叫道:「啊!痛死我了!」

  青青感到一陣刺痛,洞口漲得滿滿的。這時,小洞口緊緊咬著龜頭頸部,青
青下部像裂開似的。

  青青大叫道:「別動了!痛死我啦……」

  春輝看她這副可憐相,有些不忍,忙溫柔的吻她。

  他吻著道:「青青,真對不起,我一時心急,弄痛妳了!」

  青青道:「還說呢,人家痛得都流淚了!」

  春輝道:「等一下就會好點的。」

  青青道:「現在已好一點了!」

  春輝道:「那麼我又可以進去了!」

  由於小陰戶塞得緊緊的,一種從未有過的滋味,使她感到心裏又酸又癢,雙
手不由自主的摟著春輝。

  青青低聲道:「唔……不許太大力……要輕輕的……」

  春輝用力又一挺,又是另一陣刺痛,她忙咬緊牙關,隨著肉腸向內滑,才滑
入一半就頂到花心。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顫抖,忙緊緊樓著他。

  開始抽插了,青青也緩緩的迎著她,兩人的腹部開始劇烈的挺送。既快感又
酥麻,還微微有些痛……

  他連續抽插了十幾下,青青一陣抖顫,洩了。春輝感到龜頭被一陣熱流衝襲
著,麻麻癢癢的,忙將整根陽具退出,低頭一看,一般白白雜著紅紅的液體直流
出來。

  青青從未有過這種快感,由陰戶傳遍全身,青青靜靜享受著這快感。由於陽
具突然抽出,那裏面又是一陣奇癢、空虛……

  她張著媚眼,瞧見春輝那根粗大的東西,仍在高高的舉著,似乎躍躍欲試,
她看得又羞又喜。

  春輝柔聲問道:「青青,舒服嗎?」

  「不知道。」

  這時,青青摸摸自己的陰戶,發覺水汪汪的,流在兩腿間熱熱的。

  由於兩人發生關係,距離縮短了,青青很自然的和他摟抱著吻了起來。

  良久,兩人才分開。

  春輝輕輕問道:「青青,還痛嗎?」

  青青道:「好點了……你呢?」

  春輝道:「我……我現在才難過呢!」

  青青道:「哪裏難過?」

  春輝道:「妳說呢?」

  青青道:「我怎麼知道!」

  春輝道:「來,我告訴妳!」說著,將青青的小臉挨在自己的陽具上面,那
熱呼呼的陽具,燙得青青的小臉發熱。

  青青道:「你……壞死了!」

  這一陣嬌態,使春輝不由慾火上升,忙一把將她樓到懷中,將她的一隻玉腿
拉向腰部,讓陽具在洞口磨擦。

  「啊……」每當大龜頭觸到洞口時,青青就是全身一顫。直到她被磨得週身
發癢,浪水直流。

  青青哼著道:「嗯……別這樣……受不了……」扭著身體直哼著:「唔……
我癢死了……哼哼……」

  春輝被她的嬌浪之聲叫得就像服了興奮劑,迅速的起來,握著粗壯的陽具就
向她陰戶頂。

  春輝緩緩的抽插,兩人輕憐蜜愛的玩弄著,只聽陰戶內傳來「滋滋」之聲。

  春輝吻著她道:「青青,妳覺得快樂嗎?」

  青青道:「啊!這滋味很難說出來,痛、樂兼有之。」

  春輝道:「是不是很痛?我的龜頭被妳夾得好痛!」

  青青道:「我的下體就像針刺一樣,又痛又癢的。」

  春輝道:「痛過這次後,以後就舒服啦!」他說著,又抬起身來抽插。

  抽送了差不多一百餘次,他突然覺得她溫暖的小肉洞在不停的顫動,陰道緊
緊的夾著陽具,好不舒服。

  春輝道:「青青……我好舒服呀!」

  青青道:「春輝,我也舒服……我要動……」

  春輝道:「嗯……好……動吧……」

  青青道:「快呀……快動……哎呀……」

  突然一陣快感襲上心頭,精門一開,竟然洩了出來。

  青青只覺得花心一熱,不自禁的哼道:「哼……哎呀……燙得我好舒服呀!
啊?你的陽具縮小了似的。」

  春輝道:「是的,洩精之後,就自然而然縮小了!」

  青青嬌嗔的看了一眼道:「它壞,把我插得痛死了!」

  春輝道:「以後妳會愛它還來不及呢!」

  青青腿一伸坐了起來,含羞的道:「我把貞操獻給你,今後該如何?」

  春輝道:「我永遠愛妳就是。」

  青青道:「這話靠不住!」

  春輝道:「難道要我發誓,妳才相信嗎?」

  青青道:「用不著。我也並不是不相信你的話,說實在的,我把貞操獻給了
你,也不希望你永遠愛我。我能把我貞操賜給一個英俊的男孩子,就是只有一宵
之樂,也心滿意足了!」

  春輝道:「我是愛妳的,妳相信我吧!」

  青青道:「哼!鬼才相信!」

  春輝突然道:「啊!十二點了!我們走吧,立弘和秀秀可能在等我們!」

  青青道:「那快走吧!」

  說著,兩人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整理散亂的頭髮和衣服,手牽著手,溫暖甜
蜜地走向公園門口。

  一看,立弘和秀秀也剛從另一方向行來,看樣子可能也是經過一場大戰。秀
秀臉上的紅潮未退,祇是在昏暗的燈光下不易察覺,不過卻像是一位羞答答的新
娘。

  春輝與立弘彼此對望一眼,已心照不宣。兩人都已嚐到了甜頭,滿臉得意之
色。而青青和秀秀在這月光下,更加顯得動人,令人心花朵朵開,尤其兩人經過
愛的滋潤,看了令人魂飛天外。

  春輝道:「我們回家吧,明天再見如何?」

  立弘接道:「對!明天在蜜月別墅見!」

  秀秀道:「嗯!好吧,幾點?」

  春輝道:「早上十點,準時。」

  「再見!」

  「再見!」

  青青和秀秀兩人相偕走了。

  春輝對立弘道:「你怎麼樣?」

  立弘道:「剛從快活林出來。」

  春輝笑道:「哦!不錯吧?」

  原來立弘帶著秀秀走著,他們走到公園隱秘的地方,四處暗無燈光。立弘抱
著秀秀的肩,然後翻轉她的身子,輕輕吻在她的唇上。突然,他們都感到熱血奔
騰,抱得更緊了。這時,立弘的手開始移動起來,上下其手的為她寬衣解帶。秀
秀只是像徵性的掙扎了幾下,便任他擺佈,很快地,她的衣服被脫個精光。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雙動人的櫻桃,點綴在那豐滿的肉體上,隨著秀秀的呼
吸,一起一伏的。立弘張口含住了她的乳頭,用力吸吭著,弄得秀秀酸癢不堪,
按著立弘的手往下移,在那三角地帶撫摸著。

  秀秀也慾火上升了,不斷的扭動身體,將他樓得緊緊的。兩個人的慾火焚燒
著,兩人都成了赤裸裸的原始人。立弘激動的分開她的玉腿,立弘的陽具頓時脹
大,且硬了起來。他挺著陽具,就向陰戶撞去。

  秀秀叫起來:「啊!別這樣亂撞!會痛的!」

  立弘道:「那麼,妳幫幫忙讓肉棒早點進去如何?」

  秀秀道:「嗯……這麼大……我怕痛……」

  立弘道:「不會的,我輕輕插,慢慢的來……」

  秀秀手抓著龜頭,帶向穴口,顫抖道:「不要太用力,我怕……受不了。」

  立弘安慰道:「不要緊張。」

  他緩緩的把龜頭塞進了溫暖的小穴,不到三分之一時,覺得有甚麼東西塞住
了,知道那是處女膜了。慢慢的衝破障礙,向前進。

  「啊……奇妙的世界……」

  秀秀感到陰戶騷癢得很,說不出的難受。

  秀秀叫道:「呀!快點……有蟲……癢呀!」

  「立弘道:「蟲?在哪裏?」

  秀秀道:「裏面……好癢……快動……」

  立弘道:「哦……好……」

  立弘開始瘋狂的抽動著,秀秀發出了哼聲:「嗯!……哼哼……癢呀……」
彼此很快的陷入了狂風暴雨之境。

  不斷的抽插著,小穴兒的嫩肉,又是翻出,又是翻入,陣陣的淫水流濕了草
地,好不迷人。最後如千軍萬馬奔騰,狂插狂肏著,直頂著花心。兩人緊緊的摟
在一起,肉腸抵著穴心,一洩如注了。然後靜了下來,祇能聽到對方的心跳。

  所以,立弘有剛從快活林出來的感受,到現在仍回來無窮。

  春輝道:「我們明天再好好表現一番,這是人生一大享受呀!」

  立弘道:「對!好好大幹一場。」

  春輝道:「那我們回去!」

  立弘道:「再見!」

  美麗的朝陽,金光灑滿大地,像徵著美好的一天。他們四人先後到了約會地
點,他們買好東西,一同來到「蜜月別墅」,要了一間上房。

  關上了房門後,這兒成了他們的天地,四人脫掉鞋子,打著赤腳,盤坐在地
上,攤開買來的酒菜吃喝起來。

  秀秀和青青不善飲酒,所以一杯黃湯到肚後,兩人的臉上,由於酒精的作用
已開始紅了。立弘和春輝則喝了三、四杯,也開始微微有酒意了,但仍勸著她們
喝酒。

  春輝道:「來吧!我們一起喝!」

  秀秀道:「不行,我們不會喝酒!」

  立弘道:「喝一些有甚麼關係,不礙事的。」

  秀秀道:「喝多了會醉的。」

  春輝道:「再喝一杯就好,喝吧!今朝有酒今朝醉!」

  她們兩人被逼得躲不掉,只得吸住氣,猛的張口喝下去,臉上的紅潮更加深
刻了。立弘與春輝已經醉在美色裏了,春輝伸手摟著青青,立弘也同樣的向秀秀
靠了過去。

  春輝道:「來親一下吧!」

  青青道:「不要這樣嘛!」

  立弘也道:「來,靠緊一點,讓我親親,來……」

  酒,能造成理智和良知的迷惑,他們開始感到渾身發熱,散發著熱氣。立弘
和春輝已開始脫外衣,體內的酒精在作怪,春輝醉眼模糊的,覺得青青此昨日嬌
豔多了,便開始去解除她身上的衣物。只消兩三下子,就清潔溜溜了。

  春輝也解除了自己的內衣,他熱烈的把她樓懷中,兩片火熱的嘴唇,緊緊的
壓在她的唇上,他的手撫弄著她的乳房,最後游向她的神秘洞口去。青青作出像
徵性的推拒,但體內的慾火使她無法自持,主動的抱緊了他,剎那間,兩人便重
疊在床上了。

  在互相愛撫熱吻中,他和她的生理都起了很大的變化,他那一根肉腸不斷的
充血,澎漲得又粗、又壯。青青的陰戶癢絲絲的,淫水如泉湧。生理上殷切的需
要,赤裸裸的肉體緊貼在一起,隨即有節奏的擺動著。

  春輝的肉棍已深入她的穴內了,春輝的陽具像靈蛇般的在穴內鑽著。他要慢
慢挑逗她,使她的淫慾之火泛濫。他穩固自己的精關,祇輕輕抽插著。

  這種動作,當然未能滿足性發如狂的她,青青浪哼道:「哎呀……快……快
點插呀……」

  春輝道:「別急,我會給好最痛快的享受!」

  他氣貫丹田,使陽具更加壯碩,大起大落的抽插了。青青緊樓著他的背部,
緊緊的玉門夾著陽具,扭腰擺臀,款款迎送。

  過了不久,青青一陣顫抖,陰精直洩。青青洩過精後,癱瘓著喘著大氣,春
輝臉露出得意之色,把濕淋淋的陽具從青青的陰戶之中抽了出來,昂頭擺腦,耀
武揚威。雙方都達到了高潮,他們仍然相互的樓抱著。

  反觀下面的一對,也在大幹著。

  立弘大起大落的抽插著,一面喘呼呼的叫道:「啊……秀秀……唔……妳的
小穴……真美……唔……太美了……唔……插起來好舒眼……」

  秀秀:「嗯……真是痛快!親哥哥,美死我了……親哥哥……用力插……嗯
……美死小穴了……」

  立弘仍在不停的抽插,秀秀兩手緊緊摟著他的腰身,粉臀款款迎湊,她陰戶
裏直流著水,大龜頭一進一出的,「滋滋」作響。

  他們兩人盡情的纏綿。

  立弘狠幹了一陣之後,伏在她的身上,一手撫弄著她乳房,同時低頭又用嘴
含著另一隻,摟緊了她的嬌身,吻著她,將肉暢緩緩抽出,然後奮力一插,狠狠
幹著。

  秀秀兩手抱著他的屁股,搖擺著豐臀,用力迎湊,同時嬌哼道:「啊……我
快受不了……哼哼……忍不佳了……嗯……嗯……」

  跳躍、顫抖,世紀末的狂潮到達極點,他們同時洩了,享受到人間無上的快
感。

  雨過天睛之後,兩個人赤裸裸的相擁著。喘息稍平之後,抬頭一望床上,卻
看到青青和春輝兩人在望著他們發笑,青青還用手羞她。秀秀嬌羞的躲到立弘的
胸前,抬不起頭來。

  立弘道:「春輝,該換一換了!」

  春輝道:「換甚麼?」

  立弘道:「地方呀!」

  春輝道:「哦:是床?還是人呢?」

  立弘道:「床。」

  春輝道:「不過,我們是否可以交換一下對象呢?」

  立弘道:「這是個好辦法,試試看吧!」

  春輝道:「不要講出來,秘密進行!」

  立弘道:「這可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虧你還想得出。」

  春輝道:「我只是覺得良機不可失,我們現在去洗澡吧,準備一會重新上戰
場。」

  說著,他們兩人就提議一起洗澡,兩女紅著臉走向浴室去。

  春輝先替青青塗上肥皂,手上觸到緊要地帶青青嬌笑道:「不要嘛……我自
己來……會癢的……」

  春輝道:「來嘛,不然妳幫我洗。」

  青青道:「好吧!」說著拿起肥皂塗在春輝身上,可是臨到下部時,卻不敢
動手去擦。

  春輝見狀,抓起她的手往陽具上摸去。青青紅著臉,握著他的陽具塗肥皂。

  立弘向秀秀道:「我們也來吧!」一面講話,一面動起手來,使得秀秀嬌笑
不已,她大叫道:「不要這樣,我不習慣!」

  立弘也拉著她的手去握陽具。塗滿肥皂的手很是滑潤,所以只輕輕的握了幾
下,兩個人的陽具又變化了起來,開始脹大,兩女看了不約而同的嚇了一跳,將
手拿開。可是,他們又去拉她的手。

  春輝道:「握著它,摸摸看,很奇怪的。」接著,又將身子靠了過去。

  這下,陽具頂到陰戶了。如此一來,青青的淫水又流出來。而春輝的陽具更
是堅硬無比,春輝難過得雙手在她身上亂摸,然後雙手抓住青青的頭,往陽具一
按,陽具先半截塞進了青青的口中去。

  青青的口小,春輝的陽具太粗,將口塞得滿滿的,雙手抓住頭,上下移動,
不時發出「嗯哼」之聲。

  秀秀的情形也差不多,她也張著嘴咬住龜頭。先用舌頭在龜頭上面舔弄著,
四週慢慢的舔個不停,祇舔得那龜頭發亮,而且更硬了。立弘被她這麼一舔,覺
得癢癢的,更逗起他的慾火,整根雞巴跳了跳。

  四人又點起了無邊的慾火,戰場由浴室移轉到那張大床。兩對人馬,開始倒
向床上了。立弘和春輝更把身體倒置過來,讓她們的嘴吸吮著雞巴,他們則用舌
尖舔著陰戶,彼此盡情的享受著美妙快感,讓那酥酥麻麻的感覺傳流到全身去。

  青青與秀秀的慾火逐漸地泛濫著,她們嬌喘噓噓的。那高隆的陰戶,經過了
他們不斷的吮吸和愛撫之後,兩片幼嫩的陰唇業已翻轉脹大,小小的穴口兒正流
著水。

  只聽見:「嗯……哼……哼……」、「哼……啊……嗯嗯……」

  立弘和春輝一看時機已成熟,忙互相使了個眼色。兩人趕緊起身,轉過位置
來,春輝的身體壓著秀秀,而立弘部壓止了青青。頓時,各人的對象都已不同,
已重新組合了。

  「啊!」
  「啊!」

  青青和秀秀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但這聲驚呼馬上平息了下來,因為她們的
口已被封住了,代之而起的是:

  「嗯……」
  「唔……」

  春輝連忙用手握著雞巴,朝著秀秀的穴裏猛頂。秀秀翹起腿,把他的臀部夾
住,隨即扭擺起來。

  她的淫水越來越多,使大龜頭進出非常便利。他輕抽插了一陣,改為「九淺
一深」,祇見他的屁投挺動著,上下起伏,尤如大海行舟。

  再插了一陣,秀秀突然顫抖著,口裏叫道:「啊……啊……我上天了……哼
哼……」一股陰精直射而出,然後軟綿綿的躺著。

  床頭的另一端,也在發生戰事。

  立弘的花樣多,他道:「青青,換一個姿勢,我教妳玩!」

  青青道:「隨你……怎麼玩都好……」

  立弘得意地笑著,隨即躺下來,要她騎在上面。他捧著青青的屁股,幫助她
一下下的套動著。青青在他的挺送下,淫水直流。不到一百下,青青突然陰精直
洩了。

  她不住嬌喘著道:「嗯……我快不行了……唔……」

  「嗯……好……再動幾下……快……」

  「哎呀……不行……我完了呀……」

  立弘只得抱著她翻身過來,雖然雞巴仍插在陰道裏,但已變成臉朝下對著青
青的姿勢。他把龜頭抵緊花心,用力旋轉著,不到幾下,青青第二次洩了。立弘
的龜頭一熱,說不出的快感,也洩出陽精來。

  如今的情形是兩對鴛鴦一張床,他們彼此都筋疲力盡了,只是互相擁抱著對
方。

  這一場大戰,真幹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了。依稀可以聽到他們的喘息聲:
「哼……哼……嗯……」

  他們終於告一段落了,也許等會恢復了疲勞後,還要再大幹一場呢!這些就
只有等休息後才能揭曉了。

                 【完】

  

  

© 免費色情文學 | 亂倫文學 | 人妻色情文學
CyberChimps